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胸有成竹
这样心里想,陆云逍的目光便有意无意在夏清语脸上瞄了几眼,却见对方仍是从容不迫微笑,而已眼中目光更为很明亮,便小侯爷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暗道以前只总觉得她性子可恨,没想起而如今她竟能敛神静气到此,倒愈发看起来这几个女孩儿犹如跳梁小丑通常了。实际上夏清语那份其实夏清语那份儿从容也只是表面功夫而已,她现在真是高兴激动啊,这几个长在深闺的骄傲**儿也太好强了,五十两银子啊,红楼梦里的姑娘小姐们一个月也不过是二两银子的月钱,这大概是她们几个加起来好几年的积蓄了吧?别的东西,嘿嘿,什么东西能比银子更实惠?好,这个赌硬是要得。。...

这样想着,陆云逍的目光便有意无意在夏清语脸上瞄了一眼,却见对方仍是从容微笑,只是眼中目光更加明亮,于是小侯爷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暗道从前只觉着她性子可恶,没想到如今她竟能敛神静气至此,倒越发显得这几个女孩儿如同跳梁小丑一般了。

其实夏清语那份儿从容也只是表面功夫而已,她现在真是高兴激动啊,这几个长在深闺的骄傲**儿也太好强了,五十两银子啊,红楼梦里的姑娘小姐们一个月也不过是二两银子的月钱,这大概是她们几个加起来好几年的积蓄了吧?别的东西,嘿嘿,什么东西能比银子更实惠?好,这个赌硬是要得。

因好不容易把这份儿兴奋激动给压了下去,夏清语轻轻一笑,转头看着江海道:“府上姑娘们真是干脆爽利,我很喜欢,既然姑娘们这么说,倒不好拂了她们的意思,索性便陪她们玩玩吧,江老爷意下如何?”

江海苦笑道:“娘子真是宅心仁厚,明明是小女胡闹可恶,您竟还如此宽宏。”

夏清语笑道:“便是这样才有趣儿,既如此,我现在就回客栈,三日之内,当登门为老太爷除病。”她说完,便站起身来,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桑绿枝一眼。

果然,见她已经起身,桑绿枝也不想再矜持下去了,淡然道:“既然娘子有这个雅兴,我也来赌一把好了。我出一百两银子,若是三日内你能治好老太爷的病,这钱自然归你;若是治不好,希望娘子即刻离开江南,而且终生也不许再踏入京城一步,如何,你敢赌吗?”

这一次夏清语沉默了许久,方勉强一笑道:“这么严重?桑姑娘你也太狠了吧?”

桑绿枝垂下眼帘,淡然道:“怎么?你不敢赌?”

夏清语又考虑了一会儿,点头道:“我反正也没有想过再回京城,既如此,那就赌了吧,大不了输了后便离开江南呗。”

江海在一旁急得直跺脚,连连道:“侄女儿你怎么也跟着燕儿她们胡闹?”一面又给夏清语赔不是,却见她微微一笑,似是浑不在意的样子,告辞而去。

人是陆云逍请过来的,如今离开江府,他自然也是要相送的。江海留下来教训私自做主的女儿们,因此从二门到角门的路上,便只有两个主子和四个仆人悠然而行。

“江老太爷这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云逍负手看着天上悠悠白云,忽然问了一句。

夏清语疑惑看他:“为什么这样问?这是疑心病,谁敢妄断真假?”

陆云逍沉默了一会儿,方轻声道:“我想知道,因为这个对于我的一些判断很有用。”

夏清语心里隐隐有些明白,这大概和对方来江南的事有关,本来嘛,她就觉得皇帝会把这家伙派到江南来很奇怪,果然是暗中还负有其他使命。

因想了想,便笑道:“我已经和那几位姑娘打了赌,虽说神医娘子这个头衔是你给我加的,我自己从来都没想过。但我还想在江南扎根发展呢,一点儿也不想离开。所以,无论老爷子的病是真是假,我都会让他药到病除。”

“你真有这个把握?”陆云逍豁然抬头:“可不要吹牛。”

“吹牛的从来都是你,我从不说大话。”夏清语冷哼一声:明明是这个家伙胡吹大气,现在竟然要把这口黑锅扣在自己头上,渣男你还要脸吗?

“如果你能让那老狐狸药到病除,我再给你一千金。”陆云逍紧盯着夏清语,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已经到了门口,他没有必要送人到门外。

“这些人怎么就爱打哑谜呢?”夏清羽悲愤了,并且她不想再进行无谓的猜测,看着陆云逍的身影大声道:“喂!一千金到底是一千两金子还是一千两银子啊?”

高大挺拔悠然而行的身影微微一停顿,似乎有一个幅度很小的踉跄,不过拜主人的定力所赐,这个踉跄不至于被人发觉,不然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离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就钻进钱眼里去了吗?终究还是个可恨的女人。”陆云逍握着拳头喃喃自语,没有回答夏清语的话。

“奶奶,一千金当然是一千两银子,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奴婢和白蔻,不然的话,再有几次,爷就猜出您的来历了。”白薇气得肝疼,心想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贪财的主子,一千两黄金?她怎么尽想美事儿呢?

“也对啊,明明知道那个混蛋有多渣,我竟然还傻得去问他。”夏清语挠挠头,向白蔻白薇憨憨一笑,然后一挥手:“走了,回客栈研究药方去,这银子我赚定了。”

*******************

“奶奶,您真的有把握让江老太爷药到病除吗?”坐在客栈里,白薇有些担心的看着夏清语:“其实,老爷子那个疑心病让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就算是奶奶治不了,也没人会说您什么。但如今您和那几位姑娘打了赌,一旦治不好老爷子,她们必定要向外面传话,奶奶还想立足江南,这可对您大大不利啊。”

夏清语看了白薇一眼,不解道:“为什么你这么有信心我就治不了老爷子的病?之所以敢打赌,当然是因为我胸有成竹了。”

“可是,您从回来起,也没做什么啊,就找了那么几个人说话,就能给江老爷子治病?”白蔻白薇不解,夏清语找来小二和街上一个来城里卖去年冬存粮的农夫时,说话声音很小,她们当时正在屋里收拾东西,没听清,这会儿看自家奶奶坐悠闲自在,不由得就有些担心。

“谁说我只找了他们?不是还去问了那个当时服侍老爷子喝山泉水的小厮吗?”夏清语不悦,这么重要的线索,两个丫头都能给忽略了,明显是不具备柯南和灰原哀的潜质,不过他们是做大夫,似乎也用不着具备那么夸张的推理才华。

“那又有什么用?”果然,白薇一点儿都不明白自家奶奶的运筹帷幄,夏清语本来想给她解释,但看见小丫头那急红了的脸蛋儿,忽然促狭心起,嘿嘿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山人自有妙计。”

白蔻白薇脑袋一起杵在了桌子上,喃喃道:“您也不怕把我们给急死。”

夏清语得意的摇头晃脑不说话,白薇静静看着她,面上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轻声道:“奶奶,奴婢真是佩服您,刚刚经历了那样一场事,您竟然就能平心静气,还能找到给江老太爷治病的法子,您……您的心难道真是铁石做的吗?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撼动您一丝一毫。”

“此话怎讲?”夏清语惊讶,看着白薇的神情严肃,心头一片茫然:“你是说被你们爷英雄救美的事儿?那算什么?不是救下来了吗?何必还去多想,更何况,我觉着这种事情应该也不会再发生了。”

“可是,难道您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您……您可是救了项公子的命啊,他……他竟会如此忘恩负义,行下这般歹毒之事……”白薇回忆起那时的恐怖情景,眼泪都含在眼圈里,面上一片悲愤。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夏清语微微一笑,然后正色道:“所以我就说了,陆云逍那个渣男,实在不是个好东西,他明明知道那些人不会是项公子派过来杀我的,他却偏偏不和我解释清楚,想着让我误会,日后再见死不救,你说他多歹毒?不过本姑娘是那么好骗的吗?哼!这种事,当时或许惘然,其实仔细想一想,就很容易明白过来。傻丫头,你也不想想,项公子若要杀咱们灭口,何必要在路上等待,那别院里都是他的人,杀了咱们,可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结果非要等在路上杀,像他那样聪明的人,难道不知道路上变数多?他怎么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

从被陆云逍救下到现在,这股愤怒怨恨一直在白薇的心底深处,如毒蛇般咬噬着她,让她对人性一片绝望。因此时听见夏清语这样说,那股愤怒怨恨倏然就无影无踪了,而旁边的白蔻更是惊喜的大叫起来:“奶奶说的是真的?要杀咱们的不是项公子?”

“肯定不是了,他要杀咱们,在别院就悄悄儿杀了,用不着等到路上。”夏清语微笑着,暗道项公子人缘不错啊,瞧瞧这俩丫头之前那如丧考妣的样儿,也别说她们,我那会儿没想明白的时候,心里不也是一片悲凉吗?

白蔻白薇欢欣鼓舞,但旋即白薇又神色凝重道:“可如果不是项公子,那会是谁要杀咱们呢?奶奶和我们来这里还不足十日,没有结下任何仇家,更别说什么生死之仇。”

夏清语叹了口气,摇头道:“虽然我不明白事情的具体经过,不过从陆云逍的态度上,也能看出那些人必定是朝廷追捕通缉的对象。项公子很有威严,我猜测着,或许他就是在那个组织里做什么大头目,而那样的组织,最容易出现的就是人心不稳各自站队,咱们救了他,也许是惹得别人不高兴了,所以就要来出口气,却没料到让陆云逍那厮遇上了,也是他们活该倒霉,撞在那煞神的手里。”

一番话说得白蔻白薇都忍不住笑起来,摇头道:“爷若是知道奶奶叫他煞神,不知道该有多气,人家好歹救了您呢。”

夏清语冷哼道:“叫他煞神算是好的,好歹还有点儿王霸之气呢,其实我最想叫他瘟神,真是,阴魂不散的,走到哪里都能遇见他,你们说,他不会在舟山呆很长时间吧?”

“应该不会。”白薇沉吟着道:“赈灾队伍已经到了杭州,我想,爷大概很快就会过去主持事务了,只是不知他在江府有什么打算,估计江老爷子的病一好,他就该动身了。”

夏清语高兴道:“那敢情好,他去杭州的话,咱们就先在舟山呆着,等什么时候他回京城了,咱们再挪窝去杭州。”

白蔻失笑道:“看奶奶您这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儿,别忘了爷刚刚才给您介绍了一个大买卖,若是给寻常人家看诊,哪里有这么丰厚的诊金啊?”

“嗯,你说得对。”夏清语想了想,严肃点头道:“所以说,就算是渣男,其实也还是有些用处的。”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里,桑绿枝也派阿丑来打听过情况,可只从小二那里知道夏清语买了一大团蜡泥,几张锡纸,其他什么也没打探出来,为此桑绿枝着实冲着阿丑发了一通脾气,然而身处江府之中,她却也不敢太过任性妄为,只有用从前那些名医的败绩来安慰自己。

而事实上,桑绿枝和三姑娘等人根本没等到三天,因为在第二天的下午,夏清语就胸有成竹的登门了。

**************

上架前最后一天了,多发点儿,再求推荐票和收藏,合掌,希望收藏能再涨一些嘤嘤嘤嘤!

明天上架,十点发文,一口气三更。从2号开始,发文时间为每天早十点,下午三点,晚上七点半,日更三章一个月,希望可以竞争一下新书粉红票榜,如果大家有保底月票,咳咳,能不能帮笨酒留着呢?拜托了。

第七章决绝 第八章去江南 第十章皇帝的雄心壮志 第十二章路遇不平 第十一章榜样的力量 第九章赈灾人选 第十三章在路上 第十三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十六章山村夜雨 第十七章难产 第十五章过招 第十八章救命 第十九章缝合之术 第二十一章神秘客人 第二十二章江府 第二十章相看两厌 第二十三章老爷子的病 第二十四章从善如流 第二十六章救不了你 第二十五章被绑架了 第二十七章大胆的想法 第二十八章史上最简陋的手术 第三十章手术成功 第三十一章隐祸 第三十二章丰厚报酬 第二十九章去客栈看看 第三十三章英雄救美 第三十四章互不相欠 第三十五章登门诊病 第三十六章打赌 第三十七章胸有成竹 第三十八章药到病除 第四十章:试探(三更求粉红) 第三十九章原来如此(药的秘密揭开) 第四十一章话中玄机 第四十二章小侯爷的苦恼 第四十三章决定(三更求粉红) 第四十四章英雄救美(上) 第四十五章英雄救美(下) 第四十六章路上趣事 第四十七章劝主 第四十八章钦差行辕 第四十九章难得的关心(三更求粉红) 第五十章再赌 第五十一章深夜 第五十二章微服私访 第五十三章决心 第五十四章和平相处 第五十五章算你狠 第五十六章平地起波澜 第五十七章根由 第五十八章庸医 第五十九章赌注 第六十章关怀 第六十一章怀疑 第六十二章黄连素 第六十三章挑衅 第六十四章谗言 第六十五章各怀心思 第六十六章以势压人 第六十七章完胜 第六十八章帮忙 第六十九章进展 第七十章秘密 第七十一章灰头土脸 第七十二章离别宴 第七十三章卑鄙心思(三更求粉红) 第七十四章雷霆震怒 第七十五章我才不是为了她 第七十六章你想赖账?(三更求粉红) 第七十七章北匈可汗 第七十八章找铺子 第七十九章好地段 第八十章管闲事 第八十一章真的明白? 第八十二章转变 第八十三章随便选 第八十四章你到底是什么人 第八十五章宅斗八卦 第八十六章开张大吉 第八十七章晴天霹雳 第九十一章报恩 第八十八章安家(三更求粉红) 第八十九章试探 第九十章凉茶方子 第九十二章报恩 第九十一章地头蛇 第九十三章逃不开 第九十五章意外 第九十四章讨好 第九十六章不受控制的牵挂 第九十八章跋扈胖子 第九十七章再相逢 第九十九章登门 第七章决绝 第八章去江南 第九章赈灾人选 第十章皇帝的雄心壮志 第十一章榜样的力量 第十二章路遇不平
医锦还厢

医锦还厢

作者:梨花白 类别:穿越时空 综合评分 100

小侯爷,当年是你休了我,现在的就要娶回家去?好马不吃回头草明白吗?羞耻俩字儿会写吗?这么长时间,做好马都腻烦了,因为这一次我准备好做一回劣马。MD好想唱爱情买卖交易给他听肿么办?*********************鉴于作者菌坑品虽好,却向来乱编乱造,因为本着善良真诚负责的态度,友情再次提醒考据党慎入。微弱的**淹没在窗外哗哗的雨声中,萧碧伸出手扶着脑袋,努力回忆着昨夜同学会后发生的事。。

第三章危急关头 202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