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龙凤双宝
痛……好痛!秦苏俊秀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整个人像被送进了绞肉机,痛不欲生。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往外冒,黑发一绺绺贴在惨白的小脸上。她双手紧紧地抓着早以被汗水全湿的她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湿透的被单,像案板上的鱼,大口大口绝望的喘息着。。...

痛……

好痛!

秦苏清秀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整个人像被送进了绞肉机,痛不欲生。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往外冒,黑发一绺绺贴在苍白的小脸上。

她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湿透的被单,像案板上的鱼,大口大口绝望的喘息着。

这样的痛,到底还有多久?

“秦小姐,用力!”医生在旁边为她加油,“胎儿位置很正,只要您好好配合,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真的吗……

秦苏咬紧牙关,已经看到希望了。

这两个孩子是她最最重要的筹码。

只要孩子生下来,她就重获自由……

她深吸一口气,猛的用力,然而阵痛比她想象中更为剧烈,像有无数只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把她撕的粉碎,她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

“秦小姐,胎儿的头已经露出来了,加把劲儿!”

“很好,就是这样用力!坚持住!”

秦苏很想大哭一场,但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又或许她其实已经泪流满面,只不过跟满脸的汗水混在一起了。

不仅身上痛,心里更痛。

莫名其妙被带进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跟一个男人春风一度,怀了他的孩子。

现在又莫名其妙受这份罪。

秦苏的整个人生,都在十八岁生日那一晚全盘倾覆……

“啊——”一声绝望的嘶喊,震彻整个产房,秦苏已然倾尽全力。

医生护士、包括这间别墅里一直照顾她的几个老佣人,此时的情绪都紧张激动到了极点。

“生了,生了!”产房里终于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恭喜秦小姐,是个小少爷!”

“后面还有一个……”

没多久助产士又把第二个抱出来,倒提着脚踝用力一拍。

“哇——”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哭的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特别可爱。

“是位小小姐。”

“太好了,太好了!”老佣人喜极而泣,“快去打电话,恭喜先生,是一对龙凤胎!”

很快小少爷和小小姐就被护士带走去洗澡,包好包被,放进育婴室的小摇篮中。

半小时后,秦苏精疲力竭躺在产床上,助产士为她做着最后的清理工作。

意识渐渐回笼,像是在地狱走了一遭,秦苏转脸看看还守在身边的老佣人,勉强扯出一个无力的微笑。

“周嫂……”她气若游丝,“我们说好的,生完孩子,就会放我走……”

“是。”周嫂温和的看她,“秦小姐不必着急,等身子养好,自然有人送你回家。”

“那……我能不能先打个电话?”

“这……”

周嫂有些犹豫。

“周嫂,”秦苏恳求道,“我已经十个月没跟外面联系了,现在孩子也生下来了,我只打一个电话,有什么要紧?反正你们也是要放我走的。”

看到周嫂的迟疑,秦苏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想起这十个月的艰难委屈,被囚禁的暗无天日的生活,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为肚子里那两个孩子活着,而至今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她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秦小姐,您刚生完孩子,可千万不能哭啊!月子坐不好是会落下病根的!”周嫂慌了,急忙拿出手机,“您要打就打一个吧,可时间不能太久。”

秦苏接过来,对着周嫂千恩万谢,擦干眼泪,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

“你好,哪位?”电话响了一阵,竟传出一个清脆洪亮的女声。

秦苏愣住了,反复查看手机屏幕。

号码没有错啊!是薄湛,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

被关在这别墅里,被迫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生孩子,几次逃脱都不成功,反而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她几次都想到了死,只有对薄湛的思念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可现在……

“喂?”那头的女人又开口,“到底是谁啊?怎么不说话?”

秦苏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声音怎么越听越熟悉?

就这么沉默了几秒钟,秦苏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是秦晴?”

不好的预感渐渐如乌云笼罩在心头:“秦晴,这不是薄湛的手机吗?他的手机怎么在你这!”

那边顿了顿,接着传来一阵笑声:“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姐姐?”

“薄湛呢?”秦苏感觉心被掏空了,捏着电话的小手微微发抖,“叫薄湛来,我要跟他讲话!”

“湛哥哥现在恐怕没有时间呢,我的好姐姐!”秦晴尖着嗓子冷冷笑道,“今天是我们订婚的大日子,他正在给宾客敬酒,可没时间搭理你!”

“你说什么?”

秦苏耳边嗡的一声,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将她混乱的思绪劈的一片空白。

“姐姐,”秦晴笑声尖锐刺耳,“我和湛哥哥订婚了,你不恭喜我们吗?”

“不,不可能!”秦苏紧抓着床沿,小手骨节泛白,艰难起身,“薄湛分明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是有婚约的……”

“你们的婚约已经不算数了!呵,谁让你自己不检点,在外面弄了个野种?你挺着大肚子给人生孩子的照片都被人送到爸爸手上了,现在整个江州都知道秦家大小姐婚前失贞!姐姐,爸爸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你……”

“爸爸说了,”秦晴一字一顿,“你可以滚出秦家了,以后他的女儿,只有我!”

“呵,以后我不光是爸爸唯一的女儿,还是唯一的薄太太!姐姐,你这份订婚礼物还真是贵重呢!”

秦苏呼吸一窒,心如刀绞。

她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电话却被挂断了。

不检点,婚前失贞,照片,人尽皆知……

还有她十八岁生日那晚的噩梦。

一切都像潘多拉魔盒里的邪灵,冲出来狠狠啃咬她脆弱不堪的神经。

秦苏眼前一黑,整个人仿佛失重般倒在床上,手里电话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撕心裂肺的痛再度袭来,一股热流从身下汩汩涌出。秦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下的白床单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医生,护士!快来人啊!”周嫂慌张大喊,“秦小姐大出血……救命啊!”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