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略施小技 (新书不易,求收藏,求推荐)
即使是相距甚远,也能体会到宋家后宅很紧张,从步入这座园林式的宅院后,沿途所碰上的丫环仆役们莫不是面带哀色,待过了院门,便到那边房中传闻的惨叫。 “娘子,你别怕,我来了……” 疾步跑入庭院,正门外守侯的丫环、老仆...

即便是相隔甚远,也能够感受到宋家后宅紧张,从进入这座园林式的宅院后,沿途所碰见的丫环仆役们无不是面带哀色,待过了院门,便到那边房中传出的惨叫。

“娘子,你别怕,我来了……”

快步跑入庭院,正在门外守候的丫环、老仆连忙挡住想要冲进去的宋其玉。

“少爷,不能进,不能进,男人不能进啊……”

“相公,相公……救、救我!我好痛,好痛……啊”

房中再一次发出女子痛苦哀嚎的惨叫。

“大夫,你想想办法呀,你一定要救我家娘子!”

被人挡在门外的宋其玉死死的抓住施奕文的手臂,苦苦的哀求道。

男人不能进!

施奕文的眉头紧锁,听着从房中传出的嘶心肺的哀嚎。

现在怎么办?

别说是17世纪,就是21世纪,又有多少人能接受男产科医生?

就在犹豫时,房中有一个女人走出来,女子外罩白衣,头上也戴帽子,甚至还带着……口罩,施奕文一愣。

难道,古代中国就知道医疗卫生?

疑惑中,只听到那女人对宋其玉说道。

“宋公子,现在已经过去七八个时辰了,宋夫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再这么拖下去,恐怕会一尸两命,宋公子还请早作决断。”

“能、能保、保住大人吗?”

面色煞白的宋其玉语音轻颤。

“宋公子决定了吗?”

“啊……决定,什么?不会的,不会这样的……”

宋其玉失神道,突又精神一振,一把抓住施奕文说道。

“大夫,你说过,你说过能救我娘子,求求你救救我娘子。”

“现在情况怎么样?”

看着这个打扮与后世的医生有些相似的产婆,施奕文问道。

“隐约的已经能看到头皮了,只是,产位不正,已经过去七个时辰,宋家的娘子身子骨实在太弱了些,再这么拖下去,大人小孩都难保全,所以只能两选其一……”

女子的话声冰冷,但从她冰冷的话语中,施奕文知道,所以两选其一是什么意思,在这个时代,面对难产,要么保小孩,用剖宫产的方式取出小孩或者用力拉出小孩,然后任由产妇流血而死,要么把腹中的孩子杀死来避免母亲遇到生命危险,

“大夫,大夫……”

宋其玉抓着施奕文的手臂哀求道。

“已经看到头皮了?那为什么不用产钳助……”

产钳助产?

话未说完,施奕文才想起,现在是万历六年,尽管欧洲的张伯伦家族早已经发明了产钳,但是他们却对这个工具严格保密,为了赚钱他们将这一技术隐匿几十年。显然,明朝肯定没有产钳。

“产钳?”

戴白布口罩的女人诧道。

“这是什么?”

“就是一种钳子,产钳外形像一把大的夹子,钳叶上有孔,钳叶的曲线与婴儿头形相合,在分娩过程中牵拉胎头协助胎儿娩出,嗯,就是夹出来。”

“夹出来?”

施奕文没有注意到,当他说出这些话时,女子的目中掠过异样的神采,急声问道。

“你有产钳吗?”

宋其玉同样满面期待的看着他。

“这……”

看着满怀期待的两人,施奕文无奈道。

“有铜匠吗?我可以现在就画出图纸,兴许现在打制还来得急……”

能来得急吗?

施奕文并不知道。

“麻烦大夫了,你快些画图纸,我这就命人去联系铜匠,”

“先等一下。”

就在宋其玉命人去联系铜匠时,那女子却急匆匆的跑进屋内,然后又取出一个东西,对施奕文说道。

“大夫,你看这个钳子可以改成产钳吗?”

女人手中的拿着是类似产钳的双叶钳,钳叶的曲线与后世的产钳相近,但却无孔,就像是两片匙子,但钳匙内侧有几根触目惊心的钉齿,显然是为了嵌入胎儿颅骨,很可能仅仅用于死胎助产。

“大夫,现在打制产钳必定来不及了,方才你说的产钳时,我便想起这个,说来惭愧,这东西在家中传了百年,却从不曾想过,居然可以加以修改换个用途,就能成为救命的东西。”

观察着手中“产钳”的施奕文,并没有看到女子的目中的神采,只是点头说道。

“我看行,宋公子,现在我就去最近的铜匠那,只要把这两片钳叶掏空,再调整一下外形就差不多了。”

宋家本身就是南京大户,在把施奕文送到最近的铜器铺,改制产钳的时候,很快,又从另外两家铜器铺找来了手艺上等的铜匠,在他们到了铜器铺时,施奕文正指点着铜匠将铜钳缕空,将钳匙锻成钳环。很快,几人便同心协力在施奕文的指点下改造好了产钳。

改制出来的产钳式样与后世的产钳类似,但却显得有些粗糙,施奕文不过刚一提出来,另一个工匠便直接拿过产钳,为钳叶抛光,很快表面粗糙的产钳就变得极为光滑。

在施奕文回来时,满面焦色的宋其玉正在院中,来回的踱步。

见施奕文回来了,宋其玉急忙问。

“怎么样了?”

“先试了再说。”

在施奕文的吩咐下,产钳先开水蒸煮,然后又用烈酒清洗后,才被送进屋中。

在房门再次看关闭之后,施奕文看着满面焦色的宋其玉说道。

“宋公子……”

“大夫,我知道。”

满面凄色的宋其玉朝着屋中看去,喃喃道。

“若是再不行,那便是命,是我宋其玉无福……”

说罢,宋其玉便长叹口气,闭上眼睛,目中流出泪来。然后却又睁开眼,紧张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此时的房中,已经没有嘶心裂肺的哭喊,宋娘子这会已经是气若游丝了。

穿着一身白衣的稳婆,看着床上的宋娘子,心叹口气,在手中尝试着产钳,然后深吸口气。尽管是第一次用产钳,但是她却曾不止一次用过另一种产钳,这些年对于接生,也是再熟悉不过,一切都是再熟悉不过。不过只是尝试了几下,便稳稳的用产钳将头位难产的婴儿给拖了出来……

“哇……”

嘹亮的哭声从房中传出时,尤为清晰。

这一瞬间,不仅来顺踱步的宋其玉停住了脚,施奕文同样也站在那里,婴儿的哭声,并有让他放松下来,恰在这时,房中传出了激动的喊声。

“恭喜少爷、恭喜少爷,母子平安、母子平……啊,方姑娘这、这,少奶奶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