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55章 怎么是他?
沿着河堤往西走了三四里,接着又北拐上一条宽广驿道,渐渐景物就陌生出来。路上来往的人马也多了,许多锦衣绣服的官家子弟,也有磨制得极其华美的官眷马车。这是条横贯整个镇子的主路,镇子东西约有四五里路长,大街两旁除了许多胡同,都是人烟不绝的。街上满路上往来的人马也多了,许多锦衣绣服的官家子弟,也有打制得极为华丽的官眷马车。。...

沿着河堤往东走了三四里,然后又北拐上一条宽阔驿道,逐渐景物就熟悉起来。

路上往来的人马也多了,许多锦衣绣服的官家子弟,也有打制得极为华丽的官眷马车。

这是条贯穿整个镇子的主路,镇子东西约有四五里路长,大街两旁还有许多胡同,都是人烟不绝的。

街上满是挽着手漫步的妇人女子,每个人脸上都有着悠然随和的表情,即便是驾马行走的权贵子弟也不少,但是当街纵马的却鲜少见到。

不得不说,在残暴的大周天下还能看到百姓们拥有这样的面貌,着实不易。

沈崇信夫妇安置戚九的宅子位于西街。

戚九的下落委实可遇不可求,她只能先以打听宅子为主。

到了街口她打量了一番四处,最后让旺儿在一座门下挂着大红灯笼的宅子前停下来。

元贝惊呼起来:“这不是从前咱们二房的宅子么?”

沈羲看了眼她,然后才又将目光望回去。

这宅子东西不过十来丈长,内外两进,不算大。

但是能在青石镇上拥有座这么样的宅子,也是不太容易的事。

据珍珠说当初二房人脉甚广,几乎日日皆有客到访,想来当初选择在这里置业,乃是沈崇信动用过一些门路的。

“没错。你和我先到对面茶馆里地方坐下,旺儿,烦你帮我去周围打听下如今住在这宅子里的人是谁,这宅子售买来的各路信息,越详细越好。”

为了避免裴姨娘她们过多怀疑,她能从身边人口里所知的讯息有限,只能从宅子的售卖来源上下手。

这么大座宅子少说也得三四千两银子,可原主卖了它却仍然穷成那样,这不能不使她更加怀疑起这背后的内幕来。

旺儿闻言便将马车赶到了宅子对面的茶馆。

茶馆还算干净,沈羲点了壶茶,便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元贝坐下后又狐疑地看了看后方。回头见沈羲望过来,便说道:“奴婢怎么觉得有人盯着咱们似的?”

沈羲顿住,也凝神看了看四下。

店堂里男女都有,且都做日常打扮,均是三两一伙,谈笑风生,并没有谁像在注意她们的样子。

外面街上的人们也都十分放松悠闲。

她看了眼元贝:“注意下就是了。光天化日地,不会有人轻易生事的。”

元贝点头。

这里等上了茶,沈羲又顺势往窗外看去。

窗户是打开的,所以对面一举一动全在眼里。

宅门左首是家银楼,右首是家小赌坊。门前一排卖针头线脑以及捏糖人等等的小贩。

街上行人不管农夫村妇还是达官贵人,皆一副盛世安宁的样子。

她不禁又想起裴姨娘口中的戚九来。

所谓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如此繁华之地,显然更容易藏身。当年沈崇信将他藏在这里,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身为秦灵帝宫里的侍卫,没有跟随他南下殉国,而是在京师城外病倒在路旁,谁也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能想见的是,他的存在并没有引起谁的怀疑——至少在他露出伤口前是如此。

秦宫侍卫们身上都有独特刺青,想来他的身份之所以暴露,乃是因为大夫医伤时看到了刺青的缘故。

她端了茶,并不喝,只透过那茶汽凝视着街景,一边猜想着他应该会是个怎样的人,现如今又正做着怎样的营生。

“开!”

这时候,对面赌坊里传来一声高呼,紧接着又有潮水般的吆喝声传来。

她顺势看去,只见占地不过两个门脸儿大的小赌坊里,人声鼎沸。

赌客们站的站着,坐的坐着,将里头挤得严严实实。

而靠窗的一张桌子,更是围观者甚多。

一个随意束着长发的男子面向着大街,斜倚在方桌畔,扬着薄唇,支肘托腮,左腿屈起支在条凳上,望着左右两方坐着的人。

他显然是庄家,因为面前已经堆了大大小小许多碎银。

——小赌坊里重在怡情,来客都是本地乡绅子弟,或者偶尔来消遣的客人,极少有用到大张银票的。

从前跟哥哥们混得多,虽然没入过这种地方,她也多少听得了些。

沈羲原本只是顺眼扫过,但目光滑过那男子面容时,她又倏地定睛看了过去!

这一看,她立时屏了呼吸,背脊僵直……

这男子眉目英挺,浑身一股慵懒散漫的气息,竟赫然是那日小胡同里看破她血统的人!

他依旧穿着身做工讲究但面料舒服的布衣,长发也披散着,只不过随意在脑后束了一束。

这副随兴的样子,与那日在大柳树下无事荡秋千的样子如出一辙!

而他旁若无人处在那群赌客里,竟莫名有种群龙之首的气势……

沈羲心神骤凝。

她以为并不大可能再遇见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也在这里。

这毕竟是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她没有理由不在意。

她看看左右,茶客们自有消遣,高谈阔论,并无人注意她。

她啜一口冷茶,放松下来。

事实上,如果没有亲眼验过,谁会知道她是赫连人呢?

都是她自己想太多。

她再往对面看去,赌坊里又生起阵欢呼,想来他又赢了一把,正在扬唇收着银子。

这个人,果然是个草莽么?

可是一个草莽,怎么会住在北城那样的地方?为什么会买得下那么一条小胡同?

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赌钱赢的吗?

沈羲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他哪来的钱,与她有什么相干?

她的目的是来查宅子的,她不该管太多。

可即便如此,她心里又还是忍不住绕到他身上去。

毕竟他的反应太让人奇怪。

之前因为觉得不会再遇见,倒也罢了,可如今真又见着,心里的疑团便就噗地全冒出来。

身为大周子民,他居然对送上门有着纯正赫连血统的她视若未见,他与赫连族有什么瓜葛?

而且关键是她都对他起了杀机,他后来也没想杀她!

在如今普天之下都在剿杀赫连人的情况下,她可不相信他会不知道她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想到这里,她心里的好奇便有些抑制不住。

第007章 上房有请 第008章 你病好了? 第009章 认罚也行 第010章 打了没有? 第011章 有母如此 第012章 你怨我么? 第014章 还有嫁妆 第015章 这个蠢货! 第013章 有件小事 第016章 快给我审! 第017章 出大事了 第018章 反正她蠢 第019章 我真为难 第020章 慢走不送 第021章 当家作主 第022章 两只兔子 第023章 姑娘变了 第024章 太欺负人 第025章 登门造访 第027章 太不甘心 第026章 欲擒故纵 第028章 相依为命 第029章 青梅竹马 第030章 你长高了 第031章 泥人在哪? 第032章 姑娘出门 第033章 妯娌难缠 第034章 沧海桑田 第035章 显赫人家 第036章 血腥王朝 第037章 吃我豆腐 第038章 树下的人 第039章 不能留你! 第040章 手怎么了? 第041章 珠花好看 第042章 不许说她! 第043章 兴师问罪 第044章 放马过来! 第045章 我很贱吗? 第046章 真好算盘 第047章 大义勇者 第048章 他死了吗? 第049章 这笔钱呢? 第050章 不期而遇 第052章 梅纹簪子 第051章 权衡之后 第053章 替她出气 第054章 斯人已逝 第055章 怎么是他? 第056章 先生您好 第057章 谁是幌子 第058章 什么来历? 第059章 别粘着我 第060章 因为脚疼 第061章 心怀鬼胎 第062章 怎么得手? 第063章 疑心顿起 第064章 信得过你 第065章 您这么好 第066章 是谁干的? 第067章 救救姑娘 第069章 她很单纯 第068章 心机不浅 第070章 领月钱了 第073章 一口大锅 第071章 吸点教训 第072章 真是绝配 第075章 来栽赃啊 第074章 碰死好了! 第076章 如何善后 第077章 不识好歹 第079章 内宅堪忧 第078章 祸事来了 第080章 贵族格调 第081章 没好男人 第082章 贺兰大人 第083章 眼有杀机 第084章 特权太盛 第085章 抢我女人? 第087章 真识时务 第088章 究竟是谁? 第086章 父子心机 第089章 太顽皮了 第090章 你蹭吃吗? 第091章 发了笔财 第092章 是表少爷 第093章 谁的嫌疑 第094章 真小狐狸 第095章 岂有此理 第096章 一针见血 第097章 出了事了 第099章 灯不省油 第098章 狮子开口 第100章 想要考我?
锦庭娇

锦庭娇

作者:青铜穗 类别:豪门恩怨 综合评分 100

本来奔着复仇而来,没想起除了复仇,这一世除了着仅都属于她的精彩的篇章……当她心满意足做回了高门贵女,某人却突然间阴恻恻在她耳畔呢喃:欠我的帐,不准赖!——————全文无异能,望总所……腊月十五早上是香火旺日,晨光还未曾完全降临燕京大地。。

第003章 你来抢吧! 2022-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