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辛评原本是个牵线架桥架桥的,在郭图家稍稍坐了一会儿,说明态度后,就告退了。只留下的李素和郭图商谈。郭图仔细读了辛评写的奏表,会觉得这趟上洛好像没什么难度,也也没必要性带副使,就最终决定先敲击一下李素。“如此小事,我自行选择处断只需。仲治说带你为副、可大有只留下李素和沮授商谈。。...

辛评本来就是个牵线搭桥的,在沮授家稍微坐了一会儿,表明态度之后,就告辞了。

只留下李素和沮授商谈。

沮授仔细读完辛评写的奏表,觉得这趟上洛似乎没什么难度,也没有必要带副使,就决定先敲打一下李素。

“如此小事,我自行处断即可。仲治说带你为副、可大有裨益于使君的大事,我怎么没看出来?”

这是在拷问,带上李素,对贾琮的正事儿,能有多大的额外好处。

如果换了一个只靠花钱开路的关系户,遇到这种公事公办的硬茬子,说不定就会退缩。

但幸好,李素是金钱与才华并举的存在。

他给辛评钱,并不代表他只有钱。

哥可是有真本事的,两手都要硬!

加上刚才察言观色、对沮授品性的揣摩,李素决定说点快刀斩乱麻的:“别驾若肯带我为副使,我可令使君此番绝不受朝廷责难,有功无过。”

沮授表情没有丝毫波动:“我一个人去,也做得到——就凭这份奏表上所言,花团锦簇,处处可见使君接任王芬之后,雷厉风行,处事果决,逐张纯于未燃,扫余毒如迅雷。纵白璧微瑕,也是幽州同僚见事不明,以至于此。”

李素沉住气,同样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极为平静:“是么?那如果别驾上洛之后,才发现所谓的幽州鲜卑、乌桓与张纯勾结的贼情,细节处与你所知不同、到时候被朝廷盘问、应对失拒呢?”

“何以至此?”沮授下意识就不信,随后才像是想起了一种可能性,脸色一变,下意识反问,“难道……你们所报的鲜卑贼情有假?不是说,有潘都尉和张司马,与你们联署么?你还敢捏造贼情不成?”

李素很满意,终究还是沮授先打破了古井无波的状态,有了表情的波动。

这样,就建立起了心理优势。

沮授这人比较大公无私,喜欢对事不对人,不然后世袁绍也不会让他做监军了。而对付公允的人,一定要说话坦诚,并且有道理,才能赢得对方的好感。

所以,李素很快就想好了措辞的节奏:“谈不上捏造,只是有些修饰,加上我们自己的判断——但这些判断,绝对是为国为民,为了让朝廷尽快警觉、认真应对。”

沮授脸色一沉:“且细言之,若是不能让我信服,我立刻便去使君那儿揭发你们冒功!”

李素:“我们在追剿张纯时,确实遇到了张纯麾下有少量鲜卑骑兵。但并没有见到鲜卑与乌桓的重要首领、亲自领兵接应张纯。

但我们根据前线的情报揣摩,这种情况是必然存在的,只是当时还没出现罢了。如若我们不报,因此导致朝廷不重视,那才是害了幽州百姓,甚至幽州糜烂之后,还会反噬冀州、青州。孰轻孰重,别驾应当想得明白。”

李素的话,关键就一个:我实话告诉你,我稍微夸大了一点敌情,但我的夸大,是为了百姓和天下,是在帮助朝廷。

沮授是个以天下和百姓为重的人,分得清轻重缓急,不可能为了拘泥小节而导致大事糜烂。

于是他按捺住情绪,继续耐心问道:“你为何觉得乌桓人必然会跟随张纯而反?乌桓人连年为朝廷尽忠,从中平二年起,朝廷就屡屡征调乌桓突骑去凉州协助平定羌乱。

虽然近年乌桓突骑战力下降、士气低落,远途征发者多有逃亡,但也不至于背叛朝廷吧?如若你所言是污蔑,岂非反而逼反了忠良!”

李素智珠在握地摇摇头:“只凭笼统经验是没用的,凡事都要仔细算计——敢问别驾,你可知往年朝廷为了养乌桓突骑,每年要从冀州调拨多少钱粮给幽州?”

沮授一愣,居然被问住了,不过他觉得这事儿不重要:“我只是别驾,又不是簿曹,如何记得住钱粮!”

李素却是自从汇报张纯贼情时,就开始了解周边情况了、也尽量用一切渠道搜集,看朝廷的相关公文、历史文档,所以他是做足了功课来的。

李素信口拈来地叙述:“熹平年间,朝廷每年划拨给幽州的佣兵军饷,平均为两亿钱,冀州出一亿两千万钱,青州出八千万钱。

光和年间,进一步上涨到每年两亿七千万钱。多出来的七千万钱,由徐州摊派……”

李素大致把数据报了一遍。

原来,汉末也是存在“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就跟后世让沿海经济发达省份多收税、然后去养老少边穷省份扶贫,一个道理。

只不过汉末的“财政转移支付”,是为了国防需要,让内地的、富庶的农业州,出钱给对口的边州养兵。

他刚才提到的那笔每年两亿多钱的支出,还是专款专用的,用于雇佣幽州的内附乌桓骑兵服役,作为他们的军需开支和军饷。

并州也有同样的专项经费,只不过是给并州的南匈奴雇佣兵的。汉末对内附的汉化游牧雇佣兵,需求其实一直很旺盛。

乌桓和南匈奴两族,也是真心给大汉拿钱卖命的,这一点跟羌、氐、鲜卑截然不同。只是发钱少的年份,雇佣兵士气就会低落,逃亡很多。

最典型的就是去年也就是186年,朝廷其实已经征调过一批乌桓突骑去凉州,但就因为才发了两三成的军饷,所以骑兵都不肯卖命死战,稍微打一打装装样子,就都当逃兵了。

而且,也别看每年两亿多钱,似乎挺多,但凭良心说,这点钱其实不算贵,因为大规模讨伐羌乱的花费更大——熹平初年,当时的太尉段颎攻打羌人,前后延续一年多,一共花了44亿钱的军费,朝廷国库几乎为之一空。(东汉末年,全国一年的正常赋税,大约也就30几亿钱,卖官收入不算。)

后来汉灵帝不得不几千万一个职位地卖官,也跟段颎花光了国库有关。

沮授平时对此没什么概念,听李素说得这么细,他也有些沉默。

李素察言观色,看对方神态谦虚,就继续说道:“可是,从前年开始,据我所查的朝廷文告,冀州给幽州的那一亿两千万钱,就断了。去年,连青州的钱,也因为黄巾余孽的蔓延而断了,如今只剩徐州还在给这笔钱。

那些乌桓突骑,常年给朝廷打仗吃粮,不会耕作经商,没有别的谋生技能。第一年拿一半钱,勉强还能求存,大不了吃往年的积蓄。可是第二年再如此,而且只有三成的军饷,能不反么?

我做督邮书掾时,曾看过张纯的某些文书,只恨没有拿到书证,都被烧了,上面就有张纯问计于幕僚,要如何笼络乌桓突骑为他所用,而对策也很明白:只要允许乌桓突骑掠夺便是。别驾,换做你是乌桓难峭王或者丘力居,你会响应张纯么?”

现代人跟古代人思维模式上最大的差别,就是现代人会加入科学思维和数学的定量分析。

水门事件中的“深喉”,给追查者们爆料的那句最关键的话,不也是“跟着钱查”。

这世上,很多表面上看不透的东西,只要跟着钱的脉络走,都容易真相大白。

沮授虽然也是文人,但他不管钱粮,只管大局,让他算账他还真没这个敏感性。

李素这番头头是道的分析,就正好击中了沮授的短处。

“你出身书掾,竟也有如此算才?只论算学,恐怕簿曹从事都不如你。而且能如此触类旁通,见微知著,着实难得。”沮授叹息几声,已然信了七八分。

他已然承认,李素在某些方面确实比他还强,算是一个专才。

“所以,还请别驾决断,我此番绝对不是为了私利,而是为了让朝廷平叛能够更加雷厉风行。相信你带上我,定然对使命有所裨益,我也不会抢你的功劳。”

沮授闻言,像是受了什么侮辱,傲然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沮某岂是嫉贤妒能之人!你若真有实学,我自当向使君明言。若是真能立下大功,哪怕求使君今年举你茂才也无不可!

不过,我还有一言问你——你来之前,是不是给了辛仲治好处?不然他为何如此帮你?他这人,我太了解了。”

李素:“确实给了一些,但是不多,主要是吃喝玩乐而已。这也是为了正事,只要我本心是为了帮助朝廷,又有何不可?如今这世道,如果不花钱,八成的事情,恐怕都做不成吧?谋大事者,不拘小节。”

李素就差把马基雅维利那句“只要动机正确,可以不择手段”的台词,给搬出来了。幸亏他考虑到了汉朝人的道德接受度,硬生生还是忍住了。

“唉……”沮授也知道李素说的都是实情。

寒门子弟,没有名望,要想报国,不使点手段,连表现机会都没有。

“罢了,看在你确实对正事有所裨益,我会向使君力求带你为副的。”沮授挣扎再三,还是决定以平叛大业为重。

……

第二天一早,沮授就被贾琮叫去,安排了差事。

沮授巧妙措辞,力陈带上李素、刘备等当事人人证同行的好处。

贾琮一开始还有所疑惑,怕带的人多了,说错话的风险反而增加,不利于“统一口供”。

但沮授说他已经盘问过李素了,力陈李素口才,还为李素上洛期间的言行作保,贾琮这才改变主意,授李素为副使,一并上洛。

一路无话,一行人舟马轮换,不过三四日,在孟津渡南渡黄河,抵达雒阳。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