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程诺那么爱你
程诺见他语气很紧张,脸色也变的很臭,忙作出解释道:“不当心烫了一下。”习决双眸盯住着她的眼睛,带着压迫感,“什么时候的事?”“昨天早上。你别怕,我都找医生处理方式好了。习决双眸紧盯着她的眼睛,带着压迫感,“什么时候的事?”。...

程诺见他语气紧张,脸色也变得很臭,忙解释道:“不小心烫了一下。”

习决双眸紧盯着她的眼睛,带着压迫感,“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晚上。你别担心,我都找医生处理好了。”程诺说着,小心观察着他的脸色。

习决的下巴绷得紧紧的,闷了一会儿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

程诺点头,样子很乖。

大概是她态度好,习决黑着的脸色慢慢缓和,他把她拉到怀里抱着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逞强,又不是仙人掌。”

程诺眨眨眼睛,明白他的意思,说:“你人不是在法国嘛,我说了你也赶不回来,我还是得自己去医院处理。”

习决似有若无的轻叹了一口气。

阳光照进窗口,光芒暖洋洋的倾洒着。

习决说:“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程诺震惊,小心脏颤了颤,问道:“你会做饭?”

习决眉目一转,没有解释,而是走向厨房。程诺跟在他身后。

程诺发现习决动作很流畅,先是从冰箱里快速拿出几样食材,又熟练的系上围裙。

电饭锅插电,淘米,放水,打开开关,OK!

他开始做菜,土豆洗净,削皮,切丝,并且土豆丝切的又细又匀称。

鸡蛋打入碗中,搅拌好,西红柿切成橘子瓣大小。

每一道菜的食材都准备好,有条不紊。他开火,热锅,翻炒……

动作娴熟,身形灼灼。

程诺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一道菜做好,习决回眸,粲然一笑:“口水!”

程诺赧然,咽了咽口水,真丢人。

一个小时后饭菜上桌,青椒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红烧排骨,还有紫菜汤。

程诺看着满桌的饭菜怔怔出神,她还第一次知道他会做饭,而且还做的这么好。

习决坐在她对面:“别惊讶,以前在法国留学,都是自己下厨煮饭吃。刚开始的时候很难吃……”

他夹了一块排骨给程诺:“尝尝。”

程诺点头,夹起排骨咬在嘴里,味道棒极了,酱汁完全融进肉里,酥软又有嚼劲。她竖了个大拇指,说:“习决,我这是不是因祸得福呢?能让你洗手为我做羹汤了。”

习决笑笑,没说话。

下午,习决带队去了汀南,竞标海景房项目。

竞标安排在第二天,第三日全部的人就可以返回。

毫无悬念,习决团队竞标成功。

在归来的途中,袁弘杰告诉习决,是程诺小姐去他爸爸的公司拿了标书副本,他们因为透了对方公司的标底,竞标才会这么顺利的。

习决当下面色一变,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他是光明磊落的人,不屑做这种事,用这种手段拿到项目。但是他也知道,程诺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

他心里不爽,但也没忍心怪程诺。

袁弘杰说:“习总,你应该好好感谢程小姐。程小姐那么爱你。”

习决没说话,他看着车窗外,目光深沉,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程博恩知道竞标失败已经上了火,他坐在办公座椅里,桌上的电话已经此起彼伏响起。他知道这些电话都是干什么来的。

为汀南这个项目,他冒了很大的风险,为了筹措资金,跟很多公司签署了融资协议。而这些融资协议里注明,假如竞标失败,程氏实业将以双倍资金返还融资公司。

竞标结果一宣布,他就知道这些事会接踵而来了。

他只是郁闷,他把工作做的那么滴水不漏,是哪里出了纰漏,竟然让对方公司以低自己一个点的优势拿到竞标。

这个标底是一个危险的底限,按说习决刚入行,应该不敢用这么低的利润值竞标。

徐正从汀南赶回来的时候,程博恩还待在公司等他,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竞标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程博恩问徐正。

徐正从竞标失败就一直想这个问题,一路上他回忆起这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忽然感觉有一点很可疑。

程小姐现在可是对手公司总裁习决的女朋友。并且,程小姐为爱习决做过的那些事情他们也多少有耳闻。

只是之前从来没过怀疑。

现在事情出了,对方公司只是那比他们第一个点的标底拿到竞标,这太可疑了!

徐正掂量着,还是把事情讲出来。

程博恩不愿意相信,他说:“小诺就算用了你的电脑也不能证明是她偷了标书,她是有分寸的孩子。”

徐正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疾不徐说道:“董事长,我也相信程小姐。但是,爱情有时会令人色令智昏,鬼迷心窍。”

程博恩有几分钟没说话。

徐正安静的等了他几分钟,才听到他说:“那就查查吧。”

徐正点头,去自己办公室里拿了电脑来,当着程博恩的面,恢复最近一周的使用痕迹,和被清空的内容。

果然,他们找到了那份标书发到程诺邮箱的记录。

程博恩许久没说出话来,脸色越来越铁青,他说出来一句话就是:“徐正算算,怎么公司这次损失要多大?”

稍后,程博恩的身体靠着座椅向后倒去,连座椅也摔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巨响。

徐正惊慌的奔过去扶他,眼镜都差点从鼻梁上跌落下来。

时间是晚上八点钟,餐厅里烛光摇曳。

这是程诺和习决两个人第一次在家里吃牛排,而且情调还这么好。

为庆祝,习决开了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习决端起酒杯说:“谢谢你程诺。”

程诺含笑。

习决说:“标书的事袁弘杰都告诉我了。但是我希望这样的事你以后不要再做。”

程诺点头,心里也知道这样做不好。

习决说:“我虽然拿到了竞标,但并不开心,因为胜之不武。”

程诺点头,心里充满歉意:“我只是看你太辛苦了,我太心疼你……”

习决点头:“我都知道。我并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诺诺,以后这样的事咱们别干了。”

“嗯,好。”

“但是为庆祝竞标成功咱们还是要喝一个。”程诺说。两个人碰杯,程诺的电话响起来。手机就放在手边,她放下酒杯,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是徐正打来的。

她当下有些心虚,怕事情败露,犹豫再三不敢接电话,挂了。

徐正又打进来,不屈不挠。

程诺把心一横接听了电话,对方却急切的告诉她:“程小姐,人民医院,董事长突发脑出血……”

程诺再也听不到后面的话,她的大脑一阵嗡响。

习决见她的样子把电话拿了过去,对着电话里的人问明情况后,拉着程诺就出了门。

人民医院。

沈方圆已经在那里,她和徐正还有公司的另外两名高层,都在抢救室的门口。

程诺走过去,腿都软了。

她心里其实已经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竞标失败,可能又知道了她偷标书的事,被气的。

而她呢?

刚才还在和习决庆祝!

她真不是一个好女儿!

沈方圆一见到她就爆发了,她像一头愤怒的狮子,张牙舞爪向她扑来。

徐正拉也没拉住。

对于程博恩突发脑出血,徐正对沈方圆说的原因只有两句话:竞标失败了,程小姐偷走了我们的标书副本。

沈方圆能不急吗?能不怒吗?她肚里还怀着个孩子,实指望日后母子能凭着程博恩锦衣玉食,过高大上的生活。

谁知……

脑出血,没经历过的人是不知道多可怕。可她沈方圆知道,因为她的爸爸就得了脑出血,花了高昂的医药费,现在还跟废人一样瘫在床上。都N多年了。

如果程博恩也变成那样,她的锦衣玉食,她的好日子就没了。

“程诺我饶不了你!”

沈方圆扑过来,幸好有习决帮程诺挡住了。他一把抓住沈方圆的胳膊,制住了她扑向程诺撒泼。

沈方圆跳了两次脚,要扑过去厮打程诺,也没能得逞。她气汹汹的吼:“程诺你这个坏蛋!……”眼圈都红了,接着嚎啕大哭。

徐正和公司的另一名高层过来,把沈方圆拉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护士听到吵闹声从手术室里疾步跑出来,黑着脸说:“请保持安静!里面病人还在抢救!”

徐正和另外两名公司高层都劝着沈方圆要淡定,请她收声,沈方圆最后只是默默垂泪。

程诺看着眼前的情况,更觉的愧疚。眼睛里盈满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

徐正走到了程诺的面前,他看了一眼她身边的习决,习决有一股迫人的压迫感,年纪轻轻就有强大的气场。

徐正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还是说道:“程小姐,你把董事长害惨了。董事长的半壁江山都没了,就因为你拿走的那份标书副本。”

程诺的嗓子火辣辣的疼。

徐正说:“程小姐,因为这次竞标失败,我们要赔进去一个亿您知道吗?而对于习总的达远集团,他们即便竞标不成功,也不过是冰山一角,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什么损失?!”

危爱之一诺难求

危爱之一诺难求

作者:十步光阴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摩着自己的小腹,这里了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心里想,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说他。庭院里响了脚步声,她明白是他回去了,她欣慰望过去的,却看见亲程诺坐在白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指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宝宝,她跟习决的宝宝。。

第1章 小三插足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