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不曾存在的好奇心

睡骸 不曾存在的好奇心

作者:风行小豹·步廷玄 小说:睡骸 更新时间:2022-05-14 14:19:16
华苓这一席话,让毫不不知情的殷丘愣了一下。殷丘也不明白自己的妻子在玩哪一出,但是,看见妻子现在的一脸怕的样子,殷丘但是宽慰道:“啦啦,我答应下来你,你先理智一下,说我突然发生什么了。好吗?此外,你怎么会在2902,并且除了,你怎么会有2902的“好啦好啦,我答应你,你先冷静一下,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好吗?另外,你怎么会在2902,而且还有,你怎么会有2902的钥匙,还打开了他们家的门呢?“。...

睡骸

推荐指数:10分

《睡骸》在线阅读

华苓这一席话,让毫不知情的殷丘愣了一下。殷丘也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玩哪一出,不过,看到妻子现在满脸害怕的样子,殷丘还是安慰道: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你先冷静一下,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好吗?另外,你怎么会在2902,而且还有,你怎么会有2902的钥匙,还打开了他们家的门呢?“

华苓有气无力的说道“丘,我一会儿会给你讲明白,总之,先回家,先离开这个地方。我求你了。“

无奈,殷丘背起了浑身发抖的妻子,踱步下了楼。回到了自己楼下的家里,推开了房门,把妻子放到了床上。

“没事了乖~现在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了吗?“殷丘催促道。

华苓拿起了床旁边桌子上的水,微微的喝了一口水,压了压神,才缓缓开口:

“丘,刚才给你打完电话,我就坐在家里等你回家。无意间,我看见咱家天花板上有一滩水渍,而且还往下滴着水,我一开始以为是漏雨了。

可是,我想了想也不对,因为水渍是在天花板中央,旁边也没有其他水渍的痕迹,雨是不可能无端的从窗户处跑到天花板中央而且不留其他痕迹的。

所以,我断定应该是楼上漏水了。

可是,可,可是,就在我上楼想质问楼上住户,问问情况的时候。

让我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先是我上了一层楼之后,发现自己敲的门不是楼上住户的楼牌号,而是咱们自己家的楼牌号。

后来,我还是认真找到了楼上住户的房子,敲门后居然发现他们家的门没有锁而且也没有人,而且地上也没有水,所以我就退了出来,下了一楼,回到了咱们自己家。

可是,就在刚才,你回家的时候,我居然发现,我竟然身在2902,楼上住户家里,可我,可我刚才明明下了一楼,回到了咱们2802的家里啊?

你说怎么回事啊?殷丘?“

殷丘也被妻子这突如其来的叙述给吓到了,他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阿苓,你是说,这栋房子有问题?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相信你刚才说的话,我们明天就搬家,明天先去咱们市郊区的别墅里住。“

听了殷丘的话,华苓舒了一口气。自己的丈夫,与别人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善解人意,像刚才自己说的一席话,如果是说给别人听,恐怕没一个人会相信,也只是当自己生病了,安慰两句而已。

“先去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好的,我去热一热~“

……

就这样,决定了明天搬家的两人,逐渐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抛在了脑后。

下午,华苓躺在床上,殷丘坐在床边的转椅上,敲击着手里的键盘。

无聊的华苓开始找话题。

“丘,你平时都是在办公室里做什么啊?“华苓问道。

殷丘手里依旧敲击着键盘,开口道“也没什么,只是整理一下顾客资料,把资料交给一线人员名单。“

“工作这么轻松啊,工资还这么高,哪像我,一个月只有几千元的工资,工作还不停加班。“

殷丘微微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华苓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能有这么简单的工作,工资还出奇的高,是因为这家公司,就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企业,父母早就不在了,公司也是自己名下的了,也就是说,他就是这家公司的CEO。当然,结婚两年半,殷丘只是每天早出晚归,自己的工作方面的情况也不经常和华苓说,只是每次陪着华苓到处游玩,薪酬方面对华苓也只是说每个月3万左右的收入,而华苓,到现在都一直以为殷丘只是一个高收入的上班族,实际上,殷丘现在企业的运营情况,早就价值几千万了。

过了一会,殷丘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看向了正在望着自己,等待自己回话的华苓。

“我帮你捶捶肩吧?“

“啊?怎么这么突然?“华苓惊慌的说。

“阿苓每天加班,工作还这么辛苦,我当丈夫的,只是想为你分担一下压力。“殷丘笑着,来到了华苓的身后。

华苓默默地闭上了眼睛,许久,舒适的拍打感自身后传来,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融化了。生活给她带来的压力,在殷丘的手掌落在自己肩膀上的一瞬间释放。

殷丘的手,从肩膀开始,逐渐往下拍,渐渐的……

……

华苓突然扭过头,一把抓住殷丘的手,假装生气的说道:

“流氓!你要往哪拍?“

殷丘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微笑的将华苓的手反抓了过来,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华苓略显无措的看着殷丘,心里如同海浪一样,既兴奋又想逃避。

最后,她妥协了。

殷丘的嘴来到了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现在才是真正的工作时间。“

这声音宛如坠井磐石,让华苓的心里浪潮达到了极点。

……

渐渐的,华苓又闭上了双眼

……

这时,突然,殷丘坐了起来,说道:

“话说现在好像是白天吧?我感觉还是等到晚上比较好。“

……

华苓惊讶的望着殷丘。

“这家伙!“

华苓心里骂到,原来他也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啊。

心里的落差让华苓怒不可遏,气呼呼的一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殷丘,拿上了手机,跑到了房门前。

“哎?你要干什么去,阿苓?“

“出门买东西吃,吃东西总比现在心情好!“

随之,华苓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留在床上的殷丘无奈的笑了笑。他刚才只是调戏一下华苓,想看看阿苓的反应,不过这个反应也让他感到满意了。随后,他也回到了床旁边的桌子上,坐在了转椅上,开始工作了。

……

……

……

就在殷丘全神贯注地敲击着键盘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一种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敲击着自己家的天花板。殷丘抬头望了一眼。

声音来自于楼上,是脚步的声音……

……

“2902的户主回来了?“殷丘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站起了身子,来到了房门口,推开了房门。

刚才妻子给自己的叙述,和倒在2902房门口的妻子的表情,无不让殷丘倍感好奇。

他倒是想要看看,楼上的住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踱步踏上了步梯。

一步,两步,他轻轻的踮着脚尖,行走在步梯里,他不想让别人注意到自己,因为他只是想偷偷地看看楼上的情况,也不想过多的与楼上的住户有太多的瓜葛。

不过,他走到楼梯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妻子给自己叙述的那一段话,那诡异的经历,让他瞬间警惕万分,太安静了,他感觉不对劲,刚才应该楼上有脚步声啊?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安静的令人窒息。

殷丘,是在外面经历了太多故事的人,在家族企业还不是自己的时候,在职场上,他是工作在同事里阴谋诡计的水深火热之中,而现在,多年的企业运营经验和丰富的生活处事判断告诉他,先要确认一下自己身处何处。

走了一半的他,却又静静地回到了楼下,看了一眼自己家的楼牌号,没错,是2802。

随后,他又轻轻的上了楼,到了29楼,他慢慢地推开了29楼的防火门,此时,他的呼吸和周围的声音一样安静,缓缓得,楼梯口的防火门打开了,29楼4个住户的房门屹立在那里,他抬头看了一眼02号住户门牌号,没错,是2902!

不过他还是很奇怪,29楼刚才是都没人住吗?自己妻子的声音刚才喊的那么大声,就连刚才在28楼的自己都听见了。但是,29楼的其他3个住户,却没一个人出来看看情况。

难道是害怕摊上关系?

就在这时候,正在思考的殷丘惊奇的发现,2902的房门,隐约漏出了一条细缝,也就是说,2902的房门没有上锁。

现在殷丘有个两难的选择,是敲门进屋看看情况,还是就此回家不再过问?

最后,好奇心还是驱使他推开了2902的房门

……

房间里,一片漆黑,外面楼道里的阳光明媚,房子里暗的出奇,只有一帘光,从楼道里透过房门打在门口的地板上,印出了房门的轮廓。

而令这间房子黯淡无光的原因是,窗台的窗帘是拉上的,而房子的格局,墙漆涂色,全部都是用黑色的涂料染上去的。

这个场景,令殷丘也不由得心颤了一下,这个房间的布局这么奇怪?居然用黑漆涂墙,这个房间的房主是个懒虫睡猪吗?

殷丘提高了嗓门:

“有人吗?请问这家房主在吗?“

……

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也没人回音,更没人来迎接。

许久……

殷丘壮了壮胆子,一把将房门全部推开,大踏步地走了进去,手里攥紧了拳头。

这个房间里太暗了,他来到窗台前,想打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

猛的,他拉开窗帘……

……

……

……

瞬间!!!

他的思维如同过山车一般,从高处颠簸起伏,因为他看到,拉开窗帘的窗外,一轮明月正挂在高空!路上人来人往,汽车开着灯光在马路上穿行,汽车鸣笛和车灯如同流水,活脱脱就是晚高峰的情景!

殷丘慌忙地从裤兜里掏出来了手机,打开手机屏幕,现在时间居然已经是晚上19点02分了?

可刚才,自己看时间明明就是下午2点半啊?时间怎么突然来到了晚上的19点02分?

窗外的车笛声四起,还没来得及完全思考,殷丘恍然听到,背后的门,应声关闭……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