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阴婚不喜第3章 脱骨肉在线阅读

阴婚不喜 阴婚不喜第3章 脱骨肉在线阅读

作者:清羽 小说:阴婚不喜 更新时间:2021-04-07 13:32:54
锅里满满地浮飘的血水给我滚开着,骨与肉煮到烂熟的程度,了摆脱开去,被煮开的骨端散着青白的死色,有种渗人的触感。我吓得心头发堵不敢再看,移过了视线想往外跑,二娃叔却左手扣住我,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怪异,被扭曲,“囡囡,你看,爹对你多好,爹给你煮了好大一边说,边伸手去锅里捞,我眼睁睁看着他伸手进去,再拿出来时,整个手腕都脱落而下,我再看,几根手指在汤中间翻滚着,显然还差了些火侯。。...

阴婚不喜

推荐指数:10分

《阴婚不喜》在线阅读

锅里满满浮飘的血水滚开着,骨与肉煮到烂熟的程度,已经脱离开来,被煮开的骨端散着青白的死色,有种渗人的触感。我吓得心头发堵不敢再看,移过了视线想往外跑,二娃叔却一手扣紧我,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诡异,扭曲,“囡囡,你看,爹对你多好,爹给你煮了好大一锅的肉,喜欢吗?”

边说,边伸手去锅里捞,我眼睁睁看着他伸手进去,再拿出来时,整个手腕都脱落而下,我再看,几根手指在汤中间翻滚着,显然还差了些火侯。

我转身,弯腰狂吐,几乎把心肝肺都吐出来。

生吃人肉都没有这么恶心的,二娃叔居然硬生生煮了自己的手……不对!

我脑中猛的一惊,二娃叔不对劲。

一团白呼呼的东西送到了我的嘴边,二娃叔声音柔柔的,无孔不入的道,“吃吧,吃吧,囡囡,吃了病就好了,吃了就能活了……”

我打个哈欠,忽然就有些犯困了。

“唔,肉很香啊。”

“是啊是啊,爹专门为你煮的,囡囡,吃点吧?”

“好啊好啊,囡囡最喜欢爹了喔……”

……

不知为何,脑子似乎不受控制,身体里似乎有两个灵魂,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囡囡的。囡囡要吃肉,拉着我向前,嘴里流着哈拉水。

我不想吃,挣扎着,额头满是冷汗。

我想,我一定被囡囡鬼上身了。可我控制不了自己。

二娃叔将肉送到我嘴边,我脸上笑得欢喜,眼里带着惊恐,心里喊着不要,嘴已经乖乖张开,扑鼻的腥臭味窜入了鼻端,我舔舔嘴,听到自己的声音说,“爹,这是脑子吗?”

说完话,我弯腰又吐,二娃叔光秃秃的手腕在身上衣服蹭了蹭,满脸慈爱的道,“是啊,囡囡真聪明。”

一边又向着我的脸摸过来,我“哇”的一声大叫,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二娃叔推开,手腕上系着的红头绳意外断裂落地,二娃叔猛的怔住,下一刻,他一脸怪异的瞪着我道,“你怎么还没走?”

二娃叔看起来很生气,脸色很凶,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现在的二娃叔才是最正常的二娃叔,我脸色发白的从地上扑起来,拖着二娃叔就往外跑,二娃叔一把将我甩开,怒道,“丫丫,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

话未说完,他忽然抱着自己光秃秃的右手腕,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我一咬牙,直接上前,用力拖了他走。刚到院子里,香香婶从房间里披头散发的又飘了出来。

尖尖的声音“咯咯”的笑着,那笑声听在耳里,像是铁锅擦着铁盖一样,刺耳难听,我眼睛看着香香婶,强忍着被荼毒的耳朵,震惊的喊道,“香香婶!”

院子的丧灯,不知何时又亮了,惨白刺目的灯光下,香香婶穿着一身血红的衣服,披头散发的向着我咯咯笑着飘过来,我看到香香婶的脚下,还有另一双脚,就像是香香婶被人托着抱起来向前飘着一样,我看一眼二娃叔,见他脸色虽然发白,但还算清醒,急忙低声道,“二娃叔,你快走!”

这明显就是香香婶被鬼上身了。

想到刚刚厨房锅里煮着的脱骨肉,我忍不住又想吐,嘴里也一时发苦,恶心得厉害,二娃叔也被这一幕吓着了,他左手托着右手,断腕处已经给血水煮得没有半点血,我看着实在恶寒,慌慌的撇过眼,“二娃叔,快走,婶子好像不对劲。”

废话,这个时候谁都能看出不对劲。我也只是转移话题而已,这么一眨眼功夫,香香婶已经飘到了我面前,“咯咯”笑着歪着头朝我道,“吃肉啊,吃肉啊……”

边说着,嘴里边流出一丝又一缕的血水来,我眼尖看得出来,正是厨房里的那脱骨肉,胃里倏然再一阵翻腾,强忍着没有吐出来,打起精神死死的盯着香香婶,“囡囡,是你吗?香香婶她是你娘,你怎么可以对她这样?”

如果我猜得没错,刚刚上过二娃叔身的鬼,就是囡囡。她嘴里的那白色的人脑子,就是证据。

香香婶“咯咯”的又笑,嘴巴咧得大开,嘴里白白的人脑沫子似乎又随着喷了一些出来,依然在说着“吃肉啊吃肉啊。”

二娃子痛苦的闭了眼睛,浑身抖成了糠,我虽然怕,可这时候,我绝不能就这样退了。

左右看看,往常这个夏夜,外面树上的蝉鸣叫个不停,这个时候,却一丝风都没有,静得诡异。

“你,你想吃肉?”

我想到外婆说过的,人的口水对鬼有用,我咽了咽唾沫,想要吐点出来,才发现,嘴里干得没有半点水分,头皮猛的一炸,香香婶肩上扛着的脑袋,忽然就“咯咯”一笑,“嗒”的落在了地上,我眼睁睁看着,惊得差点腿软。

脑袋落在地上,两片嘴仍在上下不停的嘻嘻笑着,“吃肉啊吃肉啊!”

吃吃吃,吃不死你啊!

我几乎要崩溃了。

正常人谁见这一幕不怕的?

可人到绝境,都有一腔孤勇,到了这个时候,我反倒是不怕了。

左右是个死,拼了。

我咬咬牙,猛的上前一步,捡起地上二娃叔扔掉的木棒朝着香香婶落地的脑袋,狠狠一棒子打过去,就听香香婶猛的一声尖叫,紧接着二娃叔又一声惊叫,我下意识回身,香香婶那没头的身体,用力的向我弹跳而起,我迅速回手,狠狠一棒又砸过去,香香婶身体晃了两晃并没有倒。

地上被打得瞬间塌陷的脑袋,愤怒的向上蹦跳着,尖细的声音,不断吼着,“吃肉,吃肉,吃肉!”

啊!

我真要疯了啊!

这样打都不死?

那无头身体猛的又扑过来,一把将我手中木棒打落,我吓得后退一步,脚底下硌到一东西,仰面摔倒。我摸了下,是外婆给的盒子,顺势就装进了衣兜里。

砸扁的脑袋突然跳着飞过来,一口咬在我的手上,我疼得大叫,用力往下甩,无头身体的肚子里突然咯咯闷笑,向着我重重压过来,我惊得脸色大变,也顾不得手上的人头,就地一个翻滚,急喊着,“二娃叔!”

二娃叔惊吓过度,这时好像也回过了神来,急忙扑过来,单手拽了我手上的人头,哀哀的哭求着,“香香,囡囡,求求你松松口啊……”

二娃叔手里扯着香香婶的头发,香香婶的脑门被砸扁,眼珠子都凸了起来,听二娃叔这样说,她不止没有松口,反倒是更怒。

无头身体猛的一挥手,将二娃叔重重的挥落一旁,肚子里的声音,“咯咯”又闷笑着,怨毒的情绪似乎要透过肚皮散发出来一样,狠狠的吼道,“吃肉,吃肉!”

妈的!

既然要吃肉,那就让你吃个够!

我急了,也发了狠,冲二娃叔喊道,“把厨房的肉端起来给她吃!”

不是要吃吗?吃死你!

无头身体听我这样说,刚要再扑过来的身子,猛的就顿住,我赶紧起身,拔腿就往厨房里跑,二娃叔也跟着我跌跌撞撞的跑。

进了厨房,“砰”的一声将门关上,我扑到依然翻着血水沸腾的锅灶边,将手上的人头猛的按了进去。

“嗤”的一声响,香香婶的人头猛的就瞪圆了眼睛,一声凄厉尖叫松了口,我赶紧将手抽出来,锅盖一压,死死的摁住,二娃叔手忙脚乱顶了门,香香婶的无头身体听到这厨房里的惨叫,急得“砰砰”直撞着门。

锅里的人头似乎也想要拼命的跳出来,四处乱蹦,我觉得自己一颗心也已经要跳出嗓子眼了,急得大喊道,“二娃叔,一定要顶住门,不要让她进来!”

可二娃叔就算是能顶住门,那这厨房里还有一面窗户呢!

刚想到这里,就听门外的撞击声忽然安静了下来,锅里的人头也安静了,我下意识刚松一口气,却又猛的大叫不好!

“二娃叔,快,窗户!”

我猛的扭头看向窗户,二娃叔跌跌撞撞又起,可怜了这村里老实巴交的二娃子,一夜之间,妻女皆亡,还都死得这么惨,放一般人早撑不住了。

果然下一秒,那无头的身体又用力的撞击着窗户,与此同时,锅里的人头也再度疯狂冲击,我尖叫着,拼命用力压住,额上的冷汗“哗哗”的往下滚落。

这窗户到底是不如门板结实,只撞了几下,那单薄的木框就被撞裂了开,还好香香婶的身体过大,一时半会也不能从这小窗口进来,锅里的人头就急得尖叫,我压着锅盖的手,感觉到了锅里沸腾的温度,烫得直冒汗。

突然,二娃叔似是想起了什么,猛的大叫,“血,血!”

血?

什么血?

我以为他吓傻了,或者是香香婶身上有血?

可转念又一想,二娃叔连鬼都不怕了,还怕什么血。二娃叔见我不懂,便干脆放弃了守着的窗户,扑过来抄起把厨房菜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劈了下来。

刀光闪现间,我一声闷哼,捂着锅盖的胳膊上,就多了一道伤口,鲜血霎时间“滋滋”冒出,我白着脸,心道这下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