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二天一大早,刘焉府上的管事,就先去找了李素,相关通知他也可以提早一天晋见。接着又临时性去了侍中董扶府上,说刘焉请他过府。董扶跟刘焉私交十分好,被刘焉隐隐引为智囊,便如袁绍之于何进。因为刘焉突然相召,董扶也一点也不迟疑地欣然同意前去。这个董扶,《三国志》里几然后又临时去了侍中董扶府上,说刘焉请他过府。。...

第二天一早,刘焉府上的管事,就先去找了李素,通知他可以提前一天觐见。

然后又临时去了侍中董扶府上,说刘焉请他过府。

董扶跟刘焉私交非常好,被刘焉隐隐引为智囊,便如袁绍之于何进。所以刘焉突然相召,董扶也毫不犹豫地欣然前往。

这个董扶,《三国志》里几乎没提,但在《后汉书.方士传》里却算第一等名士。

他是益州广汉郡人士,为当世蜀中头号大儒。早年在成都治学,曾得朝廷三公十次征辟、三次察举为贤良方正、有道博士,他才出山为官。

董扶的经学水准,在朝中大儒里绝对能排上前三,连卢植、郑玄都远不如他。

除非卢植和郑玄的恩师马融复活,才有可能压过董扶。(董扶辈分很高,今年已经81岁,三国志上之所以没名气,是因为他只剩两年寿命,董卓进京后他就老死了)

不过董扶最著名的本事,还是他的谶纬之学。

也就是夜观星象、解读民谣图谶,预言天下大势。

他的这项能力,堪称当今天下第一。

自前些年黄巾贼起、天下大乱之后,董扶多次预言何处将乱、何处安宁,让汉灵帝都刮目相看。

虽然不敢说他的预言解读100%准,但绝对是如今世上还活着的人里,公信力最高的。

刘焉昨日得了李素提供的把柄,正要再次推动废史立牧,但动手之前,还想跟董扶商量一下具体操作。

……

半个时辰之后,董扶乘着轻盖牛车,飘然来到刘焉府上。

只见他鹤发童颜,清癯瘦削,仙风道骨。一副纯银色的长须垂至胸腹,完全就是星宿老仙的造型。

他官居侍中,之所以还坐牛车,当然不是因为买不起好马。而是马车过于颠簸,上了年纪的人受不了,慢吞吞的牛车刚好合适。

刘焉亲自出门百步迎接,礼敬有加,还扶董扶下车。

两人入内叙礼,随后刘焉就把曹操的介绍信和李素写的东西递给董扶。

等对方看完后,刘焉就开门见山垂询:“董公,今日有一事委决不下,特请您商议。依你之见,如果我等把这个‘涿郡刘备’的事迹宣扬出去,弄得人尽皆知,使朝野议论‘刺史无主动调兵越境剿贼之权’的弊政,可有把握让陛下收回此前成命、准许设立州牧?”

董扶仔细推敲,又问了一些细节:“这事儿不好说,得看能激起多大的朝野议论了,而且要宣扬得不着行迹。若是让陛下一眼就看得出,是阁下在幕后推手,陛下定然会怀疑你另有所图。

另外,纵然陛下因这个由头,允许从此设立州牧。你若第一个请为州牧,也难免惹人猜忌,以为你有割据之心。至少也要先一心为公,举荐几位其他朝野人望的耆宿,先担任那些如今被战乱波及的州的州牧,而后你才能自请——万不可为天下先。”

刘焉捻须细思,觉得董扶之见,果然是持重老辣。

他真心叹道:“我岂有割据之心?请求设立州牧,而后外任,也不过是见天下将乱,陛下恐怕也不久于人世,想求一方净土,为汉室宗亲留一股血脉——

虽然陛下如今还未油尽灯枯,但我辈以史为鉴,本朝自光武中兴以来,除了最初的光武、明帝之外,此后历代十帝,从未有寿命超过35岁的。

先帝刚好35岁驾崩,今上也已32岁,都是自明帝以后,最高寿的天子了,这还得益于他们是外藩入继大统、并非生于深宫、避免了自幼虚纵孱弱。

如今之势,一旦山陵崩,中枢岂有不乱之理?州牧之权虽大,只要陛下坚持只让我等汉室宗亲为牧,正好以藩牧拱卫朝廷、威慑不臣,岂不美哉?我有此倡议,完全是一心为了大汉,天日可鉴!”

董扶静静听刘焉吐槽完,不疾不徐接道:“太常之忠心,我辈素有所知,不必解释。但外人不知,避嫌还是不得不为的。”

刘焉点点头:“依我之见,我想把那李素继续留在京师,为刘备之事迹宣扬造势。但不能让外人看出他是为我所用。不如,就举荐他去伯安处,让他在大宗正府得辟一闲差。

此举有三利:首先,那刘备也是汉室宗亲、据说是中山靖王之后,只因幼年丧父,断了世代爵禄传承。如今既要扬刘备事迹为我用,当先请宗正按谱查验、确定其宗亲支脉,而后名正则言顺。

其次,伯安为大宗正之前,曾任幽州刺史十年之久,在幽州威望极高。此番幽州为张纯及胡人所乱,陶谦不能制,一旦陛下恩准废史立牧,首当其冲的,便是幽州牧一职。我辈届时当群起而奏,请陛下命伯安为幽州牧、平定乱局。如此一来,陛下定然不会猜忌于我,认为废史立牧是全然出于公心。

而将那李素派到伯安手下辟一闲职、待伯安去幽州上任时,那李素也正好以属吏身份跟去幽州上任,与他旧主刘备合力击贼。如此李素定会欣然接受好意,在宣扬刘备事迹时,全力以赴为我所用。”

“妙计啊,君朗之计,滴水不漏!”董扶听了,都连连赞叹刘焉谋略深远。

他们口中提到的“伯安”,便是前任幽州刺史刘虞、如今的大宗正。

大宗正也是九卿之一,是掌管所有涉及汉室宗亲事务的官员。所以刘备这个汉室宗亲的含金量是否足够,直接就是由大宗正出具鉴定结论的。

这也只能说是天命巧合了,历史上刘虞就是在宗正的任上,因为幽州乱局不可收拾,被汉灵帝调去当幽州牧、然后瞬间平定了张纯。

刘焉想废史立牧,却不想亲自当第一个被立为州牧的人,那就正好先假装“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伯安兄,为了朝廷”。

等刘虞当好了幽州牧,为朝廷立了大功,证明立州牧的决策是对的,幽州这个“试点州”很成功,那么皇帝自然会继续推广,在更多的边境州立州牧。

到时候,刘焉在混在州牧堆里,为自己悄咪咪弄个好地方当州牧,安分下来过日子,岂不美哉!

刘焉与董扶商量了一会儿“如何不留嫌疑地劝陛下同意立州牧”后,难免发散思维,多聊一些未来的展望。

刘焉意淫到美好之处,难免主动求教:“董公,我求为州牧,倒不在乎所任之州是否富足,只求离朝廷远些,最好有乱贼、蛮夷阻隔道路,使朝廷使者不得通——

我并非异心,只是不想陛下山陵崩时,朝中有奸臣乱命,召我回朝。而且以如今陛下卖官鬻爵之风,州牧任期估计最多也就一年,很难超过两年。若是使者畅通,万一陛下昏聩之中另卖州牧之职,岂不是前功尽弃?”

刘焉也是跟董扶多年至交,推心置腹,才敢说这种有点大逆不道的话。

他这番话其实有一个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他这次如果外放州牧成功,那他就是打算至少做到汉灵帝驾崩的!

但是,他不知道汉灵帝还有多久驾崩,万一跟桓帝一样长寿,那有可能还得活三年!

现在卖的官,绝对没有任期三年那么久的。所以与其指望皇帝快点死,不如指望去个很远的州,然后在辖区州与司隶之间,爆发一些贼乱,叛军的地盘阻断了交通要道,让汉灵帝就算想撤换他,圣旨也送不到!

最好是宣布圣旨的使者,在半路上就被叛军截获杀光,那么任命他刘焉为州牧的圣旨,就是那个州从中央得到的最后一道圣旨了!

圣旨很值钱,

但确保自己手上的圣旨是最后一道圣旨,才更值钱!

董扶老神在在地不说话,听完之后,只是微微点头。

刘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想去最远的交州!当交州牧!本朝立国之初,交州便是最与世隔绝的,高祖建国之时,交州便是秦始皇所命的南征秦将赵佗所据,南越享国近百年,武帝时方为本朝所灭。

且自熹平以来,郁林、零陵郡便屡有乌浒蛮反叛朝廷、盘踞于五岭之间。光和年间虽有朱儁平叛,但黄巾起后,朝廷无力增援、荆州刺史也任由荆南二郡糜烂。我若到任之后,坐视乌浒蛮继续隔绝五岭,纵然君侧出现奸佞,也不至使乱命传至岭南!董公以为如何!”

刘焉提到的乌浒蛮,就是后世的壮ZU,当时五岭山区都是乌浒蛮的地盘,只要乌浒蛮反汉,汉朝使者是不可能活着到广州的。

说句难听的,就算活着翻过了五岭,也可以让他神秘死在半路上,然后说没接到这个使者。

不过,这一次,董扶并没有回应刘焉期待的眼神。

他捻须思索了一会儿,反问道:“君朗,交州烟瘴之地,你也年近六旬了,恐怕不详。依我之见,我夜观乾象,益州有天子气……”

董扶说到这儿,不得不停顿一下,而刘焉的眼神瞳孔,也是剧烈缩放了几下,喘息都粗重了不少,一瞬间冷汗就冒出来了。

“董公慎言!某……某一切所为,都是为了朝廷,我只求避祸!”刘焉有些语无伦次。

董扶等了一会儿,叹道:“君朗示我以诚,我岂能不诚?还望勿疑!我并非劝你如何,只是如实相告,以天象观之,益州确有天子气。

大汉已历二十四帝,西于长安传十二帝,东于洛阳传十二帝。如今重回大乱,天道循环,王气已然再次西移。纵然君朗不应益州天子之气,也有他人应之。你既忠于朝廷,更该坐镇益州,或能逆天改命,破此王气,慑服不臣。”

刘焉浑身汗出如浆,许久才问:“蜀道虽险,但蜀地民风淳朴、百姓殷富,并无贼乱。终究不如五岭烟瘴、有蛮夷隔绝。”

董扶盯着刘焉的眼神,似乎在确认对方的真意,许久之后,才抛出一条对策:“蜀中富庶,又有何不好?阻隔汉使的危险有很多种。汉中五斗米道、巴郡板楯蛮,焉知君朗入川之后,这些素来不归王化之贼,会不会再次蠢蠢欲动呢?”

刘焉骤闻此言,瞬间就觉得自己心跳提到了180,血压飙到了200。

没有反贼截杀汉使,那就主动制造一股反贼来干这个脏活!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