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演义
晚唐烟雨

晚唐烟雨

作者:今生叹 类别:历史演义 综合评分 100

天下风云出我辈,中晚唐烟雨几人回。  变化一个人可能会只要你几年,变化他身边的人可能会需十多年,变化一个国家呢?变化历史的走入呢?可的话人民的思想没变化,那其他一切的变化还有也没必要性呢?  一个再次穿越了十六年,基本上了融入其中了后来社会的更年轻人,当机会时值酉时,天色昏暗。海州地处江淮,河港交流,且又地滨大海,故空气里时含水分。如今虽是冬天,还飘着若有若无的细雨。而这微雨寒村里的冬霖景象,又是一种说不出的悠闲境界。。



  秦隽扬愕然,这盐工再这么整下去,能去做“天气预报员”了。

  “海州常山?没听说过!根、茎、叶、花都可以入药?可以治风湿痹痛、半身不遂、止痛、疟疾、痢疾、痔疮、痈疽疮疥?怎么听这药效象仙丹圣水?可别是忽悠某。”

  最后见实在是问不出什么了,才放四个人回去吃饭,让他们一个时辰后再来。

  司户参军事钱伯光和其他三人这才脸上带点笑摸样一起连口称谢。心里大感意外:对于以前的占领者来说,潜规则归潜规则。可拿下块地方,不犒劳部下是不可能的。小规模、小范围的烧杀抢掠自然不可避免。但愿这位秦防御使是个与众不同,但光听其言是不行的,还得看其行。可如此斩钉截铁地承诺,还是让大家心里大大地放松下来。

  四人见秦隽扬如此礼贤,都颇为欣喜,甚是满意。看来这个“蔡贼”还是不难相处的

  然而不到一年,黄巢便战死了。原本依附黄巢的那些“墙头草”,转眼之间都投降了朝廷。新入伙的秦宗权暴露出了他的“经验不足”,在他的观望期间,自动升级为“大唐第一反贼”。

  秦隽扬讪笑着端起边上的茶盏,装模作样地喝了两口。他自知初到,也没指望众人披肝沥胆地献计献策。但这些降官居然表现的如此地麻木,颇出乎意料。

  四个降官的脸色都惨白。秦防御使是承诺不奸、杀、掠、盗。可他把所有的人都变成奴隶了。这比抢劫还狠啊!讲道理有用吗?“蔡州贼”是用长枪和横刀来讲道理的,所幸他们也只准备在这呆三个月了。熬过这三个月再说吧,也不知道等蔡州军走了,还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后人都斥骂为暴秦。可这条法规,却时常被援引使用。过分的,连口粮都不提供。

  在离城门不远的蔷薇河畔,有十几名甲士与数个文官服饰的人,正簇拥着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着绢帛明光铠的年轻将领,似乎在细雨中享受那份悠闲。

  海州刺史府的大厅里,居中高坐的秦隽扬望着在堂下坐着的四名降官。强作笑颜再次问到:“诸君大才,对海州的盐务不知有何高见?”

  “诺!”几人答到,比不得那些武人步伐快捷,这几个文官遥遥地尾随而行。没走几步,却听得其中一人说道:“该改为‘世上如今多是君’才合适罢!”顿时把另几个唬得不轻,都喝道:“丁君噤声!”

  看着他们个个一脸的迷茫,秦隽扬解释道:“海州所有的物资都匮乏,一切都需要盐来交换。仿秦旧法,全民助役。产盐实为第一要务!全民口粮由海州官府每日发放。”

  州城附近也只剩下六千多户,共二万多点人口。这还是因为托附近盐田的福。海州因为气候和地形的优越。日照时间充足,已经开始采用晒盐技术,大规模地开挖盐田晒盐。海州制盐几乎晒盐和煮盐各占一半。而不象山东和江南因为雨季或日照不足只能以煮盐为主,效率很低,成本也高。

  加上前面询问的民情、农务、商道。这四人的回答,越发显的整齐了。

  秦宗权再想投降,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边上那些反复无常藩镇,可都在垂涎三尺窥视着他的地盘。

  对于丁松年的那句“世上如今多是君”,那三人也是心有戚戚。三个月前,不可一世的流寇黄巢军,终于给众藩镇给合力剿灭了。可许多藩镇趁着战乱之机,反而扩大势力范围。这些藩镇对待朝廷的态度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熙熙而来攘攘而去,皆为利也!他们大多都是处于半独立状态,将领们拥兵自重,军事、财政、人事皆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想索要点好处时就塞上俩小钱,哄哄天子和那些朝廷大臣。稍有不如意,便是从口头恫吓到纵兵叛乱无不用所极。

  他们这四个因为都是本地人,留了下来。其他的官员在蔡州军远在百里时就全跑了。至于海州下辖的沭阳、怀仁二县早就城毁人散,东海的郁州岛上据说还有刚逃亡过去的宗族几千人。但隔着海峡也够不着。

  盐槽的摆放也很是讲究。高低错落有致,整个什么五行八卦的,吸取天地之灵气。余其庵直夸海州的地形好。也只有海州能开这么多盐田。但要再多,那也是再不可能了。

  与惨遭经济封锁的蔡州不同,海州盐商汇聚。如果可以经营一下的话,对蔡州军来说可是其利非小。海州与蔡州陆路虽然交通不便,可是有水路相连。对于秦宗权有意称帝,他的两个亲弟弟秦宗衡、秦宗言自然心照不宣。到了这份上,大家亲戚归亲戚,但有些事还是要分清楚的。以秦隽扬的身份,老是跟在秦宗权的身边实在让他们二人感到不安。但据守孤悬在外的海州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