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43三舅

侯门福妻 043三舅

作者:总小悟 小说:侯门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16:45:52
有顶尖医术傍身,她必能斗垮极品。那种疼入骨髓的滋味,让李长月浑身发抖。。...

侯门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福妻》在线阅读

疼,浑身都疼。

那种疼入骨髓的滋味,让李长月浑身发抖。

实在是太疼了,她想叫出来,可就像有什么东西,拼命的堵住了她的喉咙一样,让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五妹,你这是疯了呀?他是谁,一个商贾出生的人,哪里配的上你。”

“哼,我李知涯这辈子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你给我滚!”

“哟,五小姐在庄子上呆了几年都会勾搭野男人了,还有脸回来说……当真是,有其母必须有女啊。”

“李长月你知足过吗?你别以为我真的要看你的脸色,如今给你脸面你不要,就别怪我不念多年的夫妻情分。今日我就跟你说明了,我不止要让月儿进门,我还要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将她娶回来,给她贵妾的身份。”

不是的,李长月想要解释,可是无论她怎么想抓住眼前的幻影,却发现自己依旧是徒劳。

太难受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身体缩成一团,似乎这样才能缓解心里的伤痛。

爹爹的不谅解、三哥的训斥、丈夫的背叛……这一切都让李长月觉得绝望。

母亲?母亲在哪里呢?

李长月觉得想不下去了,她或许这个时候应该去找她的娘亲,现在能明白她的人,只有她的娘亲了。

是不是要死了,才能是真的可以解脱?所以当年,娘亲才会做这样的选择。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她不用再这样累了——

“娘亲?娘亲……你醒醒,不要丢下我,不要……”

李长月觉得眼前隐约有了一丝光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嗓音。

这,是她的女儿夏阮的声音。

女儿?

对,她还不能死,她的女儿尚未成家,她若是死了,女儿来日要怎么办?李长月挣扎了起来,似乎这样就能挣脱这噩梦的缠绕。不能死,不能死……这是李长月心里唯一念头。

“翠柳,这是怎么回事?”夏阮脸上挂着担忧的神情,陈妈妈答应她要去请大夫,可眼看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也不见半个丫头过来,“娘亲,身上怎么会这么烫?”

翠柳此时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她一边将铜盆里的帕子沾了水,拧干了一些递给夏阮,一边有些担忧道:“这些日子夫人身子一直抱恙,却叮嘱奴婢不要告诉小姐,怕耽误了来咸阳的日子。”自从夫人当年生下小姐之后,月子里就落了病根,一直都没有养好。

夏阮微微蹙眉,难怪在马车上她觉得母亲脸色苍白的时候,母亲只是解释她有些累,并没有说身子不适。她当时大意的觉得,母亲是长途劳累所致,却没有想到是这样。

她这个女儿,怎么会如此的不称职?

想到这里夏阮站起了身子,想了想才轻声道:“你在这里瞧着,我出府去请大夫……”

“小姐,不行的,不行的。”翠柳赶紧拦住夏阮,生怕夏阮下一步就会跨出院子,“陈妈妈说了不让我们多走动,若是你出府的话,一定会惹麻烦的,咱们毕竟是客。”

不提陈妈妈还好,一提陈妈妈夏阮就来气。

她明明听见陈妈妈答应了要请大夫,可如今过去了七、八个时辰也不见人过来。此时的夏阮也明白了,陈妈妈不过就是随口答应,却不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如今母亲都烧成这个样子了,若是没有大夫来瞧瞧,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放心。

夏阮一直都没想明白,今日她明明从表姨的话里听出,岳家是巴不得这件促成这门亲事。可为什么依旧要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甚至张口就要如此多的银子。

她的三舅在朝廷上应该是显赫之人,那为何母亲却一直低头?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阮越想越糊涂。

“翠柳,我问你一件事,你跟我讲讲可好?”夏阮瞧了一眼翠柳,又瞧了一眼此时浑身冒着冷汗的母亲,“我的外祖父,到底是谁?”

翠柳没想到夏阮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怔住,未曾留意到手里握住的帕子都掉在了地上。她脸色有些惨白,低头不敢言语。

夏阮走上前握住了翠柳的手,轻声道:“翠柳你跟在我母亲身边多久了?”

“二十二年了。”翠柳毫不考虑地回答,“我入府便跟在夫人身边,已过了二十二年了。”

翠柳这话没有一丝虚假,因为昔日她也是这般说道,“我在夫人身边已经二十余年,如今夫人不在了,可是小姐,您在翠柳的心里,永远都是小姐。您若是在夏家呆不下去了,不嫌弃奴婢的话,就跟奴婢去庄子上吧?虽然吃穿不如这里,但是奴婢一定会将最好的都给您的。”

当时的夏阮其实很想跟翠柳走,但是夏阮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大伯母待她不好,恨不得她早点死掉,又怎么会给她好日子过。翠柳在庄子上跟着王三过的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她去就是要彻底的拖累翠柳了。

所以,她后来婉拒了翠柳,打算从此不再见翠柳。

狼狈的样子,不愿意让其他人看见,因为真的关心她的人,会为这个伤心。而那些讨厌她的人,却会觉得浑身痛快。

夏阮觉得心里有些苦涩,却依旧淡淡地道:“这些年,我一直将你当做姐姐看。你一直都知道的,大堂姐和二堂姐的心里,是恨不得我如同灰尘一般,所以我和她们……娘亲会带我来岳家,其实我也猜到了一些,我那个表姨,绝对不是一个会大发慈悲的人。所以翠柳,我需要知道这些……”

她需要知道,外祖父到底是谁,三舅在朝廷上的官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母亲当年和李家又发生了什么,这些年为什么一直都不曾提起昔日的事情。

太多、太多的谜团,需要人来为她解答了。

“小姐,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夫人比你更苦。这些事情,奴婢不能说的。”翠柳手颤抖的厉害,缓了一会才挣脱开,然后退后一步,眼里露出几分无奈,“小姐,若是真的为了夫人好,你千万不要提及此事。夫人不可能回去了,若不是为了小姐你,夫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见三爷的。”

看着翠柳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夏阮也不忍心再继续问下去。想了想,才道:“我不问了,只是翠柳,你能告诉我三舅的名字吗?我来日若是有幸到了岳家,若是能瞧见的话,我只想远远的……看上一眼也好,一眼就够了。”

翠柳攥紧了手,将头低的更低了。

等到夏阮以为翠柳不会回答的时候,翠柳才低声答了一句:“姓李……李名长风。”

可是就是这么一句普通的话,却让夏阮惊的差点摔倒。

李长风?怎么会是他,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她的三舅。

继续推文:

简介:有顶尖医术傍身,她必能斗垮极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