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世人愚昧
夜色深邃,云初雪一进屋,她整个人都跟一滩烂泥似得,抱着小神龙双双扑到床上,再次翻看那片记忆。通常人来说,五岁就学武,五年就足已能达到玄气五段,天赋好一些的度自然一般人来说,五岁开始习武,三年就足以达到玄气五段,天赋好一些的度自然要强。。...

夜色深沉,云初雪一进门,她整个人都跟一滩烂泥似得,抱着小神龙双双扑到床上,重新翻开那片记忆。

一般人来说,五岁开始习武,三年就足以达到玄气五段,天赋好一些的度自然要强。

在玄气五段之后,才算真正踏上武者路,按照这里的等级,分为:白玄境、绿玄境、青玄境、蓝玄境、紫玄境、空灵境、天灵境、尊圣境、混沌境、大乘帝尊,共十个阶段,每阶段又分六重。

随着体内玄气的充裕,实力愈发强大,进阶速度就会更慢,也更艰难。

睨了眼瞬间睡过去的小神龙,云初雪思绪千回百转,却在这时,一道白光“倏”的闪入她眼底。

眼眸突地一跳,云初雪立刻坐直起身,看向害她电死又一起穿越的古物黑宝石戒指。

那光芒如一束光柱,拔高半尺,仿佛月华清辉一般柔和,而下一瞬,一个虚幻的人影,突兀的闪现。

“小妮子,想修炼吗?”略显苍老的声音,自虚幻人影的口中响起。

听着对方的话,云初雪蹙了蹙眉,目光阴测的将对方打量一翻,不解道:“你为何寄居于此?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老者挑了挑眉,似乎在研究怎么说她才能懂,顿了顿,他简单的说道:“此戒黑石名乾坤,乃万世之宝,保本座灵魂沉睡在此千年不灭,等有缘之人来助啊。”

“所以?”云初雪眼神突然冷了许多。

“咳……万没料想,你便是将本座唤醒的那个有缘人啊!”老者说来讪讪的避开她的眼,根本不敢看她似得。

“所以,是你把我电死,弄来这鬼地方?”云初雪是个激灵的穿越者,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虽说是本座下手,但你也是阳寿尽了,命格难为!”这么高深莫测的瞎话,她能信吗?

事实证明,云初雪半个字不信。

“咳……换个话题。”老者尴尬的低咳一声,一本正色的道:“虽说你前生路阔,但本座保证,会补偿你更好的今生。”

云初雪单手托臂,懒懒的姿态睨着手上戒指,语气不冷不热的道:“那就说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

爽快!

老者暗赞一声,直奔主题:“本座需要完整的乾坤石,来开启万灵石窟的大门,为本座重塑肉身。”

“万灵石窟?完整乾坤石?”云初雪诧然,在潮涌般的记忆中,并没这东西的任何信息。

“你这枚戒指便是乾坤石的三分之一,只有这些乾坤石重聚,才能打开万灵石窟的大门。”老者语气沉沉,多了一丝惆怅。

云初雪幽暗的目光扫他,慢条斯理的道:“我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材,你想多了!”

闻言,老者嘴角弯起一抹得逞般的笑:“虽说你的确是个千年不遇的废武脉,但那不过是外人的愚昧认知罢了。”

“愚昧?”云初雪微诧,据记忆得知,她真就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出来的废物,难道这其中还真有什么秘密不成?

“所谓废武脉,根本就是你武脉太阔落,常人只有一条,你却有数条之多,而这种多,又对你形成一种超负荷的压迫力,在无法掌控的源头下,武脉尽闭,便出现了废物。”

“就是说,我可以修炼?”云初雪的眼底,一抹亮光唰的闪过。

“那是自然,只要能将你尽闭的武脉全数打通,本座保证,你的修炼度,要是常人十倍不止。”老者说来,突然端起一副无上至尊的傲娇架子,笑眯眯的睨着云初雪。

老者手上变戏法戏的多出一枚黑珍珠大小的药丸,一股浓郁强烈的药性味道,铺天盖地的涌入云初雪的鼻息中。

凝眸沉默片秒,她挑眉问道:“你是炼丹师?”

“是啊,这还是本座当年打发时间炼出的一些东西,遗留至今,未料正有用处。”老者有些伤感的悠叹了声:“吃下它,你将承受万劫不复的折磨,或许,你会因意志不够而死去,也或许,你就是下一位大陆之神。”

“小妮子,若想成功必要受其代价,办法我告诉你了,但切莫意气用事,万事都要随缘,你的命,再无第三次了。”

听着老者的话,云初雪再次沉默了,她侧眸睨着睡到九霄云外的小神龙,一个那么大点的家伙都如此厉害,她若真要一直靠它护,那也是没脸活了。

“不成功便成仁,就现在吧。”云初雪突然开口,话未落音已将丹药自老者手里捏来吞下,俏嫩的小脸上是宁死不屈的坚定。

“好,够胆魄,只要你能熬过这一关,本座定让你学到世上最绝高的武技。”老者大笑一声,眼底的光温润异亮,仿佛是在为自己的眼光喝彩,真不愧是他等了上千年的好徒儿。

“药效片刻便会发作,小妮子,来,磕头行个礼,以后本座便是你的师父!”

斜斜的瞥了瞥老者,为能逆袭成功,云初雪小腿往地上一跪,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嘿嘿,徒儿乖。”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掌轻轻覆在她脑袋上,温柔的抚摸了几下,一团蓝色冰焰,瞬间从她头顶笼罩而下。

“你……”

诡异的火焰,闪眼间将她包裹,烧的云初雪立刻表情扭曲,本能的去抓老者的手,

却抓了一把空气后,直接摔趴在地。

体内温度骤然升高,就仿佛火山上的岩浆,正在淌过她的五脏六腑,甚至每一个细胞。

与此同时,一股锥心刺骨撕皮裂肉的疼痛,宛如狂猛的海啸拔地而起,从内到外,从外至内,将她完完全全的席卷。

不知过了多久,她清晰的听到了体内骨骼被打碎的声音,而她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弱,好似动弹一分一厘,都要用尽她所有的生命力。

她紧闭的眼眸霍地睁开,烈如火焰,又冷如冰层。

原本痛不欲生的感觉,在刹那间消失而去,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一个汪洋大海,能海纳百川,承受入无尽的能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