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42鼓中

侯门福妻 042鼓中

作者:总小悟 小说:侯门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16:45:52
对于众多美男,她是有心无力感倍升、、打不了骂但是.....岳家二姑奶奶带着世子回门,卫氏作为长嫂,忙得是脚不沾地。。...

侯门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福妻》在线阅读

接下来几天,岳府看起来表面上很平静,实际上却处处暗涌。

岳家二姑奶奶带着世子回门,卫氏作为长嫂,忙得是脚不沾地。

相比之下,住在梨苑的夏阮,就显得安闲自在。

梨苑之所以叫梨苑,是因为这个院子里种了不少的梨树。

如今这些梨树上的花已打了花骨朵,再过些日子,便能轻寒里绽放出属于它的高洁。

“夫人,您喝口茶,别累着。”翠柳有些担心李氏,赶紧递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李氏这些日子,身子似乎越来越笨重,偶尔也会贪睡,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夏阮开口劝过要找大夫来瞧瞧,却被李氏婉拒了。

如今人在屋檐下,能少给岳家找麻烦,就尽量少找些麻烦。

夏阮听了翠柳的话,将手里的《女范捷录》放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娘亲可是乏了?去小歇一会吧,可别累坏了身子。”

李氏从翠柳的手里接过茶盏,眼底闪过一丝疲惫,然后摇头道:“无碍的,只是昨夜没歇好,你也是太小心了。”说完之后,饮了一口茶,又忍不住伸出手掐了掐眉心,觉得头疼欲裂。

翠柳服侍李氏也不是一年两年,又哪里会被李氏这样请飘飘的一句话骗到。

“夫人您向来作息规矩,又怎么会没歇好?想必是身子不舒服了吧,你可别不告诉奴婢。”翠柳有些担忧,眼底里满满的疑惑,“如今不比往日,你要为肚子里的少爷想想。”

夏阮瞧了一眼翠柳,眼里忍不住露出一丝欣赏。

就是因为翠柳向来谨慎,所以翠柳陪在母亲的身边,她多少可以安心些。

李氏叹了一口气微微蹙眉,似乎在思量翠柳话里的意思。

翠柳缓了一会,继续劝道:“夫人,再过几日你就要见到三爷了,你如今这样,若是被三爷瞧见,他得……多难受啊。”

翠柳口中的三爷,正是李氏的三哥,夏阮的三舅。

昨日夜里卫氏让陈妈妈来通传,说是三爷已经起程,约摸两日内便能到咸阳。夏阮当时瞧见母亲一脸苍白,紧紧的咬住下唇一语不发,身子微微颤抖。她知道母亲是不愿意见三舅的,他们当年发生了何事,夏阮从来不知,但是从母亲的神情上看得出来,一定不是小事。

可如今已经是逼不得已了,母亲不得不低头求人。而这个逼不得已,完全都是因为她。

李氏想了想,瞧了一眼翠柳,颇有些无奈:“那我去小睡一会。若是阮丫头闷了,你便带着她在园子里走走,这后院景色不错。”

翠柳点了点头,便服侍李氏歇下,最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夏阮看见翠柳的模样,心里也有了数。

她让翠柳继续在院子里伺候母亲,她去找陈妈妈请大夫,母亲身子一直虚弱,若是出了什么事,来日后悔就晚了。

翠柳本有些担心,但见夏阮执意要如此,便也不再出言相劝,只是嘱咐夏阮要早去早回。

出了梨苑,沿着抄手游廊一直前行,便瞧见了一条鹅暖石铺成的小径。

小径似乎有些偏僻,周围一个人影也瞧不见。她有些好奇的走上去,然后左拐之后,只见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这里的一山一石,一花一木,皆让人觉得雅致。

这景色她却有些熟悉,从前在平阳侯后院也有这样让人觉得安逸的小地方。她心情抑郁的时候,便会去走走,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忘记心里那些繁琐的事情。

想到这里的时候,夏阮不禁失笑,刚想抬步离开,便听到了女子的凄凉的话语声。

“我又能如何?如今岳清惠这个小娼妇又回来耀武扬威了,我担心杏儿和文儿会出事……”女子带着哭腔,似乎压抑的厉害,嗓子沙哑,“如今只盼大嫂能为我做主,不然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夏阮有些心惊,因为岳清惠不是旁人,正是唐景轩的生母,她昔日的婆婆。

她一直都知道婆婆这个人性情古怪,唐景轩的性子一半就来自婆婆,只是没想到……婆婆在娘家也是如此的嚣张。

这时夏阮听到了卫氏的声音,带着一些愤恨语气道:“四弟妹,我又何尝不是?你也知道上次成安落水,都是那小贱蹄子唆使景轩做的。可是,这事我还不敢多言半句,婆婆会不高兴。自从景轩来了府里,成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你说,这小贱蹄子没事回门做什么。在侯府里受气,也不能拿咱们出气呀。”

原来,岳成安落水真的不是意外。

岳成安空有一副皮囊,骨子里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这样的人会被唐景轩拿捏,夏阮一点也不意外。

这门亲事她早已准备和母亲说就此作罢。倒不是她怕极了唐景轩,而是岳成安这样的人,太过于懦弱无能。一个女人想要在婆家站稳脚跟,就需要一个能硬气说话的丈夫。

岳成安,并不是这样的人。

女子低泣了一阵,才缓缓地道:“这次成安的亲事,我瞧着怕是让那小娼妇知道了,不然上次婆婆重病,也不见她这般殷勤。而今,我怕景轩会……”

“他敢……”卫氏生气的冷哼了一声,粗了嗓子,“真当我们怕了他们唐家?明天等三表哥入府,你便让成文陪着成安去接人。我好不容易骗我那个表妹过来,这才让老爷和三表哥说上了话。你都不知道三表哥那个性子,孤傲的很。只要夏阮和成安这亲事成了,咱们以后银子也有了,地位也有了,看谁敢拿捏我们。”

夏阮听了这话,手心里生出一些冷汗,原来翠云当日跟她说的‘一万两白银’的事情是真的。

她当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是因为翠云和翠玉一般,两人表面上看起来是被王三买进府的小丫头,可是实际上是大伯父安插过来的人。所以她们的话,夏阮向来都是半信半疑。

可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大嫂你放心吧,李家那位三爷如今颇得圣眷,只要成安和夏阮这亲事一成,他不帮咱们都不行。”到到这里,女子忍不住破涕而笑,“来日,成文和杏儿就多依仗大嫂您了……”

话音行落,夏阮便听见里面有了动静,赶紧急匆匆的离开。

只是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今日才明白,她知道的事情太少太少了。

如今,夏阮也似乎有点明白,当年母亲为什么不将这门亲事说给她听。

而且,唐景轩的母亲,往昔必是知道她是李长月的女儿,所以才会说出那番话。这估计也就是为什么,婆婆愿意让夏雯这样的女子帮唐景轩诞下一子,也不愿让她生下一男半女。

原来是如此,原来她一直都被瞒在鼓里……从前是,如今也是。

※※※※

简介:对于众多美男,她是无力感倍升、、打不了骂不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