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49章 这笔钱呢?
总不可能会因为救赫连人而死,连私产都让朝廷给抄走了吧?她地说:“父母亲了世时,咱们二房的帐簿你那里可还曾有?”从各方迹象可以看出,裴大太太后来即使也不是胡氏的左右手,也必定是她的心腹妥妥毫无疑问。因为帐簿什么的,所以也在她手上。听见她说要帐簿,裴大太太便把所以帐本什么的,应该也在她手上。。...

总不可能因为救赫连人而死,连私产都让朝廷给抄走了吧?

她说道:“父母亲在世时,咱们二房的帐簿你那里可还曾有?”

从各方迹象来看,裴姨娘当时就算不是胡氏的左右手,也必然是她的心腹妥妥无疑。

所以帐本什么的,应该也在她手上。

听到她说要帐本,裴姨娘便把头抬起来,半张着嘴愣愣看了她半晌,然后道:“帐簿?”

“对。”沈羲清着嗓子,抿了口茶,“我也得学着母亲怎么管家理财的了,不是吗?”

裴姨娘哦了一声,连忙放下针线站起来,走出房门回了房去。

不到片刻,便就抱着个方方正正的小包袱回了来。

“这是原先太太在时留下的帐簿,虽说应该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但我识字不多,也不知道究竟要紧不要紧,倒是都带在了身边。

“还有两本就是姑娘原先记着的帐,我也一并收起来了,姑娘既要看,便拿去吧。”

包袱因为包得太久,四角都磨白了。

沈羲将之打开,随手翻了翻,果然都是当初胡氏留下来的私产簿子和部分流水帐。

其中两本记得稀里胡涂,字迹也不似前几本,想来便就是原主的笔迹了。

此外还有几张夹在胡氏流水帐里的誊抄的单子,竟然还是胡氏的嫁妆单子。

略略看下来,光是压箱的银子就有六千两。此外还不包括家俱古董,金银首饰,漆器绸缎什么的,算算倒是万两还远远往上了。

对于京师一般官户来说,这样的嫁妆已很拿得出手。

不过物产虽然丰厚,单子上可赚利润的田产却是没有。

想来因为胡家离京遥远,当时也顾不上置这些。

而他们去赴宴的庄子,以及青石镇上的庄子宅子,想必应是婚后二人赚下的家产。

这么一大笔家产不知了去向,可是件大事!

为免问多了引得裴姨娘起疑,她这里把她打发回房休息,才在灯下看起帐来。

这灯便亮到凌晨才灭。

纪氏此番吃败,心头郁闷自不必说。

但是她也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她就不信区区一个沈羲,即便是这次占了赢面,日后就没有栽到她这个当家太太手里的时候!

眼下先把长房给弄出京师才为要紧。等手里掌家大权保住了,再收拾起二房来,岂不是眨眨眼的事。

但是黄氏显然并不可能如她所愿,在近期离开京师。

这日早饭刚过,丁氏就着人传信过来,说是要过府来串门。

黄氏闻讯立刻着林嬷嬷去准备茶点,盼望着丁氏能早些到。

虽然说那日在刘府,刘夫人面前压根没机会说上话,沈崇义调回京师的事是没什么指望了,那位尊贵的韩老夫人的面也没曾见着,但所幸是沈歆的婚事有了点眉目。

上回丁氏说过的杨家女眷,昨儿就在丁氏的引荐下与她和沈歆见了面。

杨家老太太因为正重病中,说不准什么时候辞世。

而杨公子早届适婚之龄,杨夫人为了赶在老太太临终前给儿子完婚,因此心情也是急切。

见到眉目娟秀的沈侍郎府上的大千金,杨夫人倒还是挺满意的。

丁氏当仁不让地就成了媒人。

那日黄氏从刘府先告辞,而丁氏就与杨夫人同道,拐去杨府里坐了坐才离开。

拓跋人婚配向来利索,倘若有意,双方便行议婚,前后往往不过三月,迟则不超半年。

当然,娃娃亲例外。

黄氏早前听说杨府情况已是满意,自与与杨夫人见过面之后,看到她那身气派果不输人,自然也就更满意了。就是不知道丁氏这几日谈的怎样?

但是早饭后天色却眼见着转阴了,到了午前,几道响雷过后,天空又飘起细细密密的毛毛雨来。

“今年雨水倒比往年多些。”

珍珠端着洗好的衣裳,站在廊下忧愁地望着湿漉漉的天空。

这忽然间变了天,可让她怎么晾衣才好。

屋里伏案的沈羲抬头,闻言扬了扬眉。

她也觉得今年雨水多,燕京大地地处北方,春天里的雨是没有南方那么多的。她记得那会儿肖氏还常叹息,说江南的春天像窖藏多年的醇酒,走进去能醉倒人。尤其是烟雨天,会让粗鲁的村妇也染上几分温柔。

她合起手下帐簿,起身走出来。

“姑娘上哪里去?”珍珠连忙将铜盆交给元贝。

沈羲边说边往外走:“去抿香院看看。”

出了门顺着廊子往前走,便就迈进了西跨院。

西跨院北面月洞门进去,就是大门紧锁的抿香院。

这几日她先将胡氏记下的流水帐看完,再对照了一番帐簿,看完竟是让人无语。

除去胡氏的嫁妆锁在公中大库抛开不管,二房这些年,竟也积攒了不少家当。

光是存在钱庄的银票就有两万两,此外还有古董四十余件,玉器摆件二十余件,字画若干,以及胡氏的首饰头面,有一尺见方的铜匣三箱。

再还有京郊的一处五百亩地的庄子,以及南郊青石镇上一片两百亩的庄地,以及一座两进小院儿。

这七七八八算下来,难怪乎珍珠当初说二房殷实了。

可是如今他们手上的,除去部分首饰头面与古董字画是胡氏嫁妆,在他们身亡之后已经清出来锁进库房之外,便已经所剩无几。

尤其是存在钱庄的银子,和田产宅子,都不知所踪,原主记的帐目也是乱七八糟,根本就对不上。

但是能够肯定的是,至少在他们搬去杏儿沟的时候,这些东西还在他们手上的。

所有帐目上也从没有沈若浦没收他们家产的记录。

从种种迹象看,也不存在沈若浦抢夺他们财产的可能。

原主的帐目只记到他们去杏儿沟的第二年夏天便就没了。

从上面登记的名目来看,并不是她人懒不曾往下记,而是到后头已经没法往下记了。

因为所有的物件只出无进,而流出的原因,要么是日常开销,要么是田庄与宅子所须,有些则是压根没记。

这就使人纳闷了,这么大的家当,是足够让他们过的很舒服的。

为什么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全部流出不知其踪了?

第007章 上房有请 第008章 你病好了? 第009章 认罚也行 第010章 打了没有? 第011章 有母如此 第012章 你怨我么? 第014章 还有嫁妆 第015章 这个蠢货! 第013章 有件小事 第016章 快给我审! 第017章 出大事了 第018章 反正她蠢 第019章 我真为难 第020章 慢走不送 第021章 当家作主 第022章 两只兔子 第023章 姑娘变了 第024章 太欺负人 第025章 登门造访 第027章 太不甘心 第026章 欲擒故纵 第028章 相依为命 第029章 青梅竹马 第030章 你长高了 第031章 泥人在哪? 第032章 姑娘出门 第033章 妯娌难缠 第034章 沧海桑田 第035章 显赫人家 第036章 血腥王朝 第037章 吃我豆腐 第038章 树下的人 第039章 不能留你! 第040章 手怎么了? 第041章 珠花好看 第042章 不许说她! 第043章 兴师问罪 第044章 放马过来! 第045章 我很贱吗? 第046章 真好算盘 第047章 大义勇者 第048章 他死了吗? 第049章 这笔钱呢? 第050章 不期而遇 第052章 梅纹簪子 第051章 权衡之后 第053章 替她出气 第054章 斯人已逝 第055章 怎么是他? 第056章 先生您好 第057章 谁是幌子 第058章 什么来历? 第059章 别粘着我 第060章 因为脚疼 第061章 心怀鬼胎 第062章 怎么得手? 第063章 疑心顿起 第064章 信得过你 第065章 您这么好 第066章 是谁干的? 第067章 救救姑娘 第069章 她很单纯 第068章 心机不浅 第070章 领月钱了 第073章 一口大锅 第071章 吸点教训 第072章 真是绝配 第075章 来栽赃啊 第074章 碰死好了! 第076章 如何善后 第077章 不识好歹 第079章 内宅堪忧 第078章 祸事来了 第080章 贵族格调 第081章 没好男人 第082章 贺兰大人 第083章 眼有杀机 第084章 特权太盛 第085章 抢我女人? 第087章 真识时务 第088章 究竟是谁? 第086章 父子心机 第089章 太顽皮了 第090章 你蹭吃吗? 第091章 发了笔财 第092章 是表少爷 第093章 谁的嫌疑 第094章 真小狐狸 第095章 岂有此理 第096章 一针见血 第097章 出了事了 第099章 灯不省油 第098章 狮子开口 第100章 想要考我?
锦庭娇

锦庭娇

作者:青铜穗 类别:豪门恩怨 综合评分 100

本来奔着复仇而来,没想起除了复仇,这一世除了着仅都属于她的精彩的篇章……当她心满意足做回了高门贵女,某人却突然间阴恻恻在她耳畔呢喃:欠我的帐,不准赖!——————全文无异能,望总所……腊月十五早上是香火旺日,晨光还未曾完全降临燕京大地。。

第003章 你来抢吧! 2022-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