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猛虎脱牢

超武狂龙 第3章 猛虎脱牢

作者:落花非烟 小说:超武狂龙 更新时间:2021-07-20 09:23:57
这但是刘翼德所认识的那个废物吗?杀了他,杀了他!刘翼德突然间惊惧出,正想对金子默痛下杀手时,金子默战意暴走杀机纵横驰骋,一股源于血源的力量爆发出了,犹如杀佛般怒吼胖子不可置信地惊呼道:“怎么会这样,金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金子怎么了?”。...

超武狂龙

推荐指数:10分

《超武狂龙》在线阅读

这还是刘子龙所认识的那个废物吗?

杀了他,杀了他!刘子龙忽然惊恐起来,正想对金子默痛下杀手时,金子默战意暴走杀意纵横,一股源自血源的力量暴发出来了,如同杀神般怒吼一声:战!

刘子龙知道此刻他也不能退让半步,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癫狂之色:如吧,让我看看你这废物是回光返照还是怎么样!

两人再次对撞在一起,刘子龙招式凌厉,而金子招仍旧没有半点招式可然,却象一个陷入狂暴之中的原始野兽,每一招都是发自本能的招击!他只管发狂的攻击而不管防守。刘子龙伤得他越重,他就越癫狂。

胖子不可置信地惊呼道:“怎么会这样,金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金子怎么了?”

就在此时,刘子龙寻了一个大破绽,一掌拍向金子默的头顶上,哈哈狂笑道:“死吧!”

金子默突然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他想干会么?在刘子龙一掌拍中他的脑袋上时,金子默也以命搏命的方式一拳正中刘子龙的腹部。

这一拳将他的年夜饭都要打出来了!哗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而后如同炮弹一样被轰飞了,轰的一声巨响撞断了一棵大树,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其余人见势不妙,立即开溜。金子默并不理会这些人,他只盯着刘子龙一人:辱我者,死!

金子默此时体内如有邪龙脱枷!他已经神志不清,一切凭借着血脉中的狂暴意志行事。

极限的怒与痛切底激发出沉默在他血脉里的武道意志,那是源自金家祖先遗留下来的武道血脉,沉睡了一代又一代!

传说练武之人修练至武之极境‘武神之境’时能逆破天地规则的约束,留下自己的武道血脉。不同的武道血脉拥有不同的血脉天赋!

这一刻,金子默的武道意志苏醒了,离武道血脉觉醒还远吗?

武道意志觉醒才是一个开始,他需要用敌人的血来点燃他的武道血脉!

刘子龙刚挣扎起来就被金子默如地狱修罗般盯着。他还没来得及逃,就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飚了他面前,飞身而起,一招连环十三腿,一腿踢断他一条肋骨,

这一刻,十多年的屈辱悲愤全传转在刘子龙身上。

眼看最后一腿就要踢爆刘子龙的头了,一道身影掠了过来急喝一声:止手!

只见此人那步法如狂风劲草,这是轻功!她在急喝脚下留人时,就已经来到了金子默身后,她抓住金子默的腿以柔化刚,化掉到了他的狂暴杀伤力。

这人正是太极武社的大姐头!她一身太极拳混圆发力,将金子默的狂风骤雨盘的攻击全都化解了。最后一拳将金子默打飞出去。

她觉察到金子默的不妥,不能让他这般发狂下去,正想上前制止他的时候,金子默已如受伤的野兽般咆哮一声,尔后夺路狂奔,眨眼间在树林中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满地的血渍。

四眼妹此时才扶着胖子来到了陈瑶身边,说道:“大大大姐头,金子受了很重的伤,怎么吗?”

陈瑶也不是瞎的,一眼就看见了金子默的丹田已经被轰到皮开肉绽了,要是两个小时内不及时抢救,他以后就要彻底废了。

此时天已经暗了,校园小道旁的树林一片阴暗,这片树林直通学校后山,后山那么大怎么找?

陈瑶问道:“胖子,你死了没有。”

陈瑶是宋大宝的大姐头,他不知死活地侃调道:“要不你在这林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验一下我的战斗力,如果能让你飚一血,证明胖爷我没死。”

啪的一声,胖子被陈瑶一个绝后膝狠狠地顶了一下。他不死也作死了。

“送他去校医处消肿,不然两个小时候后他就能炼辟邪剑谱了!”

陈瑶说道,随后就将太极武社的能抽调的人都派出去寻人了。

陈瑶忽然转过身去凝视着树林的某个角落,她刚才感觉那里好像有什么人在暗中盯着。

“莫非是我错觉了?”陈瑶疑惑道。

一人独挑螳螂公会,两重创垂死,二十三伤,这战绩相对于新生来说有点恐怖。

圣德学院的外院沸腾起来了,金子默算是一战成名,都以为他是被刘子龙逼到发疯发癫乱拳打死老师傅,让刘子龙吃了一个大亏。

圣德学院外院的高层也震动了。

啪的一声,办公旧被拍到震动起来,杯子里的水花飞浅。

外院的一位副院长指着金子铭的档案咆哮道:“这是恶性伤人事件,这个学生是个恶魔、屠夫!必须处理掉”

外院的高层都知道金子默是怎么进来的,也知道他的身份,和林家那一位千金又是什么关系。正因为这样,这些外院高层好像得到了什么人受意似的,一个个都全始弹郂金子默,想将他赶出校园。

“像这种破落户,废物,来了圣得学院这等古老的贵族学院竟不安份守已,还要暴起伤人,实在是可恶!”一个教导主任拍案而起。

一直沉默不语的外院院长掏出一个摇控器,嘀的一声,一道投影射了出来,那是两段校园监控录像,正好将陈长风在校道上欺凌金子默及在刘子龙暴虐金子默的过程播放得清清楚楚,每一句话都录得一字不漏,就如刘子龙差点掐断金子默脖子时所逞现的力道都能看得一清而楚。

刘子龙跟本就没有放人一条生路的意思。

全议室沉默了,外院校长这才开口说道:“谁是谁非大家心里有个答案,我们都是做教育的,不是当别人的刽子手。他是垂死前被逼出来的暴走,哪位领导还有什么意见,可以去跟警察说,我一定会配合。现在这位金子默同学生死未卜,希望找回的不是他的尸体。”

院长的话就像一大巴掌掴在这些外院高层的脸上,全都火辣辣一片。

“院长,我看这不过是男同学间争风吃醋酝成的恶性斗殴时件罢了,我看不必惊扰内院的诸位董事层了。”一位教导处主任言有所指的说道。

外院的高层快被架空了,除了院长和少数几命脉位置是林家的人,其余的都是董事层安插的。

过了一会后,院长便转移了话题:“希望金家那一位的事情到此为止了。今晚紧急召集大家来开会,我有两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第一件事下星期一开始,新生在校内使用的一切资源都需要战绩积分,第二件事就是准备开启武道新星大赛,报名规则和去年一样,战绩积分排名前一百的都有资格参赛。”

新生的武道新星大赛终于开启了!不少人都兴奋了起来,不禁回味起他们那热血沸腾的武校学生岁月!

而同时,一位副校长目光闪过一丝阴厉:金家的死杂种,你再没机会继续留在圣德学院了,被挑战十次,胜率为零的垃圾学生是要被清除出学院的!像你这种没有武道天赋的垃圾,很快就要被清理出校园!我知道林家对你提出的要求,你从内院毕业之时就是你取林家三小姐之时,为了林家三小姐手上那个秘密,某些大人物不会让你继续留在圣德学院的!你等着吧!

谁也不知道这位副校长心里在啄磨着什么。

这个临时会议很快就结束了。

天上乌云闭月,第八区中灯火若繁星,这里住着的全是圣德学院的学生。圣德学院就在第八区的中央地带。

第八区街上车水马龙,街上行走着的不是学生就是老师,又或者是某位资深的武道教授。

一条人影如同受了伤的野兽般拖着残破的身躯潜进了一个住宅小区的某栋大楼里。

金子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这里来了,这里就是他与那位林家三小姐同居的小区。他们同住一间屋子里,却不同房。

金子铭挺着重伤的身体回到屋里时,林静并不在。

明天是周未,她今晚应该回家了!

感受着大脑、丹田与各处伤口传来的撕心痛疼,他感觉离死不远了。

真的要死了么?

虽然刚才那一战处在神志失控状态,但此时回想起来不禁血液沸腾。活了十八年,只有刚才才活得像个真正的男子汉!

拳头,唯有拳头能给自己尊严与荣耀!即便支撑不到明天太阳升起,死也值得了。

既然已用拳头挣回了尊严与血性,为何又要轻易向死神低头?他记得爷爷临走前给他留下过一个药箱,那里面有几瓶珍贵的药,听爷爷说是上好的金创药,虽然没有活生死玉白骨的神效,只要尚有一口气在都能保住小命。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也要挣扎着逃回来。但他从来没有打开个这箱子,因为他爷爷临走前叮嘱过,不到生死犹关的时候不能打开此箱。他也曾极度好奇之下想打开来看看,最终还是守住了这个诺言。

他支撑着身子从床底拉出了一个箱子,当他打开箱子一看时,并没有瓶瓶罐罐,这竟是一个保鲜柜,一直保持着零度恒温。

在这个微型的保鲜柜中躺着一封信和一支充满了红色液体的注射器。

金子默一眼就认出这注射器内的是什么东西,这是基因觉醒剂!曾几何时他午夜梦回几百度,都梦见此物。

“爷爷早已为我准备好了么?为什么他不让我使用,而且还一直摁着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爷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这十八年来,我是怎么过的!每天都有苦苦煎熬着!”

金子默忽然间如受万针扎心,这一针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沉了金子默最后一点防线,赤如揭开了猛兽囚牢的最后一道锁。

咔嚓一声,如闻桎梏被打开的声响。金子默的大脑突然发烫,啊的一声惨叫,身体的血液再次滚烫起来。

这一次比此前那一次还要滚烫。他似乎听到了血液沸腾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