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50章 不期而遇
原主身边后来仅有裴大太太与珍珠元贝,其余的逃的逃了,走的走了,看得出,这几个人是始终跟着着她的。那就是没曾离开了过,原主必定也对该非常信赖,的话,会会是她们做了手脚,将钱席卷一空了?沈羲也没任何证据直接证明是或也不是。但她会思考。的话是裴大太太,的话当既然是没曾离开过,原主必然也对其十分信任,那么,会不会是她们做了手脚,将钱卷走了?。...

原主身边当时只有裴姨娘与珍珠元贝,其余的逃的逃了,走的走了,看得出来,这几个人是一直跟随着她的。

既然是没曾离开过,原主必然也对其十分信任,那么,会不会是她们做了手脚,将钱卷走了?

沈羲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或不是。

但她会思考。

如果是裴姨娘,那么当所有家产会被她坑走了的话,而且面对的又是那么个毫无心计城府的嫡女,她为什么还带着沈梁留在她身边?

有了那么一大笔家当,她变卖成现钱,随便跑去哪里过活不好吗?还不必在她面前拘着身份。

所以裴姨娘是不可能的,她相信她也没有这个能力。

珍珠元贝就更不可能了,既然裴姨娘没嫌疑,且她又不比她们笨,知道她们有异心,要压住她们还是不难的。

而且这些虽是二房私产,短短几年便没了,沈若浦也不可能不过问。若是捉到,还能有她们的活路?

如此一来,家产的下落就成了不解之谜,那么多些东西,总不成凭空被风吹走了吧?

当然,不排除还有些物件是还留在抿香院的。

那毕竟是二房的地盘,当年她去杏儿沟守孝,也不见得把所有家当全带上。

所以她得来一探究竟。

西跨院因为住的人少,本来就冷清,眼下整个院子沐浴在春雨里,四面显得越发安静起来。

她看了看四下,而后冒雨绕到院子西面,凑近墙上的镂花窗往里头张望起来,就算雨粉纷纷扑进脖子里,她也无暇顾及。

院子内还算看得上眼,想来定期也还是有人收拾的。

只是借着春光,镂花窗内一株木槿猛长,已经将视线挡去了一半。

她扶窗踮脚,看到通往内院的雕花门却是敞开着的,门廊下长出几蓬青翠的蒿草。

而开启的门内也露出两尺宽一道缝,使人能见到里头的门窗皆打开着,——这样的季节,为防发霉,各处大多都将门窗敞开透气。

但是这样一来,便也说明院子里还留有值钱物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至于锁进大库——那除非是沈若浦成心占有,否则在二房门面都撑不起来的情况下,并且原主又没主动提出让他代管,他不会这么做。

其实再想想,就算他们还有余钱,后来这一年多的窘迫,也不至于不会回府来取。

到了囊中羞涩的地步,回来拿二房的私产,沈若浦难道能拦着不让她拿?

就是如今锁在大库里的胡氏嫁妆,她要拿也是能拿的。只不过原主将好好的家当败落成那样,要想随意取回来,沈若浦必然已不会松口就是了。

雨水将她额发打湿,贴在额角痒痒地。

她顺手一掠,却发现手背上已碰不到雨了,再一抬头,便看到不知几时挡在她头顶的一把伞!

她屏息半瞬,倏地转身。

面前男子安静沉凝,一身白衣,如同春雨里一座玉雕。

他的胳膊一半已被打湿,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怎么连伞也不打?”林霈也仿佛才回神,扬唇笑着,抬手去帮她掠发,“回头可又着凉了。着了凉,可又要嚷嚷着不肯吃药了。”

他分明也还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但是眼下这模样看上去,却像是极会照顾人的样子。

沈羲没有忘记那对小泥人,不愿与他有过多牵扯,于是避开他的手,略略垂着首。

上次他们走后,她自然也从丫鬟们嘴里旁敲侧击出他的来历。

京师新贵林家的大公子,文武双全的少年英才。与沈歆青梅竹马,但因为八字不合,所以并没有成为一对。

只是不明白身为长房客人的他,为何总与她这不相干的人不期而遇。

“还是那样的臭脾气。”他摇头,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神情瞧着轻佻,但实际又并无轻浮之意,反倒像是含着丝宠溺。

他说完将伞递过来:“既不肯让我打,你便自己拿着。只别淋着了就好。”

沈羲望着又伸到头顶来的伞,眉头愈发皱得紧了。

前次她尚且还能有心思与他周旋,今日在这地方遇上,她却是没有那份心情了。

也不知他是如何到得这里的,而且凭他与长房的关系,回头把这事跟他们透露的机率有多高?

虽然严格说来这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她独自冒雨在这里偷窥旧宅,不是太诡异了吗?

她下意识透过他肩膀看向后头。

他竟然发现了,带着些没好气,笑说道:“不用看了,没有人。”

沈羲瞥了眼他,对着墙角杂草清了下嗓子。

然后垂着头,从他身边绕过,直接上了台阶。

林霈忽然转身冲着她背影道:“我给你带茶叶来了。放在你院里。”

她又不稀罕他的茶叶,巴巴地送来做什么?让沈歆知道,不过给她徒添麻烦而已。

她继续走她的路。

他无奈跟上来,与她并肩道:“过两日天晴了,我们去踏青吧!”

踏青?眼下她正一堆的事情,哪有心思踏青?

她还是没有理会,抬步出了月洞门。

他停在后头说道:“马上清明节了,听说杏儿沟里桃花杏花都开得不错,也许你有兴趣去看看!”

沈羲倏地停步。

杏儿沟?

是了!

眼下正将清明时节。

她父母双亡,按理清明节期是应该去扫墓的。

往年她就在杏儿沟自不用说,就算今年她回府了,可是不去扫墓,合适吗?

就是旁人不说,沈若浦不说,她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沈崇信夫妇为了救赫连人而死,而她身为赫连人,借着他们女儿的身体,流着赫连族人的血,让他们夫妇所在意的人能够过得安康稳定,能够扬眉吐气,并且代替原主尽尽余下的孝道,不是极为应该的吗?

何况,她清楚记得那日裴姨娘曾说过杏儿沟距离青石镇不远——

青石镇……

沈崇信救下的那位侍卫曾经就在青石镇上他们的宅子里藏着。

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关键还有那座宅子——她如今疑惑的就是这些,那宅子里如今住的究竟是什么人?二房那么大笔家产是怎么从原主手上败掉的?

她始终得实地查查,既然距离近,能顺便去看看,倒是也不错。

第007章 上房有请 第008章 你病好了? 第009章 认罚也行 第010章 打了没有? 第011章 有母如此 第012章 你怨我么? 第014章 还有嫁妆 第015章 这个蠢货! 第013章 有件小事 第016章 快给我审! 第017章 出大事了 第018章 反正她蠢 第019章 我真为难 第020章 慢走不送 第021章 当家作主 第022章 两只兔子 第023章 姑娘变了 第024章 太欺负人 第025章 登门造访 第027章 太不甘心 第026章 欲擒故纵 第028章 相依为命 第029章 青梅竹马 第030章 你长高了 第031章 泥人在哪? 第032章 姑娘出门 第033章 妯娌难缠 第034章 沧海桑田 第035章 显赫人家 第036章 血腥王朝 第037章 吃我豆腐 第038章 树下的人 第039章 不能留你! 第040章 手怎么了? 第041章 珠花好看 第042章 不许说她! 第043章 兴师问罪 第044章 放马过来! 第045章 我很贱吗? 第046章 真好算盘 第047章 大义勇者 第048章 他死了吗? 第049章 这笔钱呢? 第050章 不期而遇 第052章 梅纹簪子 第051章 权衡之后 第053章 替她出气 第054章 斯人已逝 第055章 怎么是他? 第056章 先生您好 第057章 谁是幌子 第058章 什么来历? 第059章 别粘着我 第060章 因为脚疼 第061章 心怀鬼胎 第062章 怎么得手? 第063章 疑心顿起 第064章 信得过你 第065章 您这么好 第066章 是谁干的? 第067章 救救姑娘 第069章 她很单纯 第068章 心机不浅 第070章 领月钱了 第073章 一口大锅 第071章 吸点教训 第072章 真是绝配 第075章 来栽赃啊 第074章 碰死好了! 第076章 如何善后 第077章 不识好歹 第079章 内宅堪忧 第078章 祸事来了 第080章 贵族格调 第081章 没好男人 第082章 贺兰大人 第083章 眼有杀机 第084章 特权太盛 第085章 抢我女人? 第087章 真识时务 第088章 究竟是谁? 第086章 父子心机 第089章 太顽皮了 第090章 你蹭吃吗? 第091章 发了笔财 第092章 是表少爷 第093章 谁的嫌疑 第094章 真小狐狸 第095章 岂有此理 第096章 一针见血 第097章 出了事了 第099章 灯不省油 第098章 狮子开口 第100章 想要考我?
锦庭娇

锦庭娇

作者:青铜穗 类别:豪门恩怨 综合评分 100

本来奔着复仇而来,没想起除了复仇,这一世除了着仅都属于她的精彩的篇章……当她心满意足做回了高门贵女,某人却突然间阴恻恻在她耳畔呢喃:欠我的帐,不准赖!——————全文无异能,望总所……腊月十五早上是香火旺日,晨光还未曾完全降临燕京大地。。

第003章 你来抢吧! 2022-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