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穿越

杏林纪事 第二章 穿越

作者:齐子奇 小说:杏林纪事 更新时间:2022-05-13
赵晓蕊本姓方,本名叫文文静静,再后来方家药厂大量劣质药品和药物富含违禁的产品被相关部门扣留,再加赔偿金大量的受害者,方家正式宣告宣布破产,方家当家人也是方文文静静的大伯被逮捕,方家破产倒闭低价贱卖不动产,流言都说是方家的竞争对手越家检举的,然也没真实的的证据而已猜想而刘夏敏摸着越娆的手轻声道“孩子,我们和你们越家也是世交,咱们两家的情谊都在里头,你能不能多少想想,为小越越想想,为两家的关系想想。”。...

杏林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杏林纪事》在线阅读

赵晓蕊本姓方,本名叫文静,后来方家药厂大量劣质药品和药物含有违禁的产品被相关部门扣押,加上赔偿大量的受害者,方家宣告破产,方家当家人也就是方文静的大伯被拘捕,方家倒闭贱卖不动产,流言都说是方家的竞争对手越家举报的,然没有真实的证据只是猜测而已,后来方文静的父亲为了自家哥哥奔波累死了,她妈妈为了抚养文静嫁给一个姓赵的贩药商,却没有想到这个人人前彬彬有礼,背地里却是个禽兽,在方文静十六岁的时候强暴了她。方文静恨,恨着一切的不公平,后来知道越娆是越家的小姐这才有了报复的心思,然却是没有想到越娆的丈夫就是自己小时候那个温情的哥哥。

刘夏敏摸着越娆的手轻声道“孩子,我们和你们越家也是世交,咱们两家的情谊都在里头,你能不能多少想想,为小越越想想,为两家的关系想想。”

越娆擦了擦泪道“恩,我会的,但是晟文那边怎么处理都是问题,等他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说自己的事情,妈,我想带着小越越去法国玩一段时间。”

刘夏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要是越娆真要是跟小文离婚,这孩子可说什么也不能让越娆带走,要是这会儿带走了,以后可是难要回来了。

刘夏敏摆着高雅而又温馨的笑道“好呀,这是好事儿,你能想开就好了,那小越越的衣服得收拾不是,这样,你这几天办理去法国的事情,等办好了来接越越,这几天你精神也不好,要是越越跟着你,越越也会不开心的,等你去法国的时候再接去。”

越娆想了想也是,回头看了看儿童部正和小朋友玩耍的开心的越越心里满是慈爱。

刘夏敏见了越娆的神态更是打定主意不能让小越越和越娆在一起,笑着道“我也该回去了,你爸昨天就说家里阿姨做的鱼不好吃,想吃我做的,小越越也爱吃,我要回去了。”

越娆点了点头,去儿童部把小越越接了过来,亲了亲孩子的小脸,刘夏敏笑着上前拉着小越越的手道“跟妈妈亲,见了奶奶就不亲了。”

小越越笑着扬起阳光般的脸道“我也爱奶奶,爱爷爷,爱爸爸爱妈妈,爱姥爷,爱姥姥,也爱舅舅,我们一家人都爱。”越娆听了小越越的话差点没有流下泪,赵夏敏听了叹口气道“听听,为了孩子,你也该好好想想,不要冲动,这小文做出没有脸面的事儿,我让你爸好好收拾他。”

越娆点了点头,拿纸巾擦了擦泪,出了咖啡屋,见婆婆的车还没有开过来,问道“小王呢?”

赵夏敏笑着道“今个儿我是和小越越走着来的,小王带着阿姨买菜了,我们一会打个车走。”

越娆看天也不早了,自己的车就停在前头忙道“妈,你带着小越越坐出租车也麻烦,先坐我的车回去吧,小陈正好要去家里帮我拿个文件。”

赵夏敏笑了笑道“也好。”说着抱起小越越道“给妈妈再见。”

越娆笑着亲了亲儿子的小脸,道“要听奶奶的话,不要调皮,妈妈后天带你去法国玩。”

赵越一听这话高兴的道“爸爸也去吗?我们和爸爸一起去。”越娆刚要说什么,赵夏敏忙道“一起去,你爸爸你妈妈一起带着你去,走了,我们回家,奶奶给你做鱼吃。”

赵夏敏抱着孩子坐上了车,越娆笑着给小陈交代了事情,便笑着和儿子再见,看着自己红色的法拉利慢慢变成了红点。却是不知道这一次和儿子成了永别。

越娆痴痴的看着儿子的照片,带着无名的笑,已经傻了,赵晟文满脸的憔悴,抱着越娆轻声道“我们还年轻,我们还会再生的。”

越娆立刻站了起来,发疯的打赵晟文,骂道“都是因为你,都能因为你,儿子和妈都是代替我死的,都是因为你,我恨你,我恨你,看见了吧,哈哈哈看见了吧,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呀,妈妈和儿子死了,爸爸住进了医院生死未知,儿子的姥姥听了噩耗也发病去世了,哈哈哈,都是你的那个贱人做的,都是。”

赵晟文默默承受这妻子的打骂,本来是要越娆的命的,阴差阳错儿子和自己的母亲去世了,这样的打击任谁都承受不了,说悔恨已经来不及了。

门口秦阿姨敲门道“去法国的机票送来了。”

越娆一听,法国不由的痛哭,一把抢过机票趴在地上嚎啕,如果,如果儿子没有死,那么今天就是欢快的收拾行李。

秦阿姨见了忍不住也流着泪,多可爱的儿子,多好的家庭,却这么毁了,赵晟文看着悲痛的妻子,也流着悔恨的泪水,恨自己。

越娆哭着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见身边的丈夫,满脸的憔悴,胡子也没有刮,睡容带着不安,越娆用手***了赵晟文的眉头,悲从心来,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人,却伤自己最深,越娆静静的起身,收拾了简单的衣服,拿着护照和机票出了门,也许真的要分开了,越娆把离婚协议放在桌子上,轻轻的关上了门。

越娆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轻声道“国际机场。”

到了机场,去售票处加钱更改时间,静静的等待,越娆拿着儿子的照片发呆,突然一阵慌乱,人群尖叫,接着是枪声,越娆笑着看着胸口的一片血迹,笑了,慢慢的眼前一片模糊,失去了知觉。

x城报上醒目的大标题,赵氏集团到底招了谁?下面是一片报道,赵氏集团赵晟文情妇买凶误杀赵氏懂事的母亲及儿子,赵晟文的太太‘越氏制药的总经理、中医院副院长’在悲痛中准备去法国在机场却遭恐怖分子袭击不幸身亡。

越娆在听见耳边的呼喊声,好像是自己的儿子,哭喊着自己,越娆想醒过来却如何也醒不过来,着急的乱晃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越娆这才缓缓的醒来,知觉的浑身酸痛,使不上劲儿,缓缓的睁开眼,却见儿子站在身边,红红的鼻头,穿着奇怪的衣服,身上脏兮兮的,瞪着大眼看着自己,越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只见儿子嗷的一声哭着扑到自己的怀里,越娆贪婪的看着儿子,感觉如此的不真实。

“娘,你怎么了,娘,娘”儿子抱着自己大哭,越娆这才清醒过来,嚎啕大哭道“儿子,吓死妈妈,妈妈不是做梦吧?儿子····”哭了一会儿却见这一切都这么奇怪,儿子的尸首是自己拿针线缝补起来的,因为是车祸撞得儿子已经不成了样子,而眼前儿子却好好的站在自己身边,越娆定眼看了看,确实是儿子,只是瘦弱了许多,全然没有以前飞扬跋扈的样子,头上还乱乱的扎了发髻,越娆心里一阵惊慌,忙看儿子身后的胎记,殷红跟拇指大小胎记正在这孩子的后背上,越娆含着泪死死的抱着儿子,喃喃道“不是梦,我儿子又回来了,不是梦。”

赵越挣扎道“娘,你这么了?我疼。”

越娆忙松开赵越道“儿子,妈妈对不起了,现在还疼吗?”

赵越盯着越娆道“娘,这么了,你怎么说是妈妈,妈妈不在这里,爹走之后,妈妈也走了。”

越娆心惊,忙抬头一看,身上盖着有些破旧的被子,家里也没有什么物件,越娆感觉这一切都是梦,闭上眼睛,一幕幕画面出现在眼前,越娆感觉一切都不可思议,画面中女子和自己一摸一样只是少了自己应有的骄傲,娇弱的感觉像个小花朵,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相望,这男子穿着奇怪的古代衣服,接着画面上是那女子和那男子拜了天地进了洞房,下面是两人的生活画面带着甜蜜,后来那男人去了远处奔前程,临走前万般的承诺千般的安慰,那人走了之后这女子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欢喜之中有点惶恐,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虽说有亲戚却总是占便宜,如今家里也就是剩下一些田产,和这个房子了。

越娆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儿子已经睡了过去了,越娆大概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一切的一切又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刻骨。事情虽说是荒唐,但是自己的儿子在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越娆看了看沉睡中的儿子,心里欢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其他的该什么办?想起丈夫自己心里还是刀绞般的疼痛,赵晟文,希望我们一辈子不要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