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如斯美人
习决拿着手机,感觉手机有些烫手,他思忖了一下才发回家去一条信息。信息回的满含柔情,对方也已不再闹了,只跟他道了早安。习决收起来手机,心情依旧无法波澜不惊。他望着被月光弥漫信息回的满含柔情,对方也不再闹了,只跟他道了晚安。。...

习决拿着手机,感觉手机有些烫手,他思量了一下才发回去一条信息。

信息回的满含柔情,对方也不再闹了,只跟他道了晚安。

习决收起手机,心情依然难以平静。他看着被月光笼罩的花草,静静的出神。

四月过后,很快迎来五一。

五一小长假很多人出游,习决也决定出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程诺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当下搂着习决的脖子‘吧唧’亲了他一口。

习决被这一亲弄笑了。

程诺对他越来越热情,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他们选择出游的地方是汀南,汀南沿海,靠近东南亚各国,有原始森林公园,美景处处,是旅游的好地方。

习决安排妥了一切,他们下榻的酒店是沈州酒店。

从沈州酒店出来,到森林公园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全程沿海公路。蓝天白云,海天一线,漫无边际。

程诺坐在车里都被这美景迷住了,车窗半降,温和的海风吹着面颊,她的长发被海风吹拂起,几缕肆意的飘飞,扫着习决的脸,淡淡的清香,让人心痒。

习决忍不住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进怀里,搂着她,跟她一起看车窗外的风景。她的身上和她的头发一样,淡淡的清香,让人忍不住深呼吸。

程诺意识到自己的头发不太服管教,伸手想将它们绑起来。

习决说:“散着吧,散着挺好的。”

“不痒吗?”她问。

他自然知道她是问脸被头发扫来扫去会不会太痒,旋即一笑,说:“我喜欢,像是在调情。”

程诺的脸顷刻发烫。

习决表面上的彬彬有礼和绅士真跟他的闷骚不搭调。

程诺不再说话,靠着他,专心看风景。直到司机把车停在森林公园的门口,她对习决说:“你去买票。”

她后下车,付过车资。

因为是五一期间,售票处排了长长的队伍。习决站在队伍里,因为修长的身形和出众的气质,惹来四周女生频频看去。

还有女生发出了大声惊呼:“快看,哇!大帅哥!”

程诺从出租车上下楼来后,就坐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她的目光看着在排队买票的习决。看到因为他,引来女生们小小的骚动。

她笑了,感觉有这样的男朋友很赞。

习决买好票后到凉亭里牵了程诺的手,两人一起进了森林公园。

刚走进去没几步,习决的手机响了。

习决接了电话:“舅舅。”

“好的,我过来找你。”习决挂断电话,看向程诺,“我要和你分开走,我们在看犀鸟的地方会合,你可以吗?”

程诺微笑点头。

她没有问习决为什么不带她一起去见他舅舅,但他做的决定,她都支持。

习决和程诺分开后直奔北边走,北边有缆道,他舅舅就在那里等他。

本来看犀鸟可以乘缆车直接到山上的密林深处,这是习决给程诺指的道,但是她看了森林公园的地形图后,有自己的主意。

习决通过缆道,缆道由木板铺成,偶有晃动。习决走的小心,但脚步很快。他的舅舅就站在缆道上等他。

两个人见面后,一起扶着缆绳边看风景边说他们的话题。

习决的舅舅莫静言说:“来考察汀南这个新项目?”

“是。”习决看着缆道下面,缆道搭建的并不高,木板之下众多植物如巨龙舒展匍匐在河道上,长长的河水碧波荡漾,蜿蜒而去,藏入密林的深处。

莫静言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习决点头,目光不曾离开那片绿色。汀南的绿比任何一种绿都更为葱郁,更为晶莹。“舅舅,汀南这个项目有很多人跟,您不打算也凑个热闹?”

“我凑热闹还有你什么事儿。”莫静言说着含笑拍拍习决的肩膀。

“这风景真美,我已经有了初步规划。”习决说。

莫静言道:“这个项目,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怕是程氏实业,同样来自G城,他们的老总是程博恩,这个人你认识吗?”

习决一笑,认识,当然认识。

缆道上的游客忽然发出惊呼声,随即快门声四起。

习决和莫静言都随着惊呼声向缆道下面看去——只见,浓绿之上,一排翠绿竹筏飘然入画。

竹筏上一位戴着斗笠的老人划着水,他的身旁站着一位黑发长裙的女孩,如人世仙子,孑然而立,风起裙舞,美不胜收。

莫静言的目光盯在那女子身上,眸光熠熠生辉。他多年来空虚的心房,似跌入了一粒尘埃,要将他的心房填满。

竹筏悠然的从缆道下方的水面上飘过,习决搭在缆绳上的手指微微一动。是程诺!

如斯美人,近在眼前,飘然远去。

缆道上,游客们的快门声渐渐消失,随着竹筏的悠然远去,视线中直余浅浅背影。

游客们都在猜想着女孩若回过头来该是怎样的惊世美丽。又都遗憾的看着一片绿色之中,那一抹飘飘若仙的白影离去。

莫静言低语一句:“那女孩真美。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习决一笑,“舅舅春心动了?不过那女孩不适合你。”

“为什么?”莫静言瞪大眼睛。

“舅舅老了,那女孩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舅舅可以让她叫你一声大叔。”

莫静言瞪眼,“我有事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追那竹筏上的女孩子去了。

习决笑着,看着竹筏悠然远去的方向又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乘竹筏而去的程诺这样惊艳了众人,也惊艳了他。

习决从缆道上下来后,直接乘缆车到了密林深处。走下缆车后,他向工作人员询问了竹筏划过来后会停靠的地方。

习决直接奔那边而去。

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到处是从未见过的巨叶植物,奇异板状根的巨树高耸入云,一晃而过的野生动物,不时传来的奇怪响动,让附近的女孩子发出小声尖叫。

习决也不知道程诺害不害怕。

这一路走来,习决总感觉背后像有人跟着自己。他几次回头都只看到一角粉丝衣衫。习决猜想,这一定是个女孩,对他犯花痴了。

习决继续向前走,到了一方人迹罕至的地方。身后忽然传来怯怯的声音:“请等一等!”

习决停住脚步,回头,看到一个扎着两个长辫子的女生,女生很可爱,小脸儿红彤彤的。

她见习决停住脚步,大着胆子问他:“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

习决点头,他修养好,人也儒雅,这让女孩多少胆子大了些。

女孩看着习决,咬咬牙鼓励自己,反正在这片密林深处也没有别人,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大不了被他拒绝,拒绝也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总是有机会的。

女孩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坚定的看着习决说:“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做我男朋友?”

习决被表白多了,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他并不意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女孩说道:“谢谢你的喜欢。”

他是在拒绝她吗?女孩满心泪,不肯罢休,继续说道:“没关系的,你不用立刻回答我,我可以等你几分钟考虑。”

习决没再说什么,他静了一下,转头看到一朵小黄花,他走过去,将花儿折下,递给女孩子:“我将它回报给你怎么样?”

完美的拒绝,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又尽量不伤害她的自尊。

女孩快哭了,红着眼圈结果小黄花,她看着习决,咬唇,想:既然已经勇敢地迈出第一步了,索性豁出去,也许他只是想考验考验自己呢。

女孩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我?你越是这样拒绝我,我就越想跟你在一起。”

习决感觉有些棘手,这性子有点像程诺。他思虑了几秒钟,向女孩迈近两步,令两个人的距离只在咫尺之间。

习决居高临下,女孩感觉得到他的呼吸和不悦,习决开口,语句冰冷:“我不会喜欢上你的,也不会给你机会,因为你根本不在我的考虑之列。”

“为什么?”女孩的声音有些抖。

习决的面容充满嘲讽,他再向前一步,把女孩逼的整个人都瑟缩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吗?”习决说。

女孩紧张地摇头。

“因为……”习决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上滑下,滑至下巴,轻佻的抬起她的脸:“因为脸蛋儿不够漂亮。”

女孩脸色一变。

习决的手指继续下滑,落在她的柔软上:“胸不够大。”随即是腰际,眼神随着手指下移,“腰不够细。”

说完习决收回手,后退一步,女孩已经眼泪汪汪了,他却奉上最后一击,“腿也不够长。”

女孩彻底被他打败了,捂着脸转头哭着跑了。

习决看着女孩子跑远的背影嗤笑一声,毕竟是女孩,受此羞辱还怎么能待下去。他刚才是有点过分了。

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说:“你吓到她了。”

习决一顿,被惊了一下,说实话,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突然听到说话声着实吓人。他表面上倒是镇定自若,扫了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人。

“在这儿呢。”说话的声音是从前面一颗大树上传来的。

习决抬头,看到树杈上坐着的那个人,一身长裙,巧笑嫣然。

不是程诺又是谁?

习决有些意外被程诺看到刚才那一幕,也有点心虚。他刚才的表现实在差劲。习决双手环胸仰头看着程诺,赶快转换话题:“你是怎么爬上去的?”

程诺晃荡着两条腿笑着说:“见过猴子爬树吗?”

习决恍然大悟的点头:“那我打扰到你了吗猴子姑娘。”

程诺嘟嘴:“是啊。你打扰到我了。”

习决无奈的摇头,对上面的人说:“你下来,咱们走了,去看犀鸟。”

“我!我……”程诺一脸苦相,直言相告:“我下不来啦!”

“什么?”习决憋着笑,实在没想到是这个版本,问她:“那怎么办呢?”

“要不你去找管理员要个梯子?”

习决哈哈大笑起来,对她伸出胳膊,说:“跳吧。”

“你可接住了。”程诺也不客气,雷厉风行,话音一落,人就跳下来了。好在习决反应快,将她抱了个满怀。

习决的手臂很有力量,又稳又准的接住了她。只是两人都穿的少,没有衣服的缓冲,程诺猛然撞到他身上还挺疼的,疼痛中还有因为柔软碰到僵硬的涟漪泛起。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随着程诺落在习决怀中,她身后响起的那声“撕拉”声。声音在安静的密林深处清晰入耳,两人都一愣,随即两人看向上方树杈上——

程诺的裙摆挂在了树杈上,强力撕扯下来的裙摆大部分都被强留在了书上,不肯下来。习决看着那水费飘飘荡荡的裙摆,没忍住,轻轻笑出来。

程诺回头就给他胸口一记:还笑!她都丢死人了!

习决止住笑,把她放在地上,抬手脱下衬衫,系在程诺的腰间。系好后还帮她摆正了垂在腰间的两个袖口,然后退后一步,看了看,满意道:“还不错。”

程诺白他一眼。

习决重又走回程诺身边,单臂一伸将她搂进怀里,两人往回去的方向走,程诺这样,俩人也不必去看犀鸟了。

“你刚爬树上干嘛去了?”习决实在好奇。

“还问!”程诺怒,她太丢人了。

“好,不说。不过你实在太轻了,要增肥知道吗?从今往后,我就带着你去吃各种美食,咱们增肥。”

程诺虽然瞪着习决,但心里美滋滋的。口上说道:“不怕我会腰不够细?”

“不怕。”习决摇头。

“不怕我吃成大象腿,腿不够长?”

“你本来就腿不够长,我也没嫌弃。”

“你找打是不是?!”

“我错了诺诺!我错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阳光透过密林的枝叶落下,洒在两个人的身上,暖融融一片。

行至森林公园出口处,两个人忽然被冲过来的一群人围住,为首的一个小姑娘,指着习决的鼻子说:“就是他!”

这小姑娘正是向习决表白的那一个。

危爱之一诺难求

危爱之一诺难求

作者:十步光阴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摩着自己的小腹,这里了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心里想,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说他。庭院里响了脚步声,她明白是他回去了,她欣慰望过去的,却看见亲程诺坐在白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指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宝宝,她跟习决的宝宝。。

第1章 小三插足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