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6章 赴常山
李素始终深信,只要你把“张纯谋逆”这事儿了断了。凭着自己的才学和先知,让自己和刘备在灵帝末年迅速爬升高度,所以是没什么难度的。也不需要多说,就举个最简单的的例子:灵帝西园卖官的事儿,那是众所周知的吧?毕竟了,公开买官当然会被清流士人鄙夷,利于今后笼也不用多说,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灵帝西园卖官的事儿,那是众所周知的吧?。...

李素一直坚信,只要把“张纯谋反”这事儿了断了。凭着自己的才学和先知,让自己和刘备在灵帝末年快速爬升,应该是没什么难度的。

也不用多说,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灵帝西园卖官的事儿,那是众所周知的吧?

当然了,公开买官肯定会被清流士人鄙视,不利于将来笼络人心。

所以最好是立功加买官结合着来,宁可多加点钱额外求个保密,在功劳允许的授官自由裁量权范围内,使钱顶格拿好处。

其次,灵帝时买官,号称四百石的小县长卖四百万钱,两千石的郡守卖两千万钱。可这些官任期也就一年半载。名为“买”,实为“租”。

真要按官位的实际使用价值算买断价格,十倍的价钱都不够。

比如曹操的老爹曹嵩为了过过三公的瘾,花五千万买个太尉,也就做了三五个月。

可是,李素知道灵帝什么时候会驾崩、诸侯什么时候会讨董。也就是说,李素是可以“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的。

这就相当于你本来是个租房北漂,明明只交了付三押一。结果刚住进去房东就暴毙了。

还是一户口本死绝、法定继承人都找不到那种,也没关于分配房产的遗嘱。

然后你居然就租成了房东,世上还有特么比这更爽的事情么?

李素未来两三年的大方针,就是一边立功,一边尽量“变买为租”,放大自己和刘备的立功效果收益,而且要在房东暴毙之前的那个时间差出手,让自己利益最大化。

这才不枉自己上辈子读了那么多国际关系和博弈论嘛。

……

从安喜到无极,不过九十里地。

李素骑术不太好,所以一行人骑了将近两个时辰。

为了养恤马力,中途还换了一次马。

这一路上,李素跟刘备纵论天下,内心也差不多把上述的战略布局想明白了。

大约午时三刻,无极县的城墙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

张飞一马当先,从马脖子上摘下一个皮囊,吨吨吨灌了半皮囊的中山冬酿下去,就跟喝水似的,喝完后还吐槽了一句:

“大哥,到甄家吊丧只是个借口罢了。反正我们带够了干粮和毡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绕过无极多赶些路也不打紧。”

刘备闻言不由哂笑:“怎能如此鲁莽!咱出城时跟门吏过要去甄家。明日县令见我等未归,必然会查问。到时候万一派人来无极核验,却发现我等并未来过,之前的隐瞒岂不都白费了?

而且我记得,甄兄的夫人张氏,似乎是常山真定人士。跟甄家处好关系,才能助我们偷渡滹沱河去常山,也不差这半天的时间了。”

关羽听了,在旁连连点头:“大哥所虑甚是稳妥,三弟,我们只管听安排便是。”

言语之间,就到了无极县东城门。

无极的守兵,显然不如安喜县那么好说话。尤其是看到刘备清一色的骑兵,隔着百余米就紧张起来,纷纷抽刀架矛戒备。

“尔等何人!速速出示符传!”门吏握着刀盾的手都出汗了,唯恐对方是小股深入的黑山贼、漏过了在常山郡和中山郡边界巡逻的官军,潜至此处。

“仆乃安喜县尉刘备,近日方闻故友甄逸病故,特兼程前来吊丧。”刘备没有耍大牌,远远就把官传举在手上,并且示意关张约束手下等候,他单骑上前答话。

门吏接过官传仔细看了,确认是邻县的官员,才松了口气,但依然补问道:“既是吊丧,为何带恁多兵马?”

这行人共有一十九骑,近四十匹马。

而且因为刘备起兵涿郡,手下的嫡系骑兵都是胡汉杂处。尤其这次太仓促,汉骑还得安顿家小,所以带的大多是乌桓突骑。

这支人马看起来就很精锐,难怪对方害怕。

刘备不卑不亢地回答:“黑山贼猖獗,道路不靖,作为朝廷武官,出行怎能不做戒备?你们吕县尉不也如此么——你叫什么名字,倒也勤谨可嘉。”

这几句话说得很巧妙。

首先是传达了他和无极的吕县尉份属同僚。其次又夸赞吕县尉治军跟他不相上下,还顺带嘉许了门吏。

颇有几分《巴顿将军》对严于执法的勤务兵说“我晋升你为上士,加利福尼亚男孩”的意味。

门吏终于换了个态度,陪着笑恭送:“刘县尉所言甚是,请入城——可要带路?”

“不必了。”刘备做戏做全套,假装认真地问了对方名字,就好像真心会到吕县尉那儿给他美言几句似的,然后才策马入城。

……

一行人很快到了甄府,刘备当先下马,然后陈清来意,自有人通报引入。

那些骑兵就在门廊下歇脚。

走到正院第三进,就看到两个头缠灰黄色葛巾、身着白色生绢袍服的少年人降阶而迎。

汉代对丧服的要求是不许染色,也就是保留织物天然的本色。头巾只能是葛布或者麻料,不能用丝绢,所以很少有纯白的。

但衣服不限材质。有钱人的生绢孝服就是纯白的;穷人才穿麻、葛。后来曹操专权时,打击厚葬之风、简化孝服等级,才在礼法上强行统一了孝服材质。

所以看少年的打扮,就知道他们是甄逸的儿子。

刘备礼貌拱手,说明来意:“二位少君节哀,仆安喜县尉刘备,早年与令尊略有薄交,近日方闻故友仙逝,来晚一步。这几位是我二弟、三弟、书掾李先生。”

“原来是刘县尉,休如此说,阁下兼程而来,阖门上下,俱感厚意。”少年也回礼作揖,然后相互介绍了一下。

左边那个年长的名叫甄俨,十五岁,右边的叫甄尧,才十三岁。

毕竟甄逸死的时候也才三十几岁,家中男丁自然都比较年少。看甄俨兄弟俩说话都不是很成熟,接待客人时也不敢托大。

这倒正好方便了见机行事。

一行人被甄俨引到灵堂,刘备在甄逸灵前行了礼,说了些“甄兄慢走,小弟来迟一步”之类的套话,便算祭拜完毕。

白事已经摆了一个半月,该来祭吊的早就来过了,所以今天就他们这一伙客人,没那么多讲究。

刘备祭拜的时候,李素一直在旁边好奇地暗中观察。

府邸很奢华,他也知道甄宓就是这家的,不过小姑娘现在才四五岁吧,见到了估计也看不出美丑。哪怕是她四个姐姐,也得服丧三年才能考虑那事儿,所以李素也就性致全无。

“今天是来求人帮忙的,瞎几把想那些作甚。”李素内心暗暗告诫自己,这才收回心神。

另一旁,甄俨已经回完礼,随口问道:“刘县尉旅途劳顿,实在是怠慢了。小侄年幼无知,很多事情先父也没来得及交代,不知刘县尉与先父因何相识,还要请教。”

看得出来,甄俨也有点怀疑这些人是来打秋风套交情的。只不过身为世家子,还是要讲究体面,所以刚才祭拜时没有流露出来。

不过,刘备路上早就想好了:“甄家执掌辽东商路,本郡谁人不知?涿郡张世平、苏双等贩卖乌桓战马的豪商,你们应该也多有往来吧?

备早年游学雒阳,曾为张、苏向导,贩马至司隶。三年前,苏双自辽西得了一批乌桓好马,归途中与甄兄偶遇同行。甄兄看上了其中一匹,本想买下,苏双也答应回来之后奉上。

只是归途时便遇上黄巾乱起,备仓促于乡里合徒众、起义兵讨贼,苏双便将那批马赠予备。备念在勤于国难为先,便暂且挪用了。没想到一拖数年,疏于查访,竟让备失信于甄兄。此番前来,当将此马奉上。”

李素在旁边,听到刘备这番话,也是颇为佩服。幸亏他涵养好,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刘备这人,交朋友的情商是真的厉害。

果然,甄俨闻言后立刻正色感谢:“世叔如此高义,堪比季札挂剑,小侄惭愧。”

季札挂剑的典故,说的是春秋时吴国公子季札拜访徐国君时,徐君看上了他佩的宝剑,季札因为还有出使他国的任务,不便立刻赠剑,就承诺等他回来时再送。

可等季札回来时,徐君已经病死,季札就把宝剑挂在徐君坟前的树上,因此被世人作为重然诺、守信义的道德典范。

现在甄俨都没听亡父提过刘备欠他马的事,刘备却主动“遵守诺言”,确实当得此誉。

甄俨略一思索,便盛意邀请道:“不知世叔军务是否倥偬,若是有暇,不如在寒舍多住几日,也好让小侄略尽地主之谊。四天之后,就是先父断七之日,届时还会有不少其他的贵客来访,世叔正好与大家一叙。”

刘备脸色不变,但举止明显犹豫了下来。

估计他内心也有些后悔演过了,导致甄家人太感动,反而留客过于殷勤弄巧成拙。

留下来参加甄逸的断七大礼当然是不可能的,到时候督邮的尸体都臭了,他们这一行还不得被捉拿归案呢。

李素见状,知道这时候需要他帮忙解围了。他此刻一身随从的打扮,连忙演技颇佳地说:“主公,不是说最近跟张督邮、庞县令不睦,此间事了,还要去邺城申诉么?”

“伯雅!这是我等私事,何必烦扰他人。”刘备非常心领神会地接话,然后转向甄俨,“让贤侄见笑了,李书掾也是怕备留的久了,到时候跟那些有龃龉的同僚在此相见,反而让你们难做。”

甄俨本来就是随口一提,见状也就不再坚持:“无妨,李兄也是好意。这事是小侄冒昧了,既然叔父另有公干,不敢强留。”

刘备趁机请求道:“其实,备原本打算此间事了,便要去邺城申诉一些事务。但今日出门仓促,不及去卢奴请取符传,因此难以通过关防查验。不知贤侄可否助我一臂之力,送我等去常山?也省了备往返卢奴之劳。”

“这有何难,一会儿让张叔带你们一起。有我们甄家商队的旗号,真定渡的巡哨司马,想来不敢造次。”甄俨满口答应,这点帮忙对甄家而言完全是小事一桩。

“那就多谢了。”刘备拱手示意。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