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多立旗帜虚张声势?让张纯直接选择放弃良乡谷口这条骚扰路线?”刘备乍一听这建议,会觉得倒也有几分不可行性。关键是目前仍然张纯的疲敌之法确实不能够诧异,别看现下汉军杀伤能力互相交换比很占优势。但论全军的体能和士气持续下降速度,汉军明显比叛军衰歇快得多,不措施措施,再过五关键是目前张纯的疲敌之法确实不能不解,别看眼下汉军杀伤交换比很占优。但论全军的体能和士气下降速度,汉军明显比叛军衰竭快得多,不采取措施,再过五六天,就有可能崩。。...

“多立旗帜虚张声势?让张纯直接放弃良乡谷口这条骚扰路线?”

刘备乍一听这建议,觉得倒也有几分可行性。

关键是目前张纯的疲敌之法确实不能不解,别看眼下汉军杀伤交换比很占优。但论全军的体能和士气下降速度,汉军明显比叛军衰竭快得多,不采取措施,再过五六天,就有可能崩。

但张飞的具体操作,还是略显稚嫩粗疏。

刘备想了想:“光虚立旗帜是不够的,还得跟其他兵法配合用——明日起,你和子龙带着全部骑兵,往西北移囤,到张都尉的渔阳营附近,埋伏预备增援。

张纯的斥候第一次看到我们这儿旗号林立,说不定就会试探主攻最远的渔阳谷,调动我军。如果真如此,你和子龙千万要沉住气,先等张都尉、邹校尉与敌军生力厮杀。

待敌军力竭退却,你与子龙再奋勇杀出,力争多亲手击杀些贼军,让贼军认出你们,但千万不要自报名号。而且不可恋战,占点便宜就走……”

刘备追求的,便是先引诱叛军踢到铁板,等叛军中计后,再诱导他们误以为“假装渔阳空虚是汉军的计策,实际上汉军主力都在这儿,真正空虚的是良乡”,让叛军主力不停变更主攻方向,疲于奔命。

这种招数不能多用,多用肯定无效。但因为之前官军一直是堂堂正正地打,偶尔第一次用,估计可以占一笔便宜。

而且,要故意让敌军误判,也有条件,那就是军中得有可以先身士卒、杀敌勇猛的战将,要杀得敌军断后的部队能一眼认出你来,产生“原来刘备手下大将都在渔阳这边,我们果然中计了”的认知。

而焦触、张南麾下并没有这样万人敌的猛将,所以他们模仿不了刘备这一招。

张飞眼珠子瞎转了一会儿,终于心领神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如今的张飞,在兵法上还是很质朴的,只能是大哥拨一拨动一动,慢慢领悟积攒经验了。

……

第二天,刘备这边大营就竖起了很多额外的旗帜,甚至还扎了一些草人套上废弃的破衣服,放在寨墙边的望楼上,远远看去似乎人多势众,比往常多出了很多兵马驻守。

叛军的斥候稍微接触之后,果然就走了,一整天都没有大规模的进攻。

第三天也是如此,让已经跑得很疲惫了的汉军步兵大部队,得到了两天难得的休息。

第四天时,自以为摸清了情况的叛军,似乎是沉不住气了。张纯不愿再让汉军恢复体能、士气,否则之前的“疲敌战术”就白疲了。

于是张纯便集中了超过万人的主攻兵力,以及同样多的预备队,猛攻离刘备这边良乡营最远的渔阳营。

张纯当然还有更多的兵马,但㶟水河谷展开不了太多兵力,会打成添油战术,所以只能投入这么多。

渔阳营的都尉张南,被打得焦头烂额——这次叛军不是打着佯攻调动汉军的心态而来的,而是真的以为汉军主力南移、北边的渔阳营空虚,所以想一鼓作气突破。

渔阳营的三四千兵马据营死守,占据地利拼命反击,依然半天之内就战死了数百人、负伤上千人。这种伤亡比要是在野战中,部队早就崩溃了。幸好是当道扎营后方稳固,才死撑了下来。

渔阳这边因为没有烽火台传讯,援兵来得也就慢些。从清晨打到申时(下午4点),邹靖的昌平兵才过来增援,两军合力又死战半个时辰,堪堪击退张纯。

㶟水在渔阳谷口有一处洼地小湖,大约便是后世密云水库的选址,双方几千具尸体堆在岸边,湖水尽赤。

叛军一方也战死了将近三千人,不过张纯本来就是毫无人性强拉壮丁的,对他而言兵源还好补充,只要能为损失找到借口、忽悠住低智商的乌桓人的士气,就不怕。

张南和邹靖都被打得有点怀疑人生了:张纯不是还打算保存实力滚雪球越滚越大的么?他手下的乌桓人也是为了求财劫掠而来的,不是为了拼命,怎么变得敢这样打消耗战了?

张纯兵马力竭退却时,刘备派来增援的张飞和赵云,才假装“刚刚赶到”——他们是刘备“仗义”派来的编外人马,理论上要跑超过150里路才能赶到,所以张南和邹靖也不好怪他们摘桃子打顺风仗时才出现。

人家肯赶来增援就不错了。

……

“打探军情的斥候真是废物!居然说汉军主力都在良乡谷埋伏想诱歼我军?明明主力还在渔阳这边!回去把散播假军情的斥候都痛责五十鞭!”

退兵路上,带着千余从骑亲自断后的张纯,一路就在马背上骂骂咧咧,今天这一硬仗,对他在乌桓人心中的威望和信用度,着实有些打击。

他曾经的主簿、如今的随军参军许艺,也骑着马疲惫地跟在他身边,劝道:“主公,要不明日改打良乡?”

“蠢物!明日再打,说不定敌军就虚则实之,又调回去了!要打也得今晚偷偷翻山劫营,就算担心夜间不能视物,最晚也不能晚过明晨佛晓!罢了,先从长计议吧。”

张纯批了几句参军,深觉身边人才匮乏,参谋都不靠谱。

也没办法,从文职主簿转职来的参军,能懂多少兵法常识?

只能靠武将和兵力硬堆了。

张纯正在郁闷思索,忽然背后就传来喊杀声,让他颇为意外。

“汉军骑兵少,居然敢追击?!”

他回头望去,如今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色渐暗。成百上千的战马奔腾,带起征尘,让人看不分明敌军兵力多少。

张纯之前跟邹靖交手,还没遇到过汉军大股骑兵追击。汉军机动不足都是打防御战,乌桓兵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些日子下来早就松懈了。

稍微看了几秒,张纯微微有些头皮发麻,心虚吩咐:“让卑骨嘟带本部骑兵断后,我们先撤!”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反正本来就是要撤军的,让弃子稍微牵制一下,以其余乌桓骑兵的速度优势,肯定能拉开距离。

关键是天也快黑了,天黑之后汉军就没法追击了。要是恋战跟汉军纠缠到彻底天黑,还不知会遇到什么阴谋呢。

先稳一手最重要!

卑骨嘟是附近一个小部落的乌桓头人,如今被张纯授予别部司马之职,统领一千名乌桓骑兵,但这些天血战下来,也就剩七八百人。

乌桓人智商比汉人略低,长官军令他就耿直执行了,回身向张飞赵云杀来。

两军先锋对向冲刺,张飞一身黑铁打造的鱼鳞玄甲,腋下挟蛇矛冲在最前,组成了锥形阵势的锥尖部位,与敌相距数十步时,张飞忍不住大喝一声:“我乃渔阳都尉张南帐下司马张北,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出兵前刘备其实是关照过张飞“实则虚之”,交战不许自报名号,要等敌军自行认出他来,那样计策的后续诱敌效果才最好。

但张飞这厮,真到了热血上头的战场上,习惯的力量哪里忍得住?大哥不让自报家门,他灵机一动编造一个假身份,也要大吼一嗓子。

不吼不舒服斯基,这是写到张飞基因里的习惯。

对面最前头的一排乌桓骑兵,相距已经不到二十步,闻吼瞬间脑瓜子“嗡”了几秒,眼前金星未散,就被张飞接连挑落五六人,叛军登时气势一窒。

连带着张飞背后的亲兵,也因为对大吼的抗性更高、一贯有心理准备,所以大多顺利把遇到的第一个敌骑挑落马下。

汉军打出波30比0,瞬间把叛军士气打掉一截——除了张飞亲自刺杀的那五六个,其余都是被张飞的范围晕眩短暂晕住、亲兵补枪的。

随后两军彻底撞在一起,堵在谷口绞肉厮杀起来。张飞大呼酣战,双方的伤亡都很快开始上升。

只是刘备军中马少,骑兵本来就是挑选出来的精锐,而对面的敌军已经是打了一整天、体力士气都快衰竭了,所以总的来说,交换比轻松达到了一个能换七八个的程度。

半盏茶工夫的激烈厮杀,汉军骑兵死伤了十几个,乌桓兵伤亡已然过百。

“贼将可敢与我渔阳张北决一死战!”张飞虎吼连连,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但也让敌军司马卑骨嘟不敢轻易交锋,反而指挥左右主力团团往张飞的方向围裹上来,一时有些胶着。

“那才是叛军的将领吧?你们跟我来。”

赵云在远处,觑冷连珠数箭射死几个敌军骑兵,很快注意到了躲在后面指挥围攻张飞的卑骨嘟。

如今刘备帐下的骑兵一贯分为两股,胡汉各半。张飞带领的都是汉人骑兵,甲胄也高级一些,但只擅近战不太会骑射。赵云手下七八十人,都是乌桓突骑,配合少数汉人射手,轻甲劲弓、近战只配弯刀,只有赵云本人能够驾驭长枪。

来之前,刘备吩咐过不能自报姓名,赵云忠实执行了命令,他甚至在自己明晃晃的铠甲外面,还特地罩了一件破斗篷,免得一眼就被人注意到。

此刻他带着人始终在旁边迂回冷箭,混乱中也就没人注意到他。

“所有人,跟着我从河谷最左边迂回,看到那个指挥围攻张县尉的了么?冲进射程后,你们所有人对着那个方向乱射!”

赵云说着,把弓搭在鞍上,抄起坐了一盏茶时间冷板凳的长枪,瞅冷子就猫低身子冲刺了上去。

“噗嗤噗嗤”几声低调地轻响,不知不觉就在卑骨嘟侧翼撕开一个口子。

卑骨嘟莫名其妙觉得身侧一股寒意,回过神来,才发现居然另一队很低调的汉军骑兵,居然已经杀到他几十步之内了。

“怎么回事?这些汉人怎得跟我们乌桓人的战法如此相似?张将军起兵,不是全幽州的乌桓兵都已经跟着张将军走了么?汉军中怎么还有?这些卖乌求荣的乌桓奸!”

可惜,他刚动完这些念头,抄起弯刀想要抵御,赵云已经一箭射来,从卑骨嘟脸上贯目而入、贯耳而出。

“南匈奴左贤王于夫罗,奉天子明诏,来幽州剿灭叛军啦!匈奴精骑万骑随后就到!兄弟们杀啊!”

赵云看敌将坠马,连忙按主公之前的吩咐瞎喊一通乱敌军心。

“什么?难怪敌军中那么多骑射之士,是汉人皇帝调了别的胡兵来剿我们了!”没文化的乌桓兵瞬间人人自危,士气彻底崩溃。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4章 怒杀督邮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6章 赴常山 第6章 赴常山 第5章 水到渠成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第9章 市义 第9章 市义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1章 取信贾琮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2章 一鱼三吃,一功三立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3章 屁股决定立场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5章 这不是讹诈,是友好协商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7章 来将可留姓名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8章 你丫开自瞄挂了吧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19章 咱也是官了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0章 汉朝也有价格双轨制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1章 说服沮授-上 第22章 说服沮授-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3章 这点破事也想见陛下?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4章 洛阳纸贵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5章 本初以为如何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6章 谈笑袁本初,往来曹孟德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7章 好战略也要有好执行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8章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29章 省亲救难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0章 原来大吃大喝也是在为大哥办事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1章 代人捉刀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2章 不署名才是最大的扬名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3章 刘焉的赏识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4章 没有反贼杀害朝廷使者,咱就制造一股反贼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5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玄学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6章 征辟只是走走过程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7章 刘县令弃官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8章 钦定人教版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39章 上达天听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0章 过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干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费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2章 皇帝直接卖给个人买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3章 刘涿郡亦知世间有孔融耶?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4章 马蹄北去人北望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5章 我守居庸关,敌在八达岭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6章 虚实之法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7章 子龙!你抢我人头!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49章 一纸能抵十万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赶主线时间线)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宝秒到账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作者:浙东匹夫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灵帝西园租官,要切记租?租!毕竟租!因为只要你正好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就相当于直接租房租成了房东!租官租成了诸侯!因为,匡复匡扶汉室怎么能只靠埋头鏖战呢?立大功与买官并重、才是最效率的王道。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后,李俗先得对正直善良的主公通过一番战略忽悠才行。朔日的夜晚,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自然是月黑风高。。

第3章 什么?州郡两级领导都是反贼?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