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薄远靳,我不是你的傀儡
“你别回来,你别回来……”姜程程一脸惊惧地望着一步步逐步逼近她的男人,吓得身子直往退后。男人笑得yin-荡,朝着她扑了过去的,“宝贝,别怕,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老天。”“男人笑得yin-荡,朝着她扑了过去,“宝贝,别怕,哥哥会让你舒服的上天。”。...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姜程程满脸惊恐地看着一步步逼近她的男人,吓得身子直往后退。

男人笑得yin-荡,朝着她扑了过去,“宝贝,别怕,哥哥会让你舒服的上天。”

“啊——”一声尖叫后。姜程程从睡梦中猛地醒来,满头大汗。

手抚着胸口,姜程程呼吸急促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自己还在薄远靳的卧室。

但是卧室里怎么会烟雾缭绕?

“咳咳……”烟雾吸进鼻腔,姜程程不由得轻咳了几声。疑惑着,起身下了床,“薄远靳?薄远靳你在吗?”她试着叫了几声,但是没人应声。感觉身上凉飕飕,低头一看,身子未着寸缕,尽管屋子里没人,但还是让她羞得无地自容,急忙扯过床上薄毯裹住身体,一抹红晕爬上耳根。

“着火了,着火了,快来救火呀!”窗外忽然传来佣人们的尖叫声。

着火了?

姜程程这才意识到卧室内烟雾的来源,一颗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拔腿往外跑,但是跑到卧室房门前时,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门。

试了多次还是打不开。

她快速扫视了一眼四周,没有目测到可以联系外界的通讯工具,急忙跑到窗前,用力推开窗户——

楼下的火源顿时犹如一条火蛇一样,倏地钻了进来,蔓上窗帘。

“啊……”姜程程吓得连连后退。看着卧室内愈演愈烈的火焰,她用力拍打着房门,“有人吗?有人吗?救命……救命。”

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或许说,根本没有人知道楼上还有她这么个小角色的存在。

屋内的火势继续肆意张狂地蔓延着……

姜程程捂着口鼻,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这才想起卧室内的浴室,立即跑进去,迅速拧开里面所有的水龙头,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泡在浴缸里。

“彭”一声巨响。像是什么电子产品遇火烧爆了,把她吓得身体一阵瑟瑟发抖,眼泪不受控制地直往下掉。

而就在此时,浴室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急促喊声,“程程。”

“我在这里。”姜程程从浴缸里跳出来,身上浸透水的薄毯有点重,同时脚下一滑,‘噗通’一声趴到在地,额头重重地撞在墙角上。

薄远靳推开浴室的门,看见姜程程趴到在地,急忙把她抱起来,撤掉她身上的毯子,快速从壁柜里取出一条浴巾,迅速给她裹上,抱着她逃出了火海。

薄远靳抱着她直接上了座驾,看着她额头上鸡蛋般大小的青紫色疙瘩,声色冷冽地吼,“快点,去医院。”

继而,垂首看向怀中的女人时,幽深的眸光中尽是心疼,该死的佣人,他一定不会轻饶过他们的!

姜程程尚未从惊慌中回过神,双手紧紧抓着薄远靳的胳膊,一刻也不敢松手,同时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感觉到怀中身体的颤抖,薄远靳抱紧她,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安慰,“程程,别怕。”

从医院出来,姜程程的情绪已经好多了,坐进车里,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低声说:“我想回家。”

薄远靳展臂把她的身子揽入怀中,没有拒绝,“好,我送你回去。”

片刻后,车子在姜家门前停下。

薄远靳率先下车,绕过来,牵着姜程程的手下车,“我送你进去。”

姜程程咬了咬嘴唇,缩回手,“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吧。”

薄远靳拉住她的手,靠近自己,狭长的黑眸望进她的眼中,语气温柔又霸道,“姜程程,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我不准你拒绝我。”

姜程程用力抽回手,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薄远靳,我不是你的傀儡。”

你也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我保护,疼爱的薄远靳……

姜程程走进大厅时,看见父亲正和颜如玉,姜雪三人围坐在餐桌旁享受着丰富的午餐。

颜如玉眼尖地先看见了她,冷哼了一声,挑着嘴角,讽刺道:“呀,我说今个早晨怎么一直听见乌鸦叫,原来是我们家大小姐要回家了。”

姜程程知道她还在耿耿于怀前几天自己没给她钱的事情,碍于父亲在场,只是拿眼扫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

“程程回来了。”姜镇海看见女儿,连忙从座位上起来,欣喜地上前,“程程,你一个人回来的吗?沐之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老公,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好吧,那个庄沐之现在是死是活还不好说呢。你的宝贝疙瘩现在心里肯定难受极了……”颜如玉瞟了一眼姜程程,继续嘲讽道:“本以为自己攀了高枝,结果半路杀出个薄远靳,真是山水轮流转,凤凰变家雀,如今想着回巢了。”虽然姜程程落魄会直接斩断他们家一条经济来源,但是想到她以前仗着有庄沐之给她撑腰,根本不把她这个继母放在眼里,经常跟她吹鼻子瞪眼,如今老天开眼让她落魄,哼,活该!

“爸爸,我有点累了,想回屋休息。”姜程程原本以为回这个家可以得到一点温暖,因为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她感觉身心俱疲,可是如今看来,这个家能给予她的温暖都不如一个旅馆。

“你吃饭了吗?要不一起坐下再吃点?”姜镇海看着女儿极差的脸色,还有额头上的红肿,关心道:“还有,你额头怎么了?”

姜程程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轻描淡写地说:“额头不小心碰了一下,没事的,爸爸,我上楼了,你继续吃饭吧。”

“姐姐,你这件衣服好漂亮呀!”姜雪从座位上走过来,拦住上楼的姜程程,眼睛盯着她身上最新款的香奈儿宝蓝色长裙不放,围着她转了个圈圈。

姜程程像是司空见惯,直截了当地说:“我回来时没拿衣服,你一会儿拿你一套衣服来换这条裙子吧。”裙子是她在医院时,薄远靳让下人送来的。

“好耶,谢谢姐姐。”姜雪欣喜若狂地喊道。没有注意到旁边妈妈颜如玉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姜雪是颜如玉带来的女儿,原名胡雪。颜如玉心里原本盼望着攀了高枝的姜程程也能给她的女儿介绍个金龟婿,可如今看来,这个愿望也落空了。

姜程程上到二楼,来到自己房间门前时,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她今天这是得罪门神了吗?为什么这些房门就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硬是打不开。

姜程程来到楼梯口,看着楼下的父亲问道:“爸爸,我房间的门锁是不是坏了,怎么打不开?”

姜镇海神色僵一下,来到楼上,拉着女儿走到一个楼下母女俩看不见的地方,一脸难色地说:“程程,这事都怪爸爸没有提前告知你一声……小正和小雪都大了,需要各自一个房间,你又一直不住家……”

姜程程强忍着什么,看着父亲脸上的为难,佯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爸爸,我没事。反正我在家待的时间也少。只是我房间里的东西呢?”

“我都给给放到庭院的储藏间了。”姜镇海原本以为女儿会跟她大哭大闹一场,倒不是说姜程程不懂事,只是以往只要事情关联到颜如玉母女时,她绝对不会让步,今天她这么平静,倒是让他这个父亲的老脸没地方搁了。

姜程程来到位于庭院一角不足十平米的储藏间,关上门,眼泪再也止不住,汹涌而下……

过了一会儿,姜镇海过来敲门,“程程,小正马上要高考了,最近住学校不回家,你先将就着住他那房间吧。”

姜程程摸了摸眼泪,“爸爸,没事,我把这里收拾一下也能住得下。”

姜镇海有些自责地说:“程程,爸爸知道委屈你了。”

姜程程故作轻松地说:“爸爸,没有,你去忙你的吧。我先收拾着。”

姜镇海叹了口气,“那好,你先收拾着,需要添置什么,跟爸爸说。”

“嗯,好的,爸爸。”

一张单人床就占据了一半空间,还有一些她平常收集的书籍等杂乱东西,都快把这间储藏室塞满了,姜程程收拾了半天,才腾出一个站脚的地方。

傍晚,姜程程看着颜如玉不悦的神色,快速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就离开餐桌,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地方虽然小了点,但是经过姜程程的精心收拾,此刻看着倒也温馨感十足。

睡觉尚早,难得有时间静下来能看会书,姜程程拿着一本足有十厘米厚的英文字典开始写单词。

她大学读的是英语专业,大学毕业后,跟着庄沐之做了两年翻译。

“滴——”大门外突然响起一连串鸣笛声。

姜程程拉开门,看见两束雪白的车灯光照射进庭院,疑惑着上前,就看见一抹颀长的身影立在门口。

姜程程打开院门,看着薄远靳嘟了嘟了嘴,“你怎么过来了?”

“作为我的女人,你该问这样的话吗?”薄远靳伸臂拦住她的腰,“我怎么看见你从储藏间里出来,在忙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