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阴婚不喜第1章 双头死婴在线阅读

阴婚不喜 阴婚不喜第1章 双头死婴在线阅读

作者:清羽 小说:阴婚不喜 更新时间:2021-04-07 13:32:54
我叫萧影,去年17岁,我也没爹娘,是外婆从关村外面的野人沟里捡回去的遗腹子。遗腹子在这个蔽塞的小山村里,那是一个生人勿近的活招牌,是被诅咒之的孤魂野鬼,是不祥的象征,特别是那野人沟长年阴雾弥漫,怪事不断地,我能从里面好好活着出,本身是个不祥之遗腹子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里,那就是一个生人勿近的活招牌,是被诅咒的孤魂野鬼,是不祥的象征,尤其是那野人沟常年阴雾笼罩,怪事不断,我能从里面活着出来,本身就是个不祥之人。。...

阴婚不喜

推荐指数:10分

《阴婚不喜》在线阅读

我叫萧影,今年17岁,我没有爹娘,是外婆从关村外面的野人沟里捡回来的遗腹子。

遗腹子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里,那就是一个生人勿近的活招牌,是被诅咒的孤魂野鬼,是不祥的象征,尤其是那野人沟常年阴雾笼罩,怪事不断,我能从里面活着出来,本身就是个不祥之人。

可外婆却不这样说,她说我能活着能从里面出来,并非里面不凶险,而是有人不想让我死。

至于怎么个凶险法,我很好奇,对于那个不想让我死的人,我也更加好奇。但外婆指着自己瞎了的一只眼睛,对我警告的道,“那地方你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再进去。”

“可是……”

“没有可是!”

外婆独眼里冒着让我浑身发寒的东西,严厉的告诉我,“丫丫,你要记住,外婆说的话,没有害你的!”

我的小名叫丫丫,外婆从小就这样喊我,每次这样喊的时候,我就知道外婆说的话,一定不能违背的。可我心里是不服的。

外婆已经转身走了,走的时候,顺便带上养了多年的一只独眼老猴,说是要出去一趟,大概天黑前就回来,并嘱咐我,如果要是回不来,一定要在日落之前,把院门关好。

这样的话,外婆只要出去,总会多嘱咐一遍,我平常也都听的,可今天就是犯了拧,为什么一定要日落之前,把院门关好呢?

我看看那院门,也不过就是破篱笆棍棍捆一起做成的小门,就算关了院门,那缝隙也好大,连个黄皮子都防不住的。

心头起了好奇,便如野草疯长一般,再也压不住,外婆与独眼老猴走远了,我抬头看了看眼天,天有些阴,很压抑,我没多想,便赶紧跟了上去,打算去看看就算,赶在外婆回来之前关好院门即可。

一路跟着,似毫不觉天上的阳光渐渐就被厚厚的云层覆盖。

正值炎夏的时候,我走得一点也觉得热,倒是身上后背不时的就闪过一股凉风,我觉得特舒服。

前方就已经是野人沟了,我见外婆忽然就加快了步子,越过了最后的那一道弯,眨眼不见了人,我一急,也也跟着快步而上,脖子后面又一股凉风吹过,衣服被路边常年横生的酸枣树枝给挂住了。

我懊恼的赶紧回身,小心翼翼将那挂上荆刺的衣服慢慢往下摘,这衣服可是不能弄坏的,要不然,外婆一定会知道我偷偷出了门。

可是越急,就越容易出事,“哧啦”一声响,衣服破了,我呆呆瞪眼看着,这可怎么办?外婆看到了破衣服,一定会知道我偷偷跟出来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

正当我手里捧着那扯破的衣服下摆直想哭的时候,身后一道阴阴的声音窜入我耳中,我吓得脸一白,赶紧回身,外婆一只独眼里,闪着阴晴不定的光芒,死死盯着我看。

在她的身后紧紧跟着那只形影不离的独眼老猴子,外婆瞎的是右眼,老猴子瞎的是左眼,这个时候,却同时都朝着我幽幽的看,我有些被吓倒,脸上冒着冷汗,外婆刚刚不是已经转弯出去了吗?这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种做了错事被外婆当场抓住的心虚感,我硬着头皮道,“外……外婆。”接下来的话,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外婆用仅剩的一只独眼毫无表情的盯着我,我心里害怕,只觉得后背的冷气就越来越多,渐渐的,腰身也要跟着弯下,竟是感觉要喘不过气来的压力山大。

就在这时,那只独眼老猴子突然咧了咧嘴,一个箭步跳过来,毛茸茸的大爪子诡异的拍在我背上,身后的冷气一下子散个精光,我下意识跟着跳了一下,直起了腰身。

外婆盯着我哼了一声,也走过来,一挥手拍在我的肩上,怒一声,“滚!”

我心里一麻,吓呆了,外婆真的生气了吗?刚要出声,外婆凝重的独眼看着我,冷冷的道,“不是说你。”

不……不是说我,那在说谁?我才刚刚松一口气的感觉,瞬间又提了起来,外婆却不再理我,带了那老猴子越过来往家的方向走。

我不敢再多留,心有余悸向着眼前这近在咫尺的野人沟看一眼,赶紧跟上了外婆回家,刚入村口,外婆却忽然停下了步子,我一喜,以为外婆原谅我了,外婆一挥手,独眼里直直的看着我看,“丫丫,你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没关院门?”

“院门?”

我一惊,心头有股强烈的不安,踟蹰的道,“外婆,我,我忘了。”

外婆脸色立时沉了下来,有种焦急的不安,“这下糟了。”

这话说得我一颗心猛坠,隐约猜到自己是闯下了大祸,老猴子也更是一道冰冷的视线看过来,我张张嘴,刚要再说什么,外婆已经疾步向着村里走进去,我硬着头皮快步跟上,还不等到家门口,村长低着头,急匆匆的从眼前的黑暗处走近,手里提着一盏灯亮,不是寻常里的红,而是晦气的丧了人后,才会用到的大白色纸糊灯笼。

我脸色一变,外婆已经快速迎上,将村长拦下,“出了什么事?”

若不是出事,怎会提着大白灯笼夜行?

村长似是没料到这夜色都下来了,居然还有人在外面溜达,顿时就吓了一跳,脸色难看的抬头,一见是我们,跟着就松一口的感觉,那脸色却是依然不太好,“风姑啊,你这是去哪里了?大晚上的找你都找不到。”

先是埋怨了一句,又紧接着道,“快,出事了,二娃家的媳妇刚刚生了……”

生了,这不是喜事吗?怎么看村长的样子,好像倒是要哭出来了?

我心下狐疑,那村长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一眼瞪得我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了?就见外婆也紧接着面色更加难看,急忙问道,“这还不足月呢,七成八不成,她生了个什么?”

村长的脸色在瞪过我之后,就更不好了,咬牙道,“双头的女婴。生下来就死了。二娃子要扔出去拿刀剁了埋了,以去邪气,那媳妇却是死活不肯,抱着那死孩子大哭,那孩子也不知怎么的,竟然又活了过来,抱着二娃子媳妇张嘴就咬了一口,二娃子急了,扯出去就给乱锹拍死了,那血肉模糊的……”

村长说到这里,脸色更白,似乎也给吓到了,并又狠狠朝我瞪了一眼,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你这个丧门星,要不是因为你……”

“够了!”

外婆厉喝打断,一只独眼,已经沉黑得要滴出墨来,照着村长手里的丧灯,越发显得阴寒森森,像是要吃人的厉鬼一样。

我从来没见过外婆这样,吓得腿脚发软,下意识想避开一些,外婆已经朝我又喝道,“还不赶紧回家,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话落下,我不知道为何,竟是连看都不敢再看外婆一眼,撒丫子就往家里跑,身后传来外婆的厉喝,“回去之后,把院门关好,不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开门!”

我头也不回的连连答应,一路都在想着二娃子媳妇生的那个双头女婴,跟我有着绝对的关系。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就在我进山的这一天,她就生了呢?

又想到外婆从来就不瞒我的身份,我是我娘死后在留在野人沟的遗腹子,我是被外婆从那个鬼地方捡回来的,我从小身上就带着诅咒……这么多秘密,到底都是什么?

我越想,心就越凉。

“哒哒,哒哒。”

也不知跑了多久,身后似乎拖着什么东西,一路跟着我跑,我心下好奇,慢慢就回了头,提着心去看。

这一看,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两颗血淋淋泛着白眼的脑袋,一左一右也不知用什么东西连着,一路挂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一跑,它们也跟着拉扯着跑,人头砸在地上,不时发出“哒哒”的声音,就像是我的附属品一样,我吓得在地上打滚,拼命的踢动双脚想将它们踢下去。

那两颗人头却根本不怕我,竟是阴狠的对视一眼,齐齐张开了嘴,向着我踢出去的脚咬过来,我吓得大叫,又赶紧缩回了脚,那两颗人头却忽然又主动飞了起来,换了方向,又向着我的脖子一左一右的咬过来。

恍惚间,我想起了村长刚刚说过的话,双头女婴……

我避不开,脖子一瞬间冰冷,似乎要断了。

天边忽然传来一声怒:“滚!”

随即,外婆带着老猴子从黑暗中走出来,像是神降的救世主一般,一只独眼中,是满满的不屑,与浓浓的怒意:“她也是你能碰得的?”

老猴子窜过来,吱吱的伸出爪子左右开弓一把将两个正在吸我血的人头抓起来,双手用力一拍,两只人头惨叫四散,血水拍了我一脸。

眼前一片血色的红,映着外婆手中的惨白丧灯,我惊吓过度,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