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忍,为什么还要忍

超武狂龙 第1章 忍,为什么还要忍

作者:落花非烟 小说:超武狂龙 更新时间:2021-07-20 09:23:56
铃的一声响,体天学院的放学铃声响了,这座拥用数百年的武道学院内人声鼎沸。华国武风大行其道、人人如龙,体天学院了成了华国的第八区,国际最顶级的八大武道学院之一。指使华国武风盛行、人人如龙,圣德学院已经成为华国的第八区,国际最顶级的八大武道学院之一。。...

超武狂龙

推荐指数:10分

《超武狂龙》在线阅读

铃的一声响,圣德学院的放学铃声响了,这座拥有数百年的武道学院内人声鼎沸。

华国武风盛行、人人如龙,圣德学院已经成为华国的第八区,国际最顶级的八大武道学院之一。

所为的八区,就是一个只有学生的城市!这里集中了华国武道天赋最好的学生!能进入这里读书的,除了非富则贵就是拥有强大的武道天赋。

金子默默默地收拾着书本,忍不住向着某个方向看过去,两人眼神交接后,那个女生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有好几个好事的学生看见这一幕后窃窃私语道:“嘿嘿,看到没有,这个新来的废物插班生又在偷看班长了?他还不承认自己暗恋班长?班长长这么漂亮,谁不偷偷地在手机里存照,在夜半无人时对着手机开撸呢?”

金子默并没有理会这些言论,他已经被人擢着脊梁骨骂了十八年的小废物了,也不在乎这一两句冷言冷语,更不想解释什么。谁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又有几个人知道他和这位冰山女神间的关系呢。更没人知道他现在就和这位一年级新生的系花同居。

嗯,同屋不同房也算是同居了,在一间屋子里见了面也不会打招呼,像两个特殊的佰生人一般各做各的。

金子默觉得这无所谓了,自从他爷爷过世后,他就等着那一天到来。他的大学生涯已经开始了一周,也与这位冰山美人同居了一周,只等她一声令下解纸那一纸婚约,他会立刻搬离那鬼地方。

人生最难熬的日子就是天天跟你的未婚妻同居不同房。而且这还是一位冷艳无双的冰山美人。

和金子默同桌的是个样子长得不咱地、身材却是火爆得很的四眼妹。如果她穿得不是那么的保守但或许会有男生喜欢。她是金子默在圣德学院的第二个朋友,那天四眼妹放学后被一群女生欺付,还被拖到男生厕所里脱光了衣物,正想将她绑在男生厕所里拍一段小录像放到校园网上时,就被金子默遇上了,不但为她解了围,还将那些女生的手机都扔到厕所坑里。

他也为此被反咬一口说冲进女厕所里偷看女生,被学校记了一次小过。

“走吧,今天周未,我请你出去下馆子吃饭。”金子默对四眼妹说道。

金子默居高临下低头对四眼妹说话的时候,四眼妹正坐在旁边整理着书藉,校服的衣领间不小心春光乍泄那一抹粉红隐现。金子默顿时别过头去。

自从前天被金子默在男厕所里救了一次后,四眼妹总是不敢正眼看他一眼。因为那天被他解救时的画面实在太羞了,自己居然被他看光了。

“嗯,走吧。”四眼妹底下头来,手紧紧地抓着一个包包,心却如猫爪挠心似的。

两人一起走出教室时隐约听闻身后传来的一阵冷嘲:一个不会功夫的废物,一个长得像只青蛙的私生女,真是一对奇葩组合!圣德学院有你们垃圾真是拖了我们班的后腿……

嗖的一本书飞了出来,砸在了金子默的身上。四眼妹正想回头和那些人理论的时候却被金子默抓住了手,冷眼扫视了一眼那些冷言冷语的同学,有点无所谓地说道:“我们走吧!”

华国武风盛行,家家户户的小孩都从小开始练武,三岁扎马、四岁念口诀、五岁检查资质,如资质不是差得太离谱都能注射基因觉醒药水觉醒武道天赋,从而开始打熬修练内功心法不断地吸涉基因强化药水修练成内力……若是不会半点功夫、没有半点内力,就代表没有资质注身基因觉醒药水,会被视为废物,受同龄人所欺付!

基因强化药水有许多种级别,价格也不相同。但基因觉醒药水却是国家免费放发的,前提是要有资质使用,不然资质差过头用了也是白用。没有人知道是何时起需要注射基因药水才能觉醒武道天赋,也没有人知道何时起需要不断喝基因强化药水才能不断地修练出内力!据说,古武时代并不需要基因药水,那个时代人人如龙!

金子默和四眼妹刚走出教室,就有一个胖子在走廊等着了。他叫宋大宝,隔壁班的正义喜感大胖子,自称是宋小宝的弟弟。是金子默插班来圣德学院的第一天认识的,他被人栽进了垃圾筒里玩驴打滚,也正好普见宋大宝倒垃圾遇上救了。

宋大宝一拍金子默和四眼妹的肩,说道:“上什么小馆子吃饺子呢,走,师兄请你们到我家吃顿好的。再带你们去一家新开的五星级网络通霄撸,听说那的厕所都是镶金的,我们去见识见识。”

四眼妹低着头弱弱地说道:“我只会玩斗地主和天天爱消除。”

金子默本想拒绝的,因为从小到大他的周未都是被爷爷摁在家里看医经学医术,敢偷偷溜出去玩就是一顿‘藤条焖猪肉’。

但现在爷爷已故,他渴望朋友,也渴望兄弟。金子默便嗯的一声道:“我也只会斗地主。如果你不怕带人被坑,到时候你带我,我也想学撸两把。”

胖子最怕带人,怕被坑死,想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倍你们通霄斗地主算了。”

三人刚离开教学大校没多远就被几个人拦住了。金子默立刻抓起胖子和四眼妹的手调头就走,身后又出现了几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只见这七八个人都身穿着同一种队服。华国武风盛行,圣德学院以武立院武,学院内有大大小小的武术流派武社,他们这一身队服正是‘螳螂武社’的战袍。这些全是新加入螳螂武社的一年级新生,其中有四个都是一年九班的同学。

这些人是来找金子默麻烦的,前后去路都被拦住了,他立即挡在胖子和四眼妹面前,低身道:“你们先去校门口等我,我一会就到。”

恐怕他一会要躺着出去了。

宋大宝一眼就认出了这四个人,他自持会一点武功,立即将金子拉到身后,冲着那十来人吼道“你们想干什么,都是新生,新生一家亲,应该枪口一致对师兄,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其中一个带头的正是一年九班的副班长,他看着金子默嘿嘿两声,说道:“自己人?谁跟这种连基因觉醒剂都没资格使用的废物是自己人呢?”

“没有武道资质也有罪吗?一二再再二三的欺付金子不会武功,还有没有半点公理了。”宋大宋词扯着嗓子怒道,像只老母鸡一样护着金子默。

“胖子,这与你们无关,带四眼妹走。”金子默揪着胖子的衣领说道。他不想招惹谁,却也不怕谁,唯一不愿意对他好的人为他受伤,他宁可自己血流一地也不愿身边的人被伤害半分。

胖子就是不听,大有兄弟有福同当有揍同挨的意思。况且胖子也会武功,他亮了一下拳头,说道:“看到没有,沙锅那么大的拳头,胖爷的武道基因强大!谁敢来欺付你,保准一拳干翻一个!”

那副班长瞄了一眼牛哔装上了天的胖子,又看了一眼沉默寡语的金子默,卷起衣袖缓缓走向胖子,说道:“胖子,这事本来不关你的事,你和那个四眼妹滚蛋,我们偏偏找他,他自己心里有数!要是你敢多管闲事,连你也一块干了!”

胖子大概猜到了几分,听说金子默和他们的班花走得比较近,想要追这校冰山女神的二三年级师兄可不在少数!虽然不知道是谁让这些新生来为难金子默的,胖子仍旧护在金子默面前,愤然道:“放你们的狗屁,金子是我兄弟,我岂可以扔下自己兄弟不管!来吧,胖爷的大拳头已经饥饿了!”

四眼妹也和胖子一起挡着金子默面前,四眼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也不走,有有有福同享,有揍同挨。”

金子默鼻子一酸,这两个家伙真胡闹!

“嘿嘿,他就是一个无法觉醒武道基因的废物而已,值得你们这样做么?一个武功不咱地的胖子,一个四眼田鸡妹,一个连武道天赋都无法觉醒的废物!都凑成一组奇葩了!既然你们不滚,那就连你们一起揍!”这副班长一挥手,七八个人一起围了上去。

我岂可连累他们?金子默正想抡起拳头冲上的时候这被胖子拉住了,将四眼妹和金子默一把推开,冲着他们急吼道:你们快走啊!

金子默两人刚被推开,胖子的双拳难敌四手,立即被几个人围着一顿海扁。

四眼妹也豁出去了,欲为他断后,张开双手闭着眼睛大叫道:“金子快走,我帮你挡一下……”

“死青蛙,闪开!”四眼妹被一个大块头推到一边去了,随后她就听闻拳打脚踢的声音,金子默不会武功,拼死反抗了一会就像个人肉沙包似的被几个人围殴。

“让你反抗,我让你反抗,要是你乖乖地蹲在那里挨揍,老子揍累了还能放你一马!”那群螳螂武社的学生嘲讽道,出手越来越狠!

“叫啊,痛了就给我叫出来,让老子痛快痛快!”

金子默已经失手被摁在地上一顿暴揍,但他就是一声不吭!也不求饶。

他的血液里有一股倔性!我不言败便不败!

这是源自他血脉里的骄傲,若是吭出一声来就代表他向命运屈服认命了!

他绝不认命!哪怕这十几年来一年被摁着无法抬起头来,他始终没有哼过一声。他始终相信有一天会凭着自己坚定不屈的武道意志唤配祖先留下的武道血脉!

“倔,我给你脑袋开个瓢,看你还怎么倔!”一个学生抓起一块砖头就像着金子默脑袋砸下去。

金子默只来得及双手抱头。

啪的一声,金子默被板碎了一块砖头,抱着头的五根手指被一砖头砸到血肉模糊!

金子默如同一堆烂泥似的倒在地上。死死地看着副班长,那目光中透着一股倔劲,要么打死我,不然有一天死的是你!

“瞪我?不服?”

副班长一脚踩在金子默的手掌上,嘿嘿两声冷笑道:“看你这身板长得挺好的,没想到是武道基因弱得一哔的先天废柴。若我是你爸,早知道你的因基这么弱,我会后悔当初没什么没一枪打在墙上,生出你么一个窝囊废!”

“废物,哈哈,他就是一个废物!若我是他爸,我会那他的妈妈吃下去!生个咸鸭蛋也好过生他了!”周围传来阵阵嘲笑声,如同魔音一般刺进了金子默的骨子里。

“我不是废物……”金子默的爪子狠狠地抓进了泥土里,哪怕已经抓到指甲破裂、血渗到了泥土里,拳头仍紧握着。

但是这一声声唾骂戳到了金子默的痛处,从小不能练武处处受人擢着脊梁骨辱骂。他不服,不甘,并不是因为他不够资质注射基因觉醒剂,而是被他爷爷摁了十八年,不允许他碰基因觉醒剂,也压根没有让人检查过他的武道天赋。

因而一直被人误认为连注射基因觉醒齐的资质都没有,十八年了,受尽了同辈的欺凌,但是他终于没有低下过头颅,也没有求饶过半句。

任你辱我骂我欺我,我仍不屈不服不甘,我不言败即永远不败。

曾经的武道世家虽然没落了,但他骨子里流淌着一股武道的热血,虽然被爷爷一直狠狠地禁锢着他骨子里的武道意志,但血仍未冷!

他知道爷爷为什么将他摁住十八年不能碰基因觉醒剂,为的是向仇家示弱不被斩草除根!一忍再忍,十八年过去了,总感觉那一双眼睛还在背后盯着他!

忍?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