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程诺偷标书
程诺强忍着痛接了电话,边再打开水龙头冲厕所被烫到的地方,整个手背了红了一片。习决的声音传来,好像事情顺利地,他的声音都透着简单轻松,“吃饭时了吗喏喏?”“正煮。”“哦习决的声音传来,似乎事情顺利,他的声音都透着轻松,“吃饭了吗诺诺?”。...

程诺强忍着痛接了电话,一边打开水龙头冲水被烫到的地方,整个手背已经红了一片。

习决的声音传来,似乎事情顺利,他的声音都透着轻松,“吃饭了吗诺诺?”

“正在煮。”

“哦。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你要的有圆圆胖胖的屋顶,有全景美丽阳台,还有镂空雕花门的房子我找设计师设计出来了。我们还弄好了整个小区的规划,等我回去就把样图拿给你看……”

习决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程诺只感觉自己的眼眶湿了。他是为着这承诺才这么努力的做这个项目。

她有什么资格置身事外?

程诺心定了后,轻松多了。

她并没有告诉习决她的手被烫到的事,她想他远在法国,手上要办的事,远比她烫到手重要的多。

她不能让他分心。

程诺挂断跟习决的电话后看着自己的手,被烫的地方已经起了好几个泡。她出门去买了一只药膏回来。涂过后还是痛,一整晚她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是周三,程诺一早起来给导师打了电话请假,就直奔程氏实业。

她是程氏实业董事长程博恩的千金,公司的所有员工都认识她,只是她太久没来过,大家见到她都有些意外。

“程小姐好。”

一路经过之处,所有员工都礼貌周到的跟她打招呼。

程诺含笑也一一回应,热情有加。

董事长办公室门外,两位女秘书已经接到前台的通报,此刻站在位置里含笑迎接她:“程小姐您来啦?”

程诺对她们微笑,“我爸爸呢?”

“已经通知过了,董事长在开会。”

“嗯,好。”程诺转身,就看到爸爸的特助徐正疾步朝她走来:“程小姐你来啦?董事长还在忙,让我先接待您。”

徐正三十几岁年纪,哈弗大学博士后学位,人长得文质彬彬,鼻梁上架副金边眼镜。

程诺含笑:“好,麻烦你了。我爸爸最近在忙些什么?”

程诺边跟徐正走向他的办公室边问。

徐正答:“公司最近在汀南那边有个大的项目,公司目前三分之一的员工都在忙这件事。”

“哦。那我爸爸身体还吃得消吗?你跟在他身边,麻烦你帮我叮嘱他注意身体,也麻烦你帮我照顾他。”

“好的,程小姐请放心。董事长只是坐镇和指挥,其实全部工作都是下面在做。”

“哦。”程诺心里多少好受了些,她爸爸不是为这个项目呕心沥血,像习决一样拼命就好,这样她偷走他的标书,害他丢了这个项目,罪过就不是那么大。

程诺想着,两人已经进了徐正的办公室。

徐正打电话让人拿了两杯水进来,程诺的确有些渴了,拿过水杯喝了两口。徐正眼尖,发现她手背上的烫伤,问:“这是怎么啦?”

程诺尴尬了一下,微笑说:“没什么。”

徐正见她不想过多说这烫伤,也就没多问。但稍后,他把这件事报备给了程博恩。

程诺放下水杯,走到了徐正的办公桌前面,她随手翻翻那些文件,问:“我爸爸的会议还有多久?”。

徐正跟在她的身边,认真回答:“这个说不好。汀南这个项目有点难度,步骤复杂,董事长怕还要跟项目组多讨论一会儿。”

“哦。”程诺见徐正办公桌上的文件并没有她所想要的,目光一转,说道:“我能借你的电脑用用吗?刚想到要交份报告给导师。”

“好啊,可以。我帮你输密码。”徐正替她解锁了他的电脑。

程诺坐在他的办公座椅上,登陆了自己的邮箱,发现徐正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她的眉头皱成一团,徐正这样,让她怎么下手啊?

“你能离开我一段距离吗?你今天中午吃大蒜啦!”程诺尖叫。

徐正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对不起,我去嚼颗口香糖。”

程诺看着徐正狼狈逃出办公室的背影,露出小狐狸一样的笑容。她快速在电脑里找到她需要的东西,发到她的邮箱,又毁灭了痕迹。

等徐正回来,她已经把什么都做好了。

“谢谢你的电脑。”程诺说,人也从他的办公座椅上站起来,对他甜美一笑。

“没什么,程小姐不用客气。”徐正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多少还有些尴尬。

程诺凑到他的面前,闻一闻:“嗯,这下没大蒜味道了。”

徐正再次推推鼻梁上的眼镜。

程诺说:“我跟你坐下聊聊天吧?你这高材生有女朋友了没有?女朋友多大?是在校还是毕业?有木有很漂亮?……”

徐正尴尬,这程小姐开始查户口了。

程诺跟徐正聊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觉得也见不到程博恩就客套几句,撤了。反正她目的已经达到。

程博恩结束会议的时候,程诺已经走了好久了,并且已经把那份邮件成功在习决的公司打印出来,交给了他的特助袁弘杰。

袁弘杰拿到这份标书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全体项目组开会,他们要制定一份更有力的标书来打败对方公司。

程诺看着去忙的袁弘杰他们志得意满的离开了达远集团。她刚走出达远集团大厦,就接到了程博恩的电话。

程博恩在电话里一再的道歉:“对不起小诺,爸爸是太忙了,你来才没有见你。是爸爸不对,爸爸送你礼物赔罪好不好?”

程诺一笑:“爸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

“噢,我的程诺长大了。”程博恩在电话里也笑起来,随后说:“小诺,你的手怎么啦?徐正说烫伤了。怎么会烫伤了?那小子对你不好?把我女儿拐跑了又不好好对待,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程诺笑着,心底涌过一股温暖,说:“爸爸没有。我是自己不小心烫伤的。习决对我挺好的,你别瞎操心。”

“是真的吗小诺?那小子要敢欺负你就告诉爸爸,在G城这个地方,爸爸还是可以罩着你的。”

程诺越听心里越窝着一股温暖,同时愧疚也油然而生。爸爸要知道她突然到公司是去偷标书的,一定会很伤心吧?

程诺的声音稍微有些不稳,“爸爸您想多了。我真的挺好的。不聊了,改天我再去看您。拜拜。”

说完,程诺慌忙挂了电话。

时间是正午,太阳明晃晃的,她抬头,阳光刺目,把眼泪憋回去。

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说:如果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就抬头看天。

程诺想,这招还挺管用的。

第二天早起,程诺发现烫伤有溃脓现象,她不得不去医院请医生帮忙处理。

医生见到她伤口的时候先是一顿训,而后又仔细帮她处理了伤口。医生刺破那些泡的时候,程诺疼的都用力掐着另一只手的掌心。

等医生处理完,她一额头的汗。而她的手也被医生包成了熊掌一样。

医生又给她开了口服的消炎药,叮嘱她隔天来换药,这两天不要吃辛辣食物,才准她离开。

走出医院,她接到了习决的电话,问她在哪儿。

程诺纳闷,习决又说:“我回来了,找不到你。”程诺的心立马飞扬起来,拦辆出租车就直奔他们的小窝。

习决在客厅里,听到开门声的时候,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程诺像阵旋风一样扑到他怀里去,习决抱住她,很紧很紧。

两个人明明分开只有三天,可好像却分开了好长好长时间。

程诺问:“想我了吗?”

“嗯。”习决的声音有些沙有些哑。

“我也想你。”程诺紧紧搂着习决的脖子,脸颊摩挲着他的脸颊。微风自半开的窗口吹进来,院子里的丁香花开了,芳香馥郁,花香被阵阵吹进来。

习决放开了程诺,舌尖还残存着她的味道,两个人都脸红心跳。

程诺看着习决笑了,习决也看着程诺笑了。

“来,坐下,我给你看海景房的样图,还有整个小区的规划图。”习决说。

“好。”

两个人刚坐下来,习决就迫不及待的从文件夹里拿出打印好的图纸给她看。那不是平面设计图哦,而是像画一样的立体图。

当一张张美丽的画卷展开,程诺都被画里的美景迷住了。

这哪儿是房子啊?分明是神仙居。

然而最迷程诺的还是整个楼盘的广告语,她说过,住宅区的名字就叫美好时光,习决打的广告语是:一生有你,美好时光。

习决注意到程诺的眼神焦灼在那句广告语上,他拿出笔,又在广告语前面加了两个字——程诺。

整个读起来就是:程诺,一生有你,美好时光。

程诺看着这新加上去的两个字,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习决这个人吧,平常不怎么会表白,可一表白起来,总让人心里热乎乎的,想要热泪盈眶。

程诺一激动,就想把这画卷捧起来,露出了她的‘熊掌’。

习决当下一惊,抓住她的手腕问:“这手怎么啦?”包裹严实的白色纱布刺痛了他的眼。

危爱之一诺难求

危爱之一诺难求

作者:十步光阴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摩着自己的小腹,这里了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心里想,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说他。庭院里响了脚步声,她明白是他回去了,她欣慰望过去的,却看见亲程诺坐在白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指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宝宝,她跟习决的宝宝。。

第1章 小三插足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