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5身孕

侯门福妻 005身孕

作者:总小悟 小说:侯门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16:45:48
夏阮心情有点儿很复杂。她的大伯母,竟然发出邀请她过去的用晚膳。这无事嫌殷情,非奸即盗。夏阮瞅见娘亲开心,便也好再太过拿翘,她穿着一身海棠红绣梅花通袖褂,乌黑的发丝盘了一个双丫髻,而已在髻傍边簪上了象牙白点翠珠花,整个人看起来精致典雅又很乖巧。李氏很是开心的她的大伯母,居然邀请她过去用晚膳。。...

侯门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福妻》在线阅读

夏阮心情有点复杂。

她的大伯母,居然邀请她过去用晚膳。

这无事嫌殷勤,非奸即盗。

夏阮瞧见娘亲高兴,便也不好再过于拿翘,她穿着一身海棠红绣梅花通袖褂,乌黑的发丝盘了一个双丫髻,只是在髻傍边簪上了象牙白点翠珠花,整个人显得典雅又乖巧。

李氏很是高兴的瞧着她:“我的阮丫头长大了,真漂亮。”

夏阮无奈的笑了笑,只是心里略微苦涩。

她的娘亲有着精致的眉目,这些年来就算一直在田庄操劳,依旧是不减当年的风韵。母娘亲嫁到夏家之前,在闺阁里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可是自从当年执意下嫁到夏家来,和娘家关系疏离了不少,不仅要伺候丈夫,还要照顾女儿,更是还要谦让大伯母他们,连农忙时期都要亲自到田里去做事。

可是就算是娘亲如此的贤惠,依旧是抵不过夏家想要的一个儿子。

其实这就是女人的宿命,若是当年在平阳侯府,她能为唐景轩生下一个世子,或许也不会落得最后凄惨的结果,只是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无奈,因为老夫人不愿给她这个机会。

“我瞧着你身体也渐好,你大伯母同我说,她如今有了身孕带着夏雯不太方便,若是可以的话,让我们将夏雯接回来住些日子,你瞧着如何?”李氏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似乎还带着一点商议的意思。

不方便?难道大伯母家里的四个婆子还没时间照顾一个夏雯么?

真是好笑。

她懂娘亲的意思,娘亲一直和三婶关系好,这三叔和三婶已经西去,娘亲自然是想照顾夏雯。这些日子必定又是大伯母说了一些话,加上夏雯又爱在母亲身边装可怜,这娘亲不想动心思都难。

夏雯年纪虽小,只是娘亲或许不知道,在夏雯虚伪的皮相下面,是如何的一颗肮脏的心。当日她不过只是让夏雯去大伯母家,但是夏雯看她的眼神,恨不得生啖其肉。

外祖母去的早,导致娘亲向来比较胆小,在很多事情上其实都不似其他大家闺秀一样有主见。她想维持的不过是这些单薄的家族关系,才会让大伯母一直都欺压了这么多年。

夏阮握住嘴咳嗽了起来:“娘亲,还是让周大夫来瞧瞧吧,我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

李氏在听到她的话后脸上挂着担忧的神情:“这是怎么了。”

“不碍事的,你去帮我请周大夫吧。”夏阮歉意地回答。

倒不是她金贵,因为她总不能说,怀疑娘亲有身孕了吧?她大伯母用身孕的事情想让夏雯离开,她就要用同样的借口反驳回去,毕竟这三叔的家产早就被大伯母拿了过去,她家没有白养夏雯的道理,而且还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俗话说多智而近妖,她闭嘴的时候,就用周大夫的口将这个事情说出来。

李氏点了点头:“那好,你在这里等着,娘亲去请周大夫。”

等李氏一出去之后,她的脸上的笑容就彻底的淡了下来。

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大伯母如此的希望她的家里四分五裂,难道她们家里过的不好,大伯母的心里就会有更多的欣慰吗?

这些年来,她的父亲将家里的钱财折腾的也差不多了,若不是母亲一心维护那些庄子,估计也会被父亲变卖了拿去喝花酒。当年她们家里的剩余的八亩地和一个小店面,其实都是母亲打算给她做嫁妆的,前世的时候大伯母拿去了,还颇为有些嫌弃。

夏阮咬了咬牙,这一世绝对不能再让母亲过窝囊的日子。

这就好比在和那些人赌博,她早就知道自己会拿什么牌,就算不能赢的彻底,起码也不会让自己走到最绝的路上。

这过了许久,这屋子里才响起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

周大夫出生寒微,性情又比较古板,在前世的时候夏阮没有多留意这个人的,总觉得他的身上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最不太喜欢接触的人,在她肚子饿的快要死掉的时候,还会给了她一个白面馒头。

如今瞧着周大夫瘦弱的摸样,还留着山羊胡子,她倍感亲切。

“周大夫,阮丫头这身子?”

李氏很是担心的看着周大夫,有些不安的问道。

“姑娘的身子无碍的,只是受了点风寒,我写个方子再加上几味药,夫人等下去药房抓药,养几日也就好了。”周大夫眉头一皱,然后就站了起来,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夏阮坐好了身子,急忙地对周大夫说:“周大夫你先别走,我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娘亲在照顾我,我怕过了病气给娘亲,你帮我给她瞧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脸色一脸不好。”

“你这孩子,我好的很。”李氏看了一眼夏阮,虽说语气是责备,觉得夏阮这个样子是在浪费钱。人说母子连心,她身子不舒服,夏阮自然能察觉的到,想到这里的时候娘亲的脸色才稍微的缓和了一些,这孩子也是关心她。

周大夫虽然性情怪,但是作为医者本分,还是提醒李氏:“夫人,既然小姐有心,就让我帮你瞧瞧吧,小姐也是孝心一片……”

李氏瞧着夏阮的神情,眼里全是坚定的神色。这才作罢,然后坐了下来。

周大夫将为娘亲诊脉的时候,在一边的夏阮心里就似猫抓一般,急躁的厉害。她记得在前些日子父亲缺钱回来了一段日子,父亲和娘亲是同房了的,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捏出来了一把汗,若是娘亲有了身孕的话,一切都好说了。

周大夫先是瞧了一眼夏阮,然后又转向了在一边的李氏,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

夏阮倒是沉得住气,反而李氏笑了笑忍不住道:“我都说了我无碍的,这孩子就是爱乱想。”

娘亲担心这诊金的问题。

但是她却一直用眼神安抚母亲,她从上辈子的事情里想明白了,这钱财当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当用的时候,不用太刻薄对待自己。像她辛苦了一辈子,最后赚了再多的钱财,也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

“夫人,这话不是这个样子说。今日还好小姐有心,真的是要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了。”周大夫此时也笑了起来,然后继续说,“夫人的脉象上看来,是喜脉,已经有一个月多了。”

周大夫话一出,她的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还好,这一切都和以前是一样的。

一切也没有因为她的重生给改变本该发生的事情。

只是李氏整个人魂不守舍的,等了半响才喃喃自语:“我?有身孕了?”

夏阮嫣然一笑,缓缓地走到了松木桌边上,握住了娘亲的手高兴的说:“周大夫说的话,自然是可以相信的,娘亲,这一定是个弟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