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杏霖春

杏霖春

作者:坐酌泠泠水 类别:悬疑灵异 综合评分 100

复活到中国古代医药世家少女身上,她则表示,只想嫁一个纯良的男人,过平凡普通宁静的生活。但是,究竟该娶谁呢?春寒料峭,正是疾病多发的季节。整整一上午,仁和堂都人来人往,夏正谦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第三十四章 一两银 2022-05-14


第七章 借钱 第八章 上房 第九章 恩怨 第十一章 反击 第十二章 掀底 第十章 夏祁 第十三章 父亲回来了 第十四章 决断 第十五章 主意 第十六章 菖蒲 第十七章 亲事 第十八章 吃惊 第十九章 秘密 第二十章 女扮男装 第二十一章 求见 第二十二章 罗府 第二十三章 吐血症 第二十四章 狂妄 第二十五章 退亲 第二十六章 温暖 第二十七章 发火 第二十八章 身世 第二十九章 思忖 第三十章 乔装 第三十一章 关心 第三十二章 外出 第三十三章 清澈的眼 第三十四章 一两银 第三十五章 赵郎中 第三十六章 错漏 第三十七章 挑事 第三十八章 罗家有请 第三十九章 进府 第四十章 试探 第四十一章 筹划 第四十二章 遇故人 第四十三章 争执 第四十四章 真的很冤 第四十五章 再去罗府 第四十六章 换人 第四十七章 罗骞(求订阅,求粉红) 第四十八章 交谈 第四十九章 开局 第五十章 争执 第五十一章 分家吧(求粉红) 第五十二章 搬离 第五十三章 继续 第五十四章 收仆 第五十五章 加一把火 第五十六章 找上门去 第五十七章 回来 第五十八章 打算 第五十九章 医馆中 第六十章 坚持 第六十一章 身世 第六十二章 分个彻底 第六十三章 写字据 第六十四章 当儿子用(和氏壁+) 第六十五章 感慨 第六十六章 择居(30粉红+) 第六十七章 什么事? 第六十八章 争辩 第六十九章 我能医 第七十章 震惊 第七十一章 奇怪的治法 第七十二章 好了 第七十三章 对比 第七十四章 关照 第七十五章 雪中送炭 第七十六章 说服 第七十七章 问 第七十八章 坚持 第七十九章 搬家 第八十章 夏府里(和氏壁+) 第八十一章 猜测 第八十二章 很好的结亲对象 第八十三章 谈心 第八十四章 目瞪口呆(求粉红票) 第八十五章 习惯了(60粉红+) 第八十六章 分别(90粉红+) 第八十七章 烧仙草(求粉红) 第八十八章 接人(120粉红+) 第八十九章 请柬到(150粉红+) 第九十章 傲气 第九十一章 给我滚(180粉红+) 第九十二章 谈心(210粉红+) 第九十三章 拦路(240粉红+) 第九十四章 毒舌(新年快乐) 第九十五章 候府里(270粉红+) 第九十六章 那只手 第九十七章 救人(300粉红+) 第九十八章 主意 第九十九章 视线(和氏壁+) 第一百章 罗夫人的心思

他抬头一看床上,“咣当”一声,药碗滑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青蒿和青黛忙给她盖上东西,轻手轻脚出了门。

“让让,让一让。”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厮从人群里挤了进来。

“什么?”夏正谦“腾”地站了起来。

她摇摇头:“不用了哥哥,爹爹说了,我这两日不能乱吃东西。”

一到屋外,青黛就教训青蒿:“就你多话!这件事,你只说没打听到就行了,何必要告诉姑娘?要是让太太知道你把事情说出来扰了姑娘静养,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初春温暖的阳光,将宛江照得仿佛一条闪烁着银光的白练。被延江环抱着的临江城,虽然依山而建,又三面临水,但地势并不逼仄。一处处房屋沿着一条宽敞的街道,鳞次栉比,有序而齐整。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更衬得这整城繁华而又安适。

夏祁的眼眸一下没了神采。他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失魄落魂地喃喃自语。

夏祁“嗯”了一声,转脸对青蒿道:“去,给我倒杯茶,渴死了。”

“三弟,怎么回事?”夏正慎快步走了过来,不悦地问道。

夏衿大病初愈,最需要静养,夏祁显然不想让她不开心,伸出手像逗小猫儿似地揉了揉夏衿的头发,笑着转移话题:“想吃什么?放学回来哥哥给你买。”

刑庆生学医十年,见过生老病死无数,又怎看不出来床上的小师妹早已魂归九天?但他跟夏祁一样,仍不死心,伸出颤抖的手,搭在了夏衿纤细的手腕之上。

“真、真的?”一个人这么说,两个人也这么说,夏正谦便开始半信半疑。他“腾”地站了起来,抬脚就往里面跑。作为父亲,他自然希望这世上能出现奇迹。

夏祁左右看看,快速地从腋下把书包拿下来,将里面的一本书掏出来,塞到夏衿手中:“快,赶紧收好。”

夏正谦这才如梦初醒。他摇了摇头,哑声道:“不用。”转头看看,见舒氏已不在屋里,他指着一个丫鬟道:“你,去把姑娘最好的衣服拿来。”又指着门口立着的婆子,“你们,去提热水来,把屏风立上。”

“就是就是,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活蹦乱跳的,有什么等不及的大病这么着急?”有那年纪大的老人,随声附和道。

夏衿毫不犹豫地把书直接塞到了被子里。

女儿刚走,身体尚还温软,此时要净身换衣。他虽是父亲,不能亲手给女儿做这些,但妻子倒下了,他总得隔着屏风看丫鬟婆子们做这些事。他不能让女儿身边没个亲人。

以后,她就叫夏衿了吧。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她既托上天的福得以带着灵魂重生,那便换个名字,重新开始吧。

  • watch
    不开心&发,笑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10:14:26

    夏衿大病初愈,最需要静养,夏祁显然不想让她不开心,伸出手像逗小猫儿似地揉了揉夏衿的头发,笑着转移话题:“想吃什么?放学回来哥哥给你买。”

  • watch
    转过身&到夏祁 发表了帖子
    2022-05-18 09:11:15

    “咦?”青蒿转过身,就看到夏祁从院门处进来,忙迎出去,打起帘子,“六少爷,您来了?”

  • watch
    出去,&” 发表了帖子
    2022-05-16 04:56:52

    夏祁看到青蒿出去,一脸紧张地凑近来,悄声道:“快把书藏好,是二叔和二婶。”

  • watch
    的眸子&相似。 发表了帖子
    2022-05-19 08:03:16

    但此时看夏祁的样子,男孩子还没发育的瘦瘦小小的个子,苍白的皮肤,疏淡的五官,膝黑如墨而又清亮如水的眸子,却跟她在镜子里看到的容貌有八、九分相似。

  • watch
    于一个&,她不 发表了帖子
    2022-05-19 10:55:09

    她前世长得太过美艳,走到哪里都是一具发光体,这对于一个需要随时隐匿自己行踪的杀手来说,是极不利的。为此,她不得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如何化妆伪扮,让自己变得普通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