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阴婚不喜第6章 吃人的月亮在线阅读
视线在我身上落定,我对于这种眼光并不很陌生。我瞅着他的脸,想看进他的内心,“你究竟是谁?”随后从他张嘴闭口要帮我,最后又说是受人之托,我就会觉得这人问题很大。现在的,又是张嘴就朝我要东西,我冷冷一笑一声,“凤沁,真人面对自己再说假话,你究竟想从我这里我瞅着他的脸,想要看进他的内心,“你到底是谁?”。...

阴婚不喜

推荐指数:10分

《阴婚不喜》在线阅读

视线在我身上落定,我对于这种眼光并不陌生。

我瞅着他的脸,想要看进他的内心,“你到底是谁?”

先是从他张口闭口要帮我,最后又说是受人之托,我就觉得这人问题很大。现在,又是张口就朝我要东西,我冷笑一声,“凤沁,真人面对不说假话,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再换句话说,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来冒险的?就比如我一身的诅咒这么阴重,凡是与我亲近的人大概都不得好死的,这些事实都不用我再多说,单看二娃叔一家的惨状就足够。可就在这时候,偏偏又跑出一个凤沁,这不得不让我警惕。

或许,在我身上有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凤姑给你的盒子。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把它给我,若不然,将来出了事,我也没法向那人交待。”

凤沁皱眉,又哼着鼻子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轴了?我这大老远的跑来帮你,你就不能信我一下?”

信他?我用什么立场信他?

我嗤笑,他越是急,就越表示这厮作贼心虚,心里有鬼。再说了,现在我只信自己的判断,“凤沁,如果你说这世上任何人都有可能害我,或许我还会信你,可唯独外婆,她永远都不会害我!”

我坚信这一点,外婆从小捡我回来,一把屎一把尿养我这么大,若是这个世上我连外婆都信不过,我还能信谁?

难道要信这个仅仅才见过一面的陌生男人吗?

这还真是笑话!

“可你别忘了,你身上的诅咒是怎么来的!从始至终都一直是你外婆在灌输着你的思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不是从来就不让你天黑出门,也从来都不让你进山?”

凤沁突然说,我猛的就跟着惊讶,“你怎么知道?”

话音一落,我又觉得恼怒,反唇道,“这些事就算你知道也没什么稀罕的,这不是什么秘密,你要是有心,这村里随便找个人打听就行!再者说,外婆不让我出门,是一直在保护我,根本就不是害我。”

对!就是这样的。

我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也不想再听他胡说八道,转了身,往我视线及处的那道碑处走过去,我要知道,那碑上到底有什么,凤沁怎么就这么着急的拦我?

“潇影!别过去,你会后悔的……相信我,这正是你外婆的高明之处,她已提前一步想到所有。”

凤沁见我不听,又猛然说着,话语中隐隐透着一丝焦灼,他是真的不想让我过去。我不理他,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一个陌生人来反对!

他越是反对,我越是好奇。

“别再跟着我,否则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我概不负责。”

我停步,回头扔下这一句警告,继续不管不顾向那道碑渐行渐近,埋身进了那一片长势粗壮的灌木丛,看准了方向,向前行去。

脚下似乎有不少横亘的枝节四处蔓延着,我小心的踩过一根又一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一抬头,顿时便无语。

走过了。

看看头上的太阳,刚刚还在正中偏东方挂着,这么一眨眼的时候就到了头顶,奇怪的是,我一夜无眠,早上又是被人打被人骂的倒是一点都不觉得饿。

擦一把头上的汗,再返身回去,不知什么时候,脚下的枝节似乎都不见了。我踩在地上,有种特别的松软,似乎是踩了软软的沙,又像是踩在了厚实的面粉上,耳边凤沁好像又在喊我,我有些烦燥,“我说了别再跟着我,你听不懂人话吗?”

一回身,身后四周白色苍茫,压根没有半丝人影,我皱眉愣住,这怎么回事,明明就听着有人啊,但很快也跟着松了口气,大概是我幻听了吧,这野人沟里人深的灌木丛最多,我听错了也不一定。

不过,最好那烦人的凤沁赶紧离开,若不然,我真是忍不住了。

对我来说,外婆就是这个世界上与我最亲的人,凤沁敢说外婆坏话,我没当场大嘴巴子抽他,就已经很克制了。

吸了一口气,继续再寻着那道碑的方向往前走,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刚刚还在视野之中的碑影,竟又再度诡异的变幻了方向。

这一次,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一次是巧合,两次也是巧合吗?我的记忆力,还没有差点连这么点咫尺的距离都记不清的地步。

想到夜里的事情,我猛然又觉得后背发冷,下意识抬头去看,竟然又吓了一跳。刚刚还明媚炎热的太阳光,这一刻,已经是堪堪到了落西山的时候。

终于,那最后一点点的余晖的光亮,也在我眼睁睁的懊恼下,以它极快,又极慢的速度不甘不愿的沉入了西山之下。

我提起了警觉,努力的睁大眼睛四下看着,那一道碑影,依然以它绝世而独立的孤寂与清冷静静的与我相望,我一咬牙,就不信这个邪了,不让我过去,我就偏偏要过去!

这时候,月亮出来了,四周毛茸茸的一圈,像是要起风的样子,我再次认准了那一道碑影的方向,抬步向前去,这一次,我眼睛不离它左右,就不信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还能再长了腿跑了不成?

脚下忽然一绊,我闷哼一声摔地,沟沟岔岔的地面,再度布满了高低不平的枝节,似乎还随着月光的移动,而不时的轻微颤动。

我伸手摸了摸,手掌被什么东西划破,忽然就疼得厉害,我慢慢起身,一道骤起的风声闪过我的脸侧,似乎还有软软的丝绒掠过我的脸,我头皮发炸,紧张小心的四下张望,掌心里的伤口跟着滴了血,落在脚下的地上,我并没有察觉,只想着这时间的流逝未免也太快了些。

这才过了多久,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中,并且大得离谱。若说从前的月亮是一个银盘的大小,那现在的月亮,就已经是三个银盘的大小了,并且……我揉了揉眼睛,它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以倍数递增着。

眼睁睁看着那三大盘的月亮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张大了嘴巴,转身就跑,那月亮忽然也跟着加快了速度,迅猛膨胀,“呼”一下扑到了我跟前,以一种迅雷不及掩之速,将惊吓尖叫的我一口吞了进去。

我身上发冷,似乎就像是一座泰山压了下来,要将我活生生的撕碎,吞掉,我疼得大叫,胡乱挥舞着的手臂,再一次摸到了外婆送给我的盒子,向着眼前吃人的月亮重重用力砸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哗”的一阵血雨急降,我狼狈的从里面扑出来,眼前出现了一双套着红绳的脚。

我呆住,抬头向上看,嘻嘻哈哈的声音,鬼哭狼嚎的又开始缠绵不休的叫响在耳边:吃肉啊,吃肉啊!

我艹!

这还有完没完了!

我认得那一条红绳,就是当初香香婶送给我扎辫子的头绳。可是这时候又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它应该已经断在了二娃叔家的厨房里!

我脑中闪念一闪而过,顾不得满身的狼狈,我撒腿要跑,香香婶飘过来,挡住了我的去路上。

吃肉啊,吃肉啊!

这阴魂不莠的声音就像是盯紧了我身上的肉,我叫苦不迭。自从野人沟回来后,我已经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彻底给整懵了。

若说我的血有奇效,可以降妖除魔,那无论是双头鬼婴还是香香婶,可都喜欢追着我吃肉喝血的。

可事实却是,之前二娃叔没死的时候,他可是用我的血,直接拍傻了香香婶,然后救我脱离危险的。

那这样说来,事情又矛盾的可以,到底我的血,是有奇效,还是没奇效?是降妖除魔的利器,还是各种生灵都羡慕垂涎的唐僧肉?

我相信是趋于后者的,至于香香婶为什么既怕我的血,可又偏是追着我不放,这大概又是一个谜了。

香香婶的双脚飘飘晃晃,红头绳荡啊荡的,我口干舌燥,想要跑跑不走,可要留下来,难道要真被香香婶吃肉不成?

我手里的盒子紧张的攥着,大汗淋漓。

香香婶又在喊着,离地飘浮的双脚再次向着我嘻嘻哈哈飘过来,这次是重声。

肩膀上扛着一个头,肚子里藏着第二个头,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重重叠叠,胆小的要当场被吓死。不过我怀疑,她应该还有第三个,第四个头,或者第五个第六个都可能有。

“喏,要不要我帮忙?这怨灵可是不好收拾啊,你现在不求我,等下还是要求我的。”

凤沁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带着一惯的惫赖与懒散,我抓起手里的盒子向他砸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