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背叛苦楚

晚到的爱与归途 第2章 背叛苦楚

作者:弥猫深巷 小说:晚到的爱与归途 更新时间:2021-07-22 22:20:30
我本我以为紧握了财政大权,石国华不敢拿我怎么样,却怎么也也没想起,一周后,我从蔬菜大棚忙完回去的路上,骑着电动车转弯的时候,迎面而来开去一辆白色的宝马车,非常清晰地车牌号晕倒前,我清楚的明白,那辆白色的宝马车是我与石伟民结婚的第三年挣到上百万的时候,去省会城市刑州提的车,当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买这么好的车,是我执意要买,就为了让石伟民出门做生意的时候更有门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变成了推我入深渊的刽子手。。...

我本以为握紧了财政大权,石伟民不敢拿我怎么样,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周后,我从蔬菜大棚忙完回家的路上,骑着电动车拐弯的时候,迎面开来一辆白色的宝马车,清晰地车牌号让我浑身冰冷,几乎是同一时间,我被撞倒在了路边的深沟里。

晕倒前,我清楚的明白,那辆白色的宝马车是我与石伟民结婚的第三年挣到上百万的时候,去省会城市刑州提的车,当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买这么好的车,是我执意要买,就为了让石伟民出门做生意的时候更有门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变成了推我入深渊的刽子手。

三天以后,我在医院醒过来,婆婆红着眼睛坐在床边,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

是的,我怀孕了。而石伟民就这样撞死了他的孩子。

我天真的以为他会悔悟,会悔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我醒来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在了病房里。

一同来的,还有那个怀里抱着孩子的女人。

她的确很年轻,身材凹凸有致,纵然是怀里抱着孩子,却还是画着精致的妆容,与站在她身旁西装革履的石伟民十分般配,而我瞬间变成了他家里的老妈子,那么一瞬间天旋地转,让我犹如塌了天。

“哼,老女人你还没看明白吗?我跟阿民连孩子都有了,你这个疯婆娘还不滚出去?”

要知道我与石伟民结婚五年,在为了工作奔波的时候聚在一起的时间两只手都数的过来,我一直以为是我们太忙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邹莉,你也看到了,咱们好聚好散吧!别闹到最后不好看……”这是进门以来,石伟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令我最心寒的一句话。

我冷笑一声看着他,“石伟民,她抱着的是你的孩子,那我肚子里的又是谁的孩子?你做这些事情就不怕遭雷劈吗?”

“如果不是你执意不离婚,我怎么可能……”石伟民振振有词的胡说八道。

这些话气的我浑身发抖,指着他骂道:“虎毒不食子,而你连畜生都不如,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孩子给活活撞死,石伟民你简直……”

“啪!”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石伟民扬起的手直接抓住了我的头发:“邹莉,我忍你很久了,本来还以为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也得给你点补偿,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立马给我滚蛋。”

“滚蛋?”我抬头冷笑数声:“公司有我的一部分股份,你以为我滚了,那些就是你的?”这是我第一次庆幸自己办事谨慎,原本是为了防备公司老人玩把戏,才把所有财政收入都锁进了密码箱里,如今看来外人没有防到,却防了身边最亲近的人。

“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锁起来我就没办法了吗?你住了几天院了?外面早就换了天地了,邹莉,你怎么还是这么自作聪明。”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石伟民,第一次发觉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说的很对,我住院的这几天,外面足以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而那些被锁起来的财政收入对于石伟民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啪”脸上再次挨了重重一巴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直接拽住我的衣领把我揪下了床:“你这个老女人,阿民都已经说了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滚蛋,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不打死你。”

我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任凭他们二人在我身上打骂,然而身体的疼痛却还是顶不住内心的伤痛,以至于他们打骂完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晕死了过去。

住院的第二天,我被石伟民赶出了医院,同时离开的还有我五年前来到这个城市拖来的行李箱。

“箱子里有两千块钱,够你坐车回去了,识相的话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林城,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如今却变成了这样一副嘴脸,我心痛难忍,却只得苦苦咽下这颗苦果,临走前,我看着石伟民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微笑:“石伟民,你这样做,会得到报应的。”

“我看你是找死……”张丽华伸手就要打我,却被石伟民给拦下了:“让她走吧,总之以后也是与我们无关的人。”

是啊,无关的人,原本我正是与他无关的人,为何要千里迢迢的与他产生了关联?

这五年我失去的不仅仅是我的青春和感情,还有我肚子里……肚子里的骨血,石伟民,你好恨的心……

这些回忆弥漫起来,让我手里的行李箱也变得炙热难受,我站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痛难忍……不知道现在的父母怎么样,只是如今我活成这副摸样,又有什么脸面回去?

“咦?姐姐,你还没有走啊!”就在我恍惚之时,突然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缓慢的转过身,正是刚刚火车上的小姑娘,正笑盈盈的看着我:“姐姐,我觉得你身体太不好了,站在这里都是摇摇晃晃的,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吧!别太劳累了。”

我艰难的扯了个笑容,“谢谢,我知道。”

言语间,只觉得身旁的眼神有些犀利,让我不由得看过去,正是那个男人,他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些意外的韵味,只是这道眼神让人看的心里十分不舒服,就匆匆的与他们告别离开。

接下来的几个月,为了在这个城市苟活下来,我做过服务员,干过杂工,甚至去工地搬过砖,好在我虽然毕业多年,但是有一定的学历,在一家家政公司做家政阿姨一年之后,就把我升为了分公司的家政总经理。

说是分公司,实则就是有着十五个办公人员,以及几十个家政阿姨的服务机构,但是对于我的生活来说算是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月收入五千块钱,足以让我在这个城市租一间不大不小的标间,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