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阴婚不喜第4章 诅咒在线阅读

阴婚不喜 阴婚不喜第4章 诅咒在线阅读

作者:清羽 小说:阴婚不喜 更新时间:2021-04-07 13:32:54
没想起,二娃叔却一把抠了我流血不止的胳膊,用劲的握了下,我疼得巨痛,捂着锅盖的手都忍一颤,锅盖松了道缝,说时迟那时快,锅里的人头“砰”的一声冲击而出,惨嚎的尖利啸声基本上要把耳膜刺破。我痛苦……的捂了双耳蹲在地上,大汗淋漓,人头那就了脱身,就绝我痛苦的捂了双耳蹲在地上,大汗淋漓,人头既然已经脱困,就绝不可能只叫两声就完了。。...

阴婚不喜

推荐指数:10分

《阴婚不喜》在线阅读

没想到,二娃叔却是一把抠了我流血的胳膊,用力的握了下,我疼得钻心,捂着锅盖的手忍不住一颤,锅盖松了道缝,说时迟那时快,锅里的人头“砰”的一声冲击而出,凄厉的尖锐啸声几乎要把耳膜刺破。

我痛苦的捂了双耳蹲在地上,大汗淋漓,人头既然已经脱困,就绝不可能只叫两声就完了。

几乎是同时,单薄的窗子也终于被那无头尸体硬生生撞开挤了进来,人头飞了过去,与无头尸身天衣无缝的沾到了一起,呼啸的动静像是在欢呼一样,我根本站不起来身子,眼睁睁看着香香婶重新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不,是鬼!

得了重生,她“嘎嘎”的转动着脖子,只可惜整个脑袋已经被满锅的血水煮开,中间被我砸了一棍的地方,更加凹得厉害,几乎成了一个“山”字。

原本极顺的秀发,这时候一缕一缕的全粘在了一起,滴滴答答的血水顺着她的发丝落地,一双眼珠子也被血水煮开,像是蒙了一层死白的猪油膏,嘴角咧开,“嗬嗬”的跑风漏气,两边脸颊的肉手一挠就往下掉,她好像是眼睛坏了,抓了自己的肉就往嘴里送,还啧啧有声,吃得特香。

我胃里翻腾了一下,实在是没东西可呕了,胆汁泛了上来,差点苦死。

我尽量小心退到一边,试探着往厨房门边而去,墙角一团人影,是二娃叔。他刚砍了我一刀又抓了我一把之后,整个人一瞬间就颓废得不像个人样。

屋里惨白的死人灯笼,不知何时又亮得刺目,隐隐约约中,我好像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快得抓不住。我动动鼻子,这活煮死人头的满屋子味道,让我发誓下辈子都不吃肉了。

“呼”

一道冷风飘飘扬扬的送到了我的耳后,我心一紧,差点吓得腿软,慢慢回头去看,香香婶一张被煮烂的脸,与我面对面的咧嘴笑着。

她一笑,嘴边的肉就跟着丝丝缕缕的扯开往下掉,我头皮发麻,“啊”的一声惊叫,下意识往后倒。脑袋撞在墙上,疼得我眼前直发黑。

她脑袋一歪,突然向我弯腰伸手,猪油白的眼珠子直接掉下来,秃噜到了我的身上,我双手一捂嘴,尖叫憋在了嗓子眼里,冷汗从额头流下,几乎眯了眼睛。

香香婶忽然就不动了。

她维持着弯腰侧耳的姿势,离我极近。我这次是真的确定,她眼瞎了,看不见,这是在用听力确定我的方位。

可我也根本不敢动,我只要一动,她就会直接扑下来咬死我。

“吃肉啊吃肉啊”

就在这时,她肚子里的声音闷声闷气咯咯笑着又喊,香香婶脑袋一歪,眼珠子凭空抓起来,又塞进了眼窝里,抬手抓了自己脸上的肉又吃,趁这个机会,我连滚带爬迅速逃离她的身前,可下一秒,我的脚脖子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提了起来。

头下脚上的感觉很不好受,我使劲的扑腾着,还不敢大声喊,我怕再惊着了香香婶,估计会直接把我脖子扭断。

二娃叔缩在墙角处,无动于衷。

刺目的丧灯,忽的“噼啪”骤亮,像是迸出了一丝火星,很快将丧灯外的灯罩烧了起来,骤起的火球让香香婶很是忌惮。我感觉到她稍稍离那丧灯远了一些,挣扎的绝望中,怀里揣着的盒子“啪嗒”一声落地,我眼一亮,顺手抄起,狠狠向着香香婶的腿上打去。

“噗”的一声闷响,像是小时候杀完了猪,吹起的猪泡又被剪子戳破了的情况一样,香香婶一声凄厉的嘶哑怒声,刚刚长好的身体似乎也跟着漏了气,手抡着我的脚重重扔了出去,我惨叫着,实打实的被抡到了灶边的滚锅沿上,薄薄的锅沿立时将我脑袋割出了一条缝,手中的盒子也跟着再度落地。

鲜血很快流下,我痛得死去活去,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二娃叔却忽然猛的跳起,抬手用力拍在了香香婶的脸上,香香婶凄厉的惨叫声猛的停下,又似乎在激动着什么,我翻滚的身体也跟着停下,紧接着,二娃叔拖了我的身体,发疯般的打开紧闭的厨房门,将我一把扔了出去,又用力的怒吼,“滚,快滚!”

紧接着,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也被扔了出来,我知道这是外婆送我的盒子。

当下顾不得别的,急忙扑过去先把这盒子抱在怀里,刚刚的那一击,让我知道,这东西是个宝贝,能把已经不是人的香香婶打得惨叫,对于我来说,是极有用的东西。

厨房门“砰”的一声再度关紧,紧接着便是二娃叔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一声叫,尖高到极致,又猛的掐住,我心一痛,眼泪珠子猛的就往下落,我知道,二娃叔完了,我低叫了声“二娃叔”,哭得眼泪模糊。

就算这时候我再进去,也无济于事。二娃叔已经死了。

接下来,里面的声音乱乱又起,似哭又似笑,鬼哭狼嚎冲击着我的耳膜,可就是冲不破那扇单薄的厨房门,我打了个哆嗦,我以为自己很胆大了,可这时候还是怕。

我怕香香婶会出来,我也更怕死。

炎夏的夜色已经过去了大半,东边出了鱼肚亮,就在这一瞬间,那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骤然止住,我知道这一夜总算是过去了。

双腿一软,我满身狼狈坐在地上,怀里死死抱着的盒子,已经被我手心的汗水,几乎要浸透了。

阳光透起,我下意识抬头往前看,厨房大门上,隐隐约约一行血色的大字,似乎又在闷声闷气咯咯笑着:你逃不掉的。

我眼一花,赶紧揉眼再看,厨房的门依然紧闭着,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早起的邻家打开了院门在扫地,见这边门开着,就好奇的过来,一看是我,不由就沉了脸色,“丫丫,你怎么会在这里?二娃子家刚没了囡囡,你也好意思来落井下石?”

是邻家芳婶,见我木然的抬了脸看她,眼睛还哭得厉害,她跟着又有些生气,插腰道,“你耳朵聋了吗?我问你怎么在这里?是风姑让你来的吗?”

风姑是外婆的字,也是村里很有威望的老人。芳婶说起外婆的时候,骨子里都带着一种敬畏之情。我忽然就又想哭。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女孩子啊,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芳婶她们就没听到吗?

可还没等我哭出来,芳婶就当我是贼,三步两步先冲进了院子大声喊着,“二娃子,他香香婶,你们都还没起吗?这院子里可进贼了啊……”

这一声喊,我便知要糟,连忙起身要阻止,芳婶大嗓门喊完这一声,也不知为何,抬脚就往厨房里走,我一见,撒腿就跑,门外已经又来人了,二话不说把我扭起来,推了进来,芳婶那大嗓门喊完,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贼了。

厨房门刚一打开,就听芳婶一声惊叫,哭爹喊娘的扑了出来,我眼一闭,心中苦涩得不能自己,可就在这时,意外又生。

也不知是芳婶出门没看脚下,还是她自己摔倒的,她惊叫过后,一跤跌倒,再也没有爬起。

村民有几个胆大的上前去看,翻过芳婶的身子,芳婶刚刚还好好的脸,这会血肉模糊的一大半,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啃去了一样。

我一眼看过去,心都凉了。

诅咒,诅咒又来了!

沉默的村民最开始被吓住了,可一瞬之后,忽然有人愤怒的喊:“打死这个祸害,打死她!她又来害人了,打死她!”

愤怒的村民一呼百应,一瞬间,无数石头石块,笤帚簸箕,愤怒而惊惧的村民抓起什么打什么。我抱头蹲地,只觉得自己的头上身上都好痛,面对这些愤怒的村民,我竟无言以对。

我原本想要代二娃叔找出的真相,却再一次的酿出了更大的惨剧。

不止囡囡死了,香香婶死了,现在,连二娃叔,芳婶都死了……诅咒,已经无时无刻的不在。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我痛得忍不住大叫,我真的只是想要找出真相,没想到,却是害死了更多的人。

“放屁!你要我们怎么相信你?他们都死了,你却还活着!你就是个丧门星!”

有人怒极的嘶吼着,一把揪起了我的头发,用力掼到了厨房门前,我一声闷哼,眼帘里便撞进了厨房里的惨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