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驯兽师
但是他却高估了杀翩若惊鸿,杀翩若惊鸿对于这种力量的渴求超出于常人,不只是是因为她上辈子是个杀手,不不甘心至此庸庸碌碌一生,更多人的都是这具身体原主人残留物的精神影响。杀翩若惊鸿又问杀惊鸿反问他,眸中尽是桀骜之意,“你觉得我会怕吗?”。...

不过他却是低估了杀惊鸿,杀惊鸿对于这种力量的渴望超乎于常人,不仅仅是因为她上辈子是个杀手,不甘心就此庸碌一生,更多的都是这具身体原主人残留的精神影响。

杀惊鸿反问他,眸中尽是桀骜之意,“你觉得我会怕吗?”

“显然不会。”秦流帆被眼前这个瘦弱的小丫头吸引住了,她那双透露着冷意和不可一世的骄傲的眼睛像极了曾经的他,令得他原本冰冷如石的心也有些松动。

或许,他还真的能把所有的希望倾注压在她身上。

杀惊鸿闭上眼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磅礴的灵力在经脉间游走,只是这股灵力现在暂时还不能为她所用,她也清楚这股灵力是秦流帆灌输进来的残留灵力,如果不是秦流帆的实力足够强横,能为她重塑脉络,恐怕刚刚她早就爆体而亡了。

她握了握拳头,感受着这具被灵力淬炼过的身体,蕴含着惊人的爆发力,比她上辈子那具经受过训练的杀手躯体要胜出不知道多少倍。

“你的先天灵神体质在他们眼里看来是经脉被灵力堵塞的废物,但只要你修炼聚灵诀,你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你体内的灵力堵塞比我想象的更要严重,所以才能在半个时辰里连跳一阶成为八星灵师。”秦流帆漂浮在半空中凝视着她,杀惊鸿虽说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却依旧能感受到那凌厉的眼神,“先天灵神体质有利也有弊,一旦灵气用尽,是你最脆弱的时候,甚至普通人都可以要了你的命,所以你不止要修炼灵力这条路,更要成为能驾驭万兽的驯兽师。”

听到“驯兽师”这三个字,杀惊鸿哭笑不得,“你还真以为驯兽师是大白萝卜,一拔就一个准?”

驯兽师的要求极为严格,别说是这沧澜国里,就算是北苍四国里都未必能出一位驯兽师。

“别人或许不能,但你一定能,只是要付出比常人加倍的代价,甚至可能会丧命。”秦流帆似是算定了杀惊鸿一定会答应他一般,在提到有可能会丧命之时,语气也是波澜不惊,沉着自然,“我可以帮你制定一套训练方法,但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付出比常人更加痛苦的代价,如果你中途放弃,我会带着古镯和聚灵诀离开。”

杀惊鸿曾经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要她带着一个杀手的骄傲如同草包一般度过一生,恐怕是比死还要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杀惊鸿微微眯着眼看着他,“还有,你到底是谁?”

“小丫头,好奇心害死猫难道你没听过么?”秦流帆突兀的笑了一声,“只有在你具备足够让我认可的实力之后,我才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否则会替你招来杀身之祸,你只要记住,在我强盛之时,北苍大陆的覆灭兴亡不过只在我一念之间。”

杀身之祸?杀惊鸿突然对秦流帆的身份多了几丝兴趣,她很想知道这个语气狂傲的男人生前究竟是怎样的人,想到他之前说要让自己成为这北苍大陆上的第一人,只怕他的位置远远高出她的想象之中。

杀惊鸿并不是那种不识趣儿的人,既然秦流帆对自己的身份闭口不提,那她也不会继续追问。

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上辈子她身为顶尖杀手的时候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身上的毒日积月累了十几年,我在古镯中昏迷时曾经尝试过替之前的杀惊鸿祛毒,但没想到这毒性倒也厉害,保住了她的命却没保住她的脸。直到你出现之后,才让我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但这毒也早已经深入骨髓,真想要祛除的话,最起码还得再有半个月的时间。”秦流帆懒洋洋的笑着,声音邪魅蛊惑,犹如罗刹和妖精的结合体,危险而又令人着迷,“小丫头,你身上的秘密真是一桩接一桩的让我感到有趣,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杀惊鸿没想到他竟然看透自己并非原主,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子,奉还原话,“好奇心会害死猫,你说过的。”

这个回答让秦流帆先是一愣,随后笑声愈发邪魅张狂了起来,“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那我就再送你一件礼物!”

他话音刚落,抬手间房内的灵气突然暴动了起来,被他源源不断的吸收了过去!炼化为精粹的灵力,浓郁的乳白色如上好的琉璃玉石,不夹有一丝的杂质!

刹那间房内光芒大作,那股精粹的乳白色灵力犹如千年寒潭中的昙花缓缓绽放,其中盘踞着一只沉睡的九尾幼狐,圆润的肉身被雪白柔软的绒毛覆盖着。

随着房中灵力的暴动,它迟缓的睁开双眼,瞳孔却是罕见的双色瞳,一赤一金,赤红如火,金似琉璃,身后毛绒绒的九尾随着它的动作轻缓晃动着。

“这是上古神兽的后裔之一,九尾神狐,出生既是天灵兽,但它尚在幼年期,等你突破灵者之后,就可以与你签订君主契约。”那男人的声音虚弱了不少,明显是因为眼前这只雪白的狐狸崽子所造成的,“我不在的期间里,它会保护你的安危,但你要记住如果有适当的时机可以再去契约一只高阶灵兽,上古神兽的身份一旦暴露,恐怕沧澜国都将不复存在。”

杀惊鸿当然清楚一只神兽所能造成的吸引力,但她没想到秦流帆竟然连上古神兽都能给拿出来,要不是眼前这男人还是虚体,她一准得扒了他的衣服看看是不是藏着类似于哆啦A梦那种口袋的存在。

“你以为高阶灵兽满大街都是啊,我上哪去找一只灵兽出来?”杀惊鸿恨得牙都痒痒,秦流帆还真把她当成跟他一个阶级的人物了么?说拿就拿,说的就跟她家开灵兽园一样。

“这种地方连一只高阶灵兽都没有?”这回轮到了秦流帆犯愁了,“怎么你们这破地方穷的连高阶灵兽都拿不出来一只。”

杀惊鸿简直要吐血了,别说高阶灵兽,就算是灵兽,现在的杀家恐怕都拿不出来一只,更何况还是给她这种不能修炼的废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