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完整版)《我不要人生外挂》(全文在线阅读)
这里为您提供更多比较完整版《我切记人生使用外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秦白的故事,我切记人生使用外挂精挑:秦白问这话是有道理的,阴气入五脏,而最能反应五脏情况的就是脚心。费泽像是找到了灵丹妙药,赶快去看老婆和母亲脚底。...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我不要人生外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秦白的故事,我不要人生外挂精选:秦白问这话是有道理的,阴气入五脏,而最能反应五脏情况的便是脚心。费泽像是找到灵丹妙药,赶紧去看老婆和母亲脚底。

秦白听完,什么都明白了。

阴气汇聚过多,紧紧靠着福地已经压制不住,费泽家的女眷首当其冲。

有病去医院没错,可医院的人并不会化解阴气。

秦道长,秦道长别不说话,求你了,别不说话,求您救救她们...费泽急的不知所措。

闭嘴,别哭!秦白清喝。

费泽赶紧闭嘴。

现在听贫道说,看看你妻子和母亲右脚心有几颗黑点,快点。

秦白问这话是有道理的,阴气入五脏,而最能反应五脏情况的便是脚心。

费泽像是找到灵丹妙药,赶紧去看老婆和母亲脚底。

他可不记得老婆脚底有黑点。

但秦白是他唯一的救星,他无条件相信秦白。

脱下老婆母亲的袜子,他发现,果然老婆和母亲的脚底多出从未出现过的黑痣。

又让秦道长说准了,费泽心中生出希望。

他显得很激动,看完后,最快速汇报:秦道长,我老婆脚底有三颗黑痣,母亲脚底有四颗。

秦白脸色再变,阴气已经入侵费泽老婆三脏,费泽母亲年龄大,身体抗性更低,已经被入侵四脏。

太晚了,昨天晚不给他打电话,这都到了第二天早上,阴气侵入脏腑过半,二人只剩下半条命。

那也要救!

秦白不会袖手旁观,要替天行道。

带着你老婆母亲来我店里,现在!

费泽脸上露出狂喜:谢谢秦道长,谢谢您,谢谢您,太谢谢您了,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秦白的大人大量让费泽看到了老婆母亲生还的希望。

一旁的秦白父亲听到电话,脸色都略微好了一些,肩膀不自觉颤动。

别高兴,快点,你时间不多了,如果她们脚心出现五颗黑点,你就不用来了,直接办后事。秦白将最差后果告诉费泽。

费泽和费泽的父亲又傻眼了。

本以为秦白有办法,但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简单。

因果循环,秦白给出警告,他们不听,出事就想着有人救,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事儿。

每一个决定,都需要做出决定的人来承担后果。

现在就是如此。

爸,别愣着了,快点帮我抬人,再晚点,妈和我老婆都要死了。费泽急的跳脚,说话声音都提高一些。

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看眼前一幕,不知道费泽在干什么,病人都要死了,还带人乱跑,这不是加速病人死亡么...。

你们不能乱动病人,出了事情,谁担责任!医生费泽粗暴拔掉仪器,也跟着着急了。

不用你们负责,你们也救不好,别来烦我!费泽急的很,说话一路都带着冲。

费泽父亲是一句话不说,帮儿子抬老伴儿和**妇。

别看他表面不说什么,心里那个后悔啊。

沉默不语,手上动作快得很,费泽和他父亲很快便带着昏迷两人上车,前往秦白的店。

医生护士真是拦不住。

幸好费泽他们走之前,已经给了医疗费。

但想想也是。

病人快死了,没救了,还不带走,难道让死在医院里?

很多人忌讳这些,不想让亲人死在医院,临死前就会出院。

很可能是这样的原因,费泽父子才会带着人走,想要回家。

哎,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所有设备都用上了,连老专家都来了,也没治好,发病还这么快...

可不是,太可怕了,现在人真什么病都有。

......。

小护士们窃窃私语。

费泽开车,一路狂飙,心急的他却仍然遵守交通规则。

如果再因为出车祸耽误更多时间,那才是大问题。

费泽父亲也着急,起身看老伴儿和**妇的脚心。

这一看不要紧,更急了:费泽,再快点,你老婆脚心也出现第四颗黑点了。

无法理解,怎么人脚心就能凭空出现黑点。

我知道,已经最快速了。费泽何尝不着急。

但哪怕今天交通顺利,费泽依旧用了半个小时才赶到秦白店里。

秦白在等,他不是不想去医院化解引起,而是化解引起要收拾的东西更多,还不如人直接过来。

他这边准备完,只需要等就行。

这时候他耳边传来急刹车的声音,还有费泽急促的呼吸声。

人来了!

秦白急忙起身:许萍,跟我去抬人、救人。

许萍快步跟出去。

费泽父子一看到秦白,费泽脸上露出尴尬神情,费泽父亲则一句话不敢说,低头更不敢看秦白。

当时就是他把秦白赶出去的。

甚至后来那买小猪的大客户也是他找来的。

秦白没有说费泽父子二人的任何不适,口中道:快点把人抬进去,就并排放在老君像前面。

哎...费泽连忙点头赢下。

父子二人抬下费泽媳妇,秦白和许萍帮手,抬下费泽母亲。

做完这一切,秦白开净眼,看向躺在地上二人的脸色,又看了脚心黑点,眉头微皱。

阴气已经彻底进入二人四脏,费泽母亲体内的阴气更多,再晚十分钟,估计就要死路上。

行了,你们都出去,能不能救活,就看命了,许萍,去把老君像前的九和香灰取来一些。秦白吩咐下去。

费泽父子犹豫,他们怎么能出去...。

秦白目光扫过二人,看着就来气,清喝:还不出去,你们看着也没用,能不能救活,就要看命,那天我走的时候,已经提醒你们,你们不听,因果循环,没可能投机取巧!

费泽一听还不知道能不能救活,眼中流露出悲伤。

一旁的费泽父亲猛地抬起头,眼圈儿红彤彤,突然就跪下了。

秦道长,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老婆和**妇,能救活,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让开猪场,我不开了,我不开了,求你了,真的求你了。

爸,你...费泽没想到铁骨铮铮的父亲居然会下跪。

秦白脸上怒意略微缓和,至少费泽父亲还不是无药可救。

还不出去,还想不想我救人了。

哎,我这就出去。费泽父亲赶紧应下。

费泽连忙扶起父亲,二人头都不回出店回车上,现在秦白,是他们唯一的救星。

费泽父子一出去,许萍这边也搞定了,取出香灰,小心送到秦白面前。

九和香,供奉神仙的香火。

点燃九和香时留下的香味能够发人深省,而香灰,则是至阳之物,有很好抑制阴气的作用。

如果走夜路的人带着九和香灰走过阴气较重的地方,阴气绝对不敢入体。

还有将九和香的香灰与供奉开过光的朱砂混合在一起,以此混合朱砂来填笔写符,那符箓也会沾染至阳之气,效果翻倍。

秦白从得到九和香时候就知道这效果,但九和香燃烧能生产的香灰很少,属于珍贵宝物,他一直不用。,

这次为了救人,没办法,不用也不行了。

许萍,研磨朱砂。秦白取笔,并将两串提前开过光的桃木手串套在二人手腕。

这些都是真正的桃木木心打磨的手串,每一串都价格不菲,比店里的红木神仙雕像都要贵好几倍。

用爷爷的话说,贵不要紧,但要用真东西,绝不能以次充好。

更何况,两串桃木,还是秦白亲自开过光的。

果然,开光桃木手串一戴上,秦白净眼之下,就看到费泽媳妇和母亲体内的阴气像是遇到什么克星,蛰伏起来,静止不动,更别说在脏腑流动。

还好,爷爷进货进的都是真桃木手串,不然可就麻烦了。秦白庆幸。

旁边的许萍已经研磨好朱砂。

尽管研磨的不尽人意,但现在哪里还管这些。

秦白填饱了笔,抓起费泽妻子母亲脚腕,对着脚底写起字来。

那是一种许萍从没见过的字,但许萍认得出,字形非常像秦白写符时写在符箓上的文字。

怎么看都像是同一种文字。

的确如此,秦白写的依然是系统教的道文,不过和符箓略显不同。

符箓是道文组合而成,但现在秦白写的是单一一个字,为镇字。

镇字一成,秦白就看到条条至阳之气汇聚在费泽母亲脚心。

紧跟着,朱砂和香灰写出的字,居然逐渐消失了,像是融入费泽母亲脚心。

许萍一旁的瞪眼,双手不自觉捂嘴,抑制住要发出的惊呼声。

来秦白店铺几天,他只知道秦白是有真本事的人,且非常勤奋做功课,待人谦和有礼。

她曾问过秦白世界上是不是有神仙,但秦白只回答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那现在,她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秦白写好第一个镇字,又拿起费泽妻子脚腕写起来。

同样是镇字,成字那一刻,消失不见。

秦白略微擦汗,方法符笔。

平时练习写符,根本不累,用黄符朱砂写符,写多了才会累。

但此时用九和香混合的朱砂写字,仅仅两个字,就累的额头流汗。

一旁许萍赶紧掏出手绢给秦白擦汗。

秦白接过自己擦汗,深出口气,眼中流露出庆幸,勉强吊住性命,接下来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她们能不能顶住阴气离体时的恶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