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同人小说
风临佰川

风临佰川

作者:松铃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一个是万年修仙、掌控蓝星命运的唯一女殿下,一个是蓝星最古老的历史高贵的的海界之神,当蓝星会出现事关种族生死存亡的灾难,二人如何再度携手面对自己?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第六章 2022-09-21


刘伯东与他夫人相识相恋的故事,更像是一段浪漫的童话故事。那是在与赤云部落交战期间,刘伯东刚一举歼灭6000赤云南族,本想率领几十轻骑跟着赤云战败余党追至赤云部落的老巢,没想到天降大风,刹那间黄沙漫天,马儿嘶鸣,人已无法辨认方向,刘伯东耳边似乎传来赤云部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入阵曲,连忙干吼一声,“撤退!”。可漫天黄沙遮住了一切命令的声音,制止了一切行动的可能。就在此时,他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是桦慵国特有的鸽子汤,这鸽子汤的味道被大风夹杂着吹来,还带着一丝湿润的气息,令人瞬间舒服,“赤云族的人从来不吃飞禽!”想到这里,刘伯东马上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喊道,“跟着我!”于是在漫天黄沙中,他们闭上了眼睛,将几十条马鞭连在一起,顺着鸽子汤味道的方向走去,只听喧嚣声渐远,黄沙渐渐散去,最终来到一座边陲小城,在饥困交迫中,刘伯东最后看了一眼朝他走来的姑娘,跌落下马……于是便有了后来定国公和定国公夫人的故事。两人成亲之后,定国公夫人虽然出身寒门,却温婉贤惠,和其他名门贵妇相比,自有自己的不卑不亢,将国公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得了御赐的一品诰命夫人的爵位。只是定国公常年在外征战,家中世子却体弱多病,常年缠绵病榻,不过这位世子虽身体不好,诗词歌赋做起来却是极精妙的,抚琴更是一绝,性情随了母亲,温润如玉,想必若是不生病,也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妙人。

话说临风这孩子生来也怪,一出生便脖带一岫玉竹节,更是5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便善诗词歌赋,自幼聪颖,深得秦家夫妇喜爱。不过临风性格孤傲,不常出门见客,以上种种,也不一定为外人所知,毕竟年纪也还小。当然,在整个济州,也就只有一个府邸的人能得秦临风另眼相待了,那就是祖籍济州云台府的定国公一家。

“小姐有所不知,今年5月份起,济州、廊州、滨州等地大旱,6月底云台府的米价便也开始跟着上涨,如今大旱已过两月有余,云台府余粮充足,故米价也只是翻了不到三倍,其他地方的米价,已经涨到50钱一斤了。”张平恭敬地朝临风作礼,不由得轻叹出声。

临风眨巴眨巴亮闪闪的小眼睛,“帮我扇个风,”,说罢便将缂丝团扇置于胸前,眯上眼睛等着清风送来。“听说,梻兊国和桦慵国又打起来了?”

桦慵国,济州,云台府,府尹家。

有一句话叫做“百年朝廷,千年家族”,一个朝廷的寿命可能只有几百年,可一个家族的势力,却可以延续千年不衰。母亲所在的姚家,就是潞城姚氏,从一千年前隆印王朝开始,便是皇亲国戚的一支,拥有十万亩康州封地,入朝为官而封侯拜相者,从隆印王朝一直到现在的桦慵王朝,封为宰相及以上官职或另封公候爵位的嫡系康州宗族一脉,就有137位宗亲。而目前朝中的工部尚书,正是临风的舅舅姚感仁,临风母亲的伯父姚伯瑜曾是前朝太子少傅,后因为太子离世,他便远离了官场,而像府尹、刺史、巡按这些官职的族亲,就不一一列举了。若不是这样的关系,想必以自己父亲的心性,又怎么能在云台这个鱼米之乡稳坐九年父母官,两袖清风、政绩斐然,怕是早就不知道被贬到哪里了。

临风轻叹一声,忽然迎面一阵干爽之气抚过,门前的竹林中竟隐现一缥缈身影,清摇玉竹折扇,一袭交领齐腰墨染襦裙,配一暖玉银簪轻束黑发,墨丝如瀑却分毫不乱,眉目温婉却又有一股凌厉之气暗藏其中,看上去清雅而又疏离。

易风接过平安符,这小丫头,居然还学了双面绣,只见一支梅花绣得格外生动美丽,平安两个字,却写的歪歪扭扭,不由得轻笑出声。“那你在家好好呆着,别乱跑,等我回来看你。”说话间又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的小脑袋。

“易风哥哥。”

临风则依旧每天读书、刺绣、绘画,母亲每日清晨和管家交谈的时候,也总要她在旁边听着,渐渐地,家里的日常记账给了她。临风倒没有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只是每天要早起,着实令人不爽。

“翼。”

就这样逐渐过了三四个春季,当初的小丫头临风也逐渐长高了,慢慢对府上的事情也熟络了起来。

只道是“天地何苍茫,人间半哀乐”。翼回竹林喝杯茶的功夫,想必临风已经历经十月,落地成人了。

举觞白眼望青天,

“唤吾何事?”

今年才八岁的她,还梳着双环髻,头上并无什么繁琐的发饰,只是用一条蓝色的纱带穿过,再配上一对琉璃嵌珠的耳环,更显清丽可人,一袭青色齐胸襦裙,便把小女孩的天真烂漫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若随行,我如何看到这世间千般难,万般苦?”临风看向前方,眼神迷离,等翼回过神来,那一抹身影和悬停的岫玉竹节,均已落入凡尘。

山川古今路,纵横无断绝。

临风只知京中柴米贵,上个月易风的来信中还讲到京中米价38钱一斤,没想到自己所在的济州,米价居然已高达平日8倍有余,心中不免一惊。那平民百姓,还吃得起饭吗?

  • watch
    “小姐&公子来 发表了帖子
    2022-09-19 05:24:38

    “小姐,易风公子来了,正在伊薇厅等您。”丫鬟丁香打起帘子,向临风说道。

  • watch
    金,请&算命先 发表了帖子
    2022-09-19 01:30:57

    谦熙二十八年,任云台府府尹的秦叔襄,喜获千金,请算命先生起名曰“秦临风”。秦叔襄中年得子,又和夫人伉俪情深,便无心再要孩子,恐夫人太伤身体,只将临风权做男孩儿教养。

  • watch
    的《阳&,想来 发表了帖子
    2022-09-21 11:20:43

    “嗯,你把我新找到的《阳道兵论》带过去,我稍后就到。”临风合上书,起身整理襦裙上的褶皱,准备过去,想来易风又带给她一些不一样的小玩意儿。

  • watch
    明月罩&燥热中 发表了帖子
    2022-09-20 01:11:54

    临风倚在红漆斑驳的木门旁,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罩在轻纱般的云朵中若隐若现,空气燥热中夹杂着阵阵虫鸣,虽只是倚门站着,额头已细汗密布,手中缂丝美人绣花扇不断轻挥,不由黛眉微皱。