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三月初一,例常的朝会日。九卿九卿,乃至于何进把控的内廷、太仆诸臣僚,通通其集南宫正殿德阳殿,报名参加朝议。准确地说,是“集议”——朝议分两种,有皇帝亲手报名参加、有君臣奏对的叫“廷议”。仅有百官自行选择议论纷纷、最后出结果到皇帝那申请备案一下,叫“集议”。而刘三公九卿,乃至十常侍把控的内廷、少府诸臣僚,统统其集南宫正殿德阳殿,参加朝议。。...

四月初一,例行的朝会日。

三公九卿,乃至十常侍把控的内廷、少府诸臣僚,统统其集南宫正殿德阳殿,参加朝议。

确切地说,是“集议”——朝议分两种,有皇帝亲自参加、有君臣奏对的叫“廷议”。只有百官自行议论、最后出结果到皇帝那备案一下,叫“集议”。

而刘宏近年来已经很少参加廷议,今天当然也没来,大臣们早就习惯了。

但只要皇帝最后盖章确认了,臣子就不能指责皇帝“不勤政”。至于这个章是刘宏盖的还是张让赵忠帮忙盖的,外臣也不知道。

或许是议题的关系,最近几期,十常侍和他们的爪牙都比较收敛,大臣们主张的议题,也都很快通过。

因为如今属于“贼情扩大期”,朝廷需要讨论很多点将平叛、稳定局面的人事工作。而十常侍手下的嫡系普遍不如外臣善战,在这种时候一贯要蛰伏。

随着最终的“集议会议纪要”被圈定、送到内宫让皇帝备案确认,不少朝臣都松了口气。

不过,理论上他们还不能马上散去。而要等“会议纪要”送到内宫、陛下按流程用玺之后,才算集议正式结束。所以放松下来的大臣们,也就在德阳殿上窃窃私语。

“子干,看来最近十常侍倒也有所收敛,我等的任命奏请都通过了,总算是大汉之幸呐,他们居然没有在点将时作梗。”尚书郑泰庆幸地跟同僚卢植小声耳语。

卢植却显得没那么乐观,他忧心忡忡地叹道:“公业,你还是嫩呐——三年前,黄巾贼初起时,他们不也是潜伏爪牙隐忍。

当时我奏请陛下废除党锢、任用清流,开始也是一一准奏。可半年后呢?等我与张角相持于广宗,张让赵忠是如何派遣左丰等贼欺上瞒下、揽功推过的!若非皇甫嵩挽狂澜于既倒,当年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郑泰闻言,立刻默不作声,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

他的资历比卢植短,三年前黄巾贼刚爆发时,他还不是尚书,所以卢植提起旧事教训,他就没法接话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代入卢植描绘的灰暗前景,与卢植一起心情沉重。

十常侍每次都是等官军和反贼进入相持阶段后期、即将展开战略反攻时,才会活跃起来,下山摘桃子,在定性分功劳的时候多捞一票!

两人的沉重叹息,很快引来了其他无所事事的朝臣。

一位九卿服色的高官,凑过来用指点的语气说:“子干、公业,何必自隳其志,满朝正直之士,难道不会吸取三年前的教训么?

刚才你们也听到了,上个月大将军请陛下颁给羌渠单于的敕命,羌渠单于已经回信了,即日将点起南匈奴骑兵南下、月余便可到幽州助战。这次讨伐张纯,朝廷使出全力,狮子搏兔,不会给张纯长期相持的机会的!咱定能在十常侍抢功之前,便抵定胜局!”

卢植、郑泰闻言立刻转身,恭敬应对。原来说话的人是少府黄琬。

很多人容易把汉朝的“尚书”跟后来隋唐“三省六部制”时期的尚书搞混,以为尚书是非常大的官。

但其实汉朝的尚书,最早只有正六百石,是属于九卿之一的“少府”名下的属官。在汉武帝时,少府执掌的是内廷,其下设有“六曹”,每个曹各设尚书。

只是后来内廷的权力渐渐扩大,所以尚书的实际权力也渐渐扩大,俸禄级别也渐渐升高。再往后,有些三公九卿会挂一个“录尚书事”的兼职,也就是身上同时有一个外廷官和内廷官的身份,这时候当尚书的人才越发高贵起来。

不过,卢植和郑泰,都是身上只有一个“尚书”,而非九卿兼“录尚书事”。

所以卢植的官职并不如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高,见到少府黄琬还得客客气气的。

卢植连忙回答:“但愿如黄公所期。”

黄琬字子琰,但卢植对他尊敬,并未称字。

眼看他们聊起军事,远处又有几个知兵的九卿过来一起讨论。

分别是执掌京师禁卫的卫尉杨彪,执掌銮舆、马政的太仆朱儁。

朱儁与杨彪都表达了对南匈奴兵执行力的担忧,所见几乎与李素当日反驳袁绍的话相同:“朝廷拨付给羌渠单于的钱粮不足,只怕到时候南匈奴骑兵也是虚应差事……”

这边吐槽到钱粮拨款的问题,又牵扯到大司农曹嵩不得不插话进来,为自己辩解:“诸公是何言哉!太仓钱粮不足,曹某还能变出钱来不成?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不过他的话显然被其他九卿鄙视了:你家都囤了一亿钱准备买太尉了吧!谁不知道这一亿钱就是你当大司农贪来的!太仓钱粮空虚你丫就没责任?!

一番纷纷扰扰的吐槽之后,十常侍之一的赵忠,已经拿着一卷旨意,从内宫走出。九卿看到赵忠,连忙安静下来,等他宣布陛下已经用玺、朝会结束。

然而,几个眼尖的三公九卿,立刻注意到一点异常:

“诶?不对,如果只是宣告陛下已经用玺,是不用把集议重新捧出来的,留在宫中存档不就好了么?赵忠手上拿着一卷文书,难道是另有旨意?还是今天集议的内容,有某些点被陛下驳回了?”

原来,如果一切正常通过,往常赵忠或者张让都是空着手出来的,不会拿东西。

大伙儿就静静等待,想看看是哪一点被驳回了。

赵忠慢吞吞走到丹墀之侧,展开诏书宣读:“……兹闻涿郡所举孝廉刘备,孝义素著,清廉克己,舍官为国,集议授以涿郡良乡县令……”

“……故特赦其免纳修宫钱,以光朝廷恩德,恢弘志士之气,使忠志之士忘身于外,共克时艰……”

三公九卿,朱紫冠盖,听着这道诏书,表情忽然变得越来越精彩。

什么?!

自从中平二年,南宫失火全面开征修宫钱,还没听说过陛下单独下诏,赦免某个特定官员上任所需缴纳的钱财过吧!

这刘备区区一个县令,居然能被破例特旨?这特么是什么待遇!

这两年里,以清廉之名上任的三公九卿、刺史太守,还少么!凭什么从刘备开始破例!

当然了,其实其他的官员,真的官声素著、有清廉之名,其实暗中也有少量没交钱就上任的。但关键是那些没交钱其实表现形式是挺屈辱的,得去西园跟相关宦官博弈一番、宦官密奏皇帝,皇帝觉得确实榨不出油水,也就私下里没收。

换言之,那些人只是没有交钱的实体,却没能避免被人误会交了钱的恶名。

名和钱都是很重要的!

因为交钱成了惯例,所以只要没有特旨,大家都被“有罪推定”了,只要没特别说明,就当你交了钱。

“肃静,肃静!有什么好吵的,这是陛下特旨开恩,又不是驳回集议的任命,还不退下!”赵忠在丹墀一侧,冷冷嘲讽了朝臣几句,朝臣们这才意识到这事儿不能讨论,连忙散去。

皇帝如果不同意集议讨论的结果,那大臣是可以再进谏、反驳讨论的。但皇帝全盘接受了,只是额外施恩,所施的恩也不是朝廷的权限,而是西园卖官铺的权限,大家连说都没法说。

三公九卿,乱纷纷往外走,稍微几步之后,也渐渐回过味儿来了:皇帝这么干,动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为了鼓励天下人‘报国的时候不要将就回报,哪怕朝廷亏待你,你也要先继续报效朝廷,只要坚持得久了,朝廷肯定看得见,会给你更大的好处’。

从这个角度说,这也是时势所迫,必须树立这么一个正面典型,给大家一个为朝廷做好事不求回报的念想。

这么一想,大家的良心也就平了,不至于再去嫉妒刘备,最多是稍微有点羡慕:这小子赶上了皇帝树典型的风口啊!

大伙儿都是人精,完全知道这波操作的价值。

之前几万卷的《孝义录》,只是传播了刘备的事迹,可未必能让世人都觉得刘备有多大前途。这种昏聩的乱世,有清名但不被重用的怀才不遇者太多了。

名士们相互标榜八俊八顾八及八厨还少么?这些人都牛逼了吗?许劭的月旦评每个月品评提高了那么多人的知名度,这些人都飞黄腾达了么?

光有名没用啊,得你的名被朝廷认可、重视,那才值钱。最好是“朝廷都觉得你的名很重要,朝廷都愿意做一点事情来保护你的名”。

所以今天这道特旨,才是把“知名度”着实转化成了“信心”。

从此以后,大家不再仅仅是知道刘备的名字,更有很多有识之士会觉得“刘备这人说不定会有大前途,有很好的上升通道,跟他做同事说不定也会连带着有前途”。

一旦信心建立起来了,官场上同事就会跟你搞好关系,主动客客气气。

豪商也会更加乐于下注、敢于下注,借钱投资给你招兵买马。

当然,刘备肯定也会愈发倚重李素,除了被倚为“良平之才”外,这就相当于又多了一重戈培尔之于元首的价值。

后世宣传大神戈培尔,可是被史称为“塑造了元首的人”。而当今之世,刘备将来的宣传人设工作,恐怕也要完全倚重李素的神操作了。

不光是刘备,连京城中不少朱紫冠盖的大佬,都开始认真思索李素这个区区三百石小掾的价值,想要拉拢他为己所用了。

他们已经毫不怀疑,李素是如今有数的节奏大师,给人搏名声带节奏带的飞起。

刚才在堂上议论纷纷的九卿和尚书们,出了德阳殿后再次开始感慨,不过这次,卢植却选择了缄口不言,一脸谦虚庄重。

“子干兄,你怎么对此似乎不以为意?你不觉得陛下此举,还真能激励出一批不计代价报国的志士么?”黄琬和郑泰看卢植不参与讨论,忍不住撩拨他。

卢植这才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此事某当避嫌,不宜多加评论……”

旁边人一愣,随后太仆朱儁第一个反应过来:“想起来了!那刘备刘玄德,是子干的门生么!子干兄,你这就藏得太深了,难怪我们感慨了半天,你毫无反应,原来是偷着乐呢!”

卢植一脸正气:“哪里哪里……能为国育才,我辈本分而已。玄德不过做到一县令,容后再观,容后再观……”

不过卢植也是憋得很辛苦,一直正色危行撑到宫门口、上了自家的马车之后,放下车帘,终于忍不住放松一下憋得僵硬了的五官,一阵表情错位。

一直坚持影帝级的谦虚人设,也是很辛苦滴:“玄德这小子,也终于为咱长了一次脸,不知他将来成就能不能超过伯圭呢。”

……

七天之后,朝廷宣旨的使者,乃至李素的私人信使,前后脚抵达幽州涿郡涿县。

如今正组织乡勇、事实上负责涿县防务的刘备,听说天使将至,连忙出迎。

“……兹闻涿郡所举孝廉刘备……以光朝廷恩德,恢弘志士之气。使忠志之士忘身于外,共克时艰……”

听完诏书之后,刘备整个人都在颤抖,如同尿的时候被冷风吹了一激灵一样,哆嗦得厉害。

伯雅贤弟,当真有通天之能,鬼神不测之机!

咱区区一个县令的任命,怎么就得到陛下专门垂询、可以不交修宫钱就上任的特赦?

“大哥,大哥!快接旨啊!你愣什么。”张飞看刘备还在那儿一脸懵逼,不由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张飞跟随刘备三年,还真没见过大哥这种素来以“喜怒不形于色”著称的人,激动到这样懵逼发呆的状态。

“伯雅真吾之良平也!不对,还要加上仪秦!”刘备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腮帮子肉,才回过神来,恭敬接旨。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