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2往事

侯门福妻 002往事

作者:总小悟 小说:侯门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她当初入京时曾救过一个书生,而那个书生也是现在的的长安侯萧韶成。在唐景轩被被抓走后,夏阮径直长安候府,在邸门外跪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为的是求长安侯能亲自出马向皇上求情。她也非常清楚希望能很渺茫,京城人皆知长安侯虽是个读书人,但却最是心狠手辣。当初帮着在唐景轩被抓走后,夏阮直奔长安候府,在邸门外跪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为的就是求长安侯能够出面向皇上说情。。...

侯门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福妻》在线阅读

她当年进京时曾救过一个书生,而那个书生也就是现在的长安侯萧韶成。

在唐景轩被抓走后,夏阮直奔长安候府,在邸门外跪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为的就是求长安侯能够出面向皇上说情。

她也深知希望渺茫,京城人皆知长安侯虽是个读书人,但却最是心狠手辣。当年帮着四皇子逼宫后又篡权,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做的滴水不漏。

可是她再没有别的办法了,顾不得去多想自己到底愚蠢还是痴傻,只能拿当年救了萧韶成的事情来求萧韶成。

她在长安候府邸外足足跪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受尽了周围的人歧视的眼光,在她快要晕阙的时候,萧韶成派人送了她一幅池鹭图,让她自回家去。

也就是因为这样折腾,她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如今更是扛不住一点风寒的来袭。

而她看懂萧韶成的意思,便没有再去打扰。

萧韶成虽然是一个个性难以捉摸的人,但是只要是他点了头的事情,就不会出现意外。

果然,六皇子和大皇子的人马一个个接连被抄家,而唐家却依旧安稳如初。

可惜唐景轩一点都不知道避讳,还如此的张扬的想办亲事,只为了迎娶一房小妾。

这差点让她再次气晕过去。

她这些年为唐景轩纳了多少房小妾,连她都数不清了。琴棋书画样样都精通的女子,也有七八个。

怎知唐景轩依旧不能满足,如今居然还和自己的堂妹勾搭上。

现在的唐景轩,还指望她能拿的出来钱帮他?她哪里还能再变出一分钱来,自从她嫁入唐家,因为老夫人觉得女人成亲后不应在外面抛头露面,她便变卖了自己的产业,那些钱财在唐景轩支持六皇子的时候,她就几乎将自己仅有的身家彻底掏空了。

“夫人你要帮帮我啊,我听雯儿说,你手里还有一张地契和一些首饰。你把地契和首饰给我,我去换点银子回来用。不能让雯儿寒酸的进府,毕竟.........”说到这里的时候,唐景轩有些犹豫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毕竟雯儿肚中的孩子,清关寺的道长都说是个男孩呢,将来可就是我们平阳侯的世子了。”

“侯爷?”夏阮将自己的声音拨高了一些:“那地契是我父亲和母亲的墓地,那首饰是我进门后所剩不多的嫁妆。我进侯府给了老夫人十万两白银,可是老夫人如何对我的?让我吃了带麝香的糕点那么多年,所以我这辈子也不能为侯爷生孩子了。如今侯爷想让我拿这残存下来的东西,让你娶小雯进府?”

“你是怎么知道的?”唐景轩一惊,继而发现自己问错了话,赶紧闭了嘴。

此刻的夏阮脸上血色全无,等了一会才缓缓地开口:“侯爷,这来日........”

“够了,这些东西我是一定要拿走的!当年你二十又八徐娘半老的年纪让我娶回来,我已经够遭罪了。现在我不过就是想娶个小妾而已,你再不应允,我就干脆休了你,看来日谁还敢要你!”唐景轩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一边的檀木衣柜走去。

“那是我娘亲和父亲的墓地啊,是你岳父岳母的安居之地啊夫君……”夏阮说到此处,整个人激动的厉害。

唐景轩只冷冷的丢了一句:“我只是拿去抵押换点银子,又不是不赎回来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都已经是死透的人了,住那么大的地不也是浪费吗?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妻子,你还想不想我有子嗣了?真是烦死了,你藏到哪里去了?”

夏阮看着唐景轩的动作,想起身去阻止。但她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自己的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顿时腥味溢满了整个屋子。

唐景轩看到夏阮吐血,鲜血染红了她单薄的白色里衣,他虽然也是吓了一跳,但是也这不妨碍他继续找东西,只是眉头皱了一下,似乎觉得这屋子里的味道不太好闻。

等了一会,他终于从柜子深处翻出来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打开看了一眼正是地契和金银首饰,高兴地笑了笑,拿了东西便拔腿就跑,独留下夏阮一个人。

夏阮目光呆滞的望着唐景轩跑出去的方向,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想当初,唐景轩娶她之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唐景轩一力支持着六皇子,急需一大笔银子。求银不得的唐景轩,听说了她后便找上了门。她当时是多么的天真,以为唐景轩是真的喜欢她。所以在唐景轩为难地道出由于她的名声不好加上年岁也大了一些,他的母亲极力反对之时。她将自己大半的财产拿了出来,凑足了十万两白银送进了平阳侯府。

最后老夫人终于点头让她住进了这座宅子里,还给了她正房的身份。

她没想到的是,就算进了侯府,老夫人依然如此地厌恶她。

她刚候府那会,经常被妾室欺负。若不是为了维护夏雯,也不会将自己剩余的钱,彻底拿了出来给了那老妇人。如今老夫人倒是喜欢夏雯了,可她自己呢,居然连自己父母的墓地都保不住。她笑,笑自己痴傻,还痴傻了这么多年。

其实夏阮心中清楚,若不是唐景轩首肯,老夫人又怎会在她吃的东西中放麝香,还一放这么多年。她是多么想要一个孩子,唐景轩是知道的。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耗尽了一生只对两个人好,却落得最终被二人一同背叛的下场。

她觉得自己的头昏沉的厉害,在闭眼的一刹那,她不经意间望向了挂在不远处的的池鹭图。之后讽刺一笑,彻底地合上了眼。

她是真的累了……

※※※

大秦六十七年,平阳侯夫人夏氏役。

大秦六十八年,平阳侯早年追随六皇子之事遭揭发,被夺侯爷封号,降为庶民,永世不得入京。

大秦六十九年,唐氏一族死于京城之外,死相极为惨烈。

【池鹭,又名夏侯鸟和留候鸟,寓意:为夏氏留侯一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