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软萌生物
许是这具身体真的太过疲倦不堪入目重负,也也许是蔚蓝想要睡个好觉的意愿太过非常强烈,总而言之,回镇国将军府的第一个早上,她就这么一点也不不设防又极其快速的掉入了梦乡。等簌月洗簌好抱着被褥再度回书房时,蔚蓝了已发出了细微的鼾声。簌月旗号哈欠将被褥在矮榻前统一安置等簌月洗漱好抱着被褥再次回到书房时,蔚蓝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簌月打着哈欠将被褥在矮榻前安置好,轻手轻脚的吹灭蜡烛钻进被窝。。...

许是这具身体真的太过疲惫不堪重负,也或许是蔚蓝想要睡个好觉的意愿太过强烈,总之,来到镇国将军府的第一个晚上,她就这么毫不设防又异常迅速的坠入了梦乡。

等簌月洗漱好抱着被褥再次回到书房时,蔚蓝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簌月打着哈欠将被褥在矮榻前安置好,轻手轻脚的吹灭蜡烛钻进被窝。

自从夫人病逝后,她就从原先歇着的倒座搬进了小姐的书房,在书房打起地铺来。

原先小姐住在靠近跨院的西耳房,西耳房挨着夫人住的东厢房,因着两屋只隔着一堵墙,大约是怕触景伤情,也或者是小姐心里害怕,总之,从夫人去世后的第二日起,小姐就从西耳房搬进了东边的书房,可住在书房,小姐也并没有比在西耳房睡得更好。

微微侧头看向蔚蓝所在的矮榻,黑暗中,蔚蓝身体微微向右侧卧着,发出均匀规律的呼吸声。簌月难得的露出一抹安心,只要小姐能睡个安稳觉就好!

这些日子大家是真的太累了。

从四月二十八日老皇帝驾崩开始,上京城中便哭声震天,将军府也一直是人仰马翻的状态。因着京中五品以上的官眷夫人每日辰初至酉末要轮流到宫中哭灵,府中成年女主子白日里几乎都不着家,府中管事的奴仆或者大丫鬟,总要比平时更精心劳苦一些。

加之还要为老皇帝守孝,府中上下自然也不能沾染荤腥,每日里除了关门闭户停止一切娱乐活动,还需谨言慎行,大人们倒是要好过些,小主子们却是难了!

平日里哪家高门大户的小主子不是锦衣玉食装在蜜罐里的?好不容易熬到五月底老皇帝入了皇陵,府中各人均是面有菜色,几位女主子和小主子们尤甚。

接着便是六月初六新帝登基,按说新帝登基是普天同庆的大事,应该欢欢喜喜才对,偏临近新帝登基的那几日,上京城中气氛很是紧张,从南城门穿过鷲漯河及至泰宁街到皇宫门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禁卫军身着铠甲手握银枪满是肃杀之气。

喜庆簌月是没看出来,但让京中百姓胆寒却是真的。

如此氛围之下,无论是小主子还是老主子,自然还是轻松不起来的。但好歹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也就短短几日,过了也就罢了。

送走老皇帝迎来新皇帝,原以为新人新气象,日子该是红红火火才对,谁知天降厄运,新帝登基后不足半月,边关就传来了大老爷在萧关追击贼寇遇险、以致于下落不明的消息。

镇国将军蔚池是谁?那是放眼四国都战功赫赫威震四方的铁血悍将!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栽在区区贼寇手里?反正簌月是不信的,但架不住夫人信了,然后夫人又用眼泪征服了小姐和少爷,让小姐和少爷也信了!

这样一来,轻松愉快的日子依旧是没法指望,大家需得绷紧了皮子继续累着。

时间划过六月,又划过七月,大老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边关再没有传来任何有价值的消息。簌月觉得,有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毕竟没有“死”嘛,那生的机率也就大了!

可惜夫人并不这么想,每日郁郁寡欢,堪堪熬到八月中旬就病倒了。病来如山倒,虽然新帝打发了好几拨御医到将军府问诊,但夫人还是眼见着熬不下去,从病发到撒手而去,统共也就三日时间。

镇国将军府刚经历了顶梁柱失踪下落不明,紧接着当家夫人病逝,世人慨叹世事无常令人唏嘘,簌月同样觉得悲伤煎熬。她是离小姐最近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已逝的夫人,她是最了解小姐的人。

小姐从前是什么样的呢?心直口快,脾气不大好,不爱女红,许是在外人眼中还有些骄纵,除此之外,小姐是个很活泼的人,嘴利得象刀子,心却软得像豆腐。

小姐是在夫人去了之后才变得沉默稳重的,不再如往常一样跳脱,按时吃饭按时作息,认真安排夫人的身后事,照顾小少爷,分派仆从,继续查探大老爷的消息……

簌月迷迷糊糊的想着,心里既是欢喜欣慰,又带着几分怜惜,小姐不过才十一岁呢,跟自己家里当初被抄是一样的年纪,不过,总归是经历过磨难之后长大了,长大了就好!

如此这般,直到三更的梆子敲响时,簌月的呼吸才渐渐沉了下来。

黑暗中,谁也没察觉到一道小小的身影轻手轻脚的穿过主屋的厅堂,然后准确无误的从簌月身侧绕过,直接爬上了矮榻。

翌日清晨,蔚蓝在阵阵清脆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

没有第一时间睁开双眼,蔚蓝认真的感受着周遭的气息,潜意识里,她并不希望昨夜的所见所闻都是真的。但让人无奈的是,那清甜馥郁的桂花香气还在,掌下属于锦缎的细致柔滑的触感也还在。

空气一如昨夜般带着凉意,甚至于在她身后,还有一道均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背心上!总不会是簌月吧?蔚蓝心里一凛,浑身戒备的转过身,入目所见却让她有些怔楞。

这是一个长相白嫩精致的小男孩,双目微阖睡得正熟,睫毛长而卷翘,小脸红扑扑的,微微张着嘴,头顶扎着个小鬏鬏,双臂环抱在胸前微微向前蜷缩着身体,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年纪。

许是自己翻身的动作惊扰了他,睡梦中,他不安的皱眉,还咂巴了下嘴。

注意到小男孩脖颈上的白玉挂坠,蔚蓝对他的身份有些了然,这应该是簌月口中的小少爷了,这是自己的亲弟弟?

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软萌白嫩的生物,视线扫过他略带防备的睡姿和虚握成拳的小肉手,蔚蓝双眉一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啧,这手感宣软嫩滑,就跟棉花糖似的,她唇角微微扬起,戳,我戳,我再戳……

小男孩迷迷瞪瞪的嘟囔了两句却并没醒来,而是蜷缩着身体直往蔚蓝怀里靠。

蔚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