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刘焉与董扶密谋策划后的第二日早晨,李素一大清早就拾掇准备好妥当,准备好去刘焉府上拜访。他也没带关羽,而已带了刘顿等几个亲兵作为随从,帮着提些朋友见面礼。刘顿是乌桓人,原本没去过雒阳,这一次是第一次有机会提着礼物去九卿府上,他心中也与有荣焉。虽然他而已跑腿儿的。“李他没有带关羽,只是带了刘顿等几个亲兵作为随从,帮忙提些见面礼。。...

刘焉与董扶密谋后的次日清晨,李素一大早就收拾停当,准备去刘焉府上拜会。

他没有带关羽,只是带了刘顿等几个亲兵作为随从,帮忙提些见面礼。

刘顿是乌桓人,原先没来过雒阳,这次是第一次有机会提着礼物去九卿府上,他心中也与有荣焉。

尽管他只是跑腿的。

“李先生真是大才啊,主公离京的时候,什么人脉都没留下,只留了些钱。李先生居然短短五六日,便打开那么大局面。上次送拜帖时,还说三天后才见,昨儿居然还主动回访,说可以提前一天,这是多大的面子啊。”

刘顿挑着礼物,看着刘焉府门前其他排队等候的访客,一股骄傲油然而生。

李先生能够插队!那就说明李先生受太常卿的赏识,压过了这些排队的人!

而且,之前李素主动预约时,对方答应的是午后拜访,显然是不打算留李素在府上吃饭了。后来刘焉府上的仆人却通知改在辰时,这明显是要留人吃早饭了。

区区一介外州的功曹书佐、比三百石的小官,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李素领着刘顿刚进府门,背后就传来几声等候者的怨念吐槽:“什么?这等寒酸之人,竟受太常如此殊遇,太常便是为了见此人,才更该约期的么?”

“唉,害我们都得多等一刻钟。”

……

刘焉位列九卿,除了最顶层那些秩万石的三公、大将军、大司马之外,再下来就轮到他了。

所以,在其他排队者的羡慕目光中,走进府邸之后,李素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严谨肃穆的氛围。连旁边的管事也暗示他注意一点,免得失礼,李素的随从亲兵更是噤若寒蝉。

李素打起十二分精神,把上辈子待人接物的本能反应全部调动起来。

太常卿执掌整个国家的宗庙社稷祭祀礼法,大致相当于后世的礼部。(礼部多一个科举管理权,理论上更重要。但汉朝的太常也兼管太学)

所以刘焉的府邸谈不上奢华,但每一处装饰细节都很肃穆大气。

走到正堂,远远看见刘焉端坐,李素立刻上去行礼:“卑职拜见太常,得蒙赐见,聆听教诲,何幸之至。”

刘焉道貌岸然,一脸的和蔼庄重,完全是个和蔼老者形象:“不必多礼,曹孟德书中所言,我已尽知,你与那刘备,倒也算是天性忠义,璞玉未琢。”

李素:“不敢当太常赞誉。”

刘焉摆摆手,赐他在旁边坐下,说道:“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不问地方政事军务,但刘备的事迹,若能宣扬开来,倒也能恢弘志士之气。当次国难之际,正需要这等不计私利之人报效国家,才能裨补朝廷政令死板之阙漏。”

刘焉耐着性子,把他之所以要宣传刘备的理由,中肯地夸了一遍。

随后端起面前的陶盏,喝了一口水,准备熬过李素的自吹自擂。

不过他的养气功夫很好,脸上没流露出丝毫不耐烦。

今天的接见,完全是走个流程——李素这颗棋子该怎么利用,刘焉跟董扶密议之后,就已经想好了。无论李素一会儿表现多差,结果已然内定。

之所以还非见不可,而且要显得那么礼贤下士,完全是为了编造一个借口,免得将来局外人产生“太常卿怎么会破格对这种小人物施恩有加,是不是另有所图”的怀疑。

然而,李素并没有因为领导的客气话而疯狂表功自夸,只是淡淡一笑:

“太常心怀黎民,素与刘县尉,深谢知遇之恩。我在曹孟德处,听闻太常曾有高论,可解决如今地方郡兵不能主动击贼之弊政,故而斗胆想求教一二。今既有幸得见,定能有所裨益。”

前半句点到即止地自矜一下,后半句立刻回到“求教”这个主题上。

李素今天登门,摆的是“愚者千虑,偶有一得”的低姿态。以示就算他在“废史立牧”的倾向上跟刘焉暗合,那也“应该”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巧合。

换句话说,他要表现得自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而刘焉才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前者只是不小心蒙对了答案、不知道解题过程;后者才有解题过程,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

刘焉不由微微高看了李素的品性一眼。

知进退,有分寸。

“这少年,究竟是真的天性质朴、从不居功。还是太有眼色,到了连我都看不透的程度?”刘焉心中闪过怀疑,但很快就驱散了。

终究是李素的外观太有欺骗性,这么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人,怎么可能是人情世故老奸巨猾之辈,那就是真的天性无私了。

不管这些了,刘焉见对方上道,正好速战速决:“求教一说,还是休要提起,这并非一朝一夕。不过老夫见你赤诚,倒是可造之材。

我想考教你一下,若是确有能吏潜质,便拜托友人征辟你留在京城做事,日后自然会有长进。”

说是考校,刘焉心中已存了放水的念头。

就像一个懒得较真的大学老师,面对一个还差一门挂科就能拿到学位证的学渣。恨不得直接递答案给对方抄,让对方好赶紧毕业滚蛋。

李素还是那副淳朴的姿态:“卑职拜谢,祈命题。”

刘焉回忆了一下曹操的推荐信,想起曹操说过,这个李素似乎精于算数之学,便放水问道:

“听闻当日在大将军府上,你以算数之学分析往年朝廷跨州调拨之军费赏赐,推断渔阳乌桓必反、公綦稠恐已不测。昨日,朝廷接到幽州刺史陶谦邸报,果如你所料。既如此,你不如便以算学之法,再剖析一下本朝其他贼乱。”

这个问题非常宽泛,刘焉也是不够了解对方,所以想让李素挑擅长的自由发挥。

不过李素却很认真,丝毫没流露出“我知道你要放水”的懈怠。

他主动追问:“此问过于宽泛,还祈具体选择一场变乱。”

刘焉微微不悦:给你降低难度随便扯,你还不领情?

“那就以黄巾之乱为例!你倒是说说当年张角为何会崛起于冀州?纵然朝廷税赋极重,可冀州是富庶之州,百姓既因贫病而起,难道不该始于更贫穷之处么?”

这个问题,因为比前一问更具体,也就更难。

“反贼怎么发生的”这种东西,很难从从钱粮、户口等定量分析的角度复盘,而且李素手头也没当时的历史统计数据。

但这一问还是激起了李素的探索精神。

他上辈子念的是外交学院,也是学过很多统治艺术相关的专业课的。

历次改朝换代的分析、各种变乱的原因,他在专业课时吃得非常透彻。

他心思飞速运转,搜索着后世防范巫术神棍型反贼的知识,很快找到了一个数学分析的角度。

李素清了清嗓子:“卑职以为,张角和黄巾贼,并不仅仅是因百姓贫寒而生,关键在于当时天下瘟疫流行。而只有因贫寒而起的叛乱,才会首先在最贫穷的地方产生。

从算学而言,因瘟疫而起的乱贼,最初出现于何处是随机的,只是冀州人口众多,所以出现在冀州的概率比较大,最终也恰巧如此。”

刘焉原本没抱期望,听了这个答案,却颇激起了几分兴趣。

有点儿意思。

就像原本准备放水的老师,突然发现这个补考生不但能做出基本题,甚至连附加题都做得出。

“再说细些。”刘焉微微颔首,一边不由自主身体前倾。

李素拱手继续回答:“因瘟疫而起的贼乱,有一最大特征,便是有巫医之流煽惑人心、聚合徒众。可子不语怪力乱神,天下本无巫神,反贼所借的道术,无非是假装施舍符水。

患者服用后不药而愈的概率,与病情加重而亡的概率,我们假设是五五开。因此运气好的巫医,行巫两次全部治好的概率,是四分之一,行巫三次全蒙对的概率,是八分之一。

以此类推,行巫十次全蒙对,在巫者中能有千分之一,行巫二十次全蒙对,能有百万之一。以我大汉民风,十户之邑,有人口五十,其中总有一二刁徒,会在大疫之年行巫骗人。

大汉人口五千万,瘟疫之年偶尔行巫者数十万,则按概率至少有一个张角,能出道时最初二十次行巫全部应验。甚至都不用全部应验,只要医二十人活十七八人,便已经会被乡里奉为神明。

再往后,其实已经不需要运气,因其名声在外后,治好的人都会归功于他巫术高明,治不好的都会说是因为死者之心不诚,便如雪崩之势,信徒越来越多。

故而黄巾、米贼等先例,给后人一个教训:日后凡遇大疫之年,朝廷首要之务,便是严禁谣言、严禁行巫蛊之术者,不能给天下骗子赌运气的机会。因为就算巫蛊谣言之辈毫无道术,他们只要参与赌骗的人数够多,总能用概率堆出又一个张角。”

张角是必然会出现的,但为什么具体是这个张角崛起,只是一个概率论问题。

换句话说,张角这类巫赌型的反贼,虽然也需要硬实力,但硬实力的比例远比曹操刘备要低得多。

如果要做曹操、刘备需要30分的实力,70分的运气,那么做成一个张角,需要1分的实力,99分的运气。

李素之所以对这点那么清楚,是因为后世全球文明国家都已总结出这方面的统治经验:遇到瘟疫之年,绝对不能允许预言型的谣言传播,因为根据概率论,只要制造谣言的基数大了,最后肯定会出现“神预言”的。(后世更麻烦的是还有注册机,歹徒可以注册很多号发言堆概率)

而无论教育多发达,平民也并非个个都懂概率论,这时候数学差的无知愚民就容易被利用。

刘焉听完,瞳孔瞬间放大了不少。

虽然“随机、概率”这些词汇,他确实听不懂,李素也是没办法用这个时代的术语来表达,因为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术语。

但是,刘焉敏锐地察觉到,李素的思想是很有可能对的,因为“每多赌一次连胜概率减半”的粗浅数学,他还是算的明白的。只不过此前从来没人从这个角度思考过,李素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窗户。

至于术语,说不定是《九章算术》或者《周髀算经》里面的吧,他自己读数学书少,不知道也不奇怪。

“这竖子……竟然靠钻研算学,也能窥测出治乱之道。看来满朝衮衮诸公,对君子六艺中的‘数’,都过于轻视了呢。

如此说来,纵然此子经学正道不足,但光凭这门算艺,我举荐他到伯安处任职,也足以胜任了,绝不会被外人怀疑别有用心。”

刘焉心中如是暗忖,越想越觉得惊喜。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