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为什么不反击

诀恋:青春之殇 第三章 为什么不反击

作者:一口山竹 小说:诀恋:青春之殇 更新时间:2022-05-14 10:04:20
人在地上走,球从天上来。正准备找一个地方短暂休息的秋伊被一颗球砸中了。“喂,蚯蚓,把球丢回来”郝晓娟说着后,背后响了一片笑声。蚯蚓,是第三天鲁韦喊出的那两个字,虽然秋伊不明白什么时候蚯蚓成了她的名字。扭过身,望着笑得歪七扭八的一群人,除了始作正打算找一个地方休息的秋伊被一颗球砸中了。。...

人在地上走,球从天上来。

正打算找一个地方休息的秋伊被一颗球砸中了。

“喂,蚯蚓,把球丢过来”郝晓娟说完后,背后响起一片笑声。

蚯蚓,是第一天鲁韦喊出来的那两个字,但是秋伊不知道什么时候蚯蚓成了她的名字。

转过身,看着笑得歪七扭八的一群人,还有始作俑者郝晓娟,秋伊没有发火,只是慢慢的弯腰把球捡起来,准备丢给她们。

看着依然面无表情的秋伊,郝晓娟显然不买账:“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这么高冷吗?”

青春期的人就是这样,不管给与别人的是什么,都要得到别人的回应。

愤怒也好,懦弱也罢,都能满足他,但是你不能没有反应。

“行了晓娟,人家跟我们不是一类人”一件事要发展,总少不了煽风点火的人。

“我看确实也是,我们好歹是人,人家可是蚯蚓”郝晓娟的这句话彻底逗笑了她们,整个操场都回荡着她们的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玩得多开心呢。

虽然秋伊很能忍,但是不代表她有耐心继续听她们侮辱自己:“你们的球还要不要?”

“不要了,蚯蚓碰过的球我们可要不起”

看着一边笑一边离开的郝晓娟众人,秋伊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依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准备将手里的球放回体育室。

有的人天生就是被追捧的,不管他做什么,永远都有拥护者。

比起秋伊和郝晓娟这边的小插曲,篮球场上的那个人才是全场的焦点。

因为经常运动的关系,所以少年的肌肉很紧实,皮肤也是健康的肤色,干净利落的寸头,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就是让场上所有女生疯狂尖叫的人物:邹鹏。

邹鹏篮球打得极好,听说还有省队的人来挖过他,但是他跟人家说打篮球纯属个人爱好,并不打算进职业队。

人家为了说服他,说出了各种的福利诱惑,但是人家邹鹏说了一句话,就把人家打发走了。

他说:“我家不缺钱”

有钱有颜说的应该就是邹鹏了吧。

尽管知道那些女生的尖叫呐喊都是因为自己,但是邹鹏却不为所动,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们,只是专心打自己的球。

“你这人,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看那群女生都喊成啥样了,你却连个眼神都不给,你也不怕伤了她们的心”一旁的鲁韦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

“你要都给你”听着好友的吐槽,邹鹏依然不给面子。

鲁韦转头看了一眼那些疯狂的女生,打了个冷战:“算了吧~她们不是我的style”

其实鲁韦长得不差,起码在整个学校颜值都属于中上,皮肤白净,五官大气,性格还幽默,比起邹鹏那冷不死人的性格,不知好了多少倍。

但是这个时期的女生们就好邹鹏这口。

运动过后,少年撩起衣服擦汗,露出结实的腹肌顿时又引起一场尖叫,就连一旁的齐悦都有点无语了。

“我说你就别撩她们了,我的耳朵都快聋了,过来喝点水吧”

邹鹏顺手接过齐悦递给自己的水,坐在台阶上,喝了一口水,看着远处那个削瘦的身影,又想起了那天醒来对上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问了一句:“那人是谁?”

齐悦和鲁韦都没反应过来他在问谁:“哈?哪个?”

“就那个,拿着排球往体育室去的那个”

鲁韦看了一眼:“哦,蚯蚓啊”

“蚯蚓?”

“人家叫秋伊,新来的转学生,鲁韦,你这爱给人取外号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就因为你的一句话,现在很多同学私底下都叫人家蚯蚓,你知不知道啊?”

听着齐悦的教训,鲁韦很配合地点头:“是,我的大小姐,都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齐悦踢了鲁韦一脚:“去你的,你应该道歉的又不是我”

“我过去一下”

齐悦和鲁韦还在打闹,就看邹鹏往体育室那边走去,两人都有点震惊。

什么时候邹鹏开始对别人感兴趣了?而且还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

“你是谁?”邹鹏站在体育室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正在放球的秋伊,瘦,但是背挺得很直。

你是谁?这又是什么神仙问题?

秋伊转过头来,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邹鹏,因为背光,所以她没办法看清邹鹏的脸。

她对邹鹏的映象还停留在第一天的那个对视,因为其他时间邹鹏都在爬着睡觉,要么晚自习逃学,估计也只有体育课才能看到站着的邹鹏了吧。

秋伊显然对邹鹏的问题提不起兴趣来回答,放好球准备走出去。

这是邹鹏第二次看秋伊的眼睛,还是那样的呆滞没有情绪,黑是黑,白是白。

又是这个眼神!而且还无视了自己的问题!

看着这对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邹鹏没来由的想发火!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东西能入你的眼?

邹鹏原本想拉住秋伊的手,但是秋伊走得太快,一不小心就扯住了她的头发。

秋伊吃痛,根本没想到这个人这么无耻,竟然扯自己的头发!再想到刚才郝晓娟那群人的嘲笑,秋伊转过身,几乎用吼的说道:“你们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有毛病?”

明明自己都没有去招惹他们,为什么这些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的麻烦?难道自己忍得还不够吗?

看着眼前这双眼睛里蕴含的怒意,邹鹏心里的那股火莫名的不见了:“这不是会生气吗?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反击?”

原来他都看见了!

听了邹鹏的话,秋伊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瞬间又恢复了以往的眼神:“与你无关”

看着越走越远的秋伊,邹鹏觉得很有意思,我倒要看看这双眼睛里到底还能出现什么情绪。

只要是活人!就会有情绪!只有死人才没有!

“我草,你别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这种类型?”刚走过来的鲁韦看到邹鹏那发光的眼神,以为他喜欢秋伊这类型的。

但只有齐悦知道,邹鹏那样的眼神是看猎物的眼神,齐悦心里都替秋伊捏了把汗。

记得上次被邹鹏看上的猎物,最后好像都不在B市了,直接搬家去外省了。

“阿鹏,你这小心思就别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女人疯狂起来是什么样”像邹鹏这样的人想要玩一个人,只需要他一个眼神和动作,就会有人替他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阿悦,难道你就不想看到那双眼睛里出现其他的情绪吗?”

听邹鹏这么说,齐悦微微眯了一下她的凤眼。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吗?想起第一天看见秋伊,齐悦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双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好像什么都惊动不了她似的。

没听见齐悦的回答,邹鹏知道她是默认了。

鲁韦看着两人微妙的表情,总感觉谁要遭殃,不自觉地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