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23章 姑娘变了
但在那蔽塞的小镇上,她与温婵但是豪无障碍的结起了好朋友。温婵天生一副柔弱之态,又怯生生并不大话语,与自幼便被人捧在手心里,性子潇洒飞扬的,且眼里进严禁半点沙子的张盈截然不同。张盈便总以她的保护人自诩,无论去哪儿,总把她带在身旁。为了照料她的自尊温婵天生一副娇弱之态,又怯生生不大言语,与自小便被人捧在手心里,性子洒脱飞扬,且眼里进不得半点沙子的张盈截然不同。。...

但在那闭塞的小镇上,她与温婵还是毫无阻碍的结成了好朋友。

温婵天生一副娇弱之态,又怯生生不大言语,与自小便被人捧在手心里,性子洒脱飞扬,且眼里进不得半点沙子的张盈截然不同。

张盈便总以她的保护人自居,不管去哪儿,总把她带在身旁。

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她还让丫鬟们称她表姑娘。

她倒也知礼,处处皆顺着她。

临近回京的日子,张盈越发与她难舍难分。

温婵终日红着眼眶,看向她时目光凄凄怨怨,但凡提到让她回去,她便脸色煞白颤抖不止。

张盈不忍心,便去求肖氏。

肖氏不肯。理由是没有个好名目可以将她长期放在府里安置。何况,她觉得张盈的心肠也未免热过头了。

且温婵还有继母,又不是家里完全没了人,这样也名不正言不顺。

张盈又去求张解。

张解熬不过她苦缠,思前想后,便就说服肖氏,商量后做出了以族亲之名带温婵回京师,替她亡父教养她的决定。

说到底张府不缺她这口吃的,多养个把亲戚不在话下。

何况她又是个女儿家,来日总归要嫁出去,张家最多也就赔她一副嫁妆而已。只要女儿高兴,些许钱财,又算得了什么呢?

温婵继母嚣张如斯,他们若不伸手,难道真等着看她被折磨死吗?

于是着人带了厚礼到温家。

温婵继母巴不得把她送走,好把她的嫁妆留给儿子,又得了张家的礼,哪有不同意的?

然而温婵的心思,其实从来没有简单过。

她所受的苦,是切身之苦,是不算计就得承受命运摧残。

所以她目标明确,把事情做得又狠又绝。

就算后来几年她张盈在宫闱与内宅看得阴谋再多,心里再透通,可终归因为缺少一股她那种死命逼出来的狠绝,而死在她手下。

屋外飞鸟扑腾着翅膀上了屋檐,穿堂风带来一丝微凉,扑在人眼里心上。

也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保证不再吃零嘴儿了。”

哼哼叽叽的童音响起来,小胖子愁眉苦脸地,心里的挣扎全写在脸上。

沈羲拿扇柄戳了戳他的小鬏鬏:“当真?撒谎可是会被狗**后跟的哦!”

沈梁眉头耸起来,更加纠结了。

沈羲站起来,环顾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他跟前,弯下腰道:“打明儿开始,每日早饭后到我房里来,我教你认字。学好了,就有吃的。学不好,就别想吃!”

沈梁眼里一亮,然后猛点头!

沈羲揉了揉他脑袋,笑起来。

正月里他已满了五岁,这个年岁已可以启蒙了。

反正如今进家学去也少不了麻烦,倒不如她先自己教着,等到大点儿再正式入学也无妨。

她这个世族出身的小姐,教个把小孩子应还是不成问题的!

出了后罩房,裴姨娘忽然追着到了角门下,冲她深施一礼,没说什么,但看模样却像是要哭了。

沈羲不知道缘故,也不好说什么,虚扶了一把便就继续往前走了。

等进了穿堂到了内院,珍珠终于也忍不住说道:“姑娘今儿怎么对四爷改态度了?

“之前您不是说他是庶子,是妾生的,跟咱们不是一路的么?您还不让四爷来见您……”

她真是好奇极了,也顾不上什么逾矩不逾矩了。

沈羲停步转身望回来。

原主还说过这种话?

她打量着像是憋了满肚子话似的她,约摸有些了然。

难怪前几日都不见沈梁露面,合着是原主下的命不让他来。

之前还当原主只不过脑子笨些,如今看来,这态度也很有些问题。

不管沈梁是嫡出还是庶出,二房都只有他们姐弟俩了,这个时候不赶紧抱团对外,还去理论嫡庶什么的不可笑么?

她虽然看人也会先打探出身,但也得分什么处境。

原先他们张府地位殊然,为保自身利益,尊卑阶级不当回事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下不同,院里这几个人,少谁都是不行的。

裴姨娘作为丈夫与主母都死了的一个妾,上头又只有个不顶用的嫡女,完全可以在当时离府之后,自行设法寻找出路,但她并没有。

她若有所图,则要么图身份地位,要么图实际利益。

沈祟信都死了,她地位也就这样了。

来日就算沈梁金榜题命,荣耀也还是得挂在死去的胡氏头上。

眼下二房只剩个空架子,还被自家人鄙视欺凌。

而且二房确实没留下什么值钱物事,就算胡氏的嫁妆还在大库锁着,那也只是沈羲有份,沈梁分不到,她自然也无利可图。

她与原配所生的沈羲原本应有的冲突矛盾,也就因为这些现实而化为乌有。

她诚然不会因为当年对温婵那一救而再轻易相信一个人,却也不会因为被温婵那一害,而失去正常思考的能力。

“我别的话你们都不记,偏这些记得清楚。”

她似笑非笑说道,粉饰着她心中的疑问。

珍珠见多了以往她气怒的样子,眼下倒被她这神情弄得心下生怵起来,忙说道:“奴婢多嘴该罚。

“奴婢本也猜想姑娘定是一时气头上才如此的。到底原先在杏儿沟,姑娘待四爷是极好的,还常让姨娘多顾着四爷,少顾着您这边的。”

在杏儿沟还是好的,反倒回了府又起夭蛾子了?

沈羲对着光秃秃的院子凝起眉来。

原主耳根子软,又头脑简单,难不成是府里有人挑唆?

“姑娘,咱们还要去哪儿么?”

这是今儿第二次见她出神了,珍珠又提心吊胆起来。

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两日她一见她沉默就不由心生敬畏,仿佛她身上自有一股能震慑人的威压,举手投足间就充斥了周身。

第007章 上房有请 第008章 你病好了? 第009章 认罚也行 第010章 打了没有? 第011章 有母如此 第012章 你怨我么? 第014章 还有嫁妆 第015章 这个蠢货! 第013章 有件小事 第016章 快给我审! 第017章 出大事了 第018章 反正她蠢 第019章 我真为难 第020章 慢走不送 第021章 当家作主 第022章 两只兔子 第023章 姑娘变了 第024章 太欺负人 第025章 登门造访 第027章 太不甘心 第026章 欲擒故纵 第028章 相依为命 第029章 青梅竹马 第030章 你长高了 第031章 泥人在哪? 第032章 姑娘出门 第033章 妯娌难缠 第034章 沧海桑田 第035章 显赫人家 第036章 血腥王朝 第037章 吃我豆腐 第038章 树下的人 第039章 不能留你! 第040章 手怎么了? 第041章 珠花好看 第042章 不许说她! 第043章 兴师问罪 第044章 放马过来! 第045章 我很贱吗? 第046章 真好算盘 第047章 大义勇者 第048章 他死了吗? 第049章 这笔钱呢? 第050章 不期而遇 第052章 梅纹簪子 第051章 权衡之后 第053章 替她出气 第054章 斯人已逝 第055章 怎么是他? 第056章 先生您好 第057章 谁是幌子 第058章 什么来历? 第059章 别粘着我 第060章 因为脚疼 第061章 心怀鬼胎 第062章 怎么得手? 第063章 疑心顿起 第064章 信得过你 第065章 您这么好 第066章 是谁干的? 第067章 救救姑娘 第069章 她很单纯 第068章 心机不浅 第070章 领月钱了 第073章 一口大锅 第071章 吸点教训 第072章 真是绝配 第075章 来栽赃啊 第074章 碰死好了! 第076章 如何善后 第077章 不识好歹 第079章 内宅堪忧 第078章 祸事来了 第080章 贵族格调 第081章 没好男人 第082章 贺兰大人 第083章 眼有杀机 第084章 特权太盛 第085章 抢我女人? 第087章 真识时务 第088章 究竟是谁? 第086章 父子心机 第089章 太顽皮了 第090章 你蹭吃吗? 第091章 发了笔财 第092章 是表少爷 第093章 谁的嫌疑 第094章 真小狐狸 第095章 岂有此理 第096章 一针见血 第097章 出了事了 第099章 灯不省油 第098章 狮子开口 第100章 想要考我?
锦庭娇

锦庭娇

作者:青铜穗 类别:豪门恩怨 综合评分 100

本来奔着复仇而来,没想起除了复仇,这一世除了着仅都属于她的精彩的篇章……当她心满意足做回了高门贵女,某人却突然间阴恻恻在她耳畔呢喃:欠我的帐,不准赖!——————全文无异能,望总所……腊月十五早上是香火旺日,晨光还未曾完全降临燕京大地。。

第003章 你来抢吧! 2022-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