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姜程程,你只能属于我!
闻言,蛮横灼热的吻带着攻击性,不容许她表示拒绝地一阵攻城捋地。很陌生的,异样的侵袭感让姜程程的身体都忍一阵颤抖着,她紧关着双眸,两侧的手指紧紧地地攥起,一副极其疼痛难忍的模样陌生的,异样的侵袭感让姜程程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她紧闭着双眸,两侧的手指紧紧地攥起,一副极度难忍的模样。。...

旋即,霸道灼热的吻带着攻击性,不容她拒绝地一阵攻城捋地。

陌生的,异样的侵袭感让姜程程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她紧闭着双眸,两侧的手指紧紧地攥起,一副极度难忍的模样。

“程程,放轻松,睁开眼睛看着我,我会让你知道,我要比那个人好上一千倍,一万倍。”薄远靳看着她紧绷的神色,炽热的吻辗转移转到她的耳畔,带着诱-惑的低沉嗓音对着她的耳蜗低低吐气。

一股莫名的电流顿时由后背蔓延全身,姜程程突然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倏地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神色惊恐地看着这个男人,挥舞着双臂剧烈地挣扎起来。

“薄远靳,你放开我——”

“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你后悔了!”薄远靳一把钳住那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固定到她的头顶……

******

姜程程从昏睡中醒来时,车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鱼肚白。

旁边的薄远靳已经穿戴好,此时正侧身躺在她身边,一臂撑头,微眯着眸子,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盯着她看。

“醒了?”薄远靳像是心情大好,嘴角挽着一抹弧度,“没想到你在他身边待了那么多年,居然还能给我一个惊喜。”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她跟了庄沐之那么多年,那个男人居然没有碰她。

姜程程感觉整个身体像是被大货车碾压了一翻,动一动就是牵筋动骨的疼,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没心思寻思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看着自己尽数暴-露在他眼底的裸-露身子,连忙找东西遮盖。

看出她的心思,薄远靳俯首吻了吻她的额头,故意逗弄她说:“还怕什么……刚才闲着无事,已经把你身体的每一寸都研究了个透彻。”

“变态——”姜程程恶狠狠地瞪他。这还是当初那个温文柔弱的薄远靳吗?如果不是认得他手臂上那块熟悉的伤疤,她真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个跟薄远靳长相相像的人。

薄远靳抓着她的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胸口,继续逗弄,“怎么,生气了?大不了我也给你个机会,让你把我研究的透彻如何?”

疯了,疯了,这肯定是个梦。这个无赖怎么可能是薄远靳。

姜程程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挣扎着想起身。

薄远靳拿来旁边让下人送来的珊瑚绒浴巾给她缠上,确定不会走光后,推开车门,抱着她下了车。

姜程程这才意识到车子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庄氏别墅的庭院内。

薄远靳抱着姜程程走进大厅,上楼之际,一个身材高挑,身着粉色蕾丝边睡裙,面容娇媚的女人碰巧从楼上下来。

她看见薄远靳,先是满脸惊喜地喊了一声,“阿靳……”随即注意到他怀中抱着的女人的时候,脸色顿时大变。

同时,姜程程也随着这声啊靳看见了上方的庄夫人,就像是一个被丈夫抓-jian在床的小媳妇一样,顿时吓得无地自容,连忙把头埋在薄远靳的胸口,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当初庄初沐之可是以女朋友身份把她介绍给庄家人认识过……如今她又这幅模样出现在庄夫人面前……

疯了,疯了,彻底疯了。

察觉到姜程程的窘境,薄远靳瞟了一眼庄夫人,脸上没有过多表情,然后目无旁人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庄夫人紧紧皱起眉头,回过头看着薄远靳抱着姜程程径直走进了位于二楼最里面那间卧室后,心中顿时一阵怒火中烧,气得直跺脚。

薄远靳,你是脑子坏掉了吗?居然玩一个庄沐之玩烂的女人?

这厢,薄远靳抱着姜程程来到自己的卧室以后,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随即欺身压下,挑着唇角,笑的邪魅如斯,“让你二选一,先研究我,还是先洗澡?”

姜程程惊恐地瞪大眼睛,“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挣扎着身子想推开他,却发觉一点力气没有,有气无力的拳头落在他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

薄远靳抓住那个挠痒痒的小拳头,放在嘴边咬了咬,“我奉劝你现在还是省电力气,免得一会又累晕过去。”

姜程程气得骂他,“无耻!”

薄远靳三两下解决掉身上的衣物,纵身而下,贴着她的鼻尖,“怎么成无耻了?我这明明是知恩图报?姜程程,我再提醒你一次,是你先招惹我的……”语毕,再次把她里外‘研究’了一翻。

此时此刻,姜程程真是连骂他的力气都没了,薄远靳这才满意地抱着她去冲了个澡,然后把她放回床上,给她盖上羽被的时候,再看她已经睡着了。

薄远靳在姜程程旁边坐下,看着她酣然入睡的甜美容颜,忍不住用手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姜程程,你只能属于我!!!

稍后,薄远靳轻轻带上房门下楼。一眼便看见沙发上双臂环胸,满脸不悦的庄夫人,寡淡地扯了扯嘴角,吩咐旁边候命的管家,“开饭吧。”

“是,少爷。”

薄远靳走到古丽对面的沙发前坐下,神态悠然地交叠起双腿后,拿起旁边的座机话筒,拨通电话后,简单吩咐道:“带着东西过来。”

放下电话,薄远靳看着古丽,语气寡淡,“一起吃饭吧。”

知道能从他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古丽撅了撅嘴,见好就收地站起身,来到他身旁的位置上坐下,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质问:“阿靳,那个姜程程跟了庄沐之那么多年,我不明白,你怎么会看上她?”

薄远靳甩掉她的手,语气冷淡地说:“不该你过问的事情,就别问。”

古丽看着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神态,心底顿时泛上一阵凉意,但是注意到有佣人在场,误以为他是在意这个场合,于是整了整身体,跟薄远靳保持开一段距离,不满的小声嘟囔,“庄沐之整日在外面花天酒地,交往过的女人听说能绕A市一周,那个姜程程难道还能干净的了?我是怕你一时不注意,染病上身……”

古丽话未说完,被薄远靳一个冷厉眼神吓得闭了嘴。

薄远靳冷冷起身,走到餐桌前坐下,古丽悻悻地跟了过来,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看着他冰冷的神色,可怜巴巴地说:“我以后什么也不过问了还不行吗?”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处置掉那个姜程程。

薄远靳没有回应,低头喝了一口粥。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身穿正装,模样斯文,手中拎着一个银白色旅行箱的高大男人。

“先生,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齐了。”助理阿展来到薄远靳身边站定。

“把箱子打开。”薄远靳吩咐。

阿展打开箱子,古丽不明所以,满眼好奇地看向了箱子。

“啊……”只见古丽双眼放光地站起身,来到箱子面前蹲下,满脸惊喜地说道:“阿靳……”注意到旁边有人,连忙改口,“远靳,你是从哪里找到它的?”

这只翡翠琉璃花瓶她可是喜欢了好久,古丽拿出那只花瓶看了一翻,回过头看着薄远靳满脸欣喜地说:“远靳,谢谢你。”

薄远靳淡淡地说:“这是你应得的!”随即给助理使了眼色。

助理会意,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递到古丽面前,“庄夫人,给您。”

古丽看清他手中拿的是支票,有些疑惑地接住,待看清上面的数位后,转首看向薄远靳,“远靳,你这是要?”她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拿着这张支票,找个喜欢的国家,安度余生吧。”薄远靳放下碗筷,站起身,俯视着古丽,居高临下的口气充满冷漠决绝。

果然是想过河拆桥。

古丽蹭地站起身,“薄远靳,你这是想过河拆桥,撵我走?”五年前,她二十岁,正值青春年华,但是为了他,她以身嫁给一个年近六十的糟老头,如今他夺得了这庄氏天下,却容不下她,要撵她走?

薄远靳看着她眯起眼,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或者继续留在A市,你随意。”说罢,举步走了出去,助理紧跟其后。

古丽看着他冷漠决绝的背影,气得抓起箱子里的琉璃花瓶摔了个粉碎,“薄远靳,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就是没有杀她灭口。

“薄远靳,你休想我会这么轻易被你打发走!”古丽又追出去,冲着薄远靳远去的背影怒喊道。

但是薄远靳已经坐上车走远。

古丽气得花容失色,咬着牙,恨不得把这栋别墅烧掉来解恨。

等等!古丽似是想到了什么,阴狠的眼神瞟向了二楼窗户的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