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天作之合
饭厅外的露台上,两个曾经的好友紧紧地紧紧拥抱住对方。“原来是真的也可以二十年看不见。”弓翊感怀而发。这二十年,小津在国外,他在国内,他偶而出国留学剧场演出,也与小津的行程对不上,竟就这样,阴差阳错,二十年看不见。“二十年,弓翊哥哥我的每一天都在我心中。”覃小津地说。“我的小津“原来真的可以十年不见。”弓翊有感而发。。...

饭厅外的露台上,两个昔日好友紧紧拥抱住对方。

“原来真的可以十年不见。”弓翊有感而发。

这十年,小津在国外,他在国内,他偶有出国演出,也与小津的行程对不上,竟就这样,阴差阳错,十年不见。

“十年,弓翊哥哥每一天都在我心中。”覃小津说道。

“我的小津也每一天都在我心中。”

好在,十年未见,不是十年失联。那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适用爱情,也适用友情。

拥抱了长长的一段时间,方才放开彼此,一起靠着露台的白玉石栏杆说话。

“我推迟到下个月的音乐会,邀请你来做嘉宾吧!”

弓翊手扶栏杆,目光眺望远方。

远方的天空一碧如洗纤尘不染,近处的花园开满晚秋的花朵。

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晚秋的木芙蓉在金色的夕阳里为覃府花园增添了别样的光彩。

“好。”对于弓翊的邀请,覃小津答应得干脆。

覃小津的本意只是为朋友站台,在弓翊,他的初衷却是想要帮到小津。

毕竟听向清说,小津接下来要回国发展。自己如今在国内筝坛好歹有一定知名度,有自己牵线搭桥,外加云筝世家第三代传人的光环加持,小津的事业蓝图很快就能在国内铺开。

弓翊抛来的橄榄枝,覃小津欣然接住,这听在向清耳朵里,是一件乐见其成的事。

向清正从饭厅走出来,笑着对弓翊说道:“弓翊,你想得真周到,如果你不主动提出,我还要死皮赖脸跟你要来这个机会呢!”

向清已经走到二人中间去,叹一口气说道:“虽然古筝在民乐里是大头,可是和钢琴比起来,还是比较小众,前两年就有人统计,国内学习钢琴的琴童已经超过三千万,进入院校学习的每年就有二十万,古筝这几年算是民乐里普及最广的乐器,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学习古筝的琴童已有八百万到一千万的规模,但和钢琴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这也可以上升到整个民乐与西洋乐的一个普及度对比。”

“所以,”向清顿了顿,“在这个讲究流量的时代,受众越广曝光度越高流量就越高,流量高就意味着效益好。打造一个知名的演奏家,造一颗古筝界的明星,已经不能按大先生和姑奶奶他们那一套来了,他们太低调。咱们年轻人太低调,赚不到钱的。”

弓翊“噗嗤”乐了:“向清啊,你把小津当一件商品了。”

“我是小津的另一半灵魂,只是不住在小津的身体里而已。”向清说着扭头笑看了覃小津一眼,在她口若悬河的时候,他总是一副认真倾听却又事不关己的模样,不过向清不在意,因为对小津已经太熟悉太了解了。

“小津负责弹古筝,我负责做生意,如果小津既要弹琴又要搞营销,那他的琴艺一定不高。一个搞专业的人,他在专业以外的心思太多,那他的专业肯定到不了最高的段位,所以我和小津是天作之合。”

向清侃侃而谈的样子充满自信,仿佛给她一把刀她就能屠龙。

弓翊却说道:“如果你和小津是天作之合,那新娘子算什么?”

胸口突然被插了一把刀,向清却必须面不改色,但心里已经把弓翊骂了一百遍。没想到十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从笨嘴拙舌变成毒舌!

弓翊对向清的内心波澜当然无法感觉,他只是问覃小津:“怎么不见新娘子?”

“我让她先回酒店了。”覃小津答,一向淡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温柔。

“嚯,藏得这么严实。”弓翊打趣。

“婚礼那天你反正要见到的。”面对弓翊,覃小津的脸上难得一直带着微笑。

正说着,覃湖走出来,笑道:“向清,让你出来把人叫进去吃饭,你怎么自己还留下聊上了?”

“姑奶奶,这就来。”向清说着,三个人都动身向饭厅走去。

“回头我把我的经纪团队介绍给你,你和他们好好聊聊。”弓翊特意落在覃小津身后,对向清说道。

向清立即把适才在心里骂弓翊的话全部收回。

“够肝胆。”向清给了弓翊一个摈弃所有成见的笑容,她还正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和弓翊商量这件事呢。

弓翊内心的考虑却不只是站在兄弟义气的高度,而是站得更高:

可能有人学习古筝一开始就奔着这个民族乐器去的,但更多的人是对这项乐器感到陌生,弓翊小时候学古筝,就有邻居老爷爷敲门问他弹得是不是箜篌。

甚至很多老百姓对整个民乐都是排斥和鄙夷的,他们推崇西洋乐,觉得民乐不入流。

演奏家可以依靠个人魅力吸引老百姓的关注,扭转老百姓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因为喜欢这个演奏家,而去喜欢演奏家手上的乐器。

乐器和世上的物品一样,如果离开人,它就是死的,但演奏家却是活生生的。

让更多人因为演奏家爱上演奏家演奏的乐器,这就是演奏家的使命。

弓翊说道:“我是觉得咱们能够多造一个星出来,就多一份影响力,古筝的普及、民乐的普及就多一份力量。”

这正是覃湖教授一向教导他的学艺做人的原则:古筝界要团结,流派要团结,演奏家与演奏家之间要团结。

“相信我的能力。”向清保证道。

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这就是向清。

晚饭的饭桌上,气氛十分融合,每个人都在分享,关于古筝的,不关于古筝的,各种话题,畅所欲言,唯有覃小津安静地倾听安静地吃饭。

自己是客,覃家人都把更多的关注给了他,弓翊觉得冷落了覃小津有些过意不去,便主动八卦道:“小津的婚礼是安排在我们入住的那家酒店举行吗?”

“哪家酒店,有区别吗?”覃山海随口说道。

这个幼稚的臭小子为了和他赌气不但领证还要办婚礼,以为戏做足了,他就看不穿他?反正老太太宠着这个孙子,纵容这个孙子,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十年才归家,是要小心捧着他,以防他再次出走。

覃小津却说道:“不是的,要在覃家别墅举行。”

这话让向清和覃山海都愣住了。

覃小津低眉顺眼,补充道:“奶奶和姑姑都赞成的。”

向清内心嘀咕着:没必要吧!虽然放在哪里举行都是婚礼,可是放在覃家别墅有种登堂入室的感觉,令她不舒服。这还是不是假结婚了?

覃山海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是一脸郁闷责怪的表情。

桑教授笑着说道:“是的,我同意的,放在家里热闹。”

覃湖也笑道:“小津高兴就好。”

向清是打算在小津的婚礼上大做文章的,届时会有很多媒体,如果放在家里举行婚礼,不是连家里都曝光了?

覃山海素来低调,觉得搞艺术,凭作品说话,不喜欢这种炒作的风气。

他忍着气,说道:“婚礼都在家里举行,那你有没有打算结完婚以后就从酒店搬回家里住?”

这是一个父亲在向儿子低头。

可惜覃小津不领情:“婚礼以后,我和白荷直接搬去蓝花坞的老房子居住,蓝花坞的继承权已经归了我,我当然要过去守护属于我母亲的东西,毕竟我母亲没有丈夫,只有儿子,许多事情也只能靠我这个儿子去守护她。”

覃小津抬起头,带着抹嘲笑看着覃山海。

第七章 契约婚姻 第八章 白日见鬼 第九章 你太可怜我同情心太多 第十章 彩票 第十一章 彩虹屁 第十二章 不眠夜 第十三章 我们不需要了 第十四章 充场面 第十五章 见家长 第十六章 挚友 第十七章 婚纱店 第十八章 有筝名月牙 第十九章 天作之合 第二十章 秋月扬明晖,姐弟抖机灵 第二十一章 因为夜宵引发的 第二十二章 神奇的呼噜 第二十三章 向家 第二十四章 情敌谈话 第二十五章 发糖 第二十六章 恨嫁的金家姐妹 第二十七章 婚礼(一) 第二十八章 婚礼(二) 第二十九章 婚礼(三) 第三十章 婚礼(四) 第三十一章 这姻缘从借琴开始 第三十二章 向清醉酒 第三十三章 我有话对你说 第四十三章 你好,蓝花坞 第三十四章 新婚夜(一) 第三十五章 新婚夜(二) 第三十六章 路痴 第三十七章 小弟你好无赖 第三十八章 早餐 第三十九章 准备去游湖 第四十章 我不同意 第四十一章 我同意 第四十二章 掬星湖上 第四十四章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第十四章 爱心早餐 第四十五章 病中还种蓝花楹 第四十六章 这回忆这么痛 第四十七章 老房子 第四十八章 亲妈和亲姐 第四十九章 出发前,为你做一顿夜宵 第五十章 约会 第五十一章 我是赵丽颖 第五十二章 大驾光临 第五十三章 劳务费 第五十四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第五十五章 求婚 第五十六章 缺席音乐会 第五十七章 凌晨(一) 第五十八章 自控能力不好 第五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菜 第六十章 怎么敢向你打开我的世界 第六十一章 另类营销 第六十二章 同病相怜 第六十三章 大言不惭的古筝老师 第六十四章 哼 第六十五章 饭桌上的理性讨论 第六十六章 自证清白 第六十七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 第六十八章 女婿的绝佳人选 第六十九章 医院轶事 第七十章 儿子是个坑 第七十一章 棋子 第七十二章 真的吗?我不信 第七十三章 翡翠 第七十四章 还人情 第七十五章 游盛唐不夜城 第七十六章 送请柬 第七十八章 爱的发电 第七十七章 送请柬续 第七十九章 新婚贺礼,小津买的 第八十章 粉红男生 第八十一章 月子餐 第八十二章 一盏清茗 第八十三章 婚宴上刀光剑影 第八十四章 鱼肉也是肉 第八十五章 酒疯 第八十六章 喝醉了有个坏习惯 第八十七章 梦里寻他 第八十八章 母亲的怀抱 第八十九章 我不是冒险家 第九十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九十一章 同一条贼船 第九十二章 危机公关 第九十三章 烤鱼VS烧烤大虾 第九十四章 幸福的食客 第九十五章 登徒子 第九十六章 绿帽子 第九十七章 变色龙 第九十八章 闺蜜 第九十九章 踢馆(一)
筝爱一心人

筝爱一心人

作者:李子谢谢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云筝大师覃川离世,筝界震动,海外飘泊二十年的孙子覃小津归国吊丧,风雨夜浪漫邂逅了寒门筝童刘浪和他的母亲白荷……覃小津:突然想当别人继父了,肿么办?(书友群:769855957)两个手机同时响起。。

第六章 任性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