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野和尚”(求推荐,求收藏)
哟! 这又加价销售了! 惊诧的功夫,施奕文瞅见他臂间的长刀好像动了一下,心下暗叫一声情况不妙。猛的向将数步一下拍着他的肩膀地说。 “刘兄,你我一见如故,谈钱岂非伤了感情,这银子……” 从桌子上拿起荷包塞到这壮汉的怀里头,...

哟!

这又加价了!

诧异的功夫,施奕文瞧见他臂间的长刀似乎动了一下,心下暗叫不妙。猛的向将数步一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刘兄,你我一见如故,谈钱岂不伤了感情,这银子……”

从桌子上拿起荷包塞到这壮汉的怀里头,笑着说道:

“你收好!”

这野和尚的变化,让刘锦江面上尽是诧色,一时间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这野和尚是什么意思?

“这、这多不合适……”

“不合适?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随手拿起那个玉佩,握着那巴掌大小的玉佩施奕文笑道。

“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彼此谈钱多伤感情?至于这个小玩意儿,小弟就收下了,至于你那病……”

瞧着面前已经变得低眉顺眼的百户大人,施奕文一脸自信地说道:

“小弟保证药到……病除!”

是信他,还是不信?

荷包被塞回到怀里之后,看着笑容“诚恳”的“野和尚”,刘锦江反倒犹豫了起来。

二十一岁进入锦衣卫,三十六岁凭功劳袭父亲的百户职,他自然也算的上是见多识广。

江湖上,出千耍诈的骗子,更是屡见不鲜。

他是骗子吗?

就在刘绵江心生疑虑时,他的屁鼓,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下。

“啊……”

浑身一激灵的刘锦江,一扭头,就看到“野和尚”站到自己的身后。

“来、兄台,屁鼓翘起来,”

施奕文咧嘴笑着说完,从出诊箱里取出了药和注射器。

这出诊箱里,除了常用药物之外,肾上腺素、注射器、常用抗生素针剂之外,甚至还有一套简易的手术器材。

原本在工地上挣钱东西,现在成了保命的玩意。

刘锦江见他一脸“邪笑”站在身后,手中拿着奇怪的东西,看着那针尖,他的心头顿时一紧。

“你,你要干什么?”

无害的笑容,直看的刘锦江心里发毛:这、这人什么意思?

看个病,拿针干什么?

看着那寸长的铁针涌出的液体。即便是六尺高的汉子,可他还是只觉得心底一紧。

“来……脱掉裤子!”

刘锦江急道。

“看病就看病、咋还要脱裤子哪?你、你想干什么?”

施奕文便摇着手中注射器解释道。

“小弟,给你打一针!”

“打,打真?小弟……小弟、弟?”

“快点,你还想不想治病了?”

施奕文闻言,面上的笑容登时也消失不见了。

“要是想活命,就别唧唧歪歪的!”

在熟悉的领域中,施奕文浑身都是医生特有的自信和骄傲,尽管他只是个无证行医的“江湖”。

他这么一说,再加上那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气质,让刘锦江那里还敢再说什么,连忙乖乖的侧趴在桌上。裤子扒下时,紧张不已的他回头说道。

“医,医生,你,你轻点……啊!”

手落针入,刘锦江立即发出声鬼嚎,凶神恶煞的脸也更加狰狞了。

“轻、轻点儿……”

看着平日里跋扈的刘百户,叫唤成这副模样,寇芸差点没笑出声来。

“哎哟,可疼死、疼死我了……”

瞧着鬼哭狼嚎的刘锦江,施奕文忍不住讽刺道。

“亏你还是锦衣卫百户,就这么一针下去,还嚎上了……丢不丢人?”

“这,这针扎得……比刀砍斧剁还疼……可疼……”

话里这么嚷嚷着,却突然又像是意识了到什么,那刚才还有些扭曲的脸庞,立即变得期盼起来:

“郎中,方才你说药到病除……这意思是说……扎上这一针,我的病……就算是好了?”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从今天起每天一针,要连打十五天!”

用普鲁卡因青霉素肌注治疗需要10-15天,整个疗程总量需要800万U-1200万U,刚才那一针是80万单位。因为这病也算是常见病,所以出诊箱里才会备有普鲁卡因青霉素。

“啊……十五天!”

刘锦江的黑脸变了色,后背涌起的寒意,一直蔓延到屁鼓上,双手也连忙捂着屁鼓说道。

“能,能不打吗?”

看着那身材魁梧的刘百户,双手捂着屁鼓的模样,跪在地上的寇芸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她这一笑不当紧,就连施奕文也跟着乐了起来。

“嗯……”

意识到自己威严扫地的刘锦江,尴尬的笑着,同时又恶狠狠的瞪了寇芸一眼。

他这一看,让寇芸那里还敢再笑,不过却也提醒了施奕文,看着她那娇媚模样,手却不由自主的摸着头上核桃大小的疙瘩。

可真痛!

瞧见那郎中摸着脑袋时,脸上忍不住吃痛的表情,寇芸那里会不知道自己处境不妙,立即叩头说道。

“和……”

原本想说和尚的她急忙改了口。

“公子饶命,饶了婢子的贱命……”

他们难道真不认识?

看到这一幕,刘锦江的脸上笑眯眯地等着看好戏。

“公子饶命,方才都是婢子的错,是婢子不识公子大恩,可,可婢子也是迫不得已,公子大人大量,放过婢子吧……婢子来生做牛做马,都会感念您的大恩大德啊……”

还没等施奕文说话,他被这女子死死地抱紧了大腿,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刘锦江,见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立马明白过来,他在等着看戏。

被这个女孩抱住大腿,施奕文只觉得心魂一荡,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她,刚才只觉得的她漂亮,而在漂亮之余,倒觉得有几分面熟,这会一打量,瞧见的相貌,居然和小花旦杨妹妹有着惊人的相似。

瞧着这么一位身材远胜过那位杨妹妹的美人儿,要说施奕文不动心,那绝对是昧着良心说话。

低头瞧着哭啼着的女孩,摸着头上的疙瘩,心想着方才险些小命丢在你这恩将仇报的女人手里,脸上的怜香惜玉反而变成了戏谑的笑容。

“你可知道,施某人既能医死人,也能死活人,更能让你生死不得!”

“婢子不敢了,婢子再也不敢了……”

被这句话吓到的寇芸连忙叩着头。

“求公子饶婢子一命,婢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你……”

“做牛做马……暂且不用。”

面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施奕文用余光看着一旁笑而不语的刘锦江。

“至于如何报答,还用我教你吗?”

瞧着女孩梨花带雨的可怜状,施奕文的胸中腾起一团火来。

这下原本看戏的刘锦江顿时傻了眼,他立即失声说道。

“你……不是和尚?”

“瞧刘兄说的……”

嘿嘿一笑,已经坐到椅上的施奕文,故意瞧着眼寇芸笑道。

“小弟怎么可能是和尚呢?”

“我知道了!”

突然,刘锦江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手指着施奕文说道。

“你是……花和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