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高门趣事
“岂料好景不长,徐氏进屋的第二年便怀了身孕,后生下二老爷。”崔老嬷嬷话锋一转,语气中带出几分讥笑,又参杂着欣喜和惆怅,“这人心呐,都是偏的,有了自己的孩子,徐氏对大老爷的态度也就变了,但是,那时候老太夫人尚健,徐氏又还未掌家,但是心里对大老崔嬷嬷话锋一转,语气中带出几分讥讽,又夹杂着欣慰和惆怅,“这人心呐,都是偏的,有了自己的孩子,陈氏对大老爷的态度也就变了,不过,那时候老太夫人健在,陈氏又尚未掌家,虽然心里对大老爷防备不喜,却不敢私下动手脚做得太过。。...

“谁料好景不长,陈氏进门的第二年便怀了身孕,之后生下二老爷。”

崔嬷嬷话锋一转,语气中带出几分讥讽,又夹杂着欣慰和惆怅,“这人心呐,都是偏的,有了自己的孩子,陈氏对大老爷的态度也就变了,不过,那时候老太夫人健在,陈氏又尚未掌家,虽然心里对大老爷防备不喜,却不敢私下动手脚做得太过。

大老爷那会儿也就三四岁的年纪,起初因为有了弟弟很是欢喜,每日睡醒后就巴巴的往陈氏跟前凑。可陈氏什么人呐,疑心生暗鬼,将刚生下来的小崽子护得死死的,见谁都防备,生怕有人对她儿子下手。

大老爷虽然年龄小,可小儿的直觉往往最是敏锐,陈氏的态度前后不一,多几次以后,大老爷便也不常去了。后来进了蒙学,开始一心念书习武。本来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有几个继母和前头原配的儿子能真的亲如母子呢?

大家不远不近的处着相安无事便也罢了,可大老爷八岁那年头春,老太夫人过世了。没了老太夫人压着,老将军又常年不着家,陈氏接了掌家权后便对大老爷愈发苛待起来。”说到这儿,崔嬷嬷掏出绣帕揩着眼泪吸了吸鼻子。

“若陈氏只一味冷着大老爷也就罢了,可这杀千刀的毒妇,千不该万不该起了歹心谋害大老爷!大老爷多小点人儿啊,那毒妇也能寻着借口将人打个半死,大冬天的关在祠堂里不闻不问,还在饭食里下了泻药,害得大老爷差点就那么折了!”

簌月被崔嬷嬷陡然变化的神色和尖厉吓了一跳,弱弱的喊了声“嬷嬷!”

崔嬷嬷这才回过神来,勉强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拍着簌月的手慈爱道:“好丫头,别怕!嬷嬷与你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陈氏所出的二老爷虽跟咱们大老爷是血缘兄弟,实则与仇人无异。

他们谋夺不了大老爷的权势,却能谋夺大老爷嫡出长子的身份和家产。小姐才十一岁,就算聪慧,于人情世故这块也是不大懂的,你在小姐跟前伺候着可要警醒着些,千万别让小姐被有心人的表面功夫给骗了。”

簌月愣愣的点头,她确实不知道这些隐秘,如今大老爷官居正一品镇国大将军,二老爷是从三品的礼部侍郎,大房与二房虽说分了院子单过,却还没分家,大面上也一直和乐,倒也瞧不出什么来。

蔚蓝僵直着身体立在原地,将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脑子里有些恍惚,不确定自己是脚踏实地这一切在真实发生,还是正做着梦魂游天外呢!

“那次的事儿闹得很大,几乎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最后还是先皇后出面训斥了陈氏一番,又将她禁了半年的足,之后大老爷便被接进宫中给二皇子做了伴读。”

“又过了两年,老将军凯旋回京,老太夫人的三年孝期也过了,因着大老爷执意相求,老将军便做主将大老爷带去了军中。”崔嬷嬷只是稍作停顿便再次开口,似乎不将心中的话尽数吐出便胸有万千郁结块垒难消,说到最后,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了几分轻快。

“嬷嬷,那不对呀!既然陈老夫人害大老爷的事儿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老将军怎么没将她休了,皇后娘娘也只是罚她禁足?”簌月对这样的结局很不满意。

“傻丫头,这就是内宅之事的腌臜之处。这人呐,无论男女老少,总喜欢个大面上光鲜的,内里的肮脏多了去了,大部分人只会把能遮掩的想办法遮掩了事!

喏,就跟小姐以前养的那只狸花猫似的,拉了屎立马刨了炭灰盖起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尔后照样在院子里上蹿下跳,岂不知它臀上还沾着屎,只是自己看不到罢了!”

这话有些好笑,但蔚蓝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只见崔嬷嬷再次摇了摇头轻声叹道:“你啊,陈氏虽然手段低劣,但她是一家主母,找几个顶缸的还不容易?先皇后虽然地位尊贵,但也不好过分插手臣子家事。老将军倒是有心要管,可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莫说是证据,就是当初顶缸的丫鬟婆子,那坟头的草高得砍下来都能当柴了。而且,就算陈氏再不堪,那也是二老爷的亲娘,你想啊,老将军若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陈氏给休了,又该如何在二老爷面前自处?”

听崔嬷嬷形容,簌月咧嘴笑了笑,旋即又慌忙掩了嘴,轻咳一声严肃道:“嬷嬷说的奴婢大约明白了,如今小姐和少爷年纪还小,身边无人可以依仗,与其在这大宅院里战战兢兢的,不如去昕阳,虽说清苦是清苦了些,可好歹有族中长辈照应着,至少能全乎着长大。”

崔嬷嬷点点头,“是这么个理儿,我估摸着小姐也想到了。”

“可万一二老爷和二夫人在路上对小姐少爷使坏怎么办?从上京城到昕阳有三百多里,途中要经过莽岭,那一带可是出了名的盗匪横行,要是小姐和少爷在路上出点什么事儿,二夫人来个一推三四五,就说是小姐自己要去昕阳为夫人守孝抵死不认账,谁又能指摘二房半个不是?到时候小姐岂不冤枉?”簌月脑瓜子灵活,刚听崔嬷嬷分说了将军府的黑暗秘辛,不自觉便多出几分担忧。

崔嬷嬷沉吟着摇头,“这倒不至于,眼下大老爷到底如何还没个定数,陛下也没撤了大老爷的掌兵之权,依照二老爷的性子,若非十拿九稳的事儿,他是不会冒然行事的。”

末了又道:“小姐还是尽早带着少爷启程反倒好些,昕阳离着京城快马加鞭也要一日路程,若大老爷当真有个不测,小姐到时候也能及时想办法应对。实在不行还可以求助于夫人娘家肃南王府,总比困在这内宅方寸之地一不小心送了性命要强吧?”

簌月若有所思,“也是,今日多谢嬷嬷教导,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又看了看更漏,“时辰不早了,嬷嬷先去歇着吧,最近忙夫人的身后事,让嬷嬷受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