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秾李夭桃


第七章 金童玉女 第八章 门当户对 第九章 风起苹末 第十章 变生 第十一章 前有因 第十二章 后有果 第十三章 有心之善 第十四章 惊心之箭 第十五章 上墙头了 第十六章 背井离乡 第十七章 行要有车 第十八章 一路平安 第十九章 做人的规矩 第二十章 明理的先生 第二十一章 此寇非寇 第二十二章 空匪荒山 第二十三章 一群闲人 第二十四章 头趟进城 第二十五章 打服收服 第二十六章 新手试水 第二十七章 放风 第二十八章 初战之前 第二十九章 初战 第三十章 告捷 第三十一章 放与收 第三十二章 除岁 第三十三章 前因后果 第三十四章 春秋笔法 第三十五章 得手 第三十六章 劫后东山 第三十七章 二合一 第三十八章 有心算无心 第三十九章 一碗茶 第四十章 马上风 第四十一章 隐忧 第四十二章 生意 第四十三章 雨中 第四十四章 投机 第四十五章 合伙 第四十六章 捉了一只吕 第四十七章 卖身债 第四十八章 杀人先嫁祸 第四十九章 真正的高手 第五十章 上山 第五十一章 变幻 第五十二章 探捉 第五十三章 忧心 第五十四章 城破 第五十五章 此梁与彼梁 第五十六章 来了 第五十七章 赶人 第五十八章 被赶 第五十九章 灾荒 第六十章 旧识 第六十一章 一群麻烦 第六十二章 粮荒 第六十三章 人急生智 第六十四章 住下就不走了 第六十五章 老兵 第六十六章 遍地是贼 第六十七章 不长进的吕丰 第六十八章 吕丰的爱好 第六十九章 失手 第七十章 放手一箭 第七十一章 有仇不过夜 第七十二章 恶心你没商量 第七十三章 准备跑路 第七十四章 报仇的来了 第七十五章 恶心战术 第七十六章 夹缝求生机 第七十七章 猪头 第七十八章 算计 第七十九章 热热闹闹打起来 第八十章 惜才 第八十一章 请上门 第八十二章 失去的和得到的 第八十三章 自由最贵 第八十四章 异数都是很诱人的 第八十五章 新的生活 第八十六章 吕丰的底儿 第八十七章 一点退让 第八十八章 坦诚 第八十九章 蟹酿橙 第九十章 宾和主 第九十一章 坚持自我的吕丰 第九十二章 别人的眼里 第九十三章 阳光过于灿烂了 第九十四章 酸 第九十六章 醉酒快乐 第九十五章 最佳玩伴儿 第九十七章 多好的丫头们 第九十八章 明着打听 第九十九章 新家 第一百章 钱越缺越多

那帅哥看她那眼神,肯定愿意收下她,收她做个姬妾奴婢什么的。这个世间,做了妾侍奴婢,那就是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水生哥也真是帅气俊俏,高而挺拔,瘦削若竹,柳眉星目,冷峻中带着隐隐的忧郁,长的好,功夫好,字写得好,能文能武,就连她刚看到时,也口水心水过呢。

路中间,一对对矫健、骄傲的俊马高昂着头,拉着雕饰精美、垂着绣帘、珠帘,散发着幽香、浓香的车子,优雅的小跑而过,间或有华服公子哥儿骑着俊马,在衣饰鲜亮的仆从簇拥下,呼啸而过。

李小幺上前拉了拉一个伙计的衣袖,笑着问道:

太平府九桥门大街的长丰酒肆里,茶饭量酒博士大刘捧着食牌从福字甲号雅间里出来,四下转头,看到过厅一角站着的一个身穿白虔布衫、胳膊上搭着条干净的青花手巾,双手捧着个干净到发亮的红漆托盘的少年郎,忙招手笑道:“小幺,福甲号客官要吃阿胶枣儿,快去!”

呆站了片刻,李小幺才继续悠悠然然往前晃。

庙宇已经坍塌的差不多了,只有正殿还算完好,正中的观音像油漆斑驳,端坐在莲台上的观音大士,眼帘半垂,悲悯的俯看着世间。

魏水生看着喜气洋洋的李小幺,到嘴的责备话又咽了回去,算了,还是让大哥管教她吧,这丫头,越来越不象话。

“嗯!”小幺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大刘伸手拍了拍李小幺的肩膀,跟着她也笑了,“那快去后厨找你哥去吧,肯定给你备好好吃的了,你卖完了,那些伢子们也就能开市卖东西了!”

李小幺乐不可支的听着伙计们的八卦,掂了半天脚尖,见实在看不到什么,就贴着店铺墙壁一路挤过去,转进了潘楼街。

大刘和到厨房和铛头报好了菜,李小幺已经一脸愉快的转了回来:“谢谢大刘叔!”

魏水生正要说话,旁边一个花白胡子的佣书匠皱着眉头看了李小幺一眼,李小幺吐了吐舌头,往后缩了缩,不敢再说话。魏水生温和的笑着揉了揉李小幺的头,坐下来继续抄书,李小幺探头看着几案上堆着的几本书,翻了翻,取了一本过来,连人带凳子往后靠到墙壁上,喝着茶,看着书。

两人买了吃食,魏水生拎着,李小幺一路上唧唧呱呱不停的说着话,进了温家果子行。

老方从汤锅里拣了大半碗羊杂,又从灶头边拿了只烤饼过来放到碗上,连碗放到高凳上,再转过去,盛了碗红米粥端过来。小幺洗了手坐到小杌子上,掂起筷子,深吸了口气,“真香!”

“幺妹醒了!”

观音像左边背风的角落里,四个黄瘦的男子寒缩在篝火旁,背靠着观音像的一个骨架高大的男子怀里,抱着个瘦的皮包骨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头绵软无力的靠在男子胸前,无知无觉的闭着眼睛,只有鼻中那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是个活物。

李小幺拿起饼子咬了一口,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就是这个味啊!这才叫烧饼!

“卖完啦?”大刘看着李小幺拎在手里的托盘问道。

耳边的咶噪引得脑子里一个凄厉的声音突兀的啸叫起来,那声音仿佛是几百只尖利的钢爪,拼命要撕裂她,撕成碎片扔出去,痛楚中,胃里一阵抽动痉挛,刚才那股子温热直直的喷涌出来,李小夭痛的下意识的想蜷起身体,却半分也动不得,身体仿佛不是她的,脑子里的声音更加凄厉尖锐,极度痛楚中,李小夭又一次失去了知觉。

“就这价,我先付钱,让我一个一个挑着拿,水生哥,咱们去试试,也许人家肯呢,不试怎么知道?”李小幺摇着魏水生的手:“再说了,我一天只拿五斤枣儿,又不多,就是一个一个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watch
    囊什么&,还想 发表了帖子
    2021-09-12 10:10:28

    唉,又想哪儿去了,关这皮囊什么事,如今这样的地方,还想往哪儿凑?凑上去就活不成啦……

  • watch
    得上是&多见。 发表了帖子
    2021-09-13 06:39:07

    今天这个,算得上是真正的极品啊,算上前面一世,这样的帅哥也不多见。精致硬朗,难得这两样融于一体又和谐无比。

  • watch
    她如今&个,她 发表了帖子
    2021-09-14 01:04:14

    她如今卖枣子,是耍了滑头的,人家一碟枣子是堆尖了卖,她一碟枣子,虽说摆的好看,可比那堆尖了的,正经少了不少。因为这个,她从来不说价钱,只让客人看着赏。

  • watch
    旷的天&茫旷野 发表了帖子
    2021-09-15 05:15:13

    北风凄厉的啸叫着,卷着密集的雪团,在阴暗空旷的天地间肆意暴虐,雪团在狂风的卷送下,硬的如同砂石,狂暴的砸向苍茫旷野中一座破庙。

  • watch
    哥,可&遇不可 发表了帖子
    2021-09-12 06:41:44

    这样的极品帅哥,可遇不可求,要是从前······要是从前多好,一定要凑上去说说话,说什么也得要个手机号,加个微信什么的吧······说不定还能有点什么和什么……

  • watch
    今她活&层,皮 发表了帖子
    2021-09-13 02:26:12

    唉,如今她活在这个世间几乎最底层,皮囊好了才是祸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