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1)
楼司尘吃完早点后,又像是按照惯例似的,支使许清欢拾掇厨房和餐桌。许清欢但是心里面不很愿意,但她也明白,对于反抗意识“暴君”楼司尘这件事情,不但自己讨将近好处,还可能会让许清欢虽然心里面不乐意,但她也知道,对于反抗“暴君”楼司尘这件事情,不仅自己讨不到好处,还可能让楼司尘更加折磨自己。。...

楼司尘吃完早点后,又像是按照惯例似的,使唤许清欢收拾厨房和餐桌。

许清欢虽然心里面不乐意,但她也知道,对于反抗“暴君”楼司尘这件事情,不仅自己讨不到好处,还可能让楼司尘更加折磨自己。

与其这样,倒不如乖乖的做好楼司尘要求做的,暂时取得他的信任,以后要找出逃的机会,也比较容易成功。

许清欢收拾好餐桌和厨房,并将餐具清洗干净,有条不紊的摆到橱柜里之后,看了一眼楼司尘,还在坐在原处处理文件。

许清欢走到客厅中央,坐到了楼司尘旁边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离开别墅呀?”许清欢看着楼司尘问道。

楼司尘看文件看得太认真,根本没有听见许清欢的说话声,所以并没有回应许清欢。

这个人难道是耳朵也失聪了吗?还是根本不想理会自己呀?或者是看文件看得太入迷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侧脸猜测着。

还要不要再问他一遍?许清欢踌躇着。

突然,许清欢看到了双子,心里有了主意。

双子正睡在客厅的角落里,许清欢走过去,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双子和皮毛,凑近双子的耳朵,看着楼司尘的背影,说了一句话,双子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

被双子这么一折腾,楼司尘的目光终于从手上的文件上转移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双子,用手摸了摸双子的头。

双子感应到头顶上温柔的抚摸,也亲昵的蹭了蹭楼司尘。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终于停止了手头上的工作,满意的看着双子。

当初见到双子时,就觉得和双子似乎是心灵相通,它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而自己也明白它的脆弱敏感,这才把它带在了身边,今天看来,那天的“感觉”果然是对的。

刚刚她只是告诉双子“去,不要让楼司尘看着低头看书”,没有想到,双子就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成功转移了楼司尘的目光。

或许是双子感应到了许清欢的目光,转头看着许清欢,邀功似的摇尾巴。

楼司尘看见双子在看着许清欢,忽然明白,原来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这只狗了来打扰自己的,眯起眼睛看着许清欢。

看到楼司尘看向自己的目光,许清欢有点做贼心虚,别过头去,嘟囔了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

却偏偏一句话说得底气不足,逗得楼司尘脸上想笑,又不能露出笑容来。

“说吧,你故意让这只狗来吸引我的目光,想干什么吗?”楼司尘一副“你那点小伎俩还想骗过我”的样子看着许清欢说道。

“没想干什么呀。”许清欢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好,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去整理一下外面的花花草草吧,正好它们也长时间没有人打理了。”楼司尘看着窗外的花草,对许清欢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自从我被迫来到你这里之后,你老是使唤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我是你家的佣人吗?”听到楼司尘的话,许清欢一脸憋屈,这个男人,说他是“暴君”,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卑鄙、无耻、残暴。

“那好,既然许二小姐不愿意动手做事的话,那咱们就来说一下当下咱们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楼司尘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许清欢。

“什么‘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我可不知道?”许清欢看着楼司尘干脆装起了“无赖”。

“看来许二小姐已经不再在乎这只老狗了,这样的话,那我就叫人炖了它吧。”楼司尘挑眉看着许清欢。

“你一个大男人,老师那一只狗来威胁我,你无不无耻啊!”许清欢心里气急,脸上的神情也很不好看,说话的语气也不同平常。

“嗯。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这个人啊,就是有点无耻。要不,你再来说说我的其他特点?”楼司尘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

许清欢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好让她不至于失了风度,对着楼司尘大吼大叫,转身出了客厅。

其实她明白,楼司尘所说的“嘴上能解决的事情”就是让她告诉他,“白莲花姐姐”许南湘的去处。

与其让她和楼司尘谈论许南湘的问题,还不如让她去面对那些花花草草,这样还能让她心情更好一点。

楼司尘那张脸,再加上许南湘那个贱人的那些破事,还真不如那些不会说的花花草草让她心里舒服呢。

许清欢走出去之后,想起双子还在里面,想着不如让双子也和她待在外面,这样她也能和双子说说话。

这样想着,许清欢又回到了客厅。

“双子,你出来。”许清欢对着双子说道。

可偏偏,双子就像没听见似的,摇着尾巴,走到客厅的角落里,顺了一下尾巴,睡下了。

“双子,你怎么能学那个‘暴君’似的,你学谁不好,偏偏学他!”许清欢看着双子,无可奈何,居然连双子都不愿意搭理她了。

“看来连一只狗都不愿意和你待在一起了。许二小姐,我是不是应该同情同情你呀?”楼司尘看着许清欢失落的样子,讥笑道。

许清欢懒得搭理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客厅。

“你等一下,你刚刚说双子像哪个‘暴君’啊?”楼司尘明知故问道。

“我说双子像桀纣,不可以吗?”许清欢瞪了一眼楼司尘,跨着大步离开了客厅。

许清欢来到花圃,看着里面的花花草草,的确,像楼司尘说的那样,花花草草长时间没有人搭理,已经杂草丛生了。

虽然许清欢学的是珠宝设计,但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所以大学四年,她选修了两年的园林艺术,所以对于打理花草,她还是挺有一套的。

许清欢去找了修理花草的锄头和大剪刀,先把花圃里的杂草给除去了,又开始拿剪刀修理花草多长出来的叶子。

正在捣鼓花草,转身却看见楼司尘走出了客厅,正在往花圃的方向走来。

许清欢朝着楼司尘使了一个白眼,转过身去继续拾弄花草。

楼司尘完全无视许清欢的白眼,自顾自地走过来。

走过来眼神扫视了一眼花圃,看不出来,这个许清欢不仅嘴巴毒辣,嘴上不饶人,手上还是有些功夫的,楼司尘笑了笑。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这个“暴君”脸上的表情是满意的意思吗?

不过,也算是让他能明白,自己也是有些能力的。

“怎么样?花圃是不是变得漂亮了许多?”许清欢仰起头,得意的看着楼司尘炫耀道。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的嘚瑟样,嘴角竟然有了些许温暖的笑容。

许清欢看着一向毒舌的楼司尘,脸上居然露出难得的温煦笑容,阳光下,许清欢竟然觉得他的脸庞,格外的好看,一时间看呆了眼。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看呆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抚摸上了许清欢的脸庞。

楼司尘的大手抚上了许清欢小小的脸庞,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神。

阳光一下子变得不是那么刺眼,周围花花草草也在微微的清风中摇曳了起来。

许清欢突然觉得,毒舌“暴君”楼司尘似乎不是那么讨厌了。

楼司尘和许清欢两个人站在花圃里,没了争吵,倒像是恋人温存。

“汪,汪,汪汪!”双子突然跑出客厅,跑到花圃里朝着两个人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欢脱的围着许清欢和楼司尘摇着尾巴转悠。

许清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脸还被楼司尘的手摸着,赶忙打开了他的手。

两个人沉默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叫你修理一下花花草草而已,你居然把鸟屎都弄到脸上了。”楼司尘拍了拍手,似乎是在将他所说的鸟屎拍了。

“你!”许清欢摸了摸两上,并没有楼司尘说的鸟屎。

“好了,认真点,别把我的花花草草给弄坏了。”楼司尘转换了严厉的语气,说完又回了客厅。

许清欢站在花圃里,想着刚刚的事情,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明明楼司尘还和从前一样毒舌,偏偏自己刚刚会觉得他不讨厌。

“呜呜呜。”双子看职责许清欢,低声叫着。

“双子,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怎么刚刚我叫你出来你不理我呀?”许清欢摸着双子的毛发,嗔怒道。

双子听懂了许清欢的话,认错讨好似的去蹭许清欢的裤脚。

“好了,这次就先原谅你了,下不为例,知道吗?”许清欢抚摸了几下双子的毛发,起身,继续搭理花花草草。

而楼司尘,他回到客厅里之后,又拿起文件,开始处理事情。

第4章 打你嫌脏 第4章 打你嫌脏 第5章 许家小姐 第5章 许家小姐 第6章 许南湘去哪了 第6章 许南湘去哪了 第7章 她死了啊 第7章 她死了啊 第8章 肚子饿了 第8章 肚子饿了 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 第9章 美丽高贵的姐姐 第10章 该办事了 第10章 该办事了 第11章 别墅里独处,母亲的独白 第11章 别墅里独处,母亲的独白 第12章 深夜里回忆的过往 第12章 深夜里回忆的过往 第13章 往事不堪回首(1) 第13章 往事不堪回首(1) 第14章 “暴君”归来 第14章 “暴君”归来 第15章 没有味觉的楼司尘 第15章 没有味觉的楼司尘 第16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1) 第16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1) 第17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2) 第17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2) 第18章 不同房的各自遐想 第18章 不同房的各自遐想 第19章 “暴君”始终是凶残至极 第19章 “暴君”始终是凶残至极 第20章 楼司尘可怕的理性精明 第20章 楼司尘可怕的理性精明 第21章 许清欢的控诉 第21章 许清欢的控诉 第22章 想尽一切办法的留住 第22章 想尽一切办法的留住 第23章 不一样的出行之旅 第23章 不一样的出行之旅 第24章 悄悄“蓄谋”的苦情剧 第24章 悄悄“蓄谋”的苦情剧 第25章 旧事 第25章 旧事 第2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2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27章 心甘情愿的放她离开 第27章 心甘情愿的放她离开 第28章 警报渣男来袭 第28章 警报渣男来袭 第29章 祝福你此生找不到真爱 第29章 祝福你此生找不到真爱 第30章 一对狗男女 第30章 一对狗男女
豪门夫人有点甜

豪门夫人有点甜

作者:清若花溪 类别:历史演义 综合评分 100

她不愿我相信,自己将要迈入婚姻殿堂的时候,竟然突然发生抓奸在床这么狗血的剧情的事情。五年逃婚,原我以为再也也没也没瓜葛,可转眼间就碰上了楼先生……还狠毒的将她关入暗室。路上想起昨天,她故意说今天要出差公干,不能陪男朋友林子轩过生日,林子轩那无比失望的神态,她都忍不住要笑出来。。

第2章 误会吗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