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38妥协

侯门福妻 038妥协

作者:总小悟 小说:侯门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16:45:51
这是一个因误会成仇,最后破镜重圆的欢笑故事。周大夫有点惊讶李氏不再思虑过度,颇感欣慰。。...

侯门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福妻》在线阅读

李氏这场病来的快,去的也快。

周大夫有点惊讶李氏不再思虑过度,颇感欣慰。

临走时周大夫对夏阮嘱咐道:“这来日切勿再让夫人忧心,这保胎药一定要按时服用,记住了吗?”

夏阮点了点头,让翠柳送了周大夫出门。

这段日子,父亲依旧未曾来探望母亲,唯一来南苑还是来质问她,为何要泼茶水到周姨娘身上。不是她做的,她当然不会承认。

只是父亲从那日起,和她再开口说话,便是句句都离不了银子二字。

夏阮叹了一口气,她真的该去劝劝母亲了,若是这样下去,母亲的身子会再也扛不住了。

她敛了心神进了内室,瞧见母亲半倚在软榻上,手里正握着福橘,若有所思。

“娘亲,这东西性凉,你少吃点。”夏阮走到母亲身边,然后将福橘拿了过来,想捂暖一点再剥开给母亲吃,“晚点我让翠柳给你炖汤喝,补补身子。”

“我就是想,如今这样也好……”李氏无奈的一笑,然后又将福橘拿了回来,继续道,“你看,我现在肚子饿了。想吃橘子就吃橘子,我想吃羊肉就吃羊肉。现今我才知道,橘子味道甜,羊肉入口滑,都是好吃的东西。”

夏阮听到这里却有点心酸。

母亲从前总是舍不得对自己太好。

昔日,她和母亲去庙会上游玩。母亲口渴难忍也不愿买几文钱的果子,却愿给她买十两银子的簪子,还给父亲买了一双皮靴。如今却觉得最普通的福橘是非常好吃的东西,这些年母亲一直都过了什么样的日子。

想到这里的时候,夏阮开口道:“娘亲,这话女儿不该说,只是……娘亲,为了肚子里的弟妹,你……不如……。”

“不如求你父亲和离吗?”李氏淡淡的接上了夏阮的话。

话音刚落夏阮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她张开口欲说点什么,可神色一顿,又满脸沮丧。

李氏只是鼻尖有些酸意,便又添上一句:“娘亲知道你心疼,只是,娘亲不甘心啊。”

夏阮不知为何,眼神有些迷茫。

她以为这些日子母亲早已想明白了,可是如今这个情形上看来,母亲的心里依旧是有父亲的。她自然明白母亲的心情,因为她当年也是如此的爱着唐景轩。

可是爱着一个不爱你的人,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折磨。

夏阮的语气谨慎:“谁都会有不甘心的时候……娘亲,若是不甘心就能让父亲回心转意的话,女儿不会多言半句。只是,你心里其实很清楚,又何必自己折磨自己。你要为来日……”

说完这些,夏阮只觉眼前视线有些模糊。

不甘心又如何,不甘心依旧换不会那人的真心,这不甘心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如今她是铁了心希望母亲能和父亲分开,就算不能分开起码也要对父亲死心。

李氏笑了笑,将手里剥好的橘子递给了夏阮才开口:“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你看,这衣裳坏了,补补也还能穿出去见人,毕竟丢弃掉也可惜。开春你就及笄了,到时候若是我和你父亲有点什么,你可怎么抬头做人?”

“我不在乎这些,娘亲,我不希望你过的不好。”夏阮今日也知道她话里多少有些冲动,可是只要她一闭眼,那些可怕的事情总是会出现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在这样下去,娘亲,我会害怕……会害怕呀……”

夏阮第一次知道,就算重活一世,她能改变的东西,依旧是少的可怜。

尤其是想改变,母亲对父亲的心。

李氏抓起夏阮的手放在膝上,手上的力道很轻:“千万不要哭,这快及笄的人了,还哭,羞不羞?若是哭肿了眼睛,让你大伯父和周姨娘瞧见,又不知道要闹多少笑话。这些年,娘的心里比你更害怕,只是害怕也没有用,该来的照样会来。”

这话一入耳,本来双眼有些迷蒙夏阮,眼前一下就亮了起来。

父亲这些年一直都将大伯父当做唯一的亲人,大伯父说今儿是阴天,父亲就不敢说今日会落雨。早些年三叔还在的时候,父亲和三叔大吵过,起因就是因为三叔说不愿将手里的银子借给大伯父做生意。

三叔家里出事之后,大伯父装作大度,亲自出面收留夏雯,其实却不是因为兄弟情义,而是为了三叔家里的钱财。可是最后,吞了三叔钱财的大伯父,却希望母亲来抚养夏雯,他们还不会给母亲一个铜板。

这样的冷血之人,父亲竟一点也没察觉出来。

李氏压抑住心里的悲痛,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你三舅从前跟我说,来日我会后悔当初选择和你父亲在一起。可是这世上,从没有后悔药。如今,娘亲只愿你有门好亲事,在婆家不会遭罪。毕竟,你过的好,以后也可以照拂一下弟妹。”

李氏将夏阮的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似乎在安慰她一般。

夏阮感受到时掌心传来一阵暖意,她突然觉得自己感受到母亲的肚子动了一下,然后睁大了眼睛瞧着母亲,有些痴傻:“娘亲……在动,在动。”

“这还未足四个月,怎就有了动静?你呀……”李氏忍不住帮夏阮理了理凌乱的发丝,“你要做生意,便放心去做。娘明日会写信给你三舅,让他帮着你也是好的。”

三舅?

前世母亲从不愿意和娘家的人有联系,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三舅的存在。

母亲当初走投无路时,也不愿和娘家低头,最后落得了个凄惨的结果。可是如今为了她,却愿意跟娘家低头,母亲这是多绝望,才会做这样的抉择。

夏阮摇头,将手掌从母亲的小腹上挪开:“娘亲你看前些日子我做棉花生意都赚了不少,而今还有王管事帮我,更不会出什么差错。所以,这些事就让女儿亲自来处理就好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养好身子,女儿还盼着见到强壮的弟妹呢。”

“好好好,娘亲知道了。只是来日,你不要再和周姨娘争吵,免得你大伯母又诬陷你忤逆长上。”李氏说道这里,眼神无比坚定,“若是瞧她不顺眼,便同娘说,娘有办法。”

夏阮听了这话,心里却有些苦涩。

娘亲这是愿意让周月进门了吗?

母亲如今看似想明白了,心里却依旧是有父亲的。

毕竟是在一起十六年了,想要将那个人从心里割舍掉,对母亲而言,太难了。

只是这周月,却不似母亲想的那般简单,她简直……

推书:

简介:这是一个因误会成仇,最后破镜重圆的欢乐故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