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八章 婚礼(二)
白荷体会着(覃小津手上的力道,望着他眼里露着的一丝警告,都忍从心底里笑了出:他在想什么?她都太大的人了,么会矫情的话?这几天她但是是跟他演了一出“欲迎还拒”。白荷名副其实能听到自己内心那个魔幻的笑声,却面上却而已浅浅淡淡一个微风拂来的笑白荷俨然能听见自己内心那个魔幻的笑声,然而面上却只是浅浅淡淡一个微风拂面的笑容。。...

白荷感受着来自覃小津手上的力道,看着他眼里露出的一丝警告,忍不住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他在想什么?她都多大的人了,难道还会矫情?这几天她不过是跟他演了一出“欲迎还拒”。

白荷俨然能听见自己内心那个魔幻的笑声,然而面上却只是浅浅淡淡一个微风拂面的笑容。

这个笑容不由让覃小津看得有些怔了:今夜的白荷似乎比往日美得有些过分了——

韩式唯美新娘妆与白荷的气质完美契合,自然的唇色,庄重典雅的淡妆,弯月淡眉,轻扫腮红,简单的盘发上一条雪白长纱搭配一顶珍珠皇冠,竟将白荷烘托得无比优雅脱俗。

他看着眼前的这份美不知不觉就陷落其中……

当那道修长的黑与那道优雅的白被一个吻搭成一道美妙的弧线,舞台上光影炫目,仿佛有无数道彩虹烘托着那黑与白的人间底色。

掌声、笑声、欢呼声……人们纷纷掏出手机记录那唯美的画面,摄影师、媒体记者的镁光灯更是闪个不停。

站在舞台一侧的覃浪花不由看得呆了,脸上是傻傻的笑容。

覃浪伸出手遮在了妹妹的眼睛上:这种画面小孩子不宜观看,他的眼睛却看得目不转睛。

覃浪的手很快被覃浪花扒拉开,她继续神往看向亲吻的两人,嘴巴比原来咧得更开了……

台下,在一张张欢呼的笑脸中,覃湖一边鼓掌,一边和旁边的桑教授交换了一个含笑的眼神,继而转过头,视线越过覃山海,与坐在另一边同样鼓掌的弓翊交换了一个热情含笑的眼神。

覃山海:“……”

姐姐为什么不也看他一眼?其实此刻他也有点开心呢!但是他的笑绝对不会是发自内心的,而只是被周围欢笑的人群给传染了。嗯,有科学表明,笑是可以传染的!

在所有的笑脸中,有一张想哭的脸就显得特别突出了。

和旁边笑得欢畅的向前高金娴夫妇比起来,向清严肃的面孔就充满了浓郁的忧伤。

但在父母投过来的关心的目光里,向清立马挤出笑脸,跟着大家一起鼓掌,只不过这掌鼓得有些意兴阑珊而已。

………………………………

演奏盛会无缝对接婚礼。

白荷换好晚宴礼服回到婚礼现场时,覃小津正和覃山海、覃湖一起在台上演奏云筝代表曲目。

这首曲子是覃川老先生生前创作,其间蕴含了云筝极具特色的演奏技法和旋律特点。

覃湖坐在舞台中央,一边是弟弟覃山海,一边是亲手抚养的侄子覃小津,三人合奏,珠联璧合,给现场观众带来了十分震撼的视听盛宴。

白荷找到坐在观众席前排的覃浪和覃浪花,刚一坐下,覃浪花就从位置上溜下来,想要坐到她怀里。

覃浪提醒道:“浪花,你坐在妈妈怀里,会把妈妈的礼服弄皱。”

覃浪花爽快笑道:“那好吧,我还是坐哥哥怀里吧。”

覃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当覃浪花爬上覃浪膝头时,覃浪明显露出负荷不了的表情:妹妹似乎又重了!

白荷正微笑看着两个孩子,就听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弟妹也是古筝演奏家?”

白荷回头,见是一个比覃小津略长的年轻男人,虽然不是覃小津那种俊秀玉面,却也温厚含蓄,让人看一眼便很舒服的气质。

“你是……”白荷问道。

“我叫弓翊,是小津的好朋友。”

“哦,没听小津提过。”白荷如实说道。

弓翊怔了怔,继而笑道:“我也是初次见到弟妹。”

覃小津一直将这位新娘子藏到婚礼上才让他见到庐山真面目,总让弓翊有些不好的猜测:不是这位新娘子太拿不出手,就是怕他不小心惦记,如今看来是后一种了。

也对,小津看上的人怎么可能拿不出手呢?

“弓先生叫我白荷就可以了。”白荷礼貌说道。

在别人眼中,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在她,却是契约婚姻里必走的流程罢了。她是知情人,自然知道自己当不起这声“弟妹”。

“小津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我还是叫你弟妹好了,”弓翊也是谦谦君子,彬彬有礼,“弟妹也是古筝演奏家吗?”

弓翊想着小津毕竟在海外发展了十年,海外不乏从国内走出去的民乐演奏家,只不过不在国内筝坛享有盛名罢了。与小津走入婚姻的女人,必定也是一个弹古筝的,琴瑟和鸣,夫唱妇随,方能成就一段“筝坛伉俪”的佳话。

然而,白荷却笑着说道:“我不是古筝演奏家,我压根儿就不会弹古筝。”

她这辈子在认识覃小津之前,对古筝的认知仅限于儿子覃浪那台廉价的杂牌古筝。

弓翊颇为意外:“不知道弟妹从事什么职业?”

“我是个坐家,毕业于家里蹲大学。”白荷斯文有礼的笑容一下子就迷惑了弓翊。

“哦,弟妹是个作家,”弓翊差点要拱手说出“失敬”两个字,“家里蹲大学是位于哪个国家?”

“中国。弓先生,我还有事,先告辞了。”白荷说完就赶紧站起身来,她觉得弓翊疑惑的神情充满无辜,让她心里生出一丝罪恶感。

家里蹲大学位于中国哪个省市?怎么从来没听过呢?

弓翊的脑子一时短路了。

弓翊看着白荷和两个小孩子交代了些什么就离开了,红裙的背影像一株移动的美人蕉。

“两个小朋友认识新娘子?”弓翊对这个神秘的新娘子实在有些好奇,忍不住向两个花童打听起来。

“当然认识,她是我妈妈。”覃浪花笑着说道,圆圆的大眼睛透着水汪汪的目光。

“你妈妈?”弓翊吃惊了。

“也是我妈妈。”覃浪补充道。

弓翊凌乱了。

“你们几岁了?”弓翊又问道。

“我九岁了。”

“我五岁,比哥哥小四岁,四用英语说就是‘four’,叔叔你知道吗?”

不放过任何机会显摆自己的知识储备,是覃浪花的一大癖好。看,简短一句话,她已经展现了自己的数学以及英语技能。

弓翊此刻在内心飞快计算着:

覃小津出国的时候是十九岁,出国十年就有了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五岁,也就是他出国第二年就遇到了这位新娘子。不对,应该是出国第一年就遇到了新娘子,以最快的速度在第二年生下孩子,这样才能在十年后回国的婚礼上有一个九岁的孩子。

十九、九、五、十、二、一……用英语来说就是nineteen、nine、five、ten、tow、one……

在古筝上就是十九弦、九弦、五弦、十弦、二弦、一弦……

和那个小女孩比起来,他除了英语和数学,还多了一样技能,就是古筝。

“叔叔,你怎么了?”覃浪花伸出手在弓翊眼前晃了晃,关切问道。

弓翊回神:“……”我魔怔了!

第七章 契约婚姻 第八章 白日见鬼 第九章 你太可怜我同情心太多 第十章 彩票 第十一章 彩虹屁 第十二章 不眠夜 第十三章 我们不需要了 第十四章 充场面 第十五章 见家长 第十六章 挚友 第十七章 婚纱店 第十八章 有筝名月牙 第十九章 天作之合 第二十章 秋月扬明晖,姐弟抖机灵 第二十一章 因为夜宵引发的 第二十二章 神奇的呼噜 第二十三章 向家 第二十四章 情敌谈话 第二十五章 发糖 第二十六章 恨嫁的金家姐妹 第二十七章 婚礼(一) 第二十八章 婚礼(二) 第二十九章 婚礼(三) 第三十章 婚礼(四) 第三十一章 这姻缘从借琴开始 第三十二章 向清醉酒 第三十三章 我有话对你说 第四十三章 你好,蓝花坞 第三十四章 新婚夜(一) 第三十五章 新婚夜(二) 第三十六章 路痴 第三十七章 小弟你好无赖 第三十八章 早餐 第三十九章 准备去游湖 第四十章 我不同意 第四十一章 我同意 第四十二章 掬星湖上 第四十四章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第十四章 爱心早餐 第四十五章 病中还种蓝花楹 第四十六章 这回忆这么痛 第四十七章 老房子 第四十八章 亲妈和亲姐 第四十九章 出发前,为你做一顿夜宵 第五十章 约会 第五十一章 我是赵丽颖 第五十二章 大驾光临 第五十三章 劳务费 第五十四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第五十五章 求婚 第五十六章 缺席音乐会 第五十七章 凌晨(一) 第五十八章 自控能力不好 第五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菜 第六十章 怎么敢向你打开我的世界 第六十一章 另类营销 第六十二章 同病相怜 第六十三章 大言不惭的古筝老师 第六十四章 哼 第六十五章 饭桌上的理性讨论 第六十六章 自证清白 第六十七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 第六十八章 女婿的绝佳人选 第六十九章 医院轶事 第七十章 儿子是个坑 第七十一章 棋子 第七十二章 真的吗?我不信 第七十三章 翡翠 第七十四章 还人情 第七十五章 游盛唐不夜城 第七十六章 送请柬 第七十八章 爱的发电 第七十七章 送请柬续 第七十九章 新婚贺礼,小津买的 第八十章 粉红男生 第八十一章 月子餐 第八十二章 一盏清茗 第八十三章 婚宴上刀光剑影 第八十四章 鱼肉也是肉 第八十五章 酒疯 第八十六章 喝醉了有个坏习惯 第八十七章 梦里寻他 第八十八章 母亲的怀抱 第八十九章 我不是冒险家 第九十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九十一章 同一条贼船 第九十二章 危机公关 第九十三章 烤鱼VS烧烤大虾 第九十四章 幸福的食客 第九十五章 登徒子 第九十六章 绿帽子 第九十七章 变色龙 第九十八章 闺蜜 第九十九章 踢馆(一)
筝爱一心人

筝爱一心人

作者:李子谢谢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云筝大师覃川离世,筝界震动,海外飘泊二十年的孙子覃小津归国吊丧,风雨夜浪漫邂逅了寒门筝童刘浪和他的母亲白荷……覃小津:突然想当别人继父了,肿么办?(书友群:769855957)两个手机同时响起。。

第六章 任性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