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独占金枝


第七章 黄不了 第八章 蛋黄与青团 第九章 知音 第十章 又有人要来宝陵了 第十一章 离奇的经历 第十二章 他不娶我就要娶了 第十三章 准备离京 第十四章 提点 第十五章 牡丹花卤子 第十六章 姜辉来了 第十七章 下马威 第十八章 玫瑰花卤子与旧诗 第十九章 旧事 第二十章 那位好吃的故友 第二十一章 醪糟糯米圆子与玉如意 第二十二章 海棠花与“禅师” 第二十三章 诊脉食猪肉 第二十四章 偷拿了宝贝 第二十五章 挨打 第二十六章 红烧肉与闯尼姑庵的小贼 第二十七章 总算食到肉了 第二十八章 身份真假 第二十九章 药难得 第三十章 论狮子头与香包 第三十一章 试探旧事 第三十二章 送鱼的信众 第三十三章 奶汤鲫鱼与帽子 第三十四章 一见 第三十五章 “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第三十六章 宝陵茶楼 第三十七章 荸荠狮子头 第三十八章 送鱼的故友 第三十九章 念旧 第四十章 腊肉 第四十一章 鲜肉与腊肉 第四十二章 腊肉八宝饭 第四十三章 食鱼鲊谈八卦 第四十四章 骚气 第四十五章 那神医 第四十六章 大花鲢鱼头方子 第四十七章 天赋与方子 第四十八章 杀鱼的问题 第四十九章 使人泪的剁椒鱼头 第五十章 红烧鱼块(求收藏、订阅、月票) 第五十一章 送帽 第五十二章 心有灵犀(三更) 第五十三章 姜辉的算计 第五十四章 姜二夫人的捣鬼 第五十五章 收钱入账 第五十六章 端午临近 第五十七章 三色馄饨 第五十八章 诈言 第五十九章 二十年前 第六十章 说乳茶 第六十一章 腊肉粽与烧肉粽 第六十二章 人为悦己者容 第六十三章 旧画 第六十四章 画卷成精了 第六十五章 骚气又茶气 第六十六章 对比 第六十七章 男儿当自强 第六十八章 同去观龙舟 第六十九章 坐客 第七十章 讲究 第七十一章 吃乳茶说龙舟 第七十二章 二十年前的巧合 第七十三章 赛前看锅 第七十四章 龙舟赛的“精彩” 第七十五章 “精彩”的后续 第七十六章 相约 第七十七章 古董羹 第七十八章 尝酱料说往事 第七十九章 说旧事与来访 第八十章 钱三的局 第八十一章 蚀骨粉 第八十二章 豆腐干丝与多事 第八十三章 帮个忙(4K章) 第八十四章 同饮 第八十五章 茶里茶气的小白菜 第八十六章 早客同食粥 第八十七章 太招人了 第八十八章 听那说书 第八十九章 那对姐妹 第九十章 错月的橘子 第九十一章 茶馆里的江先生 第九十二章 古怪 第九十三章 又见惠觉禅师 第九十四章 青蒜鸡子与夜明珠 第九十五章 乌合之众 第九十六章 有味道的夜明珠 第九十七章 不情之请(求月票) 第九十八章 鸡与鹌鹑 第九十九章 糟香鹌鹑与烟火气 第一百章 试探说故人

这个年岁的女孩子正是爱美的时候,听不少人在背后嘲笑阿颜“肥猪”,他也很是无奈,可即便以权势压人,管得住人当面的嘴,管得住人的心吗?

有些事,姜兆看的比姜韶颜透彻,季崇欢那种人不是什么良人。

正翻着医书的姜韶颜漫不经心的瞥了眼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便道:“拿下去,我不喝!”

一番劝说之下,姜兆还是将姜韶颜送上了马车,临行前望着女儿艰难爬上马车的背影,到底是不忍心,他偷偷对她道:“阿颜放心,爹爹会尽快想办法让你回京的。”

随着一道惊雷在天边炸开,三月的长安城迎来了第一场春雨。

“怎么会?他的诗词明明这般不俗……”女孩子小山般的身影分外僵硬,喃喃不知是想说服姜兆还是想说服自己。

被香梨请过来的白管事是姜家的老人,在宝陵呆了大半辈子,乍一听姜韶颜提起雍和书斋便明白过来了:“四小姐是要寻医典吗?”

就知道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来的没有那么容易,姜韶颜叹了口气,懒懒的靠坐在马车里:现在摆在眼前最重要的可是自己的生死大事。

看着香梨茫然的眼神,姜韶颜揉了揉眉心:她这一觉真是睡的太久了,久到人都傻了,居然会对着这个自小与原主一起长大的小丫鬟问这种问题。同样鲜少出门的香梨所知能比姜韶颜本身多多少?

“不用。”姜韶颜却突然转过头来,对姜兆道,“宝陵挺好,我想多呆些时日,爹爹不必费心让我那么快回京。”

一开始二人以文会友,阿颜自知相貌欠缺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可渐渐的禁不住季崇欢几次三番的保证不以貌取人,阿颜还是动心了,于是与季崇欢相约见面。

眼下,对着面前这座闻名宝陵城的竹林海,姜韶颜却没有什么欣赏的心思,而是认真翻着面前寥寥几册的医书出神。

“雍和书斋已经被拆卖了,”提起这件事,白管事也有些惋惜,“四小姐若要寻医典的话,怕是要去趟光明庵拜访静慈师太了,雍和书斋的医典如今尽数捐到光明庵了。”

……

就是这名号引来了自诩不俗的季崇欢。

姜兆此时还不知道,他捧在手心里的阿颜已经不在了。

雍和书斋?香梨愣了一愣,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长安佳公子季崇欢终于见到了才华横溢的姜姑娘,险些没吓的当场昏过去。最先招惹上阿颜的是季崇欢,如今抽身抽的飞快的也是季崇欢,只可怜他的阿颜陷于其中无法自拔。

姜兆在宝陵的这座别苑布置的十分雅致,风一吹动,窗外竹林成海,在姜韶颜没来宝陵之前,这片竹海也引的不少宝陵当地的文人墨客来借姜家老宅举办诗词歌会。不过,自她来了之后,整个宝陵城都知道姜家有女客来宝陵暂住了,自此姜家老宅也暂不外借了。

良药苦口,襁褓里的幼儿哪肯随意入口?他一勺药一勺糖的往下喂,待到阿颜五六岁时才好不容易将她的身子骨养好了些。不过也因为服了大量药、糖的缘故,阿颜也从那个猫儿般的小丫头长成了一个身形圆润的胖姑娘。

  • watch
    一摞原&几分才 发表了帖子
    2021-09-07 07:30:50

    姜韶颜捡起那一摞原主写的诗词,随手翻了翻,便放到了一边。她不懂诗词,不过崇文馆里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在不知其身份相貌时能对她的诗词百般追捧,大抵是当真有几分才华的。

  • watch
    医书的&了眼那 发表了帖子
    2021-09-06 10:58:07

    正翻着医书的姜韶颜漫不经心的瞥了眼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便道:“拿下去,我不喝!”

  • watch
    这个好&的生死 发表了帖子
    2021-09-07 10:36:47

    就知道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来的没有那么容易,姜韶颜叹了口气,懒懒的靠坐在马车里:现在摆在眼前最重要的可是自己的生死大事。

  • watch
    在宝陵&家雍和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07:35:47

    在宝陵呆了大半辈子,他自然知道雍和书斋的名头,这家雍和书斋最早曾是名士的私藏,在宝陵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名士故去之后,后人经营不善,便干脆拆卖了书斋。

  • watch
    ,小心&翼翼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07 06:37:19

    侍婢香梨端着一盘黑乎乎的药汁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在她手边放下来,道,“小姐,喝药了。”

  • watch
    言顿时&置信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07 01:51:16

    香梨闻言顿时愣住了,一双杏眼瞪得浑圆,不敢置信的说道:“小姐,这是刘太医开的为您调理身子的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