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阴婚不喜第5章 碑上有什么在线阅读

阴婚不喜 阴婚不喜第5章 碑上有什么在线阅读

作者:清羽 小说:阴婚不喜 更新时间:2021-04-07 13:32:54
二娃叔死了,死得极其悲惨。整个身体被整整齐齐切为上中下四段,脑袋当当正正摆在厨房地上正中,上下半截身子都看不见了,最后是在灶上的锅里找着了二娃叔的下半截。我这时才看见,灶下没火,锅里的肉貌似煮得非常的烂熟。血水翻涌中,隐约除了二娃叔那一只煮脱整个身体被整整齐齐切为上中下三段,脑袋当当正正摆在厨房地上正中,上下半截身子都不见了,最后是在灶上的锅里找着了二娃叔的下半截。我这时才看到,灶下没火,锅里的肉倒是煮得相当的烂熟。血水翻腾中,隐约还有二娃叔那一只煮脱的手腕不时浮现的飘动着,我喉咙一翻,一股酸苦的绿水又冒了上来,实在没什么可吐了。。...

阴婚不喜

推荐指数:10分

《阴婚不喜》在线阅读

二娃叔死了,死得极为凄惨。

整个身体被整整齐齐切为上中下三段,脑袋当当正正摆在厨房地上正中,上下半截身子都不见了,最后是在灶上的锅里找着了二娃叔的下半截。我这时才看到,灶下没火,锅里的肉倒是煮得相当的烂熟。血水翻腾中,隐约还有二娃叔那一只煮脱的手腕不时浮现的飘动着,我喉咙一翻,一股酸苦的绿水又冒了上来,实在没什么可吐了。

二娃叔的上半截身子直挺挺的戳在门扇后,像是在守着什么,又防着什么,临死都没有倒下。

我大着胆子,又仔细看了一眼,他黑乎乎的眼窝里流着血,眼珠子也不见了,应该是被香香婶给抠去了。

这时候,全村人都来了,都纷纷叫着嚷着,要将我这个祸害下油锅处死,我看着这么多的人,除了苦笑,就只能是苦笑,最后还是村长出了面,抬手压了压,止了众人的怒意,大声说道,“丫丫是风姑的孩子,该怎么处置她,还是由风姑说了算吧!”

“那如果风姑不舍得呢?”

有人大声喊道,似乎是怕外婆藏了私心,我看了一眼,这人叫长水,刚刚就是他用了大力把我提了脖领子掼在地上,才擦了我一脸的血。

说起血,我又猛的想到了二娃叔临死前的动静,他为什么要用我的血去拍香香婶?

如果我的血能克制这些邪祟,那我又怎会被它们追得到处乱跑?

如果不能,二娃叔拿了我的血,又到底是什么意思?下意识摸向胳膊上的伤口,再一次倒抽口气发现,伤口又不见了。短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自己身体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愈合能力,我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反倒是觉得更加的脊背发寒……我到底是谁?

脸上的血干了,我不敢去擦,怕我的异常万一暴露于人前,那么这整个关村,将再无我立足之地,甚至被当场烧死都有可能。

依着村长的吩咐,外婆很快就被请了来。

独眼婆婆,独眼老猴,他们像是一对永远都离不开的组合,沐着晨起的阳光,慢腾腾的向着我走过来。

我心里一堵,看着外婆的独眼,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外婆……”

外婆一挥手,并不理我,只是与村长道,“你确定我的丫丫,能有这么大本事将二娃子一家杀得如此残忍吗?”

她拐杖抬起,指了指厨房里的现场,村长脸色一红,他也是不相信的,能造成这样残忍现场的,早已非人力可为,可事实摆在眼前……外婆不耐烦打断他,“既是不信,那还都留在这里做什么?有我老婆子活着,二娃家的事情,我早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现在,还是让他们都入土为安吧。”

外婆一句话,便定了一切。

原先有异议的村民,摄于外婆的独断这时候也压根不敢多言,只分三三两两的跑出去,开始为二娃子一家做白事,至于芳婶,就在隔壁,她男人撕心裂肺的哭着抱了尸首回去,外婆上前又与他说了些什么,她男人便向着我看过一眼,那一眼,我记忆尤深,至死不敢忘。

而直到这时,外婆才有心思看向我,独眼竟有些阴毒,“你是想要所有人都为你陪葬是不是?”

我顿时被吓住,眼泪憋在眼眶里,半个字不敢吐。

从小到大,外婆都没有不管过我,可这一次……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外婆生气了,她是真的不打算管我了。

“外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查明白……”

慢慢低了头,我憋回了眼泪为自己辩解着,紧接着脸上重重一痛,再加“啪”的一声脆响,我不敢置信抬头,外婆扬手又给了我第二个耳光,我被打懵了,“外婆……”

“滚出关村!以后不得回来!若不然,村民不会杀了你,外婆也会当场杀了你!”

外婆冰冷的道,看我的眼神突然间陌生到了就像是在看一个生死仇人一般,老猴子在她身后安静的看着我,我眼前一阵恍惚,似乎又看到了谁的影子在我眼前一闪而逝,我急忙揉眼再看,老猴子吱吱吾吾比划着,毛爪子伸了过来,尖尖扣了我的脉腕,往院子外面走。

我眨眨眼,努力的回头去看外婆,只见到外婆早已佝偻的背影在晨起的阳光下,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外婆,也老了。

“外婆……”

我喊了外婆最后一声,就被独眼的老猴子拖走了。

村口阳光普照,知了落在林叶间叫得正欢,老猴子将我放开,转了身拖着长臂慢慢离开了,我孤独的站在村口的老槐树底下,只觉得这一刻,胸中似是积了无数的怨念,想要大声哭出来,要不然我会憋死。

正哭着,身后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我连忙止了泪,回头去看,是一个男人,长得面生,不是本村人,我哭得两眼红肿的,张口就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那男人呵的一声就笑了,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就敢跟我说话?”

我诧异了,这还有人不敢说话的?

“那你是谁?为什么我就不敢跟你说话了?”

我从善如流,男人倒是一怔,似乎是没料到我会这样问他,更是又哈哈的笑了,笑过后,看我脸色依然是不太好,也就不笑了,跟我说道,“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出了什么事。这样吧,如果你肯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救你脱离苦海,如何?”

他最后两字说起的时候,眉毛还跟着挑了挑,一口牙齿倒是挺白。

我这时候才仔细看他,一身懒懒散散的衣服,背心短裤凉拖,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人,眼角微微上挑,又隐带桃花,唇瓣较薄,更带着天生的薄情之相……我直觉的他不是好人。

警惕的摇头,“不用了,我还是自己救自己吧。”

外婆为救全村人的性命,宁愿不要我,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我一定要救出自己。

“哎哟,你这人可真是傻。放着通天大路你不走,偏要摸摸索索的去爬小路?”男人絮絮叨叨的说,见我起身要走,真的不去理他的时候,他忽然挠挠头,无奈的叹一口气,“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唔,对了,我叫凤沁,你可以直呼我名字,或者也可以不理我,不过我说实话,我今天来,是受人之托的。喏,你身后有怨灵,如果想要帮忙,就应一声如何?”

他说着话,看一眼我难看的脸色,又忙道,“这个是不谈条件的,我帮你把怨灵打散,免费的。”

我从来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的人?还跟人讨价还价的打怨灵?

我有心想考较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心思一动,点头道,“行,那你告诉我,我背后的怨灵长什么样?”

凤沁呵的又笑了,笑起来的时候倒是不显惫赖,反倒有了几分仙风画骨的意思,我撇过头,眨了眨泛疼的眼,哭得太多,真是遭罪。

“唔,那个怨灵长得很漂亮,只是脖子不是太牢靠,你瞧,她一直在跟着你走,你一步她一步……啊,她把自己的头摘下来了,唔,她还说,你逃不掉的,她不会放过你。”

像是在现场播报一样,凤沁声情并茂一惊一乍的说,我浑身的汗毛都跟着竖了起来。从最开始的不信,到现在的完全相信,其实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我很怕啊。可又很奇怪的,我就是打死也不想在这凤沁面前认怂,哪怕冷汗布了满脸,我也硬着头皮,死鸭子嘴硬的道,“你胡说!大白天的哪里有!”

他嘴说的怨灵,分明就是香香婶……二娃叔虽然也掉了脑袋,可他长得不漂亮。而香香婶会不会放过我,我其实心里早已知道。

凤沁看我不承认,跟着又笑了……我这时候就气得瞪眼,笑笑笑,有什么可笑的,有怨灵不打,还要笑,这什么人啊。

“哈!”

他仿佛是能听到我的心声,捂着肚子更加笑得乐不可支,我一跺脚,迈步就走,他也没拦我,倒是一直跟着我慢悠悠的走,我停他停,我走他走,即将到野人沟时,他忽然一拉我,认真的道,“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真的可以帮你的,你真的不需要吗?”

“不需要!”

我硬梆梆的说,大步进了野人沟。

野人沟里杂草几乎都要长成了小树,放眼望去苍茫茫一片,炎夏的季节,竟是连半丝绿都没有。

仅有的芦苇花开在枝头,风一吹,就随风而起,将这个本就神秘的野人沟越发带出了几丝诡谲的色彩。

这时,我目光落到一处平坦的空地上,那里立着一块碑。

我要上前,凤沁再度拦了我道,“潇影,你要考虑清楚,过去了,你就回不来了……”

这话说得什么意思?

“脚在我自己身上长着,我就不信回不来!”

他越是拦我,我越是觉得这块碑与我有着绝大的关系,很有可能,与我身上的诅咒也有关系。

凤沁拿他细长的凤眼盯着我看,他不笑的时候,隐隐有一丝寒意露出,我忍不住皱眉,他伸手朝我要着,“拿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