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何进手下这几个心腹,很显然以袁绍地位最尊,当然四世三公的家世摆在那儿。何进做为“屠沽之辈”,纵使因为外戚的缘故,当了了“官场爆发户”,也但是要给豪门面子的。每次问到军政大事,无一列外都先听袁绍的意见。袁绍也养成了这种节奏,丝毫也没推让就侃何进作为“屠沽之辈”,纵然因为外戚的缘故,当上了“官场暴发户”,也还是要给豪门面子的。。...

何进手下这几个心腹,很显然以袁绍地位最尊,毕竟四世三公的家世摆在那儿。

何进作为“屠沽之辈”,纵然因为外戚的缘故,当上了“官场暴发户”,也还是要给豪门面子的。

每次问起军政大事,无一例外都先听袁绍的意见。

袁绍也习惯了这种节奏,丝毫没有谦让就侃侃而谈起来:“大将军,我以为此次张纯之乱,原本完全是可以彻底压制住的——张纯只有区区一郡之兵,能有多大能耐兴风作浪?

之所以贼势糜烂,在于鲜卑、乌桓与张纯通谋。所以眼下关键,对于幽州那些此前失职、没有安抚好乌桓的地方官员,及其弊政,应当下重手公开严查,并且由朝廷调遣大军进剿。

另一方面,要示好于乌桓,分化乌桓与鲜卑。乌桓人素来为朝廷所用,是近年来朝廷因钱粮不济、屡屡拖欠乌桓突骑军饷,还征发无度,才把这支精兵逼到了张纯那边。

咱反正要严惩几个幽州污吏,不如便借那些人的首级,广为传说,说前些年朝廷拖欠乌桓军饷,都是这些人上下其手贪墨了,朝廷如今将其抄家,所得钱财可以重新笼络乌桓。

最好再任命素来在北境有威名的大宗正刘虞,重新担任幽州刺史,让其出面花钱安抚乌桓,只要乌桓反正,与朝廷并力同心击杀张纯、鲜卑,则何愁张纯不平?”

袁绍这番话,是典型的“杀贪谢罪、把之前欠饷的责任推到死人头上,给双方都有一个台阶下,好保住朝廷和乌桓人双方的面子,再谈重新劝降”。

这种招数,后人都玩得很溜了。比如明末辽东欠饷哗变、乱兵抓了关宁巡抚毕自肃,最后明廷的操作也跟袁绍差不多。

也难怪后来的历史上,袁绍能和亲招抚蹋顿为他所用了。

“嗯,本初之言,正合我意……”何进是个没主见的,听袁绍这么一二三洋洋洒洒的宏论,瞬间就觉得很有条理。

“大将军不可啊!”

可惜,他话音没落两秒,反对意见立刻来了。

何进有些扫兴,循声看去,耐着性子追问:“孟德又有何高见?”

曹操谦卑地拱拱手,诚恳谏言:“张纯之乱,说到底就是因为王芬暴毙后,朝廷疑神疑鬼、派贾琮去肃清王芬余党,闹得冀州官场人人自危。

如果今天因为幽州官员对乌桓、鲜卑怀柔不利、欠饷不报导致胡兵从贼,就拿他们开刀塞责,难道就不怕在幽州官场上也逼出更多的张纯么?此事万万不可行!不但不能劝陛下追究幽州官员,还要好生安抚,让他们安心剿贼为先。”

何进一听,似乎也很有道理,连忙又看向袁绍:“这……孟德直言,本初以为如何?”

袁绍斜乜了曹操一眼,心中盘算数秒,随后忽然大笑:“呵呵,孟德此言,怕不是有私心吧!大将军,我有一言,请屏退左右!”

何进有些尴尬,旁边本来就没有仆役婢女服侍,屋里就五个人,屏退左右的话岂不是专门防着鲍鸿、陈琳不成?

何进大包大揽地说:“本初但说无妨,四位都是机密之士,不该乱说的事儿,自然会守口如瓶。”

见何进坚持,袁绍也就大咧咧说了:“孟德,你口口声声把张纯之乱归结为追查王芬余党逼反所致、还阻止在幽州官场比照王芬案惩处几个典型,怕不是因为你当年也被王芬劝诱过、还知情不报吧!”

“你……你何以知之!”此言一出,曹操脸色大变,也瞬间没了反驳的勇气。哪怕曹操觉得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也只能闭嘴。

如前所述,前任冀州刺史王芬谋反暴毙之前,是试图勾结过三个同谋的,分别是曹操,华歆,许攸,曹操和华歆都拒绝了,只有许攸跟王芬出谋划策了一下。

但是,虽然曹操拒绝了,也劝阻了,但他也没出首告发王芬呀!所以这事儿真闹大了追究起来,曹操一个“知情不报”的罪过还是免不了的。

你知道有人谋反还不举报,这罪名也不轻了。

此事曹操一直觉得很隐秘,却被发小袁绍在这时候点破,瞬间就懵逼了。

只听袁绍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傲然表情,坦然说道:“我当然知道,是子远弃官逃往之前,告诉我的。”

袁绍,曹操,许攸,这三人相互之间都是发小,怪不得许攸畏罪逃亡之前,把其中因果都跟袁绍说了。可能许攸也觉得袁曹关系那么好,说了也无妨。

谁让许攸这逼一贯是藏不住话很爱显摆的大喷子呢,不然后来临死前也不至于一口一个阿瞒不知收敛了。

此刻袁绍也是心高气傲,见不得小老弟曹操驳他的意见,所以直接出大招让对方闭嘴。

此情此景,简直就是两年后议诛宦官的翻版——曹操那句“当诛元恶,一狱吏足以,何必引外兵进京”还没说完,就被“孟德亦宦官之后,欲怀私耶”堵回去了。

只能说,两次曹操都是计策不错,可惜屁股不干净,被人釜底抽薪、直接质疑了立场和动机。

曹操哑口无言,再也不敢献计。

何进见场面已经一边倒,便顺水推舟做了决断:“那便依本初之计,我明日就上奏陛下,对于幽州官场,咱剿抚并用、裁撤几个典型,然后派遣威望之士与名将执掌幽州局面、兼抚乌桓。”

聊完大战略后,差不多也是辰时过半了,何进便跟袁绍商议:“本初,前日有冀州急报军情的使者前来,是贾琮的别驾。今日你我既已议定方略,我想召对他们,也好多了解些前线的近况细节,本初以为如何?”

袁绍拱手:“蒙大将军信任,绍自当尽力。”

何进:“来人呐!召冀州信使入见。”

……

沮授、刘备和李素,今天一早就在大将军府门口候着了。

没办法,通知他们的时间就是卯时三刻,哪怕明知道何进动作比较慢,要跟心腹先商量完了才会召见,冀州使者也只能白白干等。

谁让如今大家都官微言轻呢,只能他们等,不能让何进等。

如今又没有凳子,在门房里跪坐在席子上,还不好箕踞,坐久了腿都麻了。

李素起身的时候,差点儿晃了个趔趄,幸好刘备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三人很珍惜这次露脸的机会,小心谨慎地依次步入内堂。

何进倨傲地箕踞坐在正堂中间,竖着一条腿,把胳膊肘搁在翘起的膝盖上,看到来使,也只是随便挥挥手:“沮别驾,把前线军情细节,凡是表章上没有写到的,细细叙述一遍。本初、孟德,你们有什么想问的,也随便问,不必拘束。”

“谢大将军!”袁绍与曹操齐齐拱手。

李素听到“本初、孟德”这几个字,心中微微一凛,没敢抬头,只是把眼神往斜上方瞟,看到何进左右各坐着一人。

左边那人高大威猛,仪容气质不俗,着实算得上帅气中年。

右边那人,坐姿都起码比左边矮一个头,站起来就更不知道要矮多少了。样貌微胖,皮肤粗糙,略有几分黢黑。不过一副胡须倒是修饰得非常精致,显然是用心打理了,遮掩了一大半面容缺陷,所以脸看起来倒是不丑。

李素根据《三国志》的记载,略微一算,就判断出长得帅的是袁绍。

而沮授和刘备,在听何进提到袁绍、曹操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显然他们并不觉得这两个武官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过人之处。

然后,沮授就例行公事,把冀州战场的情况细节,叙述了一遍。

口述问对,能说的东西肯定比奏表上要多得多。因为奏表是要以文字形式固定下来的、朝廷收走之后会留档,所以那些不是很有把握的揣测、猜想,是绝对不敢往表文里写的。

但是当面问对、尤其是私下问对时,这些就都能说了。

所以何进袁绍稍微听了一会儿之后,便觉得颇有收获,对冀州、幽州的贼请更了解了。

袁绍因为刚才提了“找几个幽州官员的反面典型推卸责任”的建议,此刻正急于在何进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华谋略,便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

“沮别驾,你可知如今张纯已经陷落幽州哪些郡县?有哪些朝廷要臣讨贼不力、或者可能已经殉职的?”

这个问题,典型就跟崇祯问“兵变地那些负责官员有谁死了?哦,毕自肃死了?那兵变的锅就让他背”一个道理。

沮授一时语塞。

他完全不知道何进和袁绍刚才之前聊过什么,这种刁钻的问题他怎么能乱说?

这袁本初怎么老是想找替罪羊来安抚交战双方呢?

幸好这时,李素在旁边,他偷偷给刘备使了个眼色,然后主动奏报:“禀大将军,沮别驾并未亲临战阵,故而不知。卑职曾任张纯督邮书掾,与刘县尉一起参与过抓捕张纯,此问我与刘县尉可以回答。”

何进一听李素地位卑微,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但袁绍正好需要套话,也就耐心追问:“请试言之!”

袁绍毕竟还是有涵养的,哪怕是装得礼贤下士一点,他好歹比何进愿意装。

李素拱手回禀:“我等抓捕张纯时,曾抓获一些张纯的心腹亲兵,据说他们逃出冀州地界时,曾得张纯之令,说是要突围途径涿郡、前往渔阳,与渔阳的乌桓难峭王合兵。

只因此事并无铁证,为恐诬及无辜,贾刺史并未写入奏表。但以卑职看来,张纯既然敢穿过涿郡向渔阳郡方向突围,定然是有所把握,不会是去送死的。

因此,渔阳乌桓是乌桓诸部中最有可能率先从贼的,以此度之,如若渔阳乌桓与张纯里应外合,此刻渔阳郡守、及驻防渔阳的护乌桓校尉公綦稠,恐怕均已遭遇不测。”

沮授和刘备在旁边,听李素这么敢说,也是微微失色。

刘备稍好一些,因为他在前线看到的贼请确实跟李素说的差不多,只是刘备没敢妄加擅自分析罢了。

这种话,都是根据前线情况的蛛丝马迹,做的进一步推演,没有实打实的凭据之前,肯定是不敢写进奏表里的,也就敢启发性地提一句。

至于李素为什么敢说,倒也不是他推演多严密,而是因为《后汉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张纯作乱之初,渔阳郡守、及护乌桓校尉公綦稠,双双殉职。另有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众等人,为张举及丘力居击杀。

倒也不是李素上辈子做学问多好、能熟读《后汉书》。而是他前世也喜欢在B站看一些历史地理类的沙盘解说视频,恰巧看了一个叫“信息素”的B站UP主的三国解说视频,寓教于乐记住了这些典故,现在就趁机拿来用用。

袁绍听了这个推演后,却是眼前瞬间一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