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习决不忍丢下程诺
程诺彷如遭遇一个晴天霹雳。“够了!”习决怒声。面前这个人说的这些话,毫无疑问是在程诺心上捅刀子。但徐正并也没住口,他淡定从容着性子再次地说:“程小姐我无论你是安全的考虑什么目“够了!”习决厉声。眼前这个人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在程诺心上捅刀子。。...

程诺彷如遭受一个晴天霹雳。

“够了!”习决厉声。眼前这个人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在程诺心上捅刀子。

但徐正并没有住嘴,他淡定着性子继续说道:“程小姐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我请你醒一醒吧!如果董事长万一有个好歹,你还是程氏实业的继承人!”

程诺身体一歪,软软向旁边倒去。幸好有习决接住她,她倒进习决的怀里。

在接住程诺的同时,习决一拳向徐正挥去,一声闷响,徐正向旁边踉跄了两步,右边嘴角渗出血丝。

“我警告过你了让你闭嘴!”习决因生气,气息不稳。他极少这样冲动,控制不住。

徐正站直了看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他稳了稳鼻梁上的眼镜,走向一旁的椅子上去坐下。

走廊里恢复了安静。

程诺靠在习决的怀里,半天才缓过来。徐正的每一句话都像利刃一样,插在她的心上。

她是错了,错的特别离谱。

她后悔,可后悔有用吗?

她不知道爸爸还能不能原谅她了。

直到天微亮,程博恩的手术才结束,但他直接被转去了重症特别监护室,根本没让家人见。

医生出来简单说了下情况就离开了。

听到情况不太好,沈方圆瘫在椅子上哭了好久,徐正他们劝都劝不住。

程诺更不好,她虽然没有哭,可情况更令人担忧。脸色惨白的像纸一样呀,眼神空洞,整个人的表情——根本没有任何表情。

习决搂着她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有些手足无措。

徐正带着沈方圆先走了,毕竟她还怀着孩子。徐正送她先回去休息。

八点多的时候,公司两位高层也走了,公司竞标失败,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们去处理。

习决的手机在衣兜里响起来,竞标成功,他的公司也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习决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来挂掉。

隔几分钟,电话又打来,他又挂掉。

反复几次,程诺说:“你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习决看着她,满眼担心。在这个时候,他怎么忍心丢下她一个人?

“走吧。”程诺推他,让他离开。

“那好吧。”习决起身,又叮嘱道:“有什么事就及时通知我。”

程诺点头,目光低垂,无神。

习决离开了。

走廊里静的连一丝声音都没有,程诺哭了。

在这个没有人,只有她自己的空间里,她想发泄一下。无声的哭了很久之后,程诺擦干眼泪,觉得心里还是很难过,很愧疚。

中午的时候习决抽时间过来,给她带了饭菜来,都是她喜欢吃的,看得出习决不是随随便便买的,而是跑到高级饭店特意给她订做的。

饭菜很好,色香味俱全,可是程诺一点食欲都没有。

习决看着她的样子很担心,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可不行。她不肯吃习决就一口一口的喂她,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多吃几口。

好容易习决看着程诺把饭菜吃了一小半,他的手机响了。

汀南新项目上马,他目前还真是很忙。

程诺对他说:“你走吧,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

习决看着她,似有若无的叹了口气,把她拉近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才走。走出几步又回头,对她说:“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程诺点头,看着习决的背影一点点走远,进了电梯。走廊里空荡荡静悄悄的又留下她一个人。

下午从北京来了专家,给程博恩又做了细致的检查。专家出来的时候,程诺跑上去问情况。

专家对她说:“小姑娘不要着急,目前病人情况还不太稳定。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的。”

这些话说了跟没说差不多,家属听到只能是除了担心还是担心。

程诺坐在椅子上,望着手术室的门发呆。爸爸被从这个门推进去就一直没再推出来。

傍晚的时候,G城下起了一场小雨。

雾蒙蒙的天,让人更压抑。程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气。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程诺回头,看到习决,他的眼神温柔如斯。

“别太担心了。”习决说。

“嗯。”

“我联系了国外的脑外科专家过来。”

“谢谢。”程诺很感激。

习决把她拉到胸膛里靠着,他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脸颊贴着她的脸颊说:“所以现在你可以放心一点了。走,我带你去把烫伤处理一下,今天该换药了。”

程诺感到窝心,她只跟他提过一下下换药的频率,可他就帮她记住了。

习决搂着程诺走向电梯,他说:“我现在就是你有力的依靠,一切事情你都不要太担心。”

“嗯。”程诺鼻头酸酸的。

换完药后,习决又带程诺去吃了晚饭,他们回来的时候,沈方圆已经坐在走手术室门前的椅子上。她面色苍白,也没什么精神。

程诺走过去打了招呼,但沈方圆连理也没理她。

沈方圆的心情程诺理解,她无声的站在旁边。习决走过去站在程诺的身边,伸手又把她搂进怀里,让她依靠。

沈方圆坐了一会儿走了,离开时愤恨的看了程诺两眼。

程诺低垂着头,不敢回视她。

习决把她搂紧了些。

时间有些晚了,习决问程诺要不要吃东西。程诺摇头。习决还是叫了外卖来,哄着又让她吃了点儿,自己也吃了一点儿。

这一夜程诺和习决又守在医院里。

第二天习决从国外聘请的专家就到了,这一天习决都没有离开医院,跟着专家和医生来回跑。

直到下午的时候才歇下来,他走到程诺的面前对她说:“不用担心了,你爸爸的病情完全控制住了。”

“是吗?”程诺是开心的。

“嗯。专家说,情况好的话明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

“太好了。”程诺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

习决拍拍她的肩膀,见她两只眼睛都熬红了,对她说:“回家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

可他也很久没睡觉了呀。是跟她一块来医院的,守了一夜又跑去公司,接着又是陪她守了一夜,现在他也有五六十个小时没休息了。瞧,都这么憔悴了。

“你回去吧,明天公司还有事。”程诺说。

习决搂着她向电梯走:“你去休息,到晚上来换我。而且我法文比你好,万一有突发状况,我跟专家比较好沟通。”

“那好吧。”程诺看见电梯门已经开了。

习决将她推进电梯,对她挥手,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程诺看到的是习决温柔疼惜的眼神。

从电梯出来,穿过医院大堂,走出医院大楼,程诺感觉眼前的光线明显有些刺眼。

在阳光里,走出不多远,程诺看到一辆出租车,伸手想拦下,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软软的倒下去。

程诺想大概是自己太累了吧,所以才会晕倒。没关系的,街上有这么多人,身后就是医院,一定有人帮忙救她的。就让自己先睡一觉。

程诺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银色的面包车,两个身形高大的男子,都穿着黑T恤和牛仔裤,程诺被他们架上车。手帕才从程诺的鼻子上拿下来,其中一个男子吩咐前面的司机快开车。

面包车行驶的飞快,向市郊区的方向。

程诺睡的很沉,大脑里没有任何意识,直到脸上一阵冰凉,她才缓缓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被泼醒的,水滴真沿着她的脸颊和发丝狼狈的淌下来。

程诺抬眸,就看到一张极其熟悉又美艳,而且非常愤恨的脸。是沈方圆!

程诺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根本动不了,她挣扎了一下,一个耳光就响亮的甩在她的脸上。

这个耳光力道用的极重,程诺感觉口腔里一阵咸涩,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疼。挨了这一个耳光程诺愤怒的看着沈方圆,“你抽什么疯?!”

“抽风?程诺你才抽风!”沈方圆像疯了一样,“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整个程氏实业都被你给毁了!我和肚里宝宝以后的生活也被你都给毁了!程诺你这个贱人我要弄死你!弄死你!”

沈方圆吼着,忽然从地上拿起一瓶东西,拧开瓶口对着程诺吼:“知道这是什么吗?!硫酸!泼在你脸上,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小白脸害程氏实业?!”

程诺看着沈方圆,心里很难过。

四周很寂静,程诺发现这是一个被废弃的地方,墙壁上的灯把四周照的通亮,水泥地板上灰尘很厚,墙壁上有蜘蛛结了网,不远处还有废旧的机器。

沈方圆的手一抖瓶里的硫酸就泼出来一些,落在程诺的右腿上,顿时一股难闻的气味。

程诺皱眉,感觉到皮肤灼烧的刺痛,她低头,看到裙子被烧的破了一个不规则的洞,里面露出的肌肤已经严重被烫伤。

沈方圆看着那个洞得意的吼:“害怕了吧?!接下来会是你的脸,哈哈哈……”

程诺看着沈方圆皱着眉头,她确实是害怕,很害怕。现在的沈方圆简直丧心病狂,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危爱之一诺难求

危爱之一诺难求

作者:十步光阴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摩着自己的小腹,这里了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心里想,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说他。庭院里响了脚步声,她明白是他回去了,她欣慰望过去的,却看见亲程诺坐在白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指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宝宝,她跟习决的宝宝。。

第1章 小三插足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